「大和解」的「大距離」

林保華

 

  梁振英「當選」特首後,隨即在四月九日北上接受委任,中央在祝福之餘,也必然發出「最高指示」,作為梁振英上任後的「指導思想」。

 

  北京在委任前夕,港澳辦主任王光亞藉接見香港工聯會訪京團時,在傳媒鏡頭聚焦下,高調要求香港社會各界放下特首選舉期間的分歧,「要在香港實現大和解、大團結」。這是中央整體定下的調子。雖然有針對性,但也沒有背離中央一貫的精神,因為這是「穩定壓倒一切」下,胡錦濤所提出的「和諧社會」精神。

 

  北京放話定調「大和解」

 

  梁振英在北京先後會見三個頂頭上司:王光亞、總理溫家寶、國家主席胡錦濤。晤談內容當然都得以「和諧、和解」為指導思想。

 

  梁振英還在香港時,表示不會與王光亞談組織班子問題,以顯示他的「高度自治」。豈料兩人晤談近兩個小時後(超過預定的一個小時),他承認談了組班問題。是否意味著臨時增加了話題,也就是北京要介入對特區政府的組織?在北京干預下,未來的特區政府班子是更和諧,還是更不和諧,值得關注。

 

  溫家寶向梁振英頒發任命狀後與梁振英晤談,要求梁搞「大和解」,加強同各界人士的交流,消除分歧和矛盾,集眾思,廣忠益。除此之外更首次提出廉潔問題,要求「為政者要清廉,做人要清廉」。

 

  北京高層對香港特區官員的指示,一向語焉不詳,因而會引發香港的「競猜遊戲」,這次亦然。例如「同各界人士的交流,消除分歧和矛盾」,這個「各界」只是統治集團內部,還是包括民眾,尤其是反對派?這從梁振英接旨後的表現,才可以知道他是如何理解的;至於是不是中央的意思,又是另一個問題。

 

  再如提出清廉問題,這與以前很不一樣,當然是指特首曾蔭權及前政務司司長許仕仁涉嫌貪污事件,甚至包括唐英年的「地下宮殿」的僭建。顯然,溫家寶要梁振英打擊官商勾結貪腐問題。然而梁振英自己十年前在西九規劃的設計比賽中沒有利益迴避,難道不是清廉問題嗎?梁振英會自己打自己嗎?選舉期間中聯辦警告特首辦主任,要他不要公佈相關資料而放生梁振英,這是中聯辦的清廉表現嗎?北京與梁振英會不會遵循毛澤東對共產黨員所要求(自己卻不去做)的那樣,不可以對別人馬列主義,對自己自由主義?

 

  「大和解」是否包括泛民?

 

  胡錦濤的會見雖然陣容很大,包括國家副主席習近平、國務委員劉延東、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令計劃、全國政協副主席廖暉、港澳辦主任王光亞及中聯辦主任彭清華等都在場,但是「最高指示」卻比較簡單,就是要求「和衷共濟」。想來胡的「和諧社會」在中國大陸不但難於實現,還跑出王立軍「叛國投敵」與薄熙來、谷開來的涉嫌謀殺案,如果香港再折騰一番,情何以堪?

 

  然而梁振英回到香港的表現,以及香港社會的情況,顯然與「大和解」有「大距離」。

 

  梁振英回到香港後頻頻見人,包括唐英年陣營的人士,尤其是土共自己人,甚至跑到深圳出席民建聯的路向營,但是對泛民人士則形同陌路。

 

  被視為梁振英頭號啦啦隊的張志剛更在他的專欄文章裡死咬民主黨不放,公然表示「大和解」不包括泛民,還攻擊民主黨參與通過政改方案,又參選特首,就不應反對小圈子選舉。

 

  但是,何俊仁從開始參選就說明目的是要揭露小圈子選舉。

 

  後來梁振英不得不安排在四月二十三日會見二十名泛民的立法會議員,但只安排一個小時會見,掐頭去尾,能說得上什麼?顯然,這又是「親疏有別」的老套。不過這一套只有現任特首曾蔭權敢老老實實說出來,其他人都要偽裝一番。

 

  泛民擁有多數民意支持,否則基本法也不必對他們設下許許多多的限制;而泛民在基本理念與核心價值上,與共產黨及建制派距離也最大,因此如果把泛民排除在外,則這個「大和解」還有什麼意義?

 

  建制派內「小和解」也困難

 

  即使與唐英年陣營的「小和解」,看來也是困難重重。在競選期間唐英年揭露梁振英九年前主張對遊行民眾進行「防暴」式鎮壓與破壞言論自由的行為,連「老愛國」中以往表現被認為比較開明的吳康民都視之為「叛國投敵」,敵我可以和解嗎?在土共看來,將「兩類矛盾」「合而為一」會不會是當年的「階級鬥爭熄滅論」呢?

 

  因此雖然梁振英當選後,原先痛罵唐英年的左報立刻轉軚,讚揚唐英年,但唐營所受的創傷恐怕還是難以平復。親梁人士舉辦了一場「和頭酒」,唐營人士很多人沒有應邀。選後立即爆出新鴻基地產與前政務司司長許仕仁涉嫌官商勾結的弊案,難免使人聯想到有沒有秋後算賬的成份。雖然也有消息說此案長期被曾蔭權壓住,梁振英不想以後由他接手而強迫曾蔭權現在就辦。

 

  四月中旬,一直支持梁振英的某地產商發表了「地產商冇大茶飯」的言論,被認為是打壓地產業與支持唐英年的地產商;因為不利和解,被立即收回。但也有大地產商回嗆「冇人可以打壓樓市」,可見硝煙未散。

 

  代表工商界的自由黨如何處理與梁振英的關係,是重要指標。這個「民族資產階級」與土共不同,他們在港英的培育下成長壯大,固然其中有不少利益關聯,但是他們也認同一些香港固有的核心價值,例如自由與人權,至少是容忍,而不如北京與土共把它們當作「敵人」。所以自由黨顧及民意而在二○○三年撤出對二十三條立法的支持,這次唐英年(加入政府前也是自由黨成員)也爆出梁振英違背核心價值的言論而進行「自殺式攻擊」。

 

  梁陣營內部利益如何擺平?

 

  其實何止自由黨,就是梁陣營內部如何擺平利益關係,也是梁振英面臨的頭疼問題。例如新界鄉紳的僭建屋問題,或者梁振英的馬仔為拉攏選票,做過「豁免」的承諾,但是一些現任官員、盛傳是梁振英的重要幕僚的林鄭月娥,則堅持依法拆除,雙方勢同水火。

 

  這些問題勢必影響未來班子的組成。據說持有獨立見解與能力頗強的現任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得到梁振英的賞識而要給她出任「二把手」的政務司司長,然而可能因為「大和解」而不被任用,尤其是中聯辦更賞識最聽話的林瑞麟而要他連任,梁振英敢不聽中聯辦的指示嗎?可是在唐英年辭職參選,曾蔭權委任林瑞麟出任政務司司長時,香港市民已經示威痛批這位因為擅長拍馬屁而民望極低的「林公公」。這樣一個人,對「大和解」難道會有貢獻?

 

  對這個職位有興趣的還有野心勃勃的前保安局長葉劉淑儀。這位因為強行推銷二十三條立法而下台的官員,在梁振英赴京前夕,秘密會晤梁,被懷疑是希望梁振英到北京為她美言幾句,以便坐上老二寶座。葉劉則迴避回答相關問題。這位現任新民黨主席也曾有意競逐特首寶座,當時就曾攻擊梁振英「會害人」,後因北京沒有對她祝福,不敢參選。既然梁與她「棋逢對手」,梁怎麼會不防她?

 

  「大和解」勢必關係到香港市民與北京的關係是否會改善,尤其是北京公然插手介入特首選舉之後。港大民意研究計劃在三月二十七日至三十日,就特首選舉電話訪問了逾千名市民。調查顯示,市民對梁振英治港沒有信心。梁當選後,兩成八受訪者表示對香港前途信心減少,這個數字遠高於董建華、曾蔭權年代。另外,有五成九市民不滿整個選舉過程,不滿率是歷屆最高。造成這個惡劣結果,北京有無可推卸的責任。

 

  輿論呼籲立即解散中聯辦

 

  對香港與「祖國」的關係,香港市民最不滿的是中聯辦的介入。中聯辦官員在選舉過程中不斷放話,誣衊民調,甚至恐嚇學者、媒體等等,左報的一些駭人言論也是來自中聯辦。所以有輿論主張立即解散中聯辦,以確保香港的高度自治,挽救「一國兩制」。

 

  有消息說,中聯辦不但不會解散,近期更大手買入柴灣灣景園的十四個單位,涉資金逾六千二百萬港元,顯示他們會進一步擴大人手,加強實力,來實現由共幹組成的「第二管治隊伍」直接管治香港的決心。「一國兩制」自然更是危危乎。

 

  梁振英代表了香港的土共勢力。他們在九七後地位已經改變,但是與對利益的渴求顯然還有很大差距,因此在代表土共勢力的梁振英上位後,該如何酬庸,避免內部的廝殺,也是他必須擺平的「核心」問題,除此還有中共官員與中資的利益。這是香港在失去高度自治以後必須面臨的更多問題之一。

 

  在這個情況下,不但香港的現實問題離開「大和解」有很大距離,而且情況還錯綜複雜。離開梁上任的「七一」與民眾例行的「七一遊行」沒有多遠,最重要的民主、民生問題如果沒有解決的跡象,難保屆時民眾會蜂擁上街。因此梁振英匆匆宣佈:「明年私立醫院接收『雙非』孕婦的名額應該是『零』;……我不保證明年在香港出生的雙非嬰兒可以獲得永久居留」。

 

  這番言論得到市民的支持。然而這個行政手段有何法源?是個人決定還是經過集體討論?具體又如何實施?未來特首以短線操作來討好市民,也引發輿論的批評,更擔心香港將出現無法無天的獨裁者!

 

《爭鳴》月刊  20125月號

http://www.chengmingmag.com

 

(穿越30多年時空的重要評論,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請看

林保華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新舊評論還在繼續增加與上網中)

(要了解中國最新重要資訊,請觀看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網

http://www.twyac.org內的“共產中國”網站:

http://redchina.ning.com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