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華專欄〉李旺陽「被陳文成」的五點證據

 

今年秋天中共將召開十八大,因為要換屆,涉及許多權力交易,因此迫切希望周圍有一個穩定的環境以便順利進行交易。且不說國際環境的擾攘,即使國內,二月以來風暴不斷,先後發生王立軍、薄熙來、陳光誠事件,震動國際。六四是敏感時刻,本來已經平安度過,偏偏又發生李旺陽「被自殺」事件。

 

台灣在一九八一年七月也發生過陳文成「被自殺」事件,性質類似,只是陳文成「被墜樓」,李旺陽「被上吊」。中國現在的政法委,就類似台灣當年的警總,權力還更大。台灣年輕人如果缺乏對當年威權體制的認識,就看看這次李旺陽事件,應可更加警惕馬英九意圖重回威權的倒行逆施。

 

李旺陽是一九八九年六四期間湖南邵陽地區工自聯主席,他於當年六月九日被捕,重判十三年;二○○○年出獄後,翌年再度入獄,去年五月才獲釋。服刑期間因為遭受虐打,導致失明、失聰,身體極度虛弱,走路需人攙扶,所以在醫院治療,由「國保」人員看守。

 

今年六四前夕,香港媒體挖掘不知名的六四受難人員進行採訪,找到李旺陽這個英雄。在朋友幫助下,他避過監控被港記採訪,事後觸怒當局,六月六日一早發現他在醫院病房上吊身亡。其中有多處可疑點:一,鄰床病人自稱當晚睡到走廊,因此沒有發現李旺陽上吊;二,醫院發現他上吊後沒有搶救,而是保留現場讓他繼續吊在那裡,到家屬來時證明他是上吊死亡的;三,上吊時李旺陽兩腳著地,舌頭沒有伸出來;四,李旺陽失明,難做出複雜打結的上吊布條;五,以他的剛烈性格,要自殺抗議,應該留有遺言、遺書,可是沒有。

 

家屬拒絕火化,要求驗屍,當局找了法醫驗屍,然後在六月八日匆匆火化,所有過程避過家屬,也沒有家屬簽名。這位法醫去年在廣東烏坎村為被捕後猝死的村民代表驗屍,死者女兒拒絕承認。

 

為此,大批中國異議人士發表「我不會自殺」的聲明,以免遭到同樣厄運。也由於李旺陽是接受香港媒體採訪而死,因此香港人更覺得有責任為他申冤,所以六月十日就有兩萬人上街向中聯辦抗議;接著要徵集十萬簽名交給七月一日來香港慶祝「回歸」的胡錦濤。港人群起洶湧,候任特首梁振英不敢公開發表對事件的評論,但是被迫穿上黑衣做出某種暗示。

 

中共政法委是一個無法無天的機構,書記周永康雙手染血,是薄熙來的堅定支持者。胡錦濤為了「維穩」,沒有撤掉他的職務,因此政法委上下對陳光誠、李旺陽繼續採用殘忍手段。胡溫及湖南當局還放任那些屠夫胡作非為,難逃罪責。

 

樹欲靜而風不止,「維穩」早已破產,還用這一套,只怕十八大前還有大事發生。

 

(作者林保華為資深時事評論員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自由時報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