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華專欄〉中國通「錯愛」鄧小平

 

哈佛大學教授傅高義(Ezra F. Vogel)著作《鄧小平時代》中文版最近出版,在香港中文大學有一場演講會,因此又掀起對鄧小平的熱議。我沒有看這本書,不妄加評議,我要說的是對一般西方「中國通」的看法。

 

傳統中國通因為對中國文化的興趣產生一種情結,也因為西方列強對中國的侵略而有一份愧疚之心,使他們對中國事務的觀察與判斷失準。國共內戰時期,把共產黨看得太好,對中共在建國後的種種倒行逆施也持寬容態度。他們對儒學的嚮往,忽略了隱身在儒家後面假道學的中華痞子文化;也忽略了漢人才是「中國」幾千年歷史的真正侵略者,從黃河流域擴張到如今的版圖,可是對藏人、維人及其他被征服乃至消滅的「化外之民」還振振有詞而無一點愧疚之心。

 

如果僅僅是學術研究,倒也罷了,但是這些中國通的看法往往是西方國家中國政策的決策根據,那就遺害深遠了。英國處理香港前途問題的一批中國通,就沒有一個比不熟悉中國、卻深諳民主政治要義的彭定康成功。美國中國通的禍害,就是中共目前的坐大,還繼續以「孔子書院」誆騙世人。此外還有吃裡扒外的中國掮客季辛吉。

 

因此傅高義對鄧小平評價過高也不意外。外界對鄧小平在改革開放方面的評價實在太高。其實一九六九年的中共九大,林彪提出的政治報告就被毛澤東與四人幫批判為「唯生產力論」,就說明一個負責任的政治人物,都要把發展經濟作為自己的首要任務。林彪已經摔死,很難判斷他後來會怎樣做,但是鄧小平是在救黨而非救民,所以才有後來的六四屠殺。

 

鄧小平「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論點雖有突破性,可是這一部分人就是他的家人及權貴子弟;而八九學生運動因為反對這些而死於非命,至今對異議人士鎮壓依舊,鄧小平當然要負最大責任。當然,鄧小平有自知之明,低調處理六四,如果按照王震與薄一波的做法,殺人還要更多。鄧小平南巡講話提出「(經濟)發展是硬道理」拒絕政治改革,導致中國目前貪官橫行、貧富差距擴大、人權狀況惡化的局面,這就是中國的崛起?

 

當年六四協助鄧小平鎮壓的李鵬、陳希同近來紛紛出書為自己卸責。把屠殺責任推給鄧小平固然有其私心,但也提供值得參考的史料。反觀台灣,當年的「共匪通」對鄧小平的評價也比較高,這是「轉型」的需要。奇怪耶的是,文化部長龍應台還不敢明言二二八事件的加害人,就這點,還不如李鵬、陳希同。當年參與鎮壓二二八,與白色恐怖的助紂為虐者哪一個出來披露過作案經過?有的還毀滅歷史資料,甚至為白色恐怖叫好!(作者林保華為資深時事評論員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自由時報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