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七後十五年的敗績

林保華

 

  香港「回歸」十五年,二○○三年開始的港人「用腳投票」來表達每年訴求的七一大遊行,今年居然有四十萬人參與,僅次於二○○三與二○○四年的五十萬。雖然二○○三年中港簽署更緊密貿易安排,並且有了不斷擴大的「自由行」刺激香港經濟,但仍有這樣多人上街,也可見中共統治香港政策的失敗。

 

   中共違背基本法與中英聯合聲明

 

  中共的失敗,不是因為香港人是「刁民」,而是中共自己背棄承諾。所謂五十年不變,除了吃喝嫖賭不變,其他變化很大。如果按照中共自己制定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來看,也是如此,遑論過去說什麼只換一面國旗,只換一個港督。

 

  基本法第二章「中央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關係」有十二條條文,中心思想就是,除了外交和國防,其他都是香港特區政府的內部事務,中央政府不得干涉。這點,中英兩國政府簽署的關於香港前途的聯合聲明的第三條第二款有明文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直轄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除外交和國防事務屬中央人民政府管理外,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高度自治權。」

 

  然而現在看得很清楚,中共不斷「釋法」破壞香港的司法獨立;打壓香港人的普選要求;以「第二管治隊伍」(中共官員)逐步滲透與取代第一管治隊伍(香港人),破壞「港人治港」,所以改變香港的公務員制度,以「高官問責制」越來越多外聘官員,尤其是與中國有特殊關係者。

 

  中國與香港更緊密貿易關係的安排,大量中資進入香港,以及聯繫匯率制度的不許改變,讓中國操控香港的經濟。文化自然更不用說了,連重慶的「唱紅」也到香港來表演,其日期正好是王立軍投奔成都美國領事館的日子。

 

  更有甚者,中國各式官員還直接在議員選舉中直接「種票」、「種人」,中聯辦官員可以搖身一變成為香港人參與選舉,在特首的小圈子選舉中還干預媒體的立場。而人口的滲透與觀念的強加(洗腦),更改變了整個香港的社會結構。

 

  在這個情況下,不但經濟表現每況愈下,社會貧富差距擴大,相關數據愈來愈不堪,事關政治議題的民調數字也越來越難看。這都有最近公佈的數字為依據。

 

   經濟幾乎零增長,通脹率畸高

 

  香港表面上還是自由經濟,但是對中國的依賴越來越嚴重,因此今年中國經濟下行嚴重,當然拖累香港。今年第一季度經濟增長就大幅放緩,僅微增百分之零點四,幾乎就是零增長,為金融海嘯後、近兩年半來最差。可是因為中國居民來香港搶購物質,尤其是中國資金多年來就介入炒樓,中國進口商品的漲價,所以通脹率竟然高達百分之五點九!其中樓價已經超越九七的泡沫價。在這個情況下,香港的工資怎能追過通脹率?香港的日益貧困不可避免。

 

  今年六月十八日統計處公佈的數字,全港住戶月入中位數,由二○○一年的一點八五萬元,增加百分之九點二至二○一一年的二點零二萬元,表面上有增長,但是十年間通脹率為百分之十二,說明住戶收入追不上通脹。

 

  只看中位數看不出貧富差距的擴大。根據《二○一一人口普查香港的住戶收入分佈》報告,按全港十等分劃分(不計外傭),全港最窮一成住戶入息中位數,由二○○一年的二千七百六十元跌至二○一一年的二千零七十元,跌幅逾兩成。相反,最富有的一成住戶,入息中位數十年間由七點九萬元增至九點五萬元,增幅也達兩成。這個「兩成」可不是細微的數字。

 

  統計處的數據還顯示,月入低於四千元的住戶超過二十二點六萬;月入高於十萬元的住戶則近十一萬,分別較十年前急增三成五和六成七。這個數字更相當驚人,尤其在香港這個百物騰貴的地區,月入四千元怎麼生活?而以行業及職級分類,財富的增加是流向從事金融地產、經理及行政、專業人員。這也是每年慶祝「回歸」中國都要「送大禮」、包括這次胡錦濤也送大禮中得益的行業與人士,也就是說貧富差距的擴大應該歸功於中國的政策。僅以這些數字來說,沒有民怨根本是不可能的事;而又因為這與中國的政策有關。因此對特區政府與中央政府的支持度,民調結果都顯著下滑,甚至連同對身為「中國人」的認同感。

 

   對特區政府與中央政府反感新高

 

  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五月二十三日至三十日,透過真實訪員,以隨機抽樣方式訪問一千零五十二名市民,顯示受訪者對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的反感度升至九七年以來新高,分別是三成六和三成二,較半年前的對上一次調查各上升十一和四個百分點。受訪者對特區政府的好感度更大跌十七個百分點至兩成三,回到二○一○年十一月水平。

 

  原因估計是卸任特首曾蔭權被揭發有貪污行為,被廉署調查。這意味著即使是港英公務員,「回歸」後近朱則赤,近貪則污。而特首競逐期間,不論是梁振英還是唐英年,「黑材料」滿天飛,人品、誠信都有問題,可以預見香港未來陰霾滿佈。但是香港人無法作出自己的選擇,只能屈從北京屬意的人選。

 

  因此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六月十九日公佈的民調,訪問了約一千零三名年滿十八歲的香港人,瞭解他們對國家和香港的信任度和信心指數。結果顯示,百分之三十七點三港人不信任中央政府,較上季調查結果上升三個百分點,更創出「回歸」十五年以來的新高。

 

  調查是在「六四」後連著的九天進行,這期間發生了李旺陽「被自殺」事件,而北京沒有進行認真的調查,縱容或者指示湖南當地毀屍滅跡,當然更激起港人的反感。

 

  加上這些年來大量中國遊客流入香港,他們中有些人的揮霍與跋扈行徑,不但搶高香港物價,「雙非」產婦更強佔香港醫療資源,怎麼不令民怨上升?於是「蝗蟲之歌」在網上流行。這些怨氣除了對著特區政府,還有「後台」的中共當局。

 

   年輕人認同自己是中國人創新低

 

  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六月二十六日公佈的最新調查顯示,港人對中國人的身份認同評分七分,是九九年人大釋法以來新低。其中二十九歲或以下組別由去年十二月的六點一分,跌至本月的五點一分,是九七以來新低。

 

  受訪者對香港人的認同感仍然最強,達七十七點四分(滿分一百分),其後依次為中華民族一分子、亞洲人、中國人、世界公民,而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排最後,僅五十九分,比半年前的六十一點一分再跌二點一分。

 

  香港年輕人在九七後的五星旗下成長,並且接受洗腦式的「愛國主義」教育,偏偏就是他們不認同做中國人,還在遊行中端出當年港英的「龍獅旗」,視香港為中國的新殖民地,今不如昔。

 

  為何會如此?如果看民調的走勢,認同中國人最高時是二○○八年的北京奧運舉行時,當時認同中國人得八分,二十九歲以下是七點三分,其後得分一年不如一年。除了經濟問題越來越差以外,最明顯的是北京奧運後的三聚氰胺毒奶粉,逮捕受害寶寶的父親趙連海,第二年是劉曉波獲頒諾貝爾和平獎,中國繼續關押劉曉波。接著是北京對茉莉花革命的強硬態度,爆發扣禁艾未未事件,再加今年的李旺陽死亡事件。

 

  看來,如果中共不進行政經改革,是無法挽回在香港的民望。而如果中共有心改革,怎麼不率先在香港推行普選?香港是檢驗中共會不會改革的試金石。

 

《動向》  20127月號

http://www.chengmingmag.com

(穿越30多年時空的重要評論,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請看

林保華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新舊評論還在繼續增加與上網中)

(要了解中國最新重要資訊,請觀看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網

http://www.twyac.org內的“共產中國”網站:

http://redchina.ning.com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