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共幹燒出港獨議題    林保華

 

“港獨”的爭議,因為中共當局處置不當,層層加碼而越燒越旺。原因是

中共雖然號稱已經改革開放,但是“階級鬥爭為綱”的心態還是難以去除

。因為“共產”名字未變,鬥爭本質也就難以“脫胎換骨”,尤其遇到政

治問題,“階級鬥爭”就衝上腦門,導致昏眩,於是不是胡言亂語,就是

胡作非為。

 

        以龍獅旗表達對現實不滿

 

近來,香港幾面龍獅旗,幾句“中國”而不是“內地”或“大陸”,就使

某些人血壓升高,尤其是如果還有人在後面煽風點火的話,還會加碼。這

個加碼過程有以下幾個階段:

 

第一階段,前港澳辦副主任陳佐洱出書。在九月二十日的新書發表會上,

他的“理論聯繫實際”就聯繫到當前的階級鬥爭來了。他對於有反水貨客

示威者,高舉殖民地時代的香港旗感到心痛,認為“這面旗子應該進歷史

博物館”。

 

反水貨客是正當的行動,理應由特區政府與中國政府處理,他們置之不理

,才使民間自己出來。一方面驅逐中國水貨客,還當地的正常秩序,一方

面也高舉龍獅旗,表達對當今特區政府的不滿。還好特區政府從善如流,

抓了幾個水貨客,並且判決。難道陳佐洱對特區政府不滿,以指責龍獅旗

來變相罵特區政府?

 

當然,香港市民絕不會為這些水貨客的單一事件就高舉龍獅旗,而是對九

七後許許多多事情的不滿,從政治到經濟,從貧富差距擴大到摧毀文化古

蹟,從踐踏司法獨立到容許“雙非”侵占香港市民的各項資源、中國遊客

推動香港通脹等等。北京與中聯辦以“上國”的態度傲慢對待香港人的不

滿,香港人才會將前後兩個宗主國做出比較,從而搬出龍獅旗出來。

 

第二階段,直接挑明是“港獨”問題。如果說,陳佐洱第一槍還是羞羞答

答的猶抱琵琶半遮面,那麼一個月後,他就公開挑明是“港獨”問題了。

在陳佐洱挑明前,前港澳辦主任魯平先在英文的《南華早報》挑明,嘲笑

香港人是傻瓜,因為連英國人都不敢搞港獨,香港人就敢?《南華早報》

是給西人與高等華人看的,大概是在警告“外國敵對勢力”不要插手。但

是接著陳佐洱就在人民網作客,談到港獨勢力的“病毒蔓延”,那是在號

召全國人民起來與港獨開展鬥爭,從而變成全國性事件,此舉須由中宣部

承擔責任。

 

        巷戰演習要港人放下武器

 

不明白為何會“跳級”到“港獨”?因為時在十八大開幕前夕,北京忙於

“維穩”,不會想在香港點燃火頭、製造事件。魯、陳兩位以此來煽動中

國老百姓,以此來激怒香港人,是什麼意思?是不是與保釣的打砸搶燒一

樣,是毛左、薄粉搞出來,製造混亂,以便他們渾水摸魚?

 

第三階段,十月二十四日的軍事演習。“文攻”以後就是“武嚇”了。十

月二十五日,中央電視台播出駐港共軍二十四日在香港的軍事演習。軍事

演習當然有假想敵,但是往往宣稱不是針對特定國家之類的假惺惺外交辭

令。以前的登島演習,對象就是台灣,現在改為釣魚台。香港這次演習則

是“巷戰”,對象就是城市。什麼城市呢?街景有恆生銀行與匯豐銀行,

那肯定是香港了。是外敵入侵嗎?不是,因為用廣東話喊:“你們被包圍

了,快快放下武器。”顯然,對手不是外國人,也不是中國人,而是以粵

語作為母語的香港人。

 

十八大當然要維穩,但是赤裸裸的把香港人當作假想敵,也虧他們想得出

。軍事演習當然要中央軍委批准,要胡錦濤、習近平這兩位正副主席批准

,胡錦濤今年七月一日來香港出席慶典時,就讓裝甲車出現街頭來威懾香

港人,但是事後否認這個目的,說只是換防而已。現在又該怎麼解釋公然

要香港人“放下武器”?胡、習可能了解這些細節?因此香港人的“去中

國化”,又須加上“去暴力化”、“去六四化”、“去二二八化”的內容

了。

 

        魯平呼籲港人棄中國籍

 

第四階段,魯平要香港人“棄中國籍”。二零零七年,中國的網易入口網

站做民調,六成五的中國人說來生絕不做中國人。與中國若即若離的香港

人不願做中國人者比例當然更高。也虧魯平體諒香港民意而開恩,十一月

二日的《南華早報》刊出魯平日前以電郵回覆該報就港獨爭議的提問,他

表示近日意識到有港人在遊行時高舉港英旗及爭取港獨的海報,魯平說﹕

“那些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香港人,應該看看他們的護照上寫有什麼,

或應該考慮放棄中國籍。”他更指出,中國有多達十三億人口,“不介意

失去這一小撮人”。

 

魯平的親切關懷使香港人非常興奮,原來棄中國籍這樣容易,因此他們已

經要求特區政府與中聯辦開設專櫃,為香港人辦放棄中國籍的事宜。但是

特區政府與中聯辦反而態度沉默,似有難言之隱。到第二天,全國人大常

委范徐麗泰出來緩頰說,那些官員反應“可能比較激烈一點”,希望港人

不要用激憤態度反擊,她相信香港主流民意不支持港獨。警務處處長曾偉

雄也首次就舉港英旗遊行表態,稱有關行為“本質上沒有犯法”。

 

的確,舉什麼標語,舉什麼旗,是香港言論自由的一種形式。只有敵視言

論自由的共幹,才會就這些事情指手畫腳,甚至要抓人、殺人。香港“要

去中國化”,就是要去掉中國共產黨的這種恐怖思維,就是要去掉中華文

化中“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封建流毒,何錯之有?作為港澳辦的這

些共幹,不是應承香港有“一國兩制”與“高度自治”嗎?怎麼把周永康

、薄熙來對付國人的那一套來對付香港人?

 

香港如果真正獨立,不會把龍獅旗當國旗,而是制定自己的國旗,因為龍

獅旗只是殖民地的旗幟而已,哪裡是國家的象徵?何況那個“龍”只是一

個象徵中國圖騰的怪物,中國皇帝不就是“真龍天子”,中國人不就是“

龍的傳人”嗎?香港真要獨立“去中國化”,也非得“去龍化”不可。

 

        為何是退休高官出來鬧港?

 

陳佐洱在九七前就以“車毀人亡”來詛咒香港,果然繁榮安定的香港交給

中共後,起初還好,但是後來極左路線得勢,中聯辦治港,才愈來愈衰,

越來越多年輕人看不到前途,才出來抗爭。他們的所謂香港城邦自治運動

,言明就是“自治”,就像古希臘的雅典、斯巴達那樣,就是有一兩個人

表現過激,有必要用階級鬥爭的手段上綱上線拉高到香港獨立運動?

 

末代港獨彭定康離開香港前,恩准香港人可以領取英國海外屬土公民護照

BNO),導致大批香港人排隊領取。看來被魯平指責為“千古罪人”的

彭定康,預見到了魯平會把香港人驅逐出中國,所以給這個護照而不必用

中國護照就可以享有進出香港的自由。是不是英國政府也應該考慮給九七

後出生的香港人補發這個護照?

 

但是我認為,這次出場大鬧港獨的是那些退休港澳辦官員,並不代表北京

當局的立場。就如江澤民十八大前頻頻亮相一樣,不甘失去自己的政治影

響力,來維護家族的利益。魯平、陳佐洱頻頻鬧事,是不是也要顯示自己

還有影響力,從而達到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還有兩個退休官員沒有出場

,那就是九七前的新華社社長周南,以及他的親密副手張浚生。他們表現

更左,如果出場勢必更加勁爆。想來中聯辦不想讓自己的前輩出場而會牽

連到自己,由前港澳辦官員出場,可以達到同樣的效果。

 

十八大如果確立改革的路線,是否要徹查一下這場港獨鬧劇是誰在幕後策

動的,重新整頓治港路線,以基本法來規範,高度自治、港人治港,而不

是“中聯辦治港”。當然,如果改革只是虛晃一招,那麼就讓那些極左陰

魂繼續大鬧香港,那麼就可能逼出真港獨出來,哪怕沒有希望,也要奮力

一搏。

 

《動向》  201211月號

http://www.chengmingmag.com

 

(穿越30多年時空的重要評論,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請看

林保華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新舊評論還在繼續增加與上網中)

(要了解中國最新重要資訊,請觀看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網

http://www.twyac.org內的“共產中國”網站:

http://redchina.ning.com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