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中聯辦新人,能夠糾左嗎?    林保華

中共十八大後,中國似乎出現某些新人新事,能否深入,能否持久,人們
拭目以待,但是至少有個新局給人以期待。香港也出現新人,但是能否出
現新事,雖然還是個謎,卻恐怕難以給人予期待。

        張曉明出任中聯辦主任

這個新人就是新任中聯辦主任張曉明,他原是前港澳辦主任廖暉的秘書,
來港前是港澳辦副主任。人們對他之所以不那麼期望,就在於檢視他過去
的言行,屬於“左”傾人士。回顧中共過去的歷史,左傾造成的損失遠大
於右傾。不要說國共內戰時期的三次左傾路線,建國後毛澤東的文革也是
左傾到了極端的程度;而最近被“雙開”及移交給司法部門的薄熙來,他
的“唱紅打黑”,也是典型的極左表現。

張曉明來香港以前,已經輿論先行。中共喉舌《文匯報》在十一月二十二
日刊出他的長篇文章“豐富『一國兩制』實踐”。這篇文章來自中共十八
大後官方出版的《十八大報告輔導讀本》,等於是落實香港事務的指導方
針,可見那時已經決定張曉明的任命了。

“一國兩制”是社會主義中國的奇葩,是有別於一黨專政的獨秀,因此這
才是鄧小平的“發明”。在這個情況下的“豐富”,應該是在“兩制”方
面如何發揮創意了。但是不幸,張曉明強調的卻是“一國”,那不是“豐
富”,而是“兩制”的枯竭。

文章似乎對“一國”與“兩制”,“中央權力”與“高度自治”給予辯證
的論述,然而從孰輕孰重,目前香港存在的主要問題是什麼,顯然看法是
非常的“中央”。例如,他說:“圍繞這些解釋香港社會曾經出現過一些
爭論,某些人以普通法制度下解釋法律由法院負責為由,排斥全國人大常
委會解釋基本法的權力,甚至危言聳聽地攻擊全國人大常委會釋法損害香
港的司法獨立,至今仍在宣稱特別行政區法院有權判決全國人大常委會的
有關解釋和決定違法,這恰恰是無視基本法的規定、不尊重中央依法享有
的權力的表現。”

        敵我意識鮮明不是“兩制”

“司法獨立”是香港高度自治的精華,如果沒有司法獨立而可以對法律任
意解釋,也就是對基本法的“一國兩制”可以隨意解釋了;而所謂“隨意
”,就是政治力的介入,“釋法”就是最突出的表現,這也是香港人最擔
心的。因為“釋法”越多,就說明“一國”越強而“兩制”越弱。然而張
曉明把人們的憂慮說成是“危言聳聽”與“攻擊”。可見他有非常鮮明的
敵我意識。身為主管港澳工作的官員,把不同意見當作敵意,還有什麼“
兩制”可言?不就是以“一黨專政”來處理香港問題嗎?

僅僅從這一點來看,就可以推測,香港市民對缺乏誠信與涉嫌貪腐的梁振
英不信任,是否也會被看作是敵意的表現?那麼,越是敵人的反對,中國
就越加堅持。如此一來,香港如何可以達到真正的“和諧”?那還不是中
國式的“河蟹”?

香港前途是中英有關香港前途問題的協議決定的,協議也交給聯合國報備
,說明香港問題不是中國的內政,而是國際問題,因此引發國際關注非常
正常,不但會有許多評論,還有外國政府的“說三道四”。然而張曉明的
文章對此抱否定態度,專門一節談到“防範和遏制外部勢力干預港澳事務
”,其中居然說:“一些外部勢力仍不時對港澳內部事務說三道四,通過
多種方式培養和扶植港澳反對派力量,甚至深度介入港澳當地選舉事務,
為反對派各派參選進行協調等。”

明明是中聯辦“深度介入港澳當地選舉事務,為建制派各派參選進行協調
”,甚至從協調到命令,再到種票、種人,甚至派員換上粵語拼音的名字
,直接參與選舉;即使最近“選舉”人大代表,對梁振英頗有微詞的范徐
麗泰,與不那麼聽話的劉健儀,票數低到差點落選,建制派人士都承認這
是北京(其實可能是中聯辦)的操弄;現在來個倒打一耙,會讓香港人信
服嗎?如果“外國勢力”真有“培養和扶植”反對派的本事,泛民內部特
不至於內訌到選舉失利了。

        政策失誤中聯辦一鍋端?

不過,香港不乏馬屁精,這些話自然有人出來響應。前保安局局長李少光
在接受專訪時就立即說:“我們有好多外國的領事館在香港,又有好多外
國人在香港居住,有時是有些外國人的評論,這些領事的評論,有時候從
我國的外交層面來講,是超越了他們外交人員應該做的事”。這當然指的
是維基解密中所披露的一些事情。然而美國領事所接觸的,是不同觀點的
人士,並非只是“反對派”。同樣,中國駐美國的外交官員,難道沒有接
觸美國公民?尤其是華裔美國公民?不但有接觸,而且更多!

香港“回歸”十五年,中共政策失誤,才導致民怨沸騰,尤其是年輕人對
前景失去信心,起而抗爭。中共自己不檢討,而是怪罪“外國勢力”,不
就是寧左勿右的“階級鬥爭”那一套?把一切錯誤歸於別人,把一切功勞
歸於自己,這一套是中共的拿手,但也必然越搞越糟。

但是從另一個角度看,共產黨雖然有對外顯示“鐵板一塊”的一面,但是
張曉明的蒞任,可能也有改弦更張的某種可能性。因為中聯辦正副主任彭
清華與李剛同時調走,而在十一月二十七日,國務院發出的通知中,宣佈
免去兩名原中聯辦副主任周俊明及黎桂康職務。雖然黎桂康據說有病,但
是如此“一鍋端”,也實在非同尋常。人們知道,特首選舉中,中聯辦支
持梁振英,港澳辦支持唐英年,因此這樣的組織調整,對梁振英十分不利
。因此這次人事更替,更多的應該是組織路線的問題,還看不出與政治路
線有關。不過,也夠詭譎了。

話說回來,目前香港市民最關心的是香港的司法獨立如何維護的問題,這
是英國人留下來最珍貴的遺產,也是中國最缺乏的。胡錦濤剛“繼位”時
強調“依法治國”後來成為笑話;中共召開十八大,高亢的改革聲浪中,
也有一種說法,要“以法治國”,不能讓黨凌駕在法律之上。薄熙來的“
唱紅打黑”就是回到文革的“無法無天”,也因而被香港土共所欣賞。因
此如果摧毀香港的法治,誰還能相信中國會真的改革?

        司法獨立不是香港獨立

然而今年秋天以來香港是多事之秋,也是香港的危機,就是即將席捲香港
司法獨立的風暴。先是香港特區政府第一位律政司長梁愛詩把維護香港司
法獨立的行動說成是“香港獨立”,把“司法獨立”與“香港獨立”混淆
,然後一棍子打死,這不就是中國文革期間的“大批判”手法嗎?

在梁愛詩身後,還有陳佐洱、魯平的吶喊助威,顯然,這是中港配合,踐
踏香港司法獨立的有意識行動,現任律政司長袁國強也參與進去了。具體
的戰術,就是搬出九七後不久對新移民判決案例與北京釋法的一再澄清,
來肯定中央的“釋法”,使之變成常態而壓制香港的高度自治。

這種“釋法”,往往用現在的要求來解釋當年基本法起草委員會的立法原
意,政治目的高於一切。然而別忘了,當年的草委會副主任,已去世的全
國政協副主席安子介,在北京提出“港人治港”後,他以“港法治港”來
補充,以加強港人的信心。如今北京的“釋法”,應該是“港法”,還是
“中法”,是香港的普通法,還是中國的大陸法,不是很明顯了嗎?誰在
歪曲當年立法時的原意呢?
《爭鳴》月刊  2013年1月號(刊出時有刪節)
http://www.chengmingmag.com

(穿越30多年時空的重要評論,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請看
林保華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新舊評論還在繼續增加與上網中)
(要了解中國最新重要資訊,請觀看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網
http://www.twyac.org內的“共產中國”網站:
http://redchina.ning.com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