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領中環:爭取香港普選的奮力一擊    林保華

 

《看》雜誌  131  2013 4月號

www.watchinese.com

 

雖然北京答應2017年給香港直選,但是以北京一向反對自由、民主的本質

,香港市民一直對此將信將疑,不知道北京會出什麼花招,讓這個所謂“

普選”變質。尤其去年梁振英出任香港特首以後,因為他的地下黨員身份

,與北京關係更密切,更會執行北京的旨意,因此就十分關注他在今年1

16日所作的第一次施政報告,看看對普選會怎麼說。然而,梁振英在報

告中什麼都不說,顯然完全沒有誠意。這哦意味著,北京根本就不想香港

推行普選,至少是在施展拖延戰術。

 

為“配合”梁振英的施政報告,香港大學法律學院副教授戴耀廷也在1

16日的《信報》發表《公民抗命的最大殺傷力武器》的文章,提出“佔領

中環”的主張。因為過去港人各種爭取政治權利的方式,如遊行示威、苦

行、五區公投和佔領政府總部兼絕食等等,帶來的壓力都可能不足以讓中

央政府讓步,因此要轉變方式,以事先張揚的形式實行違法、非暴力的佔

領中環行為。

 

        第二次佔領中環 有新意義

 

他稱這個計劃是對中環的第二次佔領。第一次佔領是201110月香港若干

團體響應紐約市民反對金融霸權而“佔領華爾街”的行動,也在香港“佔

領中環”,因為中環是香港的金融中心。他們在中環的匯豐銀行香港總行

地面的空曠地帶安營扎寨,一直到201210月才被政府清場。由於佔領時

間過長,又沒有什麼作為,而且有礙觀瞻,所以清場行動得到多數市民的

支持。

 

然而戴耀廷的主張給“佔領中環”注入新的意義,因為普選得到許多香港

市民的支持,一旦這個公民抗命行動實施,猶如反對公民教育運動駐紮在

新政府總部那樣,動輒一萬人,必然有更轟動的效果,對特區政府與北京

中央政府會形成更大的壓力,迫使他們認真的解決普選問題。

 

戴耀廷是個行事溫和的學者,連他都被迫提出這樣的主張,可見北京對香

港普選問題的阻撓與拖延已經愈來愈使人忍無可忍。而且這個方式有別於

其他以前進行過的其他方式,而且確實會形成相當的壓力,例如1989年北

京學運期間香港的百萬人遊行,與2003年香港市民要求特首董建華下台的

近百萬人遊行,都令中環癱瘓。因此一旦不是遊行完了就回家,而是在中

環安營扎寨,必然會嚴重影響到香港的商業與金融活動,迫使當局正視普

選問題。因此這個主張獲得香港各界的廣泛響應,並且進行熱烈的討論。

不少名人已經表態會親自參加。

 

最早響應佔領中環的是去年剛卸任民主黨主席的何俊仁,他是全港選民投

票當選的立法會“超級議員”,憑著這個資本,他願意辭去這個職務,以

便進行補選時,具有全港變相“公投”的性質,來測驗香港人對普選的訴

求有幾多?以此來配合佔領中環的運動。

 

三年前,社民連提出的“五區公投”,就是在五個選區各辭一位泛民議員

,再分區補選造成變相公投的效應。當時民主黨根據民調的數據,認為多

數民眾不支持而拒絕參與,造成泛民的分裂。後民主黨與中聯辦達成妥協

方案,雖然增加若干議員直選的方案,但是後來證明效果並不理想,但是

給中聯辦公開插手香港政治事務的機會,民主黨後來選舉中失去選票,與

此有關。如今何俊仁願意以辭職來帶動變相公投,顯然是要彌補當年的失

誤,對加強泛民的團結有積極作用。

 

        泛民爭取普選 傾力決戰

 

在這以前,何俊仁就梁振英的施政報告沒有提及普選,表示了極大的不滿

,揚言不惜焚燒香港區旗,進行公民抗命,還不惜坐牢。因為最近一位泛

民人士古思堯因為燒國旗被判刑9個月,是香港的首例,顯示香港法治的

倒退。民主黨以此洗刷“溫和”而失人心的形象。然而泛民的內部矛盾,

這點僅是表象,泛民是否會團結投入佔領中環運動,還待觀察。而何俊仁

是否可以代表民主黨,有人也有疑問。

 

為了整合泛民,321,由公民黨前秘書長、香港城市大學教授鄭宇碩

擔任召集人的泛民新組織“真普選聯盟”宣佈成立,有27名各黨派民主

派立法會議員加入,包括3名激進的人民力量議員。他們在成立宣言中重

申,有篩選就不是真普選。他們不排除會參與佔領中環的活動。

 

民間的《獨立媒體》,已經對戴耀廷、何俊仁做專訪,詳細討論佔領中環

的一些問題,加上其他方面提出的許多意見而日益被重視。還有泛民成員

表示,這是泛民爭取普選的“盡地一煲”(傾力決戰之意)。但目前還在

討論階段,因此什麼時件開始進行,分為幾個階段,佔領什麼地方,如何

面對後果等等,都還沒有結論。

 

由於佔領中環議題與行動漸具規模,已引起北京及外國政府關注。鑑於以

往的教訓,泛民核心已拒絕溝通,北京改向泛民區議員瞭解,想摸清佔領

中環的虛實。部分外國駐港領事也約見泛民成員,了解佔領中環詳情,因

為香港是國際城市,尤其是國際金融中心與商業中心,有許多跨國企業,

他們要評估佔領中環會否影響到他們的商業利益。因而這點對特區政府與

北京,會形成一定壓力。

 

然而社會運動與政治運動不會那樣按照計劃進行。例如最近北京方面透露

出來的信息,是要先篩選參選特首的人士,必須符合由北京制定的“愛國

愛港”標準,已引發泛民相當的不滿;加上近來在梁振英幕後導演下,某

些親共組織不斷用語言暴力與行動暴力來對付泛民,例如到《城市論壇》

搗亂,致電恐嚇學民思潮的成員,到泛民與法輪功活動的場所踩場,組織

擁護梁振英的集會遊行等等,顯然警方也是採取縱容的態度,因此一旦擦

槍走火,佔領中環的行動也可能提前到來。

(穿越30多年時空的重要評論,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請看

林保華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新舊評論還在繼續增加與上網中)

(要了解中國最新重要資訊,請觀看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網

http://www.twyac.org內的“共產中國”網站:

http://redchina.ning.com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