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左當道 香港“深挖”階級敵人     林保華

 

中共十八大後,毛左當道,準備大肆慶祝毛魔的一百二十歲冥壽,自由派

人士受到打壓。這種文革氛圍的再度出現,必然影響到香港,因為涉及對

外事務,香港的文革勢力一直沒有受到批判,仍是香港“愛國”力量的中

堅,所以勢必趁“紅色恐怖”正在回潮時,掀起新一波的“階級鬥爭”浪

潮。

 

        吳康民直取“港英餘孽”

 

由於過去香港是英國殖民地,香港的階級鬥爭往往與民族鬥爭、國際階級

鬥爭有關,也就是利用“愛國”來開展鬥爭。文革期間,香港的地名被紅

衛兵更改,不是取名井岡山或東方紅之類,而是“驅帝城”,可見一斑。

因此愛國鬥爭的公開敵人是“漢奸”、“賣國賊”,隱蔽的敵人則是“間

諜”。

 

因為這幾年香港的“中國化”(或曰大陸化、內地化)加速,引發香港本

土力量興起,他們因為意識形態與對中國來客的不敬,就被某些例如“讀

者來論”之類的輿論斥之為漢奸、賣國賊。但是由大人物出面批判,就是

去年較早時候的特首競選,因為其中之一候選人唐英年爆料,指另一候選

人梁振英在高層會議上主張封殺言論,與出動防暴隊來對付遊行示威的人

士,而被香港土共元老、連任七屆人大代表、領導一九六七年暴動的“鬥

委”負責人之一的吳康民批鬥。吳康民一反中共改革開放後他也比較溫和

的形象,恢復到文革鬥士的氣概,著文斥之為“認敵為友”、“敵我不分

”,乃至可能淪為汪精衛式的“漢奸”。

 

最近香港泛民因為爭取雙普選醞釀“佔領中環”,而北京則是不斷發佈特

首必須“愛國”來阻擋國際標準的普選而推行具有中國特色的選舉,雙方

發生爭執,作為老共產黨員又善於打輿論戰的吳康民自然不會袖手,這次

他直取“港英餘孽”,正是“擒賊先擒王”也。

 

        陳方安生是“第一梯隊”

 

“港英餘孽”是一九八○年代許家屯擔任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也是隱蔽

的中共港澳工作委員會書記)時,面對當時親英的香港政商名人向英國祖

家發出求救信號拒絕回歸的斥責,其代表人物是當時香港政壇的大阿哥、

行政局首席議員鍾士元。但是世道如幻,僅僅幾年之後,許家屯自己流亡

美國做“寓公”,尋求帝國主義頭子美國的庇護,而鍾士元則“忽然愛國

”,成為中共的統戰對象。因此吳康民此時再度提出“港英餘孽”,若干

年後,世道會不會又翻轉

 

導致吳康民開火的導火線,是前政務司長陳方安生為響應“佔領中環”,

在四月二十四日宣佈成立新組織“香港二○二○”,以蒐集各方有關特首

和立法會普選的方案和意見,再向政府提供意見。這是非常溫和與理性的

做法,怎麼會刺到吳康民的神經?因為就在記者會的前一天,他在《明報

》發表《不可輕視英國在香港的潛勢力》的文章。

 

他用聳動的語言,分析英國的軍情五處(MI-5)和軍情六處(MI-6)如何

在全世界,尤其香港,佈下所謂“潛勢力”的特務間諜。“在香港,回歸

前某些高官是軍情六處的人,至今仍經常來港活動,並在財團機構掛職。

香港每有重大政治事件,總可以看到他們的身影。”口氣如此肯定,似乎

他就是他們的頭子一樣。

 

然後吳康民就說:“所以我把這些港英餘孽,分為四個梯隊,就是因為有

些已陸續露面,有些是猶抱琵琶半掩面,有的還是隱藏不露。”他更毫不

忌諱的點明,“港英餘孽的第一梯隊的代表人物是陳方安生。”

 

      自由黨是“第二梯隊”

 

既然身為土共元老的吳康民知道陳方安生是間諜,為何還讓她“平穩過渡

”到九七後的特區政府,充當特首董建華的第二把手?顯然,只是因為陳

方安生當時與董建華有不同意見,堅持“一國兩制”,最後不得不在二○

○一年辭去政務司長的職務。看來,因為她沒有乖乖聽話,才被吳康民指

定為間諜。

 

這種手法,就是文革的手法,可以不要任何證據隨意把人定罪為“叛徒、

內奸、走資派”。周恩來領導的劉少奇專案組也毫無根據的說劉少奇夫人

王光美是美國中央情報局戰略特務。後來不是平反嗎?用這種手段來指控

“港英餘孽”,只能說明自己是“文革餘孽”,光彩不到哪裡去。

 

因為“港英餘孽”有吳康民所說的四個梯隊,所以他的掃把橫掃之處,還

有建制內的自由黨政治人物。他們是“第二梯隊”,“目前還在台上。”

“中央為了縮小打擊面,仍讓他們佔有一定的榮譽職位。”一派代表“中

央”講話的口氣。之所以把自由黨也牽扯進去,無非他們雖然是工商界人

士,但是久居香港,了解香港的核心價值是什麼,因而不是土共那樣的馴

服工具,二○○三年董建華強行為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時,因為超過五十

萬人上街,自由黨認為違背民意而拒絕背書,導致立法失敗,從而也淪為

“港英餘孽”。

 

吳康民也像文革那樣,拋出“黑材料”,他在另一篇文章中攻擊自由黨的

創黨主席李鵬飛說:“我在這裏還要向大家透露一個未為人知的秘密,正

是這位沒有封爵和領取英國護照的人,曾被推薦擔任第一屆香港的行政長

官呢。”李鵬飛曾經是人民代表,也因為不完全聽話而被批判。

 

總之,只要不是共產黨的“馴服工具”,都被吳康民視為“階級敵人”,

完全是文革那一套。

 

        廉署是第三、第四梯隊

 

吳康民點了“港英餘孽”的第一和第二梯隊,還有第三、第四梯隊呢?按

照中共的階級鬥爭理論,非“深挖”不可。六月初出版的《亞洲週刊》(

今年第二十一期)刊出“北京秘密報告揭英國勢力滲透廉署”的特別報道

。副標題是“廉署在回歸前是彭定康操控的準特務機構”。末代港督彭定

康在九七年就被北京指責為千古罪人、小偷、妓女等等。二○○二年,彭

定康以歐盟對外事務專員身份到北京訪問,捐了兩千萬歐元,不但登上中

共中央黨校的講台,還獲得中共中央總書記兼國家主席江澤民的接見。如

今因為階級鬥爭的需要,他的“性質”又轉變了,甚至多加了一個“特務

”的帽子。

 

按照這篇報道的說法,“廉署中上層被英國人滲透,內部通信早監控,專

員權力被架空,無從掌控運作;廉署近年一些案件具強烈政治動機,如麥

齊光案和湯顯明案,並欲藉湯案阻止香港和內地融合,讓『特區最鋒利的

刀把子,插向港府與中聯辦』。”

 

香港廉政公署辦了許多案子,上述兩個僅僅是其中的一小部分,但是因為

與梁振英有關,有的還與中聯辦有關,於是就有了“政治動機”了。北京

應該先查這兩個案子是否事實,而不應該先查動機。不能因為中共整肅陳

希同與陳良宇有強烈的政治動機,因此同樣看待香港的肅貪。

 

        下一步“清理階級隊伍”

 

報告的結論就是,廉署裡有英國人與親英人士,並且點了幾個人的名字;

他們過去幫助彭定康“做了許多壞事”,現在則是“打壓愛國愛港人士”

;對此北京暫時“隱忍不發”。這意味著未來也要像文革那樣“清理階級

隊伍”?

 

總之,“階級鬥爭,一抓就靈”,尤其“階級敵人”是境外敵對勢力,甚

至是外國人的話,更可以藉此煽動愛國主義;那麼貪官污吏也比他們可愛

。團結愛國的貪官污吏,就可以摧毀英國人創辦的廉署,建立“具有中國

特色的社會主義廉署”。那香港人就迎接“國際貪污中心”吧。

《爭鳴》月刊  20137月號

http://www.chengmingmag.com

 

(穿越30多年時空的重要評論,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請看

林保華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新舊評論還在繼續增加與上網中)

(要了解中國最新重要資訊,請觀看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網

http://www.twyac.org內的“共產中國”網站:

http://redchina.ning.com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