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克思:董建華下台的黑箱作业

“两會”在北京召開前夕,二月二十五日開始,香港就傳出會增補十名全國政協委员的消息;二十六日則傳说一位香港高官將出任全國政協副主席;二十七日,香港特首辦宣布董建華高兴的接受全國政協委员的职務。于是這位副主席非他莫屬也。因爲以董建華的身份,自然不會是普通的委员,就是全國政協常委,在香港也已經發到濫了,于是人們便聯想到他會同霍英東、馬萬祺那樣,出任副主席而榮升“國家領導人”地位,怪不得他很高兴的進入中共的這個花瓶組織。


但是再深一點想,情況似乎没有這樣簡單。去年年底,中共總書記兼國家主席的胡錦濤到澳門出席澳門回歸五周年慶典时,在衆高官面前批评董建華,要他“查找不足”,而且特地把“紀录片”在電視播送,以證明如假包換,董建華在胡錦濤训话时手足無措的模樣成了全香港的笑话,這句话也立刻成爲全城的流行語。因此中共怎么突然要嘉奖董建華呢?于是人們也立刻想到正好两年前,《南華早報》的一篇社评主张把董建華升上神台,給他擔任香港的党委書記,而由他人擔任“市長”處理香港的日常工作。因此,有關董建華下台之说立刻不胫而走。

于是在“二二八”這個敏感的日子,金融市場立刻傳遍董建華將下台,而由政務司司長曾蔭權署理特首的消息。而人們也立刻想到二月十七日,賭王何鴻□率先力挺曾蔭權出任两屆特首的言論。曾蔭權公務员出身,是港英培養出来的,还被冊封“爵士”,雖然民望颇高,對外也手段圆滑,但是左派一直把他当“港英余孽”,貴爲香港第二把手,却被董建華投閑置散,要他管理香港的街道清潔,以及制定所谓 “人口政策”等。因此賭王在他身上下注,一度引起不少議論,如今才明白,賭王如果不是慧眼识人,就是在中南海有他的“臥底”。因爲連中聯辦官员都坦稱他們都被封鎖消息而感到非常突然。

消息的可靠性又是如何?以往一傳出董建華下台的消息,特首辦會立即否認,這次却是不予置评。香港土共以往對這類消息也要進行駁斥,視爲“反中亂港”的謠言,展示其保皇面目;但是這次不但没有義正詞严的反駁,而且还參與下屆特首任期的討論,顯然他們也收到風了。因此後来討論的问題是董建華何时宣布下台。有消息说,要等三月十二日正式通過董出任政協副主席以後才宣布他的下台。這也叫“平稳過渡”?

香港市民爲要求董建華下台,舉行了两次超過五十萬人的游行,香港的一些工商界人士也因爲董建華的無能和對個別財团的特別照顧而對董建華不滿,但是董建華下台的消息,並没有使民衆感到特別的喜悦,尤其是金融市場從消息傳出的星期一到星期五的五個交易天,恒生指數居然下跌四二七點,跌幅達百分之三,实在使人意外。固然這同基金對彙豐控股宣布业績後的前景有疑慮,但是無疑與董建華下台後的前景不明也有相当關系,香港市民更因爲事件整個過程都在北京的黑箱操控之中而大爲不安。

這次傳出董建華辭职的理由是健康原因。這完全是自欺欺人的说法。只要了解共産國家中一些領導人的不正常下台情況,無一不是健康原因,香港政治也逐步共産化,所以沿用這個模式。之所以能夠這樣肯定,是因爲從来没有聽说過他有病;不久前他的健康例行檢查,也没有说有问題。這次到北京開會,董建華宴請香港區的人大代表、政協委员,滿場飛而毫無倦態也可見一斑。但是絕大部分人民代表與政協委员,以全國人大常委曾憲梓爲首,爲了配合這個謊言而一起说謊,例如把七年来董建華头發白了,眉毛也白了,作爲他健康出问題的佐證,簡直荒唐可笑。董建華已經接近七十歲了,難道權力的亢奮能使他黑發童顔嗎?

由于董建華辭职消息與委任爲政協副主席同时傳出,而出任全國政協委员都須北京決定,何況副主席,所以董建華下台的事件,即使不是北京擔任總導演,至少也是最重要的參與演出者。因爲在“江握手”之後,北京不惜全力挺董,面對民衆的極端不滿,中共都立即大贊董建華的功績與駕馭复杂情況的能力。但是胡錦濤接替江澤民出任總書記與國家主席後,挺董的用詞轉爲平淡和敷衍,到了去年年底胡錦濤公開要董建華“查找不足”,主管港澳事務的政治局常委曾慶紅在出訪拉丁美洲时还不忘對香港記者表示特區政府“还有不足”,顯然在繼續對他施压。董建華再笨也感覺到這點,不管董建華是真心还是假意,主動还是被動,于是他遞上辭呈了。

《基本法》第五十三條規定:「行政長官缺位时,應在六個月內依本法第四十五條的規定産生新的行政長官。」但是没有規定任期。如果按照第四十六條“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任期五年”的規定,新任者應該是五年,问題是這次是老長官半途“唔撈”,当年基本法制定者那些“精英”没有料到會出現這個情況,因此没有再具體規定,于是政坛出現歧見。

由于曾蔭權現任政務司司長地位和他的民望,因此在他署理特首几個月後,比較容易在八百人選舉中“獲選”下一任特首。但是土共對這個雖然多次表態“愛國”的港英余孽始终缺乏信任,他們屬意現任財政司司長的唐英年(商人兼外省人),所以極力反對任期五年,主张擔任到二○○七年原来董建華任期滿了爲止。理由是其他竞逐者来不及准備而不公平云云。同时还舉出李鵬也曾半途接赵紫陽的總理职務,但是這一半不算一屆。然而這是憲法規定的清楚。因此如何解決這個分歧?有再請中央“釋法”之说。北京無視香港的司法獨立,已經两次“釋法”幹預香港內部事務,所以有评論認爲,如果這次再釋法,不如把那個基本法扔到垃圾堆算了。

中共似乎也是“老革命遇到新问題”,不知道如何是好。估計原来他們也想任期五年,就可以因爲跨越时段而化解民衆要求○七年特首普選的要求。也因爲曾蔭權的民望,民衆的其他民主訴求,例如立法會○八年普選的訴求就會減弱。但没有想到土共还有他們的想法需要顧及。但也有認爲中央早已成竹在胸而故意不表態,意在“引蛇出洞”,以便看政治人物的“站隊”情況而重新洗牌。

如果新特首出現,董建華的一些現行政策會不會被改變?他發明的那個所谓“高官问責制”會否被廢除而恢复原来港英时代的公務员制度,也是当前討論的话題。而民主派是否參與新一輪的特首選舉,是自己推出民主派人士,还是支持高民望的政界人士出来竞選(例如被逼辭职的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也是民主派討論的话題。

正是在這個前景不明的情況下,股市難有好表現。而市民更加關心的是,原来特首的上下,不是看香港民衆的意愿,而是北京一手決定,甚至取決于中央的權力鬥爭。江澤民最後放棄國家軍委主席的公职而让董建華“陪下”,雖然有些荒謬,却也是現实,不能不令香港人寒心?但是香港既然淪爲中共的“一國”,要擺脫這個命运又谈何容易?這也是考驗香港民主派的政治智慧與香港市民對民主訴求的韌力了。

董建華對北京雖然制造了無數麻烦,但是他對中共的愚忠却是不容置疑的。爲了給足董建華面子,以安撫和激勵親共分子,因此北京決定盛大的欢送董建華下台,包括充分肯定董建華的政績在內。這種两面派手法中共駕輕就熟,且看北京下一回的表演。

“不武不獨”不是對等的台海現状林保華

中國制定“反分裂國家法”,激起國際的强烈反應,特別是對半個多世紀以来捍卫台海和平負有責任的美國,已經向中國提出多次的劝告與警告,因爲這是改變台海現状的挑衅性行爲。然而這些反制行爲,要使台灣守住怎樣的現状?

爲了台海的和平與稳定,不光是两岸朝野,就是美國朝野,特別是智庫,都費盡心機想制訂彼此都可以接受的“現状”,然後畫一條線,彼此就可以相安無事。不少朝野人士,包括台北市市長馬英九,最近都再度提出“不武不獨”的口號,以爲只要守住這“不武不獨”的底線,就可以維持現状,天下從此太平。

衆所周知,两岸的紛爭,雖然实质上是獨裁與民主之爭,專制與自由之爭,党權與人權之爭,人治與法治之爭,但是在表面上,却是统獨之爭。中國要统一台灣,台灣却是反對统一,即使不是要求法理上的獨立,也是維持目前两岸主權獨立的現状。這些年来,不論是陆委會还是媒體所做的民調,主张统一的都維持在個位數的百分比。可見要維持拒絕统一的現状在台灣有强大的民意基礎。中國雖然也有民調,但是因爲中國不是多元的民主社會,媒體要遵守所谓“主旋律”来执行当局的愚民政策,加上民衆也没有表達意見的自由,因此中國的民調不可信,当然不能作准。

在這個情況下的現状,就是“不统不獨”的現状,而不是所谓“不武不獨”。因爲“不獨不武”是两岸不對等的現状,是對台灣極不公平的現状,是對台灣安全仍然具有重大威胁的現状。之所以這樣说,是因爲台灣“不獨”,中國的 “统战”却從来没有停止過,對台灣主權獨立和民主制度的威胁也從来没有停止過。

怎樣才算平等呢?除非台灣“武獨”,中國才可以“武统”,國際社會才可以提出“不武统、不武獨”的要求。如果要求台灣“不獨”,中國就必須以“不统”来回應;如果中國從来不停止“文统”的腳步,仍有“统战部”的建制,台灣也就必須繼續“文獨”的步伐。

國際社會必須以“不统不獨”作爲台灣現状的標准,才是公平的態度。趁中國反分裂法引起國際關注的时候,台灣朝野應該借這個機會向國際發聲,不要让“不武不獨”作爲台海两岸的要求而損害台灣的根本利益。

——原載《動向》
2005年3月號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