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院議場的最後一夜   
林保華

昨(4月9日)晚是佔領立法院的最後一夜,因此心情複雜,百感交集。所以很早就進議場。看著這20多天來已經熟悉的人與物,再面對未來的許多不確定性,心情難免惆悵。想起杜工部的“榮枯咫尺異,惆悵難再述”,指望學生運動進一步開枝散葉,開花結果,不要被無恥的馬政府摧殘。

昨晚場內出現兩個高潮:

第一個高潮大概在晚上10點以後,學生忽然在講台前面的空地上圍成圓圈坐下,情緒高昂,然後各自發表感言。他們甚至請在場的記者一起參與,特別是中天的記者,喊聲震天。“會議”進行到一半,外面另一堆打鼓進場,人群站起來迎接,雙方會師情緒更high。學生們為這最後一夜盡吐胸中塊壘。對眼前的不平事幹蘸,其中被問候令壽堂的對象當然少不了台灣那位獨夫馬賊。外來隊伍撤回樓上後,我們跟去,在“密室”裡與他們聊了一會,一起唱國際歌。有的歌詞我記不住了,倒是他們唱得出。

第二個高潮在今天凌晨12點以後,中研院、台大幾位老師帶了台大人類學系、歷史系等30位同學,拆下議場裡這20多天來創作的文物,他們很專業的拆下這些物品,細心清理上面的膠紙,再一一放進紙箱裡保存。我看到其中有香港中文大學送來的紅紅黃黃貼紙上
對台灣學生的鼓勵詞句,很受感動,特別拍下留念。接著,我們進出議場的8號門的障礙物也開始拆除,一直堅持在議場的小彤不禁放聲大哭,令在場的人都格外感傷。3月19號凌晨,這個大門險些被警察攻破,經歷了一場當晚最險惡的局面,因為堅持住而有後續運動的發展。也在這個時候,看到議場牆上恢復原貌,真的感受到太陽花學運已經完成階段性任務而要暫時落幕了。

然而,孫文遺像下部貼出的“佔領XX小時”沒有拆下,一直要堅持到今天最後撤出時,也許就是不拆,留下光榮的那個時刻。不過,在佔領570多個小時以後,學生把那個時間改為689小時,是對馬賊的最大諷刺,引發哄堂大笑。

為了保留體力,凌晨3點鐘,我還是蒙上雙眼躺下,度過這不平靜的最後一夜。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