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母親節論是非
 [林保華]
        今年的母親節似乎有點特別,因為總統的媽媽節前過身,不但爆出一些政治上的是是非非,總統也因為哀傷過度而請假,但也不忘戮

力完成國安與監察院、考試院的人事換屆。而總統寫出文情並茂悼念母親的文章,更在香港明報的中國版列為頭條。也許哪一天,即使總統拿

不到諾貝爾和平獎,這篇文章也可能列入香港國民教育的教科書裡吧?        作為普通人,應該有孝心,這是人性的必然。但是如果因此而

出現「天下無不是之父母」與「死者為大」,否則就是「禽獸不如」,即使是作為「中華傳統文化」的精髓,我也不敢苟同,尤其作為公眾人

物。更重要的是是非,特別是大是大非,而判斷的標準就是普世價值,普世價值最大。因為如果上述中華文化最大的話,難道希特勒、毛澤東

、蔣介石之死,我們也不能月旦嗎? 

        同樣的母親,西方作曲家有德沃夏克「母親教我的歌」:當我幼年的時候,母親教我歌唱,在她慈愛的眼裡,隱約閃著淚光。如今我

教我的孩子們,唱這首動人的歌曲,我那辛酸的眼淚,滴滴流在我這憔悴的臉上。

        西方文化就是比中國文化更具人性。中華孝悌的「孝」,出現許多不合人性的事,從割股療親發展到割股啖君,為統治階級服務。毛

澤東時代,作曲家朱踐耳就譜寫「唱支山歌給黨聽」,用編造出來的「雷鋒日記」做歌詞「我把黨來比母親」。毛澤東死後,中國出現批判毛

澤東與共產黨的思潮,當時一些無恥文人就出來為共產黨辯護,說什麼「天下無不是之父母」,母親打錯兒子也不可計較。搞到現在,這個「

母親」繼續打兒女,也繼續殺兒女。

        「三字經」裡就有「養不教,父之過」。如果由父母教出獨裁者與賣國賊,就應該是「養叛賊,父母罪」吧?

        台灣一個「死者為大」,把喪禮上對若干小事情的意見無限上綱為「鬧場」,因為死者為大,在中華文化的陰影下,很少人敢跳出來

仗義執言。立委陳歐珀在處理這件事情上有他的瑕疵,但是被如此批判為大逆不道而受處罰,甚至超過毀憲亂政的政治人物,那還不是那些偽

君子一貫使用「道德殺人」的伎倆嗎?有些台灣民眾長期受中華黨國文化的毒害,難以分清其中的是是非非,何況還有媒體推波助瀾。

        中華文化的「以死人壓活人」也是一絕。把孔子捧為「大成至聖先師」,就要匍匐在他的腳下。蔣介石死了以後,言必稱蔣公如何如

何。在中國,毛澤東更不許被評論,他的孫子毛新宇更把「爺爺如何如何」當狗皮膏藥在那裡販售。1976年的天安門事件,中國人不敢公開反

毛、反共產黨,而要借周恩來之死來反。1989年的學生運動,不敢直接提出反腐敗、要改革,而是借胡耀邦之死來發難。連民主運動亦如是。

這次國民黨要整民進黨,也借馬媽之死來發難,陳歐珀缺乏政治智慧而墮入其中。

        我無意做不孝子或對祖先不敬,但是我反對把它作為道德規範中的「最大」。1982年11月1日我在香港星島晚報以「浮生」為筆名的專

欄「關於敬祖」一文中就說:「我主張做人看人還是面對現實,既不用向祖宗乞靈,也不把那副孝順死人狀作為善惡的標準。」2007年,我媽

病逝,告別儀式上,我在講話中說:「媽媽嫉惡如仇的性格對我們也有遺傳, 這種性格, 既得到尊敬, 但也容易得罪人。當然, 我們也看

到她個性上的一些缺點, 盡量避免。」我沒有避諱她的缺點,因為那是蓋棺論定。

(作者為資深媒體評論員)
極光電子報  2014.5.13
http://www.taup.org.tw
(穿越30多年時空的重要評論,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請看
林保華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新舊評論還在繼續增加與上網中)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