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便便文化香港掀波      林保華

《看》雜誌  第142期  2014年 5月號
www.watchinese.com

4月15日,一對年輕中國遊客夫妻在旺角西洋菜南街行人專用區,照顧兩
歲的小童在行人道上小便。照片可見,附近人流相當密集,但父親並無對
小童作任何遮掩。其間,一名香港男子拿出照相機拍照,父母兩人因而情
緒激動,並與男子爭執。那位母親以嬰兒車衝撞圍堵路人,父親搶走相機
的記憶卡,還抬腿作勢攻擊。港警隨後將父親以涉嫌偷竊、其妻涉嫌傷人
逮捕,兩人最後都獲保離去。

陸網友:沒同理心 拍照更不文明
港網友:不來香港?天大好消息

這泡尿讓本來已經緊張的中港關係更加緊張。中港網民爆發大規模論戰。
中國網友一面倒指責拍照者的行為,認為港人沒同理心。更令人驚訝的是
中國官媒也親上第一線,頭號官媒新華社、最激進的官媒《環球時報》,
都發表評論抨擊港人小題大作,香港拍照者的行為比孩童街尿更不文明云
云。將事件經微博轉發出去的鳳凰衛視著名記者、主持人閭丘露薇遭到中
國網友一片謾罵,說她隱瞞事實,喝令她向那對中國夫妻一家道歉。事件
還引發國際媒體的關注。

在眾多反應中,天涯網民“海角68號”23晚間在天涯論壇發文“向香港文
明宣戰”,要求“內地同胞”在五一黃金週假期,帶著孩子去香港當街大
小便,香港網友則發起黃金週上街拍攝中國遊客便溺實況進行反制。但是
五一期間並沒有見到中國遊客來香港隨街撒黃金進攻香港,可見這是個不
得人心的無厘頭建議。

反而在4月27日那天,逾20名響應“光復海港城”的香港人,現身尖沙嘴
海港城,他們首先上演街頭劇,扮自由行旅客在地上拉屎。他們把毛澤東
畫像放地上,將膠製糞便放在毛像及國徽上。有的還邀請圍觀的中國旅客
帶小孩扮演隨地便溺街頭劇,嚇得這些旅客左閃右避。受害最大的則是字
字閃糞光的毛偉大了。

這種反諷形式的集會,每個星期日已經在香港進行好多次,他們假扮紅衛
兵,重新搬出文革期間“愛祖國,用國貨”的愛國口號,呼籲中國遊客回
到中國的自己土地上購買包括奶粉在內的國貨來消費,以體現他們的愛國
心。這種反諷形式令香港的愛國人士啼笑皆非,無從開展“革命大批判”
來進行反擊。

還有中國網民“北冥一”在“天涯論壇”發起,中國同胞自6月1日起罷遊香
港,他認為消費者即上帝,只要“內地人”不去香港消費,香港人“就要求
爺爺告奶奶地要求我們過來了”。豈料該行動受不少港人支持,網友Rubik
說,“6月1日太遲!要不就即時生效”,也有人稱這是“天大的好消息”,
讓這位“北冥”灰頭土臉。事後還有人揭發,這個人根本就是中共的“五毛
”(網特),意在不要中國遊客在這個時候到香港看到香港的六四紀念活動

中港雙邊官樣回答 迴避問題

然而主要問題還不在於民間的反應,而是官方的反應,包括中國官方與香港
特區政府。其中,鷹派的《環球時報》將香港人的不滿比作納粹光頭黨,一
些則比喻為兩地的文化差異。但是也有較為持平的言論。

最奇怪的是香港特區政府的反應,香港《蘋果日報》歸納為“一個政府,四
個官員四種回應”。這當然是還沒有像中國那樣事先來個“統一認識”。商
務及經濟發展局長蘇錦樑的“包容論”,是他繼幾個月前叫市民“等多班港
鐵”後,又一凸顯其“忍功”之本色。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在回應時不談他的
法律專業,卻要大家持“平常心”。而作為保安局長的黎棟國則呼籲港人秉
承好客之道,至於“好客”與“好便”如何區別,他沒有說。只有食物及衛
生局長高永文能清楚闡明,香港法例不容隨處便溺,這本來應該是袁國強說
的話。

其中,蘇錦樑的包容論引發強烈反應。他說,希望大家以包容、體諒及以和
為貴的態度處事。而旅遊業議會總幹事董耀中則指,港人應包容兩地文化差
異,強調旅遊業為香港帶來好處,香港應好好接待旅客,而國家旅遊局亦一
直教育內地旅客,提倡文明旅遊。

歸結為文化差異,容易引申出中港兩地大小便文化的差異,一個可以隨地,
一個禁止隨地?而“包容”之說,導致有人寄糞便包裹給蘇錦樑,為此蘇錦
樑報警處理,沒有採取包容的態度,以致被批評他包容中國人的大便,卻不
包容香港人的大便。蘇錦樑後來補充說,包容不等於縱容。但是補充已經太
遲,而且也沒有說明,不縱容的話,政府又會採取什麼措施?

而身兼行政會議成員的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總裁張志剛,作為梁振英的粉絲,
也急急出來滅火。他在《明報》發表文章,建議香港市民見到同胞隨地便溺
時,“上前提供一些像膠袋等協助物料”。這也許是避免矛盾激化之道,然
而什麼人會隨身攜帶膠袋供中國遊客便溺?為此要發動隨身攜帶膠袋的全民
運動嗎?何況用膠袋也解決不了便溺至膠袋的地點問題。作為行政會議成員
而提出這種餿主意,讓人懷疑他的智慧與能力。

其實便便問題反映的是中港兩地文明程度的不同。共產黨的反文明行為才導
致道德沉淪。香港市民在批評中國遊客的不文明行為時,應該點出這是中共
治國的失敗,什麼“以德治國”全是屁話。這也是法治與人治的區別,既然
隨地便溺在香港是違法的,對中國遊客自然也是違法,不能因為他們是“強
國”而擁有“治外法權”,到底香港在名義上並不是中國的殖民地。不過這
樣鬧一鬧,引起中國人的注意,在隨地便溺的行為上有所約束的話,也是這
場爭論的成果。
    作者為資深評論家、專欄作家、中共黨史學者。曾擔任香港大學
    經濟金融學院院長張五常教授助理研究員,研究中國政經改革。

(穿越30多年時空的重要評論,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請看林保華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新舊評論還在繼續增加與上網中)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