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與支那豬          林保華

    小時候在印尼﹐被印尼頑童罵過是“支那豬”﹐非常氣憤﹐也是當年民
族主義高漲的催發劑之一。最近﹐一批旅遊馬來西亞的中國遊客﹐因為在雲
頂酒店吃早餐時﹐在住房證上被蓋上豬頭印章引發風波﹐保安制止不遂﹐釀
成外交事件﹐中國大使館介入。雖然有其他華人遊客證明五年前就被蓋過這
個印章﹐仍然擺脫不了“辱華”罪名﹐有關服務員被開除﹐遊客獲得金錢賠
償。事件雖然告一段落﹐仍然引發人們的深思。

    首先﹐稱呼中國為支那﹐基本符合外語中稱呼中國(china踩那)的譯
音﹐也和中國早年以生產瓷器聞名的英語名稱而得名有關。但是不知道甚麼
時候﹐支那成為“辱華”的名稱了。也許一方面中國人以“中”央天朝自居
﹐對四夷咸服感覺良好﹐當然對“支”離破碎心生反感。而漢字的“支那”
可能是與中國有世仇的日本首創﹐才淪為“辱華”。如果當年就譯為“踩那
”或“秦那”或“擒拿”﹐只踩他人他物而不損自己﹐或與大一統的秦始皇
及與“chinese踩你死功夫”有關﹐就不會被認為“辱華”也。因為英文保持
用“踩那”﹐中國並沒有意見﹔一九九○年中國和印尼復交﹐印尼在文件上
用“支那”而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稱呼中國﹐總理李鵬“同支”也欣然
接受。因此“支那”是不是辱華﹐可能要因人而異﹐或根據不同的政治需要
來決定。而由中國“踩那”演變而來的中國人“踩你死”因為大長中國人民
的志氣而完全沒有“辱華”的嫌疑。

    至於豬為何會與支那或中國聯繫在一起也不可考。稱呼英國人為“約翰
牛”沒有被認為辱英﹐俄國熊也沒有“辱俄”。美國共和黨符號是大象﹐民
主黨是驢子(蠢驢﹖)﹐並不存在“辱共”或“辱民”的問題﹐為何不但支
那豬﹐連中國豬也是辱華呢﹖看來因為豬是骯髒﹑懶惰﹑愚蠢的象徵﹖中華
民族是勤勞﹑智慧的民族﹐自然難接受“中國豬”的誣蔑。至於是否骯髒﹐
在前年“非典”蔓延之後﹐近來不但有禽流感的出現﹐又爆發“豬疫”﹐死
了近四十人﹐還是請世界衛生組織來檢驗和回答了。

    但是如果把豬貶斥到十八層地獄﹐對豬是十分的不公平。記得大躍進的
年代﹐在鋼帥升帳﹑糧帥升帳的同時﹐也出現“豬帥”﹐因為黨號召全國養
豬(那時我在北京鄉下﹐在露天廁所拉完屎後農民養的豬就會跑過來吃掉我
的“剩餘價值”)﹐我印象很深的是黨的喉舌“人民日報”有一篇介紹豬“
全身是寶”的文章﹐還有一副豬的插圖﹐就像帝國主義分割中國一樣﹐把豬
分割完畢﹐連豬毛﹑豬耳朵都沒有放過。既然豬是這樣有益於人類﹐特別是
中國人民的老朋友﹐把豬比喻為“辱華”﹐實在太對不起豬兄弟了。

    講起馬來西亞那個豬頭﹐不禁也使我想起親愛的豬頭肉。想當年在上海
要憑肉票才能享用豬肉的時候﹐嘴巴饞了﹐就到熟食店買回不要肉票的兩毛
錢豬頭肉﹐打上二兩土燒﹐就可以躲進小樓成一統了。現在豬頭居然成了辱
華的象徵﹐真是好了瘡疤忘了痛﹗

    中國人與豬的深厚感情還表現在改革開放初期﹐全國瀰漫崇洋媚外的風
氣。鼓吹穿西裝是因為西裝後面開叉便於彎腰勞動﹐宣傳燙頭髮是避免女同
志勞動時辮子被機器捲入﹔為了改變中國人的不衛生飲食習慣﹐胡總書記還
號召國人放棄筷子用刀叉。為了使中國人民站起來時顯得人高馬大﹐向老外
看齊﹐“人民日報”還解放思想﹐討論是否需要改變中國人的飲食習慣﹐由
主要吃豬肉改為像老美一樣吃牛肉。沒有想到後來開展清除精神污染運動﹐
中國豬才沒有被扔進歷史的垃圾堆而保持與中國人民的友誼。

    當然﹐中國豬介入政治不是從馬來西亞的雲頂開始。在國共內戰時期﹐
國民黨的一個著名口號就是“殺豬拔毛”﹐豬就是作為紅軍總司令的朱德﹐
毛當然是毛澤東那個魔頭了。改革開放後﹐中國出現股市﹐具有中國特色的
股市﹐沒有西方國家通稱的牛市﹑熊市﹐卻只有“豬市”﹐因為股市的升跌
取決於總理朱鎔基。如今朱鎔基被溫家寶代替﹐卻出現了“豬瘟”﹐莫不是
股市會出現“瘟市”﹖而據說在胡錦濤上台以後﹐中國要廢除“韜光養晦”
的策略﹐蠢豬變成猛虎﹐才有朱成虎將軍那番大義凜然﹑視中國人命如同豬
玀的講話﹐誓以十億中國人的賤命拼上美國兩百個城市的高貴人質。

    豈止中國﹐中國豬在台灣也惹上風波。台灣政壇武鬥先鋒朱高正﹐在遊
走於台灣各政黨之後﹐同中國結成親密友誼。他自稱如果台海出現戰爭危機
﹐他只要往北京打三通電話﹐就可以解除危機。所以多年前他在高雄出戰立
委選舉時﹐有民眾打出“中國豬滾回去”的標語﹐於是這成了長期以來民進
黨誣蔑中國人﹐撕裂族群的罪證。

    前年九月﹐台灣的軍事演習中﹐靶機被畫上一個豬頭﹐還寫上“扁”字
﹐靶機製造商解釋這是“扁翅”型靶機﹐而豬頭一直是他們的吉祥物。觀看
演習的陳水扁總統泰然處之﹐不認為是“辱台”或“辱扁”﹐大概因為陳水
扁不是中國人或支那人之故。

    回頭再說馬來西亞那個豬頭。大馬的主要族群是信奉伊斯蘭教的馬來人
。伊斯蘭教視豬為穢物﹐憎而遠之,哪裡會想到做一個豬章擺在身邊﹖而華
人在大馬約佔三成﹐用豬去激怒當地華人製造混亂有甚麼好處﹖即使要激怒
華人﹐又何必去激怒遊客而損害自己的經濟利益﹖而雲頂的老板是華人﹐自
己來激怒自己有這個必要嗎﹖現在中國人出來旅遊被視為恩客﹐雖然形象欠
佳﹐還常有跳機事件﹐但是看在錢的份上﹐各國還是爭先恐後出來爭取。不
論大馬的馬來人﹑華人還是印度人﹐都不會嫌錢腥而故意製造這種事件。酒
店最後開除那幾個員工﹐不是因為他們“辱華”而開除﹐而是不願得罪中國
遊客而做出犧牲﹐或者說是屈服在中國的壓力之下。大馬的工會應該還不成
氣候﹐如果這種事情發生在歐美﹐工會不出頭才怪。

    但是中國遊客的這種壓力﹐不會使中國人受到尊敬﹐反而更引起反感。
所以隔了幾天新加坡“海峽時報”刊登有關中國遊客醜陋表現的報導文章﹐
顯然是對此做出反應。新加坡與馬來西亞因為多種原因而長期不和﹐如果從
種族來看﹐新加坡應該和中國人站在一起﹐現在卻是相反﹐表明豬頭事件多
不得人心。

    然而為何那幾百個中國遊客﹐甚至還有香港人會一哄而起呢﹖這就是中
共長期散播的民族主義毒素有關﹔而且只要有幾個人帶頭﹐就沒有人敢反對
﹐害怕成為漢奸賣國賊﹐香港淪為“一國兩制”後亦然。所以即使香港人五
年前也知道有這個豬頭﹐也不敢出來解釋這並非專門針對中國遊客。而在這
次莫名其妙的“抗爭”事件成功﹐甚至得到金錢賠償後﹐會不會刺激將來更
多的中國遊客借各種大小的“辱華”事件來發泄情緒與開闢財路﹖

    如果豬隻真是“辱華”﹐那麼中國的十二生肖中應該把豬去掉﹐換個吉
祥的嘛﹐天下這樣多禽獸﹐還怕找不到﹖如果中國政府遲疑不決﹐屬豬的中
國人不妨自己出來發表聲明﹐宣佈與豬脫離關係來維護自己的尊嚴。否則就
應該維護豬的名譽。
“動向”雜誌 2005年8月號
林保華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