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張炎憲館長[林保華]
極光電子報
October 20,2014 22:03

我一直稱呼張炎憲教授是館長,因為我認識他的時候,他是台灣國史館館長。這是一個很崇高的職務,尤其在台灣這樣一個不正常的國家裡,許多歷史真相要挖掘出來,許多歷史問題要重新釐清,因為在這以前,只有黨國歷史,真正的台灣史在官方的框架中是被壓抑與被扭曲的。
但是我比較多與他打交道,卻並非完全是台灣史的關係。雖然與台灣史有關聯。2008年2月,「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主辦《二二八事件與人權正義----大國霸權or小國人權》國際學術研討會的時候。他要我做關於新疆人權問題的報告。

那時我剛從美國移居台灣不到兩年。因為「九一一」後的反恐,在美國開始激發我對新疆問題的興趣。張館長要我做這個報告,正好給我壓力,逼我去認識與研究新疆的問題。那時到台北車站樓上基金會的辦公室開了幾次會,都是張館長主持的。籌備了好幾個月,這個研討會終於在2月份召開了。
包括我在內,一般人可能理解「台灣史」就是台灣史,有些具有大中國優越感的學者可能還認為那是視野偏狹在「島內」的歷史而已,怎麼會牽涉到新疆?可是張館長高瞻遠矚,用「比較政治」的方式,以西藏、新疆,甚至越南與中國的關係,來認識台灣的處境。

六年後,目前我們看到的,是香港正在西藏化、新疆化,台灣則在香港化,中越關係也處在緊張中,顯示館長早已心有所感,研討這些內容,讓我們可以面對新局。

在這場國際研討會,我做了《1949年後中國統治下的新疆》的報告,全文約15000字,美國自由亞洲電台分10次以維吾爾文播出,後來就與熱比婭有了聯繫。

2009年,雖然馬英九已經上台,張館長繼續為人權舉辦研討會,我作了《新疆最新人權狀況剖析》的報告。這次會議,本來請了世維大會主席熱比婭蒞臨,可是因為他們正好召開世維大會第三屆的年會,沒有能夠參與,但是寫了一份講稿,由內子楊月清代為宣讀。可見,台灣人對維吾爾人的關心與探討,張館長居功至偉。我們籌備成立維吾爾之友會的記者會,張館長也親自參與。

任職館長期間,張館長做了許多口述歷史的工作,為台灣留下寶貴的歷史遺產,因為許多老人由於種種原因無法寫下他們生涯中的真實記錄,記錄口述歷史就成為重要的工作。

給我印象最深的是2010年出版的《從左到右六十年》,作者曾永賢是1947年入黨的台灣中共地下黨員,「自新」後在調查局研究處工作了27年,成為重要的台灣中共研究專家,退休後仍然得到李登輝與陳水扁兩位總統的重用。

這本口述歷史由張炎憲館長親自採訪,所以內容當然精彩,也很敏感。因為作業上的來不及,在馬英九上任後才出版。但是因此沒有宣傳,全國只在松江路的國家書店與新店山上的國史館有售,而且沒有幾天就說已經售罄,還斬釘截鐵說不會再版。

曾永賢先生不但了解中共,而且很注意台灣的防諜工作。他在書裡提出許多批評與建議,也哀嘆被人指責為「恐共」。他特別提出要注意高層與長期潛伏的共諜,不能只以「藍綠惡鬥」而忽視共諜的破壞。這種言論自然被疑似共諜的人所厭惡,豈能大量出版他的書?正當台灣的國家安全出現重大問題時,重溫這本書,受益無窮。如果國史館拒絕再出版,是否會像中國一樣,也會出現「盜版」?

張館長卸任後,除了繼續進行台灣史的研究,也因為痛感台灣的危機,站在社會運動的第一線,包括在偉大的太陽花運動中。有一次多時不見,在街頭看到他與公民運動站在一起時,驚覺他的憔悴,為此還與內子楊月清討論過他是過度勞累,還是患病。也問過他。但是沒有想到他卻這樣快就走了。

張館長,安息吧。時代已經快速前進,台灣的年輕人,一定會繼承您的工作,繼續往前走,讓太陽普照在台灣的綠地上。

(作者為資深媒體評論員)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