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復”行動有助阻遏香港“中國化”
林保華

《看》雜誌  154期(2015年4月號)
www.watchinese.com

最近幾個星期天,香港新界一些地區再度爆發“光復”行動,矛頭針對水
貨客。類似的行動3年前已經出現,尤其在2012年9月相繼發生“光復上水
”、“光復粉嶺”等行動,迫使特區政府採取行動懲罰一些違反“限奶令
”的水貨客,也使水貨客相對收斂一些。

最近,從春節前開始,水貨客再度活躍,讓香港的口岸失控,也引發再一
波的光復行動。這次行動,中國方面有比較強烈的反應,包括中國媒體、
正在召開的“兩會”、特府官員,乃至新界本地的“土豪劣紳”,對光復
行動嚴加指責,尤其警察一舉逮捕參與行動的許多人。

        “一國兩制”將被放棄?

顯然,水貨客的再度猖獗,與官方反應的強烈,與時下的“形勢”大有關
係。那就是中共已經暗示要放棄“一國兩制”,梁振英以激烈手段對付雨
傘運動,警權擴張對付香港市民,從而讓水貨客壯膽,土豪劣紳也自恃有
強大後台而囂張。也因為如此,彼此衝突加劇,甚至發生流血事件。

例如3月1日,由“熱血公民”及“本土民主前線”發起的“光復元朗”行
動,在壽富街的“奶粉批發城”與土豪劣紳派來的不明人士發生衝突。示
威持續8小時,傍晚及入夜後,示威者兩度衝出該區最繁忙的元朗大馬路
,短暫佔據部分行車線,警方多次使用胡椒噴霧及警棍驅趕示威者,至10
時半結束。警方至晚8時半拘捕33人,年齡介乎13至74歲;5名警員受傷,
是去年12月以來4次大規模反對水貨客示威中拘捕人數最多一次。

3月8日,約150名戴口罩的反水貨客示威者,聚集於上水港鐵站,被警方
包圍。他們突破警方防線發動游擊戰,由上水撤退後突襲屯門,夜間再轉
戰尖沙咀。在持續逾8小時的衝突中,他們輪流衝擊屯門3大商場的藥房及
金行,迫使大量店舖放下鐵閘通知營業。他們還衝出馬路阻止往關口公車
開出,更在街頭指罵中國遊客、踢他們的行李箱,連部分港人亦因為被誤
會是中國人而受衝擊。警方拘捕了至少6名示威者,其中一位是就讀中三
的16歲郭姓學生,他的臉書社交網站上貼著一張示威者向警員揮拳的圖片
“封面照”,並配上“勇武還拖”字句。有人將這種激烈衝突的行為稱之
為“勇武鳩嗚”。(有關“鳩嗚”的詳情,請見本刊151期本欄。)

在衝突中,有女孩因母親與示威者爭執而哭泣,引起全城議論而出現重大
爭議。警方拘留其中2名涉事者,指2人涉嫌在公眾地方行為不檢,通宵扣
查;還聲稱不排除拘捕更多人。警方更出動新界北重案組探員還押陳姓示
威者回到他的寓所,撿走一部電腦及他周日時穿著的衣物。

面對這個事件,有的泛民議員立即出來譴責,表示與“暴力”劃清界限。
這種表態簡直莫名其妙。固然,示威行動出現暴力事件是遺憾的事情,但
是同樣的暴力,有些也是因為警方濫權而出現的。因此必須分清楚。即使
示威者出現過火行為,應該抱著諒解的態度,站在他們的立場進行善意的
勸說,因為這是當局逼出來的。

        自由行與水貨客迫使租金狂升

按差餉物業估價署最新公佈的全港物業重估差餉租值結果,因為自由行及
水貨客帶動,上水、元朗及屯門等地區的商舖租金狂升,上水水貨客掃貨
熱點之一的新功街,有地舖租值5年間狂升逾3倍;藥房、化妝品店及日用
品密集的新豐路,商舖租值更超越尖沙咀加連威老道地舖租值。

租金的狂升,迫使一些服務性行業,例如餐館、小雜貨店等倒閉,當地市
民不可能每天光顧為水貨客服務的藥房、金鋪等等。留下的也必然漲價來
應付成本的急升,給當地的民眾帶來極大的不便。水貨客破壞香港市民的
生活秩序已經鬧了多年,不論是特府還是北京,都不想從根本上來解決,
即使泛民中的一些政治人物因為高高在上,也不以為意。在這個情況下出
現越來越激烈的行動也就可以理解。不論出現什麼樣的遺憾事件,也應該
由特府與北京承擔責任。

實際上就是中國官員,也承認自由行政策出了問題,既然如此,為何不解
決?是忙於內鬥嗎?出席兩會的前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呂新華3月13日在北
京透露,早在3年前離任特派員一職時,已發現中國旅客來港秩序“有些
混亂”,認為自由行問題“需要檢討”,而深圳市委書記王榮也承認,中
國口岸和海關可能存在“腐敗行為”,助長水貨行為。但是在這以前幾天
,深圳市長許勤表明,任何涉及一簽多行的“合理(調整)安排”,均須
深港兩地及多方面商討,亦即必須深圳方面同意;似乎香港是深圳的殖民
地!

        中國當局放縱網路叫囂

黨報的反應更是激烈,這以前已經多次譴責香港人的不友好行為。2月11
日《人民日報》海外版指港人藉反水客示威鬧事,向乘坐巴士的遊客高叫
“愛祖國、用國貨”口號是“侮辱”行為。《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
報》,更刊出評論說:“想來購物的遊客被嚇跑,最終吸引來的卻是持槍
打劫的暴徒。”因為尖沙咀發生講普通話的匪徒搶劫金鋪,在職員毫無反
抗下開槍,子彈距離心臟才一個厘米,險些送掉一條人命。不少人認為此
匪來自中國,除了講普通話,還從沒有一點人性與嫻熟的槍法。

對網路控管甚嚴的中國當局更放縱網路的叫囂,例如有網民貼出聲稱是導
演彭浩翔罵中國人的言論截圖,稱“賺了你們的錢,照樣把你們當狗……
”,為此在中國網絡掀起怒潮,引致網民反港情緒大爆發,有憤青更發起
剪爛港澳通行證、投票要求政府對香港斷水斷電等抗議活動。彭浩翔急澄
清,說是被中國5毛黨嫁禍栽贓。還有網民聲稱要以月薪3千元人民幣組織
一支“吵架隊”,於4月殺入香港大罵港人。組織者更表示,吵架隊成員
每罵哭1個香港人,就能得到3百元佣金。

因為這些行動,今年3月第一個星期中國來港旅行團數目暴跌近5成,酒店
平均入住率比去年下跌近2成,以接待內地旅客為主的賓館生意更銳減約6
成。特府與北京不願意動手,只好香港市民親自站出來解決問題了。這也
比泛民議員的空談有效許多。當然,直接向遊客嗆聲,有些轉移焦點,形
成“群眾都群眾”,但是香港市民無法對著中南海嗆聲,向梁振英嗆聲也
被警察拉走,因此只能直接針中國遊客來達到立竿見影的效果。如果泛民
議員因此向這些被迫出此下策的市民與年輕人開砲,那是在幫助中共與梁
振英對付為自己爭取權益、抵制香港“中國化”行為的市民與年輕人。分
不清主流與支流,立場就完全錯了。
    作者為資深評論家、專欄作家、中共黨史學者。曾擔任香港大學
    經濟金融學院院長張五常教授助理研究員,研究中國政經改革。

(穿越30多年時空的重要評論,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請看林保華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新舊評論還在繼續增加與上網中)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