統戰會議調整統戰策略

5月中旬北京召開了中央統戰工作會議,習近平發表講話。隨即人民
網訪問專家學者,聲稱是對統戰的“新表述,新思路”,“將統戰工
作上升到從國家整個發展戰略上來,是重大突破”云云。這裡,有些
的確是對統戰策略做調整,有的則是胡亂吹捧。

例如有的說,“全國”性的統戰工作會議名稱改為“中央統戰工作會
議”,“兩字之差,將會議的規格從部委層面上升到中央層面,體現
出中央對統戰工作的高度重視。”

原來“全國”只是部委層面,級別低於“中央”。不知道這是根據什
麼邏輯?全國人大全國政協國家主席都是部委級?如果硬要說層級提
高,那無非就是,可能又要冒出一個“中央統戰領導小組”,由習近
平兼任組長。也就是習近平由“九把刀”的兼職改為“十把刀”。

不過,從習近平的立場來看,如果再成立這樣一個小組,也許正是說
明習近平上台以來咄咄逼人的態度或可能要有所收斂,加強統戰的欺
騙手段。

我們知道,黨的建設、統一戰線、武裝鬥爭是中國革命的三大法寶。
這是毛澤東說的。習近平的反貪是黨的建設重要一環,目前處在進退
維谷的瓶頸中,未來如何走,對政局會帶來什麼風險,大家都在看。
武裝鬥爭也是習近平上任以來很重視的工作,不但要排除異己,牢牢
掌控軍隊來坐穩江山,還對外耀武揚威企圖建立帝國的朝貢體系,讓
周圍鄰國乃至遠在太平洋彼岸的美國都感受到威脅,美國以重返亞洲
來應對;中國極力分化美日同盟的權謀也沒有得逞。

在這兩者受阻後,習近平唯有搬出“統戰”這第三個法寶。其實中共
的統戰一直沒有停止過,包括對國內“民主人士”、香港、台灣,乃
至外國。但是近來發現收效有限,所以才召開這個會議來調整策略。
留學人員、新媒體中的代表性人士、非公有制經濟人士的年輕一代,
這三方面人士在習近平的講話中被特別提起,成為未來統戰工作重點
對象。這要如何理解呢?

“留學人員”就是海歸派,以往受到排擠,當然太子黨除外。因為本
土派早形成利益集團的“土圍子”,當然不希望外來人分薄他們的利
益。然而留學人員的意識形態難道習近平不進行審查嗎?何況需要利
用留學人員來更好應對西方國家,包括利用他們的海外關係充當間諜
,最近美國就起訴六位中國間諜,其中就有海歸的天津大學教授。

提出“新媒體的代表人士”,正是因為傳統媒體逐漸式微,網絡勃興
,防火牆也難以阻擋資訊的傳播,“五毛”更難以主導輿論,雖然捉
了幾個網路大V也解決不了問題,所以要用統戰來籠絡。總之,中共
知道他們要對付的是新的網路世代。

“非公有制經濟人士的年輕一代”的說法比較費解。那是因為政治領
域全部公有,不必統戰,公有制經濟領域也是自己人,因此要統戰“
非公有制經濟人士”,但是對他們也從統戰老一代轉為年輕一代。

需要指出的,“新媒體的代表人士”與“非公有制經濟人士的年輕一
代”包括香港、台灣與外國。過去中共最善於統戰過氣人物,例如美
國總統尼克松下台後成為中國貴賓,基辛格更是到現在還撈取中國的
好處,但是對政壇已經沒有影響力。在台灣統戰連戰、馬英九,花了
很多錢還是爆發太陽花學運,後來習近平在宋楚瑜面前坦承“買錯了
”。習近平不便以“政治人物”稱呼他們,何況這些人把自己吊起來
賣,也成為經濟領域的商品了。香港也有同樣情況。

中共以前的統戰,是以其虛偽的“民主”、“平等”來欺騙中國知識
分子和西方國家。在全國執政實行獨裁政治以後,所謂“理念”逐漸
被揭穿,於是改為利益誘惑;現在經濟崛起,更是赤裸裸的金錢收買
了。所以中國、香港、台灣,乃至外國的專業人士、有影響力的網絡
媒體人與公眾人物,尤其是年輕人,必須警覺中共的收買勾當。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評論員林保華所做的評論)
2015年6月5日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