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股災影響香港,“暴力救市”有解?
林保華

《看》雜誌  158期(2015年8月號)
www.watchinese.com

1997年香港主權轉移,淪為中國殖民地,是中國影響香港,還是香港
影響中國,有爭議。其實雙方相互影響,問題是誰的影響更大。不過
那時主要的觀察點是著重政治方面的影響,實際上還是有經濟、文化
,甚至習慣方面的影響。

“滬港通”拖累香港

由於中國13億人口,又是獨裁政權,即使各方面對香港的影響大過香
港對它的影響,但是因為中國的經濟向市場化轉型,因此經濟上應該
是香港影響中國更多。但是從這次股災的影響來看,情況似乎並非如
此,尤其是金融領域。這次中國股災,表面上只是拖累香港股市的暴
跌,但是其他方面的影響也不可忽視,主要就是香港股市的A股化。

2009年以後,香港股市的市值,中資股已經超越香港自身的上市公司
。因此中國股市上落對港股的影響越來越大,這是不可避免的。尤其
是這次股災,中國在3個星期內,上海綜合指數跌了3分之1,香港也
跟著大跌,例如7月6日那天,25000點的港股一度跌了1300多點。

這期間,因為希臘金融問題對港股也有影響,但是影響遠不如中國股
市,這是因為去年的“滬港通”。滬港通方便香港投資者買賣滬股,
當然也方便上海投資者買賣港股。因此當中國出現暴力救市,一半上
市公司以毫無理由的停牌來避免暴跌時,投資者只能湧到香港來賣股
,把港股當提款機,導致港股跌得更兇。

香港是世界金融中心,中國如果有意進行金融改革,理應仿效香港的
做法,尤其是自由化與法制化。可惜,中國只是把香港作為可以生蛋
的金雞而極力榨取,不惜為叢驅雀,為淵驅魚。

1987年,因為美國首次出現程式沽盤導致華爾街股市大跌,當時香港
聯合交易所在徵得財政司同意後停市4天。但是10月26日開市後,恆
生指數一天暴跌3分之1,恆生指數從3362.39跌到2241.69點收市,遠
超美股的累積跌幅。這裡既包含了補跌,也包含了投資者對香港聯交
所負責人對抗自由經濟進行人為干預宣洩的不滿而給予“懲罰”。

但是經歷了1970年代股災的香港投資者還是經受了這場考驗,政府也
強調是“有秩序”的跌勢來穩定人心。事後政府做了認真檢討,馬會
、匯豐銀行等低調的出來承接,讓股市逐步恢復正常。聯交所主席李
福兆以其他的受賄罪被判刑,也以此保住財政司翟克誠。

這些救市的經驗中國沒有學習,反而提出“暴力救市”的荒謬口號,
把共產黨崇尚暴力的作風推到經濟金融領域,實在非常可怕。因此當
中國在“暴力救市”後的7月15日宣佈第2季GDP維持7%的成長率而超
出預期時,市場並不認同,股市反跌。顯然,市場認為這個數字是經
過扭曲的“暴力救GDP”。

當中共中央喉舌《人民日報》在今年4月聲稱上海綜合指數4000點是
牛市開端的時候,股民蜂擁入市;股市暴跌後,政府不擇手段暴力救
市。這一切,讓中國股民漠視投資的風險不必自己負責,“聽黨的話
”就可以了。這增加了中國人的奴性。

中國股市不但是大賭場,而且是政府坐莊的大賭場,共產黨會好意拿
出金錢派給股民作為福利?當然不是。原來吹起的泡沫,是政府主導
,讓資金緊張的中國企業向股民圈錢,來減輕國家的負擔。只是牛皮
吹得太過,形成泡沫而爆破,因害怕股民造反而暴力救市來“維穩”
。但是因為其最終目的是要套股民的錢,因此可能改為柔性一點的搶
錢手段。也因此,目前的暴力救市雖然有短時間的成效,但是最後還
應該要回到基本面,或者還需補跌。斯時,當然還會影響香港的股市
。其實這幾天,若干中資股已經跌到不像樣子。執筆時,上海綜合指
數也還沒有回到4000點,這是黨報認為的“牛市開端”。

香港也要“暴力救市”?

在中國股市牛市沖天的時候,中國政府再次表示要考慮“深港通”,
但是這次中國股市暴跌,深圳跌得比上海還厲害,最多跌幅超過4成
,相信是因為舉世注目的是上海股市,所以中國的暴力救市重點放在
上海,尤其是中央企業。現在“深港通”反而讓香港投資者恐懼。

面對中國的暴力救市,中國公安部甚至進駐中國證監會,雖然外國媒
體給予極為負面的評價,但是一些跨國投資銀行、對沖基金也跟著中
國政府的“暴力”,為自己洗脫“沽空”的嫌疑,甚至違心的大談對
中國股市的看好度。這也讓真正的自由市場的言論自由因為“暴力”
而受到踐踏,雖然他們已經常常說謊。

更遺憾的是,為了“暴力救市”,香港的金融高層人員,尤其是身為
“中國人”的香港聯合交易所行政總裁李小加,竟然閉著眼睛說瞎話
,6月27日他在出席上海陸家嘴論壇時大放厥詞說,中國這個A股市
場“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市場,最透明的市場,最扁平的市場,最民主
的市場”。他的理由是:“這個市場全民皆股,水之清,清到的沒有
什麼養料,大魚不允許吃小魚,這個市場是非常乾淨的,假設這個市
場有很多壞人,我們把很多規則體現在軟體裡面,規則裡面,交易系
統裡面。”

李小加一直是香港A股化的主要推手。這樣一個中國奴才為了挽救自
己的“祖國”A股而發表這種完全背離事實的講話,而且是以香港交
易所行政總裁的身份來說這些話,是否意味著,香港金融中心也要向
中國A股市場看齊?那是將來特區政府也要決定股市的上落,也要“
暴力救市”?保安局長也要進駐香港證監會?那麼全球的投資者對香
港金融市場還會有信心嗎?香港聯合交易所如果不驅逐這種黨的馴服
工具,就將大大嚴重損害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這是香港的最後資本

    作者為資深評論家、專欄作家、中共黨史學者。曾擔任香港大學
    經濟金融學院院長張五常教授助理研究員,研究中國政經改革。

(穿越30多年時空的重要評論,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請看林保華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新舊評論還在繼續增加與上網中)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