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中共越境「執法」的紅色恐怖
林保華

  中國人大常委會在去年年底通過了《反恐法》,引起美

國的嚴重關切。因為人們認為「反恐」只是中共鎮壓異議人

士、迫害人權的藉口。二○○一年「九一一」恐怖襲擊以後

,中國就接下美國的反恐口號,對象卻是中國境內的維吾爾

人與藏人。當時的美國總統布殊還相信中國的鬼話,與中國

「合作」。十幾年下來,中國的行徑已經被美國看穿,這次

沒有再受騙。

  香港書店老闆職員被綁架

  在中國通過《反恐法》前後,香港銅鑼灣書店的老闆、

股東、高管懷疑被內地有關當局越境綁架,在香港掀起一片

恐怖氣氛,人心惶惶,這是中共公然踐踏「一國兩制」,對

香港進行的變相「恐怖襲擊」!

  去年十月中旬,香港開始傳出銅鑼灣書店總經理呂波在

深圳失蹤,兩日後股東之一桂民海(滿族,北大畢業生,瑞

典國籍)在泰國被人綁架失蹤。隔了幾天,又傳出店長林榮

基業務經理張志平相繼於深圳及東莞失蹤。到十二月三十日

晚,該書店的最後一位股東李波,被冒充顧客的人騙到倉庫

拿書以後就離奇失蹤,隔日打電話到家裡說人已經在深圳「

協助調查」。但是他沒有出境記錄,回鄉證也在家裡,中共

當局用什麼手段得以把他綁架到深圳呢?

  香港人莫名其妙在中國大陸失蹤,特區政府不敢有所作

為,鼓勵了內地當局得寸進尺,才有在香港進行綁架的行徑

。這種越境執法已經嚴重踐踏香港的司法管轄權,徹底摧毀

香港的「一國兩制」與「高度自治」。如今紅色恐怖籠罩香

港,有不少人重新思考移民問題。

   中共的越境執法其實已經行之多年,只是以前比較隱蔽

,也沒有採取明顯的綁架行為,所以為人忽視。例如本世紀

初,遠華案的中國大走私犯賴昌星逃亡加拿大申請政治庇護

時,中國一方面通過外交途徑與加拿大政府交涉,一面也派

執法人員向賴昌星施壓與商討引渡他回國的條件,後者就是

越境執法的問題。當時加拿大政府採取容忍的態度,最後達

成引渡協議,賴昌星回國服刑。

  在美國「獵狐」中國受到警告

  但是到去年令計劃弟弟令完成逃到美國的事件曝光以後

,據說他帶了中共極為機密的文件,因此中國的執法人員也

到美國尋找令完成,與他商談回國條件。此舉卻激怒了美國

政府,因為這是明顯的政治問題,不像賴昌星還有經濟外衣

的包裝,其實涉及中共內部許多政治鬥爭。

  去年八月,《紐約時報》報道,美國政府對中國發出警

告,希望中國政府叫停中國特工在美國的非法行動。報道引

述美國多名官員指出,與以往蒐集情報的特工不同,最近在

美國活動頻繁的特工是由中國公安部派遣,他們主要是在美

國對中方認為的疑犯採取「獵狐」行動。這是中國警方對潛

逃海外的疑犯追逃兩年來,有關行動首次遭受到美國的點名

批評。而且誰都知道,群狐之中,中國的首要目標,是握有

中共核心機密的令完成。從此,令完成就失去蹤跡。然而,

如果不是令完成攜帶機密,難道美國就容許中國的執法人員

在美國活動嗎?

  中共之如此大膽,乃是國際縱容這些非法行為所致。二

○○五年,海外中國民聯創始人王炳章在接近中國邊境的越

南境內被捕。越南與中國都是共產國家,漠視人權,因此人

們似乎無話可說。王炳章後來被判無期徒刑。

  二○一一年十月五日,在湄公河金三角泰國水域發生了

一起針對中國船員的惡性襲擊事件。兩艘搭載十三名中國船

員的中國籍船舶「華平號」和緬甸籍船舶「玉興八號」商船

在湄公河金三角水域遭到不明身份的武裝分子劫殺,十三名

船員全部遇難。十月三十一日,中國、寮國、緬甸、泰國等

湄公河流域執法安全合作會議在中國北京舉行,同意四國在

本流域的執法安全合作機制,並發表《湄公河流域執法安全

合作會議聯合聲明》。十二月啟動聯合巡邏執法,二○一三

年,犯案的四名緬甸毒梟被移交給中國處死。

  中國公安在東南亞執法

  然而中國卻藉此對「合作執法」無限擴大到自把自為。

去年夏天,外電報道,至少數百名從中國外逃到泰國與越南

的維吾爾族人,被中國「執法」抓回中國國內。尤其是讓中

國大使館人員來進行甄別,決定哪些人交給中國遣返。多個

人權團體對此表示震驚和失望,泰國的聯合國難民公署認為

,泰國做法有違國際法。土耳其外交部也發聲譴責泰方。美

國國務院深感失望,發言人表示,美國擔心被遣返的維吾爾

人可能遭中共迫害對待。美國敦促泰國遵守國際準則,善待

國際難民,停止遣返維吾爾人,允許他們留在泰國或前往第

三國。正是因為國際社會態度的軟弱,民主國家的領袖美國

也僅僅表示「失望」,而且只批評泰國而不是針對施壓泰國

的中國,才使中國的這種非法行徑日益囂張。

  去年十月,已經被捕的中國著名維權律師王宇的兒子包

卓軒和另兩位中國公民在緬甸遭到中共警方的跨國綁架,引

起國際輿論關注。中國外交部新聞發言人回應國際媒體相關

問題時,卻以不瞭解情況回應,不是無奈,就是無賴。

  去年十一月,中國媒體大造輿論,報道中國公安部月前

組織近年最大規模針對電話騙案的跨國清掃行動,聯同香港

、台灣警方及印尼、柬埔寨等國執法部門,在印尼、柬埔寨

破獲多個台灣人為主腦、內地人參與的詐騙集團。中國公安

出動四架包機赴上述兩國押回二百五十四名中國疑犯。由於

中港台民眾深受詐騙電話之害,因此沒有對中國這種越境執

法的行為提出質疑,而被押回的疑犯中,難道沒有台灣人?

因為以前菲律賓遣返詐騙犯時,是以「一個中國」為由,把

台灣疑犯也交給中國政府處置。

  但就在這之前幾天,銅鑼灣書店的香港老闆與員工已相

繼失蹤,中國當局卻用抓捕詐騙犯來轉移焦點,並且企圖以

此給這種抓捕行為打上合法化與符合民意的標籤。可是銅鑼

灣書店只是出版與出售評論中國的書籍為主,如果犯法,應

由香港司法部門來審理,中國政府怎麼可以越過特區政府而

越境執法?按照民主黨主席劉慧卿的說法,這不是越境執法

,而是「越境犯法」。

  踐踏「國際協議」國際應該施壓

  據支聯會的說法,該書店只是因為準備出版《習近平情

史》而惹禍。如果此說屬實,那不是一九八三年台灣旅美作

家江南因為要出版《蔣經國傳》而惹上殺身之禍的翻版嗎?

  中共當局對香港銅鑼灣書店採取這種手段,無疑是有意

恐嚇香港人,讓他們噤聲,壓縮香港的出版自由與言論自由

;也有意逼迫異議人士移民國外而換來中國的新移民來達到

摻沙子的目的,以改變香港的人口結構。

  面對中國這種踐踏中英有關香港前途的聯合聲明與香港

基本法的行為,國際社會如果沒有出來向中國施壓,無疑是

出賣了香港人。因為那些協議是國際協議,不但英國簽署,

也應該得到聯合國的監督,何況香港政府早就簽署了聯合國

的兩個人權公約。
《動向》雜誌  2016年1-2月號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