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觸海外觀選者

2016-01-24 13:06
 
[完整介紹]
資 深政經評論家、中共黨史學者。親歷反右、大躍進、文革各項政治運動。曾任教上海華東師範大學,教授中共黨史。2009年創辦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擔任理事 長。著有﹕《一個中國人的台灣情》﹑《中共風雨八十年》﹑《告別江澤民》﹑《閒話鄧伯伯》﹑《神州千奇百怪論》﹑《血與淚-----八九學運札記》等。
接觸海外觀選者
2016台灣總統與立委大選,吸引了大批海外人士來台灣觀選。(本報資料照,郭文宏攝)

這次台灣總統與立委的選舉,吸引了大批海外人士來台灣觀選。有政府與團體邀請的,有個人完全自費來的。我主要接觸美國與香港來的朋友,他們主動找我;有些則是從網絡或朋友口中聽到,但是無緣見面。

大 致來說,官方邀請的,「老鬼」比較多;公民團體邀請的,年輕人比較多。例如「台灣民主工作坊」請來一批香港學生,這對未來香港政局的發展會產生影響。至於 「海外民運」,有些就是來來去去那一批老面孔,不知道對中國民主運動到底帶來過什麼助益。有些民運人士,不久前還在贊成洪秀柱的「一中各表」,一轉臉就講 蔡英文的好話,「大中華膠」很快轉為「深綠」也不奇怪。可以預料,會有一批投機分子靠上來,向民進黨要資源,這一套看得太多了。

這次香港來得最多,據說有三千人,幾乎都是自費的。浸會大學新聞系一批學生自費來,我給他們講台灣的幾個重要問題,完全不談統獨;但是我對他們說,這些情況即使在香港《蘋果日報》也看不到,不了解這些,就不會了解台灣。我談了四個問題:

第一,體制。怎樣看台灣的五權分立,除了立法院,都是總統任命;立法院則是國民黨長期主導,等於國民黨的總統完全沒有制衡。

第 二,司法不公。沒有陪審制度,而是法官心證,一、二審常常完全倒轉。法務部長、檢察總長都由總統任命,得以干預或察言觀色。我舉了對比的例子,包括阿扁的 國務機要費與馬英九的特別費;蘇治芬與林益世的搜查與起訴;頂新的無罪與門神等等。馬英九甚至用司法控制自己人,除了馬鬥王,還有逼退選或逼出選等等。

第三,軍公教特權與省籍問題:18趴的來歷,年金制度的不公,以中國各省人口比例來招收公務員等等。社福經費之退撫給與支出中,軍公教人員所占比例高達2/3。太陽花學運、反課綱的爆發,與外省第三代覺醒有關。

第四,選舉不公。黨產的來源與揮霍。中選會主委由總統任命:投票日期刁難學生,立委選舉一人一票不是票票等值,都市與小縣城、離島就不一樣。立法院要過2/3、乃至3/4議席才能改變重要法規與憲法,使改革很難推動。

因為我曾在香港長期生活,享受過香港的法治,對台灣有個認識過程,所以了解這些同學需要什麼。這些情況,過去與香港朋友見面時也常常說給他們聽,讓他們知道台灣的民主並非他們想像得那樣好,而是帶有黨國體制的結構性缺陷,也是為何台灣人民一旦覺醒,會有海嘯式的反撲。

這次香港人來得多,居然在街頭可以見到老朋友;在選前之夜,散場後還與戀戀不捨、不肯離開現場的香港人相互交談。只有他們,才真正感受到民主的價值與必要,與對台灣人民的尊重,包括一位香港四大地產公司之一的高管。

至於美國來的台僑,更關心民進黨未來執政,怎樣發展新產業來拯救台灣經濟,如何處理兩岸關係,包括國安問題等。海外對台灣的支援,也正在世代交替中。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