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菊生:危機來了? 2016-02-13
摘要

國民信用才是真正的大國硬幣之錨,而不是什麼美元英鎊和黃金,我國最大的問題恰恰就出在此處。
  
前些天一則信息在 微信群內瘋傳: 保監會主席項俊波接任肖剛,重慶市長黃奇帆赴京任國務院秘書長!已抵京!剛下飛機!若黃奇帆到北京的傳聞能落實,股市必漲----重慶經濟讓黃玩成全國第 一,黃奇帆任國務院秘書長,可主管“三會”(證監會保監會銀監會)。山東省長郭樹清去央行、項俊波去證監會。猴年第一站習大大赴重慶不是偶然。中國經濟下 行壓力大,需要高手玩轉。目前重慶經濟速度全國第一。
  
我讀後不禁莞爾,這就叫“預期管理”。新年以來,中國最大經濟政治事件不是別 的,就是美元遭到國民哄搶,此輪不“理性”的群眾行為對國民經濟造成直接的巨大威脅。須知,外儲才是統治集團的命根子,過去幾年某人貌似風生水起,全球大 撒幣,就是仗著幾萬億美元的外儲。眼看當局玩不過升鬥小民的群蟻戰術,外儲大廈笈笈可危!這種恐怖恐慌可以說是二十餘年來僅見的,沒有之一。從政治經濟大 局的安危考慮,確實需要有迫切的手段將國民注意力從貨幣貶值,搶購美元這方面轉移出來。中國體制的動員組織能力此時不用,更待何時?
  
說 起來國家的外儲還有三萬多億美元,但其中能動用的實在有限。據御用學者李稻葵昨天說,三萬億美元外儲就是底線,而央行的去年底報告才有三萬三千多億,一年 之內減去了六千億(還只是動過手腳的資料),可見形勢危急。照年初一周居民哄搶規模來看,三個月就露出原形了,因為去年單單12月就減少外儲一千多億。很 多外儲實際上都已經用出去了,失去了流動性,還有不少其他幣種外儲一動就會形成巨額帳面虧損,從而釀成巨大的政治風險。為今之計,只能軟硬兼施,阻止居民 換匯。一方面在櫃檯上網路上實施種種手段拖延,變相外匯管制,另一方面要採取各種手法(那怕是欺騙)將居民的注意力轉移,鼓吹A股牛市不失為一條途徑。可 以預見,與論場上這類言論將源源不絕,那怕是造謠也無人追究。現在恨不得有人喊出:“今天我們都是某家人”的口號呢!
  
講到這裏,還要 說一件大事,那就是SDR。現在看來這件大事操之過急了(說上了美帝國主義的當也行)。其實當初國內專業人士的意見就不統一,幾乎有一半的人認為時機不成 熟。但決策集團急於做大事,要和美元集團分庭抗禮,一帶一路,亞投行,金磚行,絲路基金等等,都等著人民幣早日國際化。還有那些個援巴援非援俄援南美所需 大筆資金,都急等著人民幣走出國門,成為硬通貨呢。凡事“欲速則不達”,闖大禍了吧!聯想到毛澤東時代,當年也是想大幹快上,急於趕英超美,結果大家都看 到了,現在的局勢其實跟當年本質上是一樣的。
  
一個主權國家貨幣的信用究竟應該建立在什麼基礎上,也就是所謂的“錨”上?這個問題不能 正確地解答,那麼所謂大國“硬幣”就永遠是空中樓閣。國民信用才是真正的大國硬幣之錨,而不是什麼美元英鎊和黃金,鄙國最大的問題恰恰就出在此處。濫發貨 幣這類老事就不去說它了,單拿兩件最近的“小事”就可以看出來。其一,汽油價格,說好的根據國際市場石油價格上下浮動,這是國家跟國民達成的一份協議。然 而說變就變,單方面撕毀協議,美其名曰“環保需要”。其二,退休人員的醫療保險開支,社會保險法上明文規定的條款,一個小小的部長就可以說變更。試問當今 世界有哪個文明國家敢這麼做的?國家信用敗壞到如此地步,還指望什麼大國“硬幣”,無疑南轅北轍了!
  
當然了,這兩件“小事”的背後極可能隱藏著驚天大事,或許還會有二十件(甚至更多)這樣的“小事”在前面等著吾國吾民,或許危機離我們真的不遠了!這是另一個話題,以後再說。
  
國家信用破產之時就是中國模式傾覆之日!

責任編輯:秦超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