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5,2016 12:16

No.499 柯文哲不應捨本逐末,要錢不要民 [林保華]


圖片來源:flickr@ othree ,CC BY 2.0

有民調顯示柯文哲的民望繼續下跌,論者說可能出現黃金交叉云云。雖然這家民調機構因為太親中而缺乏公信力,但是柯文哲出任台北市長後的表現,即使沒有民調,也會感覺到在下行,民眾的不滿越來越大,這點必須引發柯文哲的重視,不要葬送白色力量的改革象徵。
 
柯文哲的是以正義、率直、善良、透明、改革的形象上位,他上台後也做了不少好事,例如雷厲風行拆掉一些違章或影響市容的建築物。問題是他還有許多改革承諾未能實現,卻表現太多個人的風頭,即使沒有做什麼壞事,但是表現在專注對市民錢財的「搜刮」方面,大大損壞他的形象。而對自己的下屬,該嚴不嚴,不該嚴的卻太嚴,沒有掌握好賞罰分明的界限。
 
既然是改革力量,柯文哲應該在轉型正義問題上著力。明擺的事情有兩件他沒有做好:中山國中老師蕭曉玲被免職事件與大巨蛋的處理。後者涉及許多協議、程序、司法,以及未來世大運的舉行,比較複雜;前者卻是簡單明白的事情,但是柯文哲卻處理成一團漿糊。
 
蕭老師是中山國中音樂老師,因於2007年反對國民黨市長郝龍斌的一綱一本政策剝奪教師的選書權被學校向法院提出控告,隨後迅速遭中山國中以不適任開除,明顯是白色恐怖政治事件。2013年,監察院調查後直指中山國中、台北市教育局、教育部有諸多缺失、明顯違反多項規定的重大瑕疵,因而對北市府與中山國中提出糾正。
 
就連國民黨掌控的監察院都這樣說了,受害人與加害人都很明確,柯市府只要提出解決辦法,推翻以前的做法,給蕭老師恢復一個公道就可以了。然而這樣的事情,柯市府卻輕易交給教育局原班人馬去處理,那些加害人怎肯善甘罷休,就在那裡糾纏拖拉,柯文哲居然也相信蕭老師原先就是「行為不檢」、「古古怪怪」,這都是過去加害者對受害者的污衊,藉以阻礙事情的解決。須知,柯文哲本人也遭受過類似的污衊。那些加害者為了面子與未來還可以翻案的原因,不肯推翻當年的錯誤決定,而是要蕭老師重新申請恢復教職。不是蕭老師的錯,為何要蕭老師申請?
 
事情的根本原因就是現任教育局長湯志民本人就是有爭議性的人物,被質疑任職國家教育研究院期間,主導的課綱微調案失當,但是他受到柯文哲的重用,可謂用人不當。由他來處理蕭老師的反課綱事件,此事怎能善了?結果現在又要組織獨立、中立的調查委員會,還不知道要拖到幾時?
 
這個情況就像要國民黨權貴來處理自己的黨產一樣,怎能轉型正義?去年反課綱運動熱火朝天,對柯文哲似乎沒有太大的觸動,導致這宗轉型正義最簡單的事件現在還無法解決。為何會處理的這樣差勁,根據我的觀察,是柯文哲自己深受黨國教育的危害而自己並不知道,從他對「中華文化」的推崇,以及對轉型正義問題的多次失言可知一二。
 
對官商勾結的整肅,沒有司法的配合有一定的難度。但是真的要挽回市政府的損失,充實市庫,需要從這裡著手。可是柯文哲開始雷聲很大,以後卻越來越小,這還不打緊,可是市長卻把「開源」的腦筋動到小市民頭上,例如YouBike要付款,取消某些老人的福利,停車全部收費,公車準備漲價,乃至要上班族補上颱風假等等。有些漲價是應該的,不能「凡加必反」,但是市長放鬆對財團的追索與監督,而從小市民身上「榨取」微利,實在是捨本逐末的做法,雖然不是要錢不要命,卻是很容易引起小市民的反感,尤其目前台灣經濟環境差,市政府應該改善市民生活,而不應該增加他們的負擔。而在市府的花費上,也應儉約,體恤民情。
 
另外,諸如到上海宣揚「兩岸一家親」,騎單車雙塔來回等等,也都逾越了某些分寸。柯文哲超越藍綠的構想很好,但是也應該注意不能犧牲原則,「兩岸一家親」就把原則犧牲掉了。我不知道這是他的原意,還是他的哪一位顧問給他出的餿主意,目的在加害於他。雙塔來回也不應該影響正常的公務。
 
我不會否定柯文哲的台灣心,也不會否定他的善良,他的親民,但是有些大是大非、正義與非正義一定要分清楚;堅定的站在維護台灣主權,以及維護民眾利益的立場上。在工作方法上,應該抓大放小,不可陷入事務主義的泥坑。僅就這點,他有點像馬英九。
 
我對柯文哲還有很大的期望,到底他是改革的象徵,不要輕易否定他。但是智商再高,也不是神,因此要有自知之明。不要口不擇言,要三思而後行。能夠認錯道歉好過那些政客,但是也一定要深刻反省,才不易再犯。尤其要認識過去黨國對自己的洗腦,才不會在不知不覺中犯錯。氣可鼓而不可泄,期望柯市長拿出競選時的銳氣治理市政。
 
(作者為資深媒體評論員)
極光電子報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