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東補選後香港抗爭之路
林保華

  二月二十八日,新界東部選區進行立法會議員的補選。之所以要補選,乃因原先的公民黨議員湯家驊辭職所致。湯家驊大律師是公民黨主要創始人,也一直連任立法會議員,但是他自認越來越不能認同黨的路線,要走比黨還要溫和的、與北京妥協的路線。他沒有在表決政改方案時投靠敵營,還算保持他的紳士風度。

  新界東補選泛民總動員

  因為這原來就是泛民的席位,新界東也是泛民的票倉,泛民拿回自己席位理所當然,加上本來他就是公民黨黨員,其他泛民政黨也就禮讓公民黨推出自己的候選人楊岳橋。楊是公民黨新東支部主席、年輕的大律師,各方表現甚佳,這次的推選,是泛民中最沒有任何爭議的一次。

  但是年輕的本土派並不是這樣看法。他們認為公民黨也是「左膠」、「大中華膠」,也曾經支持建制派在立法會打壓泛民的議案,因此他們推出本土民主前線的梁天琦競選。而建制派自然不會放過這次出缺的機會,派民建聯周浩鼎空降參選,當然也還有幾個名氣不大的人參選。

  如果基本上是楊岳橋與周浩鼎的對決,楊的勝算絕對沒有問題,但是梁天琦的參選,就出現了變數,因為楊、梁票源重疊。然而當時楊的名氣遠遠大於梁,因此勝算應該沒有太大問題。然而年初一晚出現旺角騷亂的「魚蛋革命」,本土民主前線聲名大噪,梁天琦公開宣示「抗爭沒有底線」,得到激進年輕人的熱烈支持與擁護,加上梁本人形象不差,他是香港大學哲學系的四年級學生,因此對楊的當選帶來重大威脅。

  楊岳橋體現改革精神新風貌

  楊岳橋腦筋非常清楚,他不但親自去迎接被警方扣押的參與抗爭的年輕人,而且對自己的競爭對手梁天琦沒有口出惡言,甚至還讚揚他。這樣的胸懷體現了民主派年輕人的改革精神與新的風貌,因此讓他穩住了許多來自非建制派的選票。

  為了支持楊岳橋當選,所有泛民政黨與團體進行總動員,只要數得出的名人,幾乎全部給他站台輔選,包括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他們的口號也不是針對梁天琦,而是不讓建制派取得否定重要議案的關鍵一票,亦即泛民必須保住三分之一議席才能否決建制派的重要議案。

  選舉結果,楊岳橋得票百分之三十七點一九,周浩鼎百分之三十四點七五,梁天琦百分之十五點三八。楊、梁加起來超過一半,絕對超過建制派。楊岳橋在勝選後也坦然表示,有些選民是含淚投票給他的。亦即因為他們更認同梁天琦,只是為了不讓建制派多得一票而使用策略性投票(棄梁保楊)的手段。這也是楊岳橋的清醒認識與謙虛表現。

  梁天琦表示有意建立第三勢力。在年輕人中有相當影響力的學民思潮則解散另組政黨參加立法會的選舉。

  泛民中毛孟靜與范國威是溫和本土派,毛是公民黨非主流派,范是從民主黨分裂出來的。溫和本土派對中國沒有那麼切割,也主張「和理非非」(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而激進本土派更傾向港獨,並且主張以「勇武」來對抗暴政。

  接下來的九月立法會選舉,泛民與本土派的整合問題更大。即使年輕的一輩,情況也很複雜,因為「傘兵」不止本土民主前線,在區議會選舉中,已經出現許多小政黨、小團體,但是梁天琦無疑已經成為他們的重要代表人物。

  公民黨改路線本土優先

  以楊岳橋的表現,應該可以成為改革泛民的帶頭人,並與激進本土派協商如何妥協合作。三月十五日,公民黨藉成立十週年的機會,發表了《為香港而立:本土、自主、多元》為題逾三千字的宣言,表示公民黨曾相信與中央緊密溝通有助建立在一國兩制下,真正由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新制度。可是回歸近十九年,北京強力之手以各種方式伸進香港不同領域的制度、組織和規章,侵蝕了香港原有基礎,故公民黨別無選擇,必須與香港市民站在一起,重新思考香港的未來,並立志不懈不倦,捍衛港人權益。

  其實,從宣言的標題,就明白顯示公民黨路線的重大改變,那就是把「本土」放在優先了;第二位是「自主」,接近自決;第三位的「多元」,是民主的內容。而在十年前的《創黨宣言》裡,爭取民主政制改革是公民黨的第一訴求。這種「價值」的變化如此明顯,對其他泛民政黨,尤其是作為「老大哥」的民主黨,不能不說是一個衝擊,何況現在公民黨與民主黨在立法會的席位平起平坐。

  對公民黨的路線改變,有些激進派持否定態度。這也不必如此。當然,現在「本土」時髦,連建制派也要喊本土,但是應該給公民黨機會,因為從楊岳橋的表現,的確與老泛民有別,不能因此一概否定。至於是「港獨」還是「勇武」,應該允許有適當的不同主張,有些是理念的差異,有些僅僅是策略的不同。

  但是要協調激進與溫和的分歧並不容易,這是相互信任的問題。梁天琦百分之十五的選票,如果加上棄保因素,或者有百分之二十的選民主張「港獨」,尤其贊成用「勇武」的手段進行抗爭,這或者是香港未來的新局。

  本土壯大考驗泛民北京

  香港各個大學進行學生會的改選,新選出的學生會大都繼承原來的本土路線。新任香港大學學生會主席孫曉嵐在接受訪問時,坦誠如果民意支持「港獨」,她也會支持。她還表示,如果為了理念,坐牢她也願意。學民思潮也宣佈停止運作,組織政團投入立法會選舉,顯示香港年輕一代要在立法會發出自己聲音的決心。

  對此北京也看在眼裡。三月初北京召開政協、人大兩會,北京領導人對香港已經放軟身段,沒有跟著梁振英指責旺角事件是「暴亂」,對一國兩制也是老調重彈,即使沒有什麼人相信,可見他們擔心太過強硬會激起更大規模的抗爭。但是根據特首梁振英的透露,人大委員長張德江支持他的鎮壓行動,可見北京在玩內外有別的「革命兩手」。這是共產黨的本質,所以香港人,尤其是泛民,不要輕易對北京有幻想,否則勢必被興起的第三勢力所邊緣化。
《爭鳴》雜誌  2016年4月號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