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攻港獨,花招百出
林保華
 
《看》雜誌 167期(2016年5月號)
www.watchinese.com
 
中國大肆踐踏香港的高度自治與一國兩制,使香港前途蒙上沉重陰影。雖然許多老人因為等死而安於現狀,但是年輕人為自己的未來紛紛挺身而出。這幾年來,年輕人的參政團體如雨後春筍般冒出,打出“民主”口號已經吸引不了人,因此本土、自決、港獨、勇武等等紛紛出籠。對中共來說,做黨的馴服工具就是一切,服從中央就是一切,什麼本土、自決,都是港獨的代名詞,都是不可以容忍的。
 
因此在自決聲浪高漲,港獨的議題引發全城討論後,北京與特區政府就不斷出來滅火。特首、過期特首、高官、港奸們自然身先士卒出來滅火,不是勸說,就是辱罵,但是他們在香港既無聲望,也無權威,甚至聲名狼藉,最後逼得北京親自出馬。
 
誰在違反香港基本法?
 
3月中旬香港大學學生會發表專文《我們的二零四七》,公開提出“香港獨立”的訴求後,中共喉舌《環球時報》3月19日就對港獨開火,痛批“這是中國各種『獨』中最厚顏無恥、不知天高地厚的一族。對內地社會和香港廣大有正義感的民眾來說,批它恐怕都嫌髒了舌頭。”
 
文章使用的字眼雖然非常刻薄,但是也暗示其他“獨”,包括台獨、藏獨、疆獨、蒙獨,甚至可能還有回獨、滿獨、粵獨、滬獨、湘獨等等,還有其一定道理。如果澳門也出現“澳獨”,那麼比起港獨,會不會因而是“最最”“厚顏無恥、不知天高地厚的一族”?
 
顯然,香港年輕人不把官媒的恐嚇當一回事,3月28日,公開打出建立“香港共和國”訴求的香港民族黨出現了。北京沒有即時回應,而是到了3月30日晚上,才由港澳辦新聞發言人以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為名發表講話說是“嚴重違反國家憲法、香港基本法和現行有關法律”。這種事件要超過48小時以後才做出回覆,顯然北京對此非常苦惱,不知怎麼辦,還是因為害怕“髒了舌頭”?
 
有了中央的“範本”以後,官員們都不怕“髒了舌頭”而紛紛開腔。
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即在次日說,港獨主張超出言論自由,觸及一國兩制底線,強調“絕不能夠養癰為患”。這話說得莫名其妙,觸及一國兩制底線的不就是中國政府嗎?否定了基本法的普選目標,除了外交國防,中國什麼度要干預,最離譜的是跨境綁架銅鑼灣書店的股東與職員,如果這還不是一國兩制的底線,什麼才是底線?中國政府至今還包庇策劃綁架的土匪,難道這些人是外交部或國防部的官員而要百般為他們解脫?這才是真正的“養癰為患”。
 
主張港獨有違背一國兩制嗎?且不說這是言論自由的範疇,就是有行動,也是資本主義制度容許的範圍,看看加拿大的魁北克獨立訴求,看看英國的蘇格蘭獨立訴求,不就是資本主義多元包容的制度嗎?英國還是香港的前宗主國呢。
 
除此以外,其他蝦兵蟹將也跟著發聲,例如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副特派員胡建中說,“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公約”以及“香港人權法案條例”都規定,為保障國家安全,可對言論自由依法限制。中聯辦法律部長王振民也說,與港獨相關的言論除違反基本法外,若“大範圍”談論,亦有可能干犯香港法律中的煽動罪。但王振民沒有解釋“大範圍”的定義,顯然是明智的沒有把話說死,保留彈性。
 
問題是,港獨與危害國家安全有什麼關係?聯合國人權憲章規定住民自決,有說自決會危害國家安全嗎?魁北克獨立運動,蘇格蘭獨立運動有危害國家安全嗎?可見以國家安全為名來打壓獨立運動根本是荒謬之舉。
 
御用學者提“雙特首”制?
 
為了更加全面控制香港,防止港獨蔓延,一些御用學者還想出一些匪夷所思的辦法。4月9日,曾參與撰寫使香港人強烈不滿的《一國兩制白皮書》的北京大學法律學者強世功,在香港出席《一國兩制的未來展望》論壇發表演講時,認為為保障國家安全,可考慮改革特首選舉制度,在香港設立“雙特首”,使香港事務一部份由中央控制,另一部份由香港人控制,以解決現時中港互不信任問題。
 
要有兩個特首國家才會保障國家安全,是否意味著由香港人出任的特首是“賣國賊”?
 
香港特首由一個變為兩個,而且沒有正副之分,這是不是觸及了基本法與一國兩制的底線?因為這不但要徹底修改基本法(因為涉及中港關係而非只是特首的選舉辦法),也讓一國兩制的“兩制”,從中國的社會主義與香港的資本主義,變成香港內部的兩制,中國特首推行社會主義,香港特首推行資本主義?而雙方有爭執的時候怎麼辦?由社會主義的北京來仲裁?
 
其實,即使沒有強世功的自我暴露,香港其實已經在實行“雙特首”了。2012年國慶煙花表演在海面發生的撞船意外,梁振英與當時的中聯辦副主任李剛同時探訪傷者,就是“雙特首”的實踐了。但是這個“雙特首”還是表面現象,實際上的特首就是中聯辦,因為那年梁振英選上特首後,就立即拜會中聯辦,這是以往所沒有的。因為按照中共的編制,中聯辦主任是香港的區委書記,梁振英只是區長罷了,因此必須服從黨的領導。就如少數民族的自治區,書記一定是漢人,區長只是由當地人掛名,有職無權。這點香港人早就看清楚了,否則不會有“中聯辦治港”與“西環治港”(西環是中聯辦所在地)之說。強世功的主張,只是將之白紙黑字化,以後香港就永世不得翻身,因為連辯護的理據都沒有了。北京這些狼子野心,香港人如果不以自決或獨立來反制,就是坐以待斃。
 
面對香港內部日益激化的矛盾,而特首梁振英的最大本事就是以激化矛盾來鞏固自己在香港的地位,迫使主管港澳事務的全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將於5月18日訪港。名義上是出席《一帶一路高峰論壇》,實際上應該是要決定梁振英的去留,至少關係到港獨問題是要緩和還是要激化。
 
作者為資深評論家、專欄作家、中共黨史學者。曾擔任香港大學
經濟金融學院院長張五常教授助理研究員,研究中國政經改革。
 
(穿越30多年時空的重要評論,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請看林保華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新舊評論還在繼續增加與上網中)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