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兩個中國」各表粗魯與偽善

2016-05-13 16:33
 
[完整介紹]
資 深政經評論家、中共黨史學者。親歷反右、大躍進、文革各項政治運動。曾任教上海華東師範大學,教授中共黨史。2009年創辦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擔任理事 長。著有﹕《一個中國人的台灣情》﹑《中共風雨八十年》﹑《告別江澤民》﹑《閒話鄧伯伯》﹑《神州千奇百怪論》﹑《血與淚-----八九學運札記》等。
「兩個中國」各表粗魯與偽善
馬英九師承國民黨特務治國手段,以「監聽治國」對付異己,暴露馬的偽善。習近平繼承紅衛兵傳統,對外表現狂妄又粗魯,遭到國際非議。兩個中國的代表,一個粗魯、一個偽善,他們彼此互婊。(中央社、網路資料,民報合成)

「九二共識」的「一中各表」據說會造成「兩個中國」,所以中國只要其「一中」的所謂「核心內涵」,有些國民黨人還自作多情可以「各表」。但是就是「各表」乃至「兩個中國」,其文化上的核心內涵又是如何?還不是大同小異,或者各顯神通?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英國媒體報導,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5月10日與倫敦警察廳高階警官多爾西談話時,透露對去年10月習近平率領的中國代表團「粗魯無禮」的不滿,還替當時負責維安的警方抱屈。

如果連中國國家主席的代表團都如此粗魯無禮,中國遊客在全球的粗魯表現自然更不在話下,因為上樑不正下樑歪,上有好者,下必甚焉。如果一般中國遊客被香港人比喻為蝗蟲,那麼習大大就是大蝗蟲,蝗王。香港人應該「擒蝗先擒王」。

中國從以前的「禮儀之邦」淪為今日「粗魯之邦」自有原因。中共吸收的馬列主義是「鬥爭哲學」,中國的簡體字還把「鬥」簡體為升斗小民的「斗」,讓鬥爭普及民間,鬥爭還講禮儀嗎?

今 年文革50週年,當年文革鼓吹工人階級領導一切,工農兵上講台,打倒知識分子,讀書無用論,批鬥教師。我們為人師表者為避免被鬥爭,便要假裝「大老粗」, 從此出門,上衣口袋裡不插鋼筆,以示目不識丁;講話也噴粗口。只是我們知道這個「大老粗」是假的,所以自謔為「老大粗」。

至 於習近平這種「紅二代」,比工人階級更加自命不凡,他們組織的紅衛兵把毛澤東的「問蒼茫大地,誰主沉浮」回答為「我們,我們!」他們的狂妄,當然就不止粗 魯,而是打砸搶的武鬥。這個歪風到習近平上台後更擴大為政治、經濟與軍事擴張的行徑。到英國的粗魯表現只是一例。習近平在2009年當皇儲時訪問日本,強 迫日本天皇違背傳統規矩接見,也是一例。而在習近平以前擔任總理的溫家寶,2009年在哥本哈根聯合國氣候會議上享歐巴馬以閉門羹,讓歐巴馬首次見識到中 國領導人的粗魯。這些都種下今天中國外交孤立的原因。

另外一個中國,即所謂中華民國,一直以崇尚儒家為號召,尤其是中共在文革「批林批孔」時,更把孔子捧到天上。馬英九就是這種中華黨國教育下的佼佼者。但是蔣介石本人就是缺乏教養的粗人,他的「娘希屁」應該不僅僅是中共的醜化。

中國封建王朝都在「獨尊儒術」,就是儒術中的偽善可以幫組他們欺騙民眾,鞏固統治。如果蔣介石治下的中華民國真是禮儀之邦,那麼就不應該對自己的臣民進行白色恐怖。如果對外講究禮儀,對自己子民粗魯乃至殺戮,這種禮儀不是很虛偽的嗎?那些漂亮辭令不是偽善嗎?

馬 英九上台後好話說盡,壞事做絕。從「子彈已經上膛」,上任第一天就對前總統陳水扁司法迫害,對前朝官員的追殺,親綠企業也難逃一劫,就可以看出他表面「溫 良恭儉讓」的偽善。其後醉心於「監聽治國」來對付在野黨與黨內的不同派系,只是進一步暴露其偽善而已。本質上就是家傳的「特務治國」。倒是對共產黨真正做 到溫良恭儉讓,因為需要同流合污。

馬英九臨下台前的幾乎每日一爆,更是對溫良恭儉讓的按捺不住而醜 態畢露。尤其與粗魯的北京當局互相唱和,恐怕連美國人也看傻了眼,怎麼哈佛會出來這樣一個「人才」?這些國民黨的「才俊」在西方國家接受教育期間,只是把 內心的粗魯隱藏而已,一到權在手,就不必再隱忍下去而充分表演,尤其快喪失利益就喪失禮儀了。

一上任誓言不給美國製造麻煩的馬總統,怎麼快下台時完全變了樣?但是如果了解中華文化中「既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的精髓,那麼對總統大人到處立碑的牌坊,其核心涵義是什麼也就明白了。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粗魯」,有什麼本質的不同?兩者不就是在「各婊」嗎?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