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華按:
看到倪匡(衛斯理)重版他的舊書(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704/19679967),也把他當年為拙作《老革命遇到性問題》寫的序言(1990.6.4)重發。

嚴肅風趣兩相宜(代序)

認識凌鋒,是先認識其文,再認識其人的。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不會太久),在報章雜誌上開始看到凌鋒這個筆名,撰寫評論,著重討論中國的政局,不但立場鮮明,而且立論中肯,不多久,就喜讀其文,而且肯定,能寫出這樣評論文字的人,一定至少是見過共產黨的,如連共產黨都沒有見過,卻擺出研究共產黨的專家,自然大不相同,不相同之處是:空頭猜測少,實際分析多,凌鋒的政論,每多一針見血之言,絕少模棱兩可的臆測,所以大受讀者歡迎,也受到傳媒界的肯定。

後來認識了他的人,才知道他對共產黨有十分深入的研究,曾在北京專攻“黨史”,可知他文章老辣,事出有因了。

他寫嚴肅的政論,也寫趣味盎然的小品,這本書中收集的短文,就十分有趣,可以看出中共“老革命”的一些真面貌,從側面了解這些“老革命”的心態----別忘記,這些“老革命”,仍然是十一億人口的中國的統治者!

                              倪匡
                              一九九○年六月四日
                                  可怕的日子  香港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