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兆豐洗錢案」考驗台灣新政府
林保華

  八月十九日晚上,台灣兆豐銀行舉行重大訊息說明會,指其紐約分行因二○一二年間涉嫌洗錢,被美國紐約州金融服務署(DFS)重罰一點八億美元(約五十七億元台幣),且須於十天之內繳交。此案一舉創下公股銀行史上最重罰金紀錄。

  台灣有八大公股行庫,就是由國家作為主要股東,可以決定重要人事。其中的兆豐銀行,由中國國際商業銀行與交通銀行合併而成,是公股銀行中從事最多國際業務者。兆豐銀紐約分行被控與巴拿馬分行之間多筆可疑交易違反美國「反洗錢法」遭美方重罰,兆豐銀表示主要是兆豐巴拿馬分行在二○一二年間有百餘筆退匯交易,然美國分行只通報七十多筆,另有九十多筆退匯沒有通報總行。也就是說,這些匯款經紐約分行轉匯到巴拿馬分行時,有報告美國政府,但是巴拿馬的戶口卻已經是關閉的戶口,因此退回紐約分行,再有台灣匯款人轉到另外的賬戶;而紐約分行則認為這筆款項已經上報過一次,就不必再上報了。

  由於案子涉及巴拿馬分行,自然使人想起維基解密的「巴拿馬文件」,其中不但有國民黨黨產的創投公司,還有一些疑似幾位台灣大人物與皇親國戚的英文字母拼音。事件爆發後,兆豐銀以往出現過的不良記錄就被翻出來,包括二○一○年在澳洲涉嫌洗錢被警告過;紐約也被查過,罰兩萬美元。然而看來不但屢教不改,而且款數越來越大,這九十多筆涉及一百一十五億美元。而在巴拿馬的台商據報只有二十家,但是兆豐銀在巴拿馬有兩家分行,這也令人產生不少遐想?

  舊政府的問題變成新政府包袱

  兆豐銀合計海外分支達三十五處,資本總額約新台幣七百七十億元(約二十五億美元)。但是對比一年內涉案的金額,可見這個涉外管道對台灣的黑金多麼重要。在案件爆發後,美國相關單位派人來台灣處理時還是馬英九執政,當時主管機關的財政部與金管會的負責人竟然說他們完全不知情。而在今年三月,兆豐銀的董事長蔡友才眼看政黨輪替紙包不住火而突然辭職,他是馬英九擔任總統後在二○一○年被聘為董事長的,從此兆豐銀就事故不斷。而馬夫人周美青曾身兼該銀行要職,今還有基金會的兼職。

  事件爆發,由民進黨新政府負責清查。然而因為蔡英文選前已經宣示組織大聯合政府,還怕被人說是「政治清算」而低調處理此案。加上行政院長林全是淺藍背景,長期從事財金行業,所以留用大批馬英九政府舊人,包括國營事業的高層。因此在調查兆豐事件中沒有利益迴避,用舊人來查舊人,甚至用兆豐舊人來查兆豐舊人,所以只查業務疏失,迴避洗黑錢的關鍵問題。所謂查案沒有上限,不是黑錢賬戶的上限,而是行政管理錯失的上限,從而引發輿論撻伐。結果明明是舊政府的問題,卻變成新政府的包袱;本來可以成為反貪腐的改革突破口,卻變成新政府可能與舊政府的同流合污!這是新舊金融幫派的難分難捨,或僅僅是認識上的糊塗?如果是後者而不徹底處理,難免也會形成共犯結構。也由於國民黨與中共利益集團相互勾結,其中是否也有中共權貴的黑金?未來會引爆多大的炸彈?

  八月三十一日,總統蔡英文開腔此案「荒腔走板、匪夷所思」。雖然檢調也已經開啟司法調查,然而在舊官僚還佔據司法要職的情況下,此案能否水落石出?
《動向》月刊  2016年9-10月號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