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區“梁黑”與新界“鄉黑”

2016-09-24 10:57
 
[完整介紹]
資深政經評論家、中共黨史學者。親歷反右、大躍進、文革各項政治運動。曾任教上海華東師範大學,教授中共黨史。2009年創辦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擔任理事長。著有﹕《一個中國人的台灣情》﹑《中共風雨八十年》﹑《告別江澤民》﹑《閒話鄧伯伯》﹑《神州千奇百怪論》﹑《血與淚-----八九學運札記》等。
特區“梁黑”與新界“鄉黑”
台灣的黑金成為台灣民主政治的毒瘤,香港的鄉黑也扮演同樣的角色。香港要保住一國兩制,除黑也是重任。圖/CC0 Public Domain

香港立法會選舉,新界西選出的朱凱迪獲8萬多票榮任這次選舉中的“票王”,正在引發全港關注的時候,卻傳來他全家受到死亡威脅,全家不敢回家,自然引起全港嘩然,難免探究其原因,原來與他所屬新界西的橫洲開發計劃有關。

朱凱迪的成名乃是近十年來積極投入環境保護的社會運動。環境保護難免得罪當地的既得利益者與官商的勾結。原先還不太引人注意的橫洲開發案因為死亡威脅,導致政府與當地鄉紳必須做出回應,結果因為漏洞百出而被迫要將黑幕逐步掀開,導致“官商鄉黑”的醜聞逐步發酵。

香港地小人稠,除了港九市區,還可以大發展的是新界的農地,梁振英所代表的香港新特權勢力,自然不會放過這一塊。多年前本土派的“驅蝗”運動,也就是抵制水客運動,已經損害了當地鄉紳的利益,梁振英遲遲不肯解決水客搶購香港必需品破壞香港的供求秩序,就是因為水客都在靠近深圳的新界活動,炒起那裡的舖租與地價,讓梁振英與當地的鄉紳勢力公開勾結打擊本土派的活動。這之前奉中國之命耗費巨資興建高鐵,需在新界徵地,自然也是當地鄉紳斂財的機會。梁振英甚至擘畫在香港緊靠深圳邊境建造“香圳城”給中國人居住,等於變相割地給深圳。這些規劃都隱藏了官商鄉的巨大利益。

在橫洲發展案內幕逐漸曝光以後,赫然見到這個發展計劃的工作小組,居然由特首梁振英自任主席。特首掌管規劃全香港的發展大計,現在具體的項目居然由他自任主席,不是非常奇怪嗎?其中將涉及到多少利益關係由他親自掌控?此乃所謂“官黑”也。在追究這個案子時,梁振英千方百計將責任推給別人,把政務司長林鄭月娥與財政司長曾俊華拖下水,他們一邊切割,又擔心得罪梁振英,講話都顛三倒四一團亂。總之,醜態百出!

“商黑”涉及圖利臨近開發地由親梁地產商炒起養地的利益,這裡暫且不表。

“鄉黑”的情況則相當複雜。涉及當年英國租借新界地99年的條約,當時還是滿清時代,所以英國人在訂約時尊重那時的法律,及所謂“大清例律”。因此即使經歷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時代,那裡還是沒有廢除大清例律,包括可以三妻四妾,以及可以將房屋傳給丁男,而女兒沒份,即所謂“丁屋”。

因此全香港最封建、最保守的勢力集中在新界地區。九七前有泛民女議員對新界不敬,某新界聞人就公開叫囂,你來就強姦你。

中國決定收回香港時,第一個就是安撫新界的這些既得利益集團,保證維護他們的利益。因此新界的鄉紳成為土共以外最早歡迎共產黨收回香港的“愛國人士”而成為中共的依靠對象。號稱“新界王”的鄉議局主席劉皇發成為香港頭號的統戰對象。

“土豪劣紳”是毛澤東1926年領導農民運動的革命對象,50年後則成為共產黨在香港的依靠對象,一直到中共地下黨員梁振英出任特首更變本加厲的勾結,歷史的弔詭莫此為甚。

台灣的黑金成為台灣民主政治的毒瘤,香港的鄉黑也扮演同樣的角色,梁振英上台後,鄉黑還扮演暴力角色。然而中共大黑,於香港這些小黑基本利益一致,當然也有矛盾。香港要保住一國兩制,除黑也是必須擔擔的重任。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