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10 18《綠色參考》
(林保華主編;提供林保華等人的評論與綠媒以外的信息。)
全文刊於林保華部落格:http://lingfengcomment.pixnet.net/blog


綠參:港獨青年黃台仰:台灣過度偏安 威權體制可能重來;從黃之鋒談港獨;建制派密謀整頓青年新政;宣誓風波預示議會鬥爭惡化;不合法的立法會主席;4退役軍官變共諜;蔡馬冷戰;蔡英文的魔鬼;中央巡視組:公安部反腐不力 須整改;涉與華僱員有染 荷駐華大使受查;新疆律師致黨委書記公開信:如此維穩更甚恐爆分子


林保華按:
黃台仰來幾天,看出台灣的問題,這也是我最擔心的事情。現在中國的壓力還不大,那些第五縱隊已經叫囂,也的確有人因為利益關係被煽動出來上街。未來壓力增大,包括軍事壓力,又如何?“暖風熏得遊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這是台灣長期存在的問題。

港獨青年黃台仰:台灣過度偏安 威權體制可能重來
自由電子報

基進黨18日召開「獨立世代—當青年港獨遇上台獨」記者會,邀請香港「本土民主陣線」發言人黃台仰(中)出席,與台教會會長張信堂(左)、台獨聯盟主席陳南天(右)等對談,期望未來能夠台獨、港獨交流不孤獨。(記者黃耀徵攝)
2016-10-18  12:14

[記者彭琬馨/台北報導]香港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黃台仰上午與台獨政黨基進黨為宣傳香港獨立共同召開記者會。黃台仰表示,台灣能擁有今日民主是前輩用鮮血換來的,如果台灣人過度安逸於現況、對中國打壓不極力反抗,十幾年後威權體制很有可能就會捲土重來。

    香港民主前線發言人黃台仰與基進黨、台灣教授協會共同舉辦記者會。(記者彭琬馨攝)

在香港因參與年初旺角暴動而被香港警方以暴動罪起訴的黃台仰,非常欽羨台灣的民主自由價值。黃台仰強調,台灣實踐民主化過程中有許多寶貴經驗值得香港借鏡,只是他認為,台灣人若過度安於現況、不繼續抵抗中共政權,很有可能「台灣又會再重來一次威權體制」。

黃台仰說,香港作為台灣抗共鬥爭前線非常需要戰友支持,希望透過這樣的交流讓港台間有更多連結,共同抵抗獨裁的中共政權。
------------


林保華按:
作者曾經在駐港共軍營地門口示威而被判刑。

自由廣場》從黃之鋒談港獨
2016-10-18 06:00
自由時報

◎ 招顯聰

傳統泛民經常說,獨立/激進主張會給予中國口實。然而黃之鋒於泰國之行被無理扣押,泰中雙方也沒任何口實。中國當局稱尊重泰方決定。然而歐巴馬接見達賴,中方何以又不尊重一下歐巴馬?泰國首相巴育亦非常老實說,扣留只是照中國要求。

為了達到目的,師出有名,有時候的確需要一些口實,但那只是勢力均等的情況。香港不過中國一個殖民地,人家根本吃定你,哪還需要甚麼口實?

獨立的精髓是平起平坐,互不侵犯。如果香港是一個獨立的主權國,出現這種情況,我們有千種、萬種方法應對,例如在香港捉泰國人回敬。這樣壓力便會落在泰國政府,當地輿論自會迫使泰國放人。情況更嚴重甚至採軍事行動。

沒有國家、被帝國殖民的香港人,則只能隔靴搔癢地在經濟上做出杯葛。一切都是因為沒有國家,被帝國殖民!黃之鋒並非獨派人士,證明即使沒主張獨立,中方也會千方百計打壓我們。除了被褫奪外遊權利外,一些中國不喜歡的人也會被阻止來港。

沒有戰爭便沒有和平,平起平坐的關係是用武力維繫的。練乙錚「以瑞士為例」說,香港要成為一個主權獨立,沒有武裝的中立國(永久)。然而外交是主權的體現,軍事則屬外交的根基。瑞士並非沒有武裝,只是全民皆兵,槍械合法(早年更是連軍用槍械也合法)。當異族入侵,瑞士人絕對有力一戰。可是除卻配套上的武裝,最重要的還是心靈上的武裝,那就是福澤諭吉所說,即使與世界為敵也不畏懼的志氣。軟弱無能便只有任人魚肉,還談甚麼中立?

有說台灣歸於海洋,台獨亦非從中國獨立。故筆者反對一些學者將台灣理解為帝國邊陲,跟香港、圖博、東土耳其並排的論述。然而由於台灣仍未建國,中國依然可以在國際上肆無忌憚地打壓台灣。史明老師說流亡殖民體制是阻撓台灣人建國的。只有獨立建國,台灣才能在國際上免受孤立。

(作者為香港圖博民族自決會成員)
----------


林保華按:
選民最大。任何妄圖取代選民打擊當選的立法會議員,都是獨裁制度的思維與走狗,以大中華人治文化來踐踏香港法治的核心價值。

 壹錘定音:建制派密謀整頓青年新政
港蘋
    
■建制派要求青年新政兩位議員就言論道歉但二人拒絕。資料圖片
    
建制自覺執到寶,一浪接一浪批評青年新政梁頌恆、游蕙禎宣誓表現。梁、游兩位可能仍未知道形勢嚴峻,繼續小學雞式回應質疑。他們或以為,無論事前講過甚麼,只要本周三宣誓時扮演小乖乖,便可順利就任。但觀乎建制佈陣,梁、游周三能否再次宣誓,有相當大變數。
建制中人現在鋪天蓋地要求梁、游就「支那」兩字,向全球華人道歉,幌子而已。真正出事、隨時令梁、游無法就任的,是兩人宣誓時展示的「Hong Kong Is Not China」布條,以及宣誓前在鏡頭前親口講過「Hong Kong Nation」。建制中人認為,梁、游已違反參選誓言:擁護《基本法》及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
包括前主席曾鈺成在內的建制中人,早已高舉《宣誓及聲明條例》,叫大家跟進。條例第21條稱,任何人根據條例作出誓言後,「拒絕或忽略作出該項誓言,則(a)該人若已就任,則必須離任,及(b)該人若未就任,則須被取消其就任資格。」
有建制派便引用上述條例,要求主席梁君彥,取消梁、游議員資格。梁君彥較早時表示外聘大狀諮詢法律意見,要研究的正包括這個題目。
《基本法》第79條1款,如果立法會議員因嚴重疾病或其他情況無力履行職務,主席可宣告其喪失議員資格。有建制派內部提出,所謂無力履行職務的「其他情況」,應包括議員違反宣誓條例21條,主席有權宣告梁、游喪失議員資格。
我問過港大陳文敏教授,他認為根據以往案例,第79條1款的「其他情況無力履行職務」,只應該針對健康狀況。如果取消梁、游議員資格,未免牽強。但當簽了確認書的梁天琦都被取消參選資格,政府霸王硬上弓又有幾奇怪?小心留意!

http://www.facebook.com/hammerout.hk
李慧玲
--------------


宣誓風波預示議會鬥爭惡化
(理大社會研究政策中心主任 鍾劍華)
港蘋
    
■立法會議員宣誓當日,秘書長陳維安被羅冠聰質疑監誓的標準不一。資料圖片
    
新一屆立法會開局前夕,中聯辦法律部部長王振民公開就立法會議員應如何宣誓放言,特區政府也發表了措辭帶有強烈警告意味的聲明,說議員宣誓必須跟足誓詞內容。這意味着特區政府下定了決心,要抓着宣誓一事向個別新進議員來個下馬威。
政府沒有可能不評估到,越是要壓制議員在宣誓過程中作出有政治抗爭含義的表達,議員只會有更大的動機挑戰政府的權威,只是手法的高下而已。另一方面,負責監誓的立法會秘書長就算未必受到有形的壓力,也可能會受到事先張揚的提示影響而收緊尺度。當日秘書長確實有標準不一的嫌疑,如果說兩位青政議員的標語讓秘書長懷疑他們不明白《基本法》及一國兩制的話,梁國雄議員宣誓時持着那把黃色雨傘上面寫滿了字,包含的政治內容遠比兩位年輕議員的標語多樣和複雜。秘書長對兩位年輕議員另眼相看,顯然是帶有針對性,令人更確信政府是早有計劃,要特別招呼這兩位言行出位的初生之犢。
隨後這幾天,特區政府、中聯辦、建制派議員及一眾外圍組織、喉舌等都一致集中火力對兩位年輕議員窮追猛打。抓着「支那」一詞及懷疑英語粗口,把問題提升至所謂「辱華」、「損害國人感情」甚至「羞辱全球中國人」的層次。
建制派現在殺氣騰騰,說兩人如果不先公開道歉,便不讓他們宣誓;外圍打邊鼓的也呼籲立法會主席採取更嚴格的標準主持下一輪的宣誓。有喉舌報章及建制議員更索性呼籲不讓兩人再作宣誓,直接取消議員資格。
政府及建制陣營.似乎是在無限放大負面觀感,目的是把事鬧大。他們似乎認為有資格繼續把全球中國人的感情及列祖列宗的榮辱包攬上身。這樣的鬧劇,他們當然可以選擇繼續演下去。但這是不是足以構成無限擴大立法會主席權力的理由?取消議員資格這種「罰則」根據的是何經何典?判斷宣誓是否有效的標準又是否可以隨意因應對象而鬆緊不一?經由合法選舉由選民選出的議員,是不是可以任由行政機關及建制派議員的主觀意願禠奪席位?
市民被代表 社會續空轉

兩位議員是否用詞不當?事後的解說又是否令人滿意?社會自有公論,各界也有權要求他們道歉。作為直選產生的議員,最終也得受選民手中的選票來制約。大部份來自小圈子選舉產生的建制派議員,憑甚麼越俎代庖?
事件發生短短幾天,已看到有關爭議干擾立法會的正常運作,這不正是建制派議員經常對非建制派的指控嗎?建制派一方面強調要盡快選出主席,對有關規程及資格問題也可以酌情過關,認為不能延誤立法會的議事日程。可另一方面,卻在立法會的內務會議中把兩位議員的宣誓事件鬧大。建制派呼籲不要令立法會成為政治鬥爭的場所,要配合政府的施政;但卻以自身的行為,在立法會內深化政治鬥爭。
如果建制派議員對操守看得這麼慎重,立法會內很多建制派的行為其實也可以被無限擴大,單是立法會新任主席那18間公司任職董事職務而可能涉及的利益衝突,便已經可以搞上好幾個星期了。
立法會會議廳其實就是香港整個社會政治角力的展示場,香港政治制度不合理造成的死結,引發的政治及社會內耗也必然會透過立法會的操作反映出來。開局宣誓風波只是預示在死結解開之前,立法會在未來四年將會面對無休止鬥爭,政府及中聯辦越是意圖橫加干預,只會令鬥爭激化。可以預見,未來四年,小風波會變成大風波,大風波則會變成大風暴。市民被迫睇戲,也會不斷被代表,感情會不斷被包攬,香港社會也會繼續空轉。

鍾劍華
理大社會研究政策中心主任
----------


林保華按:
這次泛民表現不錯。非建制派就是要這樣相互支援。

民主派晤梁君彥 促公布監誓準則

民主黨林卓廷(左起)、涂謹申及公民黨毛孟靜等民主派議員,昨與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會晤45分鐘,討論議員明日再宣誓的安排,要求主席提供立法會議員監誓準則。(鍾林枝攝)

【明報專訊】多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昨日與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會晤,討論議員再宣誓的安排。「民主派會議」召集人、民主黨涂謹申在會後表示,要求梁公開一切關於宣誓問題的法律意見文件,以及要求梁公布一個客觀準則,具體解釋什麼理由會導致宣誓無效。

建制派早前也要求梁君彥覆核香港眾志議員羅冠聰及議員劉小麗的宣誓是否有效。羅冠聰昨表示,未收到通知需要重新宣誓。梁君彥說,今日會一併就議員宣誓的問題作裁決。

民主黨、公民黨,以及「專業議政」等民主派議員昨與梁君彥會面約45分鐘。涂謹申會後說,希望梁公開外聘大律師就宣誓問題提交的法律意見,以及在公布宣誓準則前,先與泛民議員會面聽取意見。

涂謹申促無條件允許再宣誓

對於建制派議員要求青年新政兩名議員要先就辱華一事公開道歉才可再宣誓,涂謹申說,有與梁君彥討論相關問題,梁認同要按法律辦事。涂表示,法律上沒有要求議員必須道歉才能給予再宣誓的機會,強調褫奪一名議員席位是很嚴重的事,指立法會明日要在無任何條件下,容許相關議員再宣誓。

此外,24名民主派議員去信立法會秘書長陳維安,要求他盡快清楚交代在立法會首次會議上,指議員宣誓無效的法律理據,以及與去屆處理方式存在差異的原因。民主派議員也要求陳說明是否有違反《議事規則》12(2)條,即未待「所有出席會議的議員作宗教式或非宗教式宣誓」便開始選舉主席的程序。
------------


林保華:
法治被踐踏,失去程序正義;中聯辦治港,香港烏煙瘴氣。

 不合法的立法會主席
(港大法律系副教授 戴耀廷)
港蘋    
■梁君彥的立法會主席資格或會受到法律挑戰。資料圖片
    
梁君彥雖當選為立法會主席,因程序問題,他的主席身份可能是不合法的。
選舉立法會主席的程序是載於立法會《議事規則》附表1,由提名到投票都有規定。主席的候選人,須得一名議員提名及至少三名議員附議。相關提名表格填妥後須在選舉日至少四整天前送達立法會秘書處。也是說,選舉日前的四日,就是能有效提名主席的截止日。今屆選舉日是10月12日,提名截止日應是10月7日。截止提名後,秘書處須擬備列出所有候選人的姓名,並於選舉日至少兩整天前將名單分發給所有議員。也是說,在10月9日就要把名單送交給所有議員。
從提名安排看,《議事規則》在提名截止及議員收到候選人名單,時間上都有很明確規定。不符合任何時間規定的做法,提名會無效。
按《基本法》第七十一條,立法會主席不能擁有外國居留權。現在關鍵的問題是在提名截止日,梁君彥是否已有效證明他沒外國居留權。要注意一點,他應在截止日前已提供沒外國居留權的證明,而不是他在那天實質上沒外國居留權。分別的重點是在於《議事規則》是否容許被提名的人在提名截止後提交後補文件。若《議事規則》把時間看為關鍵,理應不接受提名截止後的後補文件,不然就會抹煞了所有相關時間安排的重要性。換句話說,在提名截止前,若沒有足夠文件證明被提名者是合乎資格,那提名就是無效。
梁君彥只能在10月12日當天,在選舉立法會主席的會議進行中,才提供足夠文件證明他沒外國居留權,故梁君彥的提名仍是無效。
有些人說《基本法》第七十一條只規定主席須沒外國居留權,沒規定主席的候選人也須沒外國居留權。這理解是不合理的,按常理,在任何選舉,候選者的資格沒有理由與當選者的資格是不同的。在香港所有其他選舉都是如此,看不到為何在立法會主席選舉中要有這不合常理的規定。
或引爆法律和憲制炸彈

另一問題是誰有權決定提名是有效。秘書處只有權把所有收到的提名列出,然後把名單送交所有議員。也是按常理去理解,決定提名是否有效這麼重要的事,並不應由只負責行政及沒明確授權的秘書處來負責。
選舉主席的會議,是由出席會議的議員中為連續擔任議員時間最長者來主持。議事規則規定主持選舉的議員,在進行選舉前,他的責任是宣佈秘書處接獲的全部有效提名,但沒有說所有秘書處收到的提名都必然有效。一個合理理解,提名是否有效應由這位主持會議的議員決定。因此,當梁耀忠主持會議時,他完全有權因梁君彥的提名無效而宣佈他不是候選人,而因當時只有涂謹申的提名是有效,按規定涂應自動當選。
但是不是說主持會議的議員宣佈了的提名,也就是他裁決為有效的,就必然是有效提名呢?當然不是!若一項提名按《議事規則》是無效,那麼主持會議的議員無論如何裁決,那裁決也會是沒法律效力的,提名不會因而取得效力,相關的選舉結果也是無效,選出來的主席亦會是不合法的。提名的效力及立法會主席的合法性不會因有超過一半議員同意或通過而變得有效或合法。
有人會認為這些看法會否把一些程序安排看得過於重要,但立法會作為立法機關,所有立法程序都要嚴格依從詳細的法律規定,包括了各種時間上的安排,如連議員們也不重視法律程序這最起碼的法治要求,如何能信任他們會去守護香港的法治。
若不理會這程序失誤,讓立法會由梁君彥作為主席繼續處理事務,所有立法會的決定,都有可能將來在法院被挑戰。這是法律和憲制炸彈,一旦被引爆,可能爆發極嚴重的法律和憲制危機,立法會也會尊嚴盡失。現在唯一解決方法是嚴格按議事規則的規定,重新選舉主席。

戴耀廷
港大法律系副教授
------------


林保華按:
台灣必須比照中國得對間諜罪的嚴刑,修法嚴懲共諜!

4退役軍官變共諜 出賣飛官個資
1嫌來自雄三基地 機密恐外洩
2016年10月18日  台蘋
林姓(左圖)、邊姓退役中校涉為中國在台組織情報網,昨遭約談。李柏毅攝

【游仁汶、王華╱連線報導】我國雄三飛彈產製基地、國家中山科學研究院系統製造中心林姓退役中校,與專責偵蒐中國通訊電子訊號的電訊發展室邊姓退役中校,疑先後遭中國吸收,在台發展情報組織,並各自再吸收空軍退役的游姓、范姓上校,協助蒐集軍情、飛官人頭照片,以每次數萬人民幣代價賣給對岸。檢調昨搜索約談四人,依違反《國家安全法》為敵發展組織等罪嫌漏夜偵訊。
國防部稱洩密有限

國防部昨表示,目前涉案軍官都已退伍多年,對當前國防機密資訊獲得有限。但據指出,林男服役的中科院系製中心,為產製雄三超音速反艦與天弓三型防空飛彈的基地,具相當機敏性。不過有官員表示,林男已退伍十一年,且非研製人員,接觸機密資料有限。而邊男雖在屬於情報機關的電訊室服役,但是否接觸過機密,國防部則以還在調查為由,不願多說明。
檢調查出,林、邊互不相識,但他們分別在二○○五年、二○一○年退役後,各自前往中國從事貿易,結果都遭中國解放軍一名「王姓少將」,透過我方另名已成共諜的退役軍官吸收,負責在台發展情報組織與蒐集情報。
檢調追查其他軍官

而林、邊返台後,又拉攏空軍退役游姓、范姓上校,據悉,四人均曾赴中國杭州等地,與解放軍人士接觸,或用通訊軟體「WeChat」聯絡,四人除接收指令外,達成交付相關軍事情報後,也會與解放軍碰頭,當面收取每次數萬元人民幣的報酬。據悉,其中邊男已將聚餐等公開場合所拍攝的多名空軍飛官照片,以及國防報告書等資料,交給解放軍,檢調將持續追查已外洩機密,及其他涉案現退役軍官。
--------------


林保華按:
對馬英九的挑釁,蔡英文必須堅決回擊,否則未來永無寧日。不必憂讒畏譏,不但是對自己說,更應該對自己說。

自由廣場》蔡馬冷戰
2016-10-18 06:00
自由時報

◎ 彭明敏

陳水扁和馬英九同屬前任總統,惟其卸任後的遭遇卻有天壤之別。陳水扁任終即遭境管,特偵組公開誓言查辦到底,司法單位以爭議手段將其拘提上銬,投入慘獄,關到殘廢。馬英九任完,肩上司法案件上百,卻仍備受禮遇,雖然香港去不成了,在台灣遊山玩水,大放厥詞,挑釁小英,頗有「你能奈我何」的氣勢。

現在進一步要求出國,逼小英於死角,在全體國人面前公開考驗小英有多少能耐。小英已無太多選擇:以司法案件太多為理由一概不准;或部分照准,馬來西亞和美國之中選一(美國又有探親作理由);或全部放行;或限期他返國;或上述各種可能的結合。

若放行例子一開,以後只要照例,難以不准,馬可全球趴趴走。猜想他是要小英和國人都習慣看到他自由進進出出,一旦司法案件的壓力太大,他則又照例出國,然後一去不返,悠遊於美國、中國或歐洲作寓公,有的是錢,享樂餘生也。

小英總統高舉改革大旗,以「公平正義」、「解決問題」完成政黨再次輪替。在就職演說中,「司法改革」則是獲得最多掌聲回響。這一回合的蔡馬冷戰將以司法正義拉開序曲。

(作者為前總統府資政)
------------


林保華按:
百廢待舉,施政不順,三面夾攻,心緒不寧。可是,馬英九的出錯,是蔡英文多少倍啊?把羅傑斯當索羅斯,把原住民當人看等等,不勝枚舉,還有兩次露蛋,那算是社交工具嗎?

辣蘋果:蔡英文的魔鬼(余艾苔)
2016年10月18日
台蘋

蔡英文一定會很懊惱,因為她犯了一個不該犯的錯誤,寫錯了泰國的英文字,讓原本致哀變成了失禮,這對國家元首而言,確實很傷。
過去馬英九總統常說錯話,最典型的錯誤便是在二○一四年時把「鹿茸」誤解成「鹿耳朵的毛」,這有點是望文生義,結果是大錯特錯,他也因此被奚落了好長的時間。一直到卸任前夕,總統府製作了一部KUSO影片,讓馬英九自我調侃一番,才讓此事畫下句點。
外長辯解不高明

馬英九就是太自信了,才會在不該出錯的地方出錯,沒想到殷鑑不遠,蔡英文也步上馬英九後塵,同樣栽在自己最熟悉的領域上。
蔡總統是留英的,英文好自然不在話下,所以她前往泰國駐台辦事處,對已故的泰王致意,並以英文寫下哀悼之辭,是最正常不過的事,但誰知「魔鬼藏在細節中」,愈不會出錯的地方,就愈容易出問題,何況把泰國國名的英文字寫錯,就猶如叫錯別人名字那麼尷尬,怎麼會不失禮。
至於跟在蔡總統旁邊的外長李大維,初始反應先是不知,後來才說「在匆忙狀況下,每個人都會犯一樣的錯。」真是不高明的辯解,這豈不證明,蔡對泰王的致意是很匆促的嗎?
----------


中央巡視組:公安部反腐不力 須整改
BBC
    2016年 10月 17日

Image caption 周永康曾是公安部的大內總管。他也是在習近平反腐戰役中被拿下的最大一隻「老虎」。

據中紀委監察部網站周一(17日)發表的消息稱,根據中央巡視組對公安部的巡視情況來看,公安部存在反腐不力的情況。

一些官員在工作中還缺乏政治敏感性。

公安部是管轄中國警察的部門。而由於腐敗而落馬的周永康曾是公安部的大內總管。

他也是在習近平反腐戰役中被拿下的最大一隻「老虎」。因此,公安部也成為反腐的敏感地區。

根據巡視組的報告,公安部在執法方面存在「軟肋」。

報告還說,一些官員及警察不能嚴格規範公正文明執法。但巡視組並沒有具體點名。

報告指出了公安部所存在的一系列問題,包括隊伍管理不夠嚴格,選人用人尚存在一些不規範問題等。

同時,報告還稱一些領域廉潔風險比較突出。

巡視組稱,還收到反映一些領導幹部的問題線索,已按有關規定轉中央紀委、中央組織部等有關方面處理。

中國公安部部長郭聲琨則表示,這次的巡視報告結果是給對公安部機關敲響了警鐘。

他表示,要抓住這個契機,把中央巡視組提出的整改意見落實到位。
----------------


林保華按:
老共的美人計天下無敵。

涉與華僱員有染 荷駐華大使受查
圖1之1

【明報專訊】荷蘭駐華大使凱勒(Ron Keller,圖)涉嫌與中國女僱員發生地下情,遭停職調查。荷蘭外交部表示,調查期間,凱羅將不做任何實際工作。

BBC引述荷蘭《電訊報》(Telegraaf)周一(17日)報道說,凱勒的地下情最近才為人察覺。該報引用知情者透露,凱勒與荷蘭駐華大使館的中國女工作人員有染。目前凱勒身在荷蘭,對事件暫無回應。凱勒2015年12月到北京赴職,他此前曾經擔任荷蘭駐土耳其共和國大使,荷蘭駐俄羅斯聯邦大使,以及荷蘭駐烏克蘭大使。

中央社指,凱勒和這名女性曾經互換裸照,並多次讓這名女子出入他的官邸。荷蘭外交部表示,他們高度關注此事,但在有進一步調查結果前,無法對外說明細節。
------------


林保華按:
土匪治疆,越治越僵。西環治港,有樣學樣。

新疆律師致黨委書記公開信:如此維穩更甚恐爆分子
請看博訊熱點:新疆問題
(博訊北京時間2016年10月18日 綜合報導)
     
    【博聞社】2016年8月,動盪不安的新疆自治區又迎來了高層人事更迭。61歲的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奉命調新疆接替張春賢,出任新疆自治區黨委書記。兩個月過去,新疆治安形勢如何,陳全國有何高招,使這個一直在分裂和暴力恐襲蔭影籠罩下的民眾,能夠恢復無憂無慮的生活?
    
    以下是博聞社獲得的一封致陳全國的公開信,它出自新疆一位法律工作者之手,信中反映的問題,或許可以為我們瞭解新疆的現狀提供一個有意義的參考。
    
    公開信的作者卓澤學,新疆天山律師事務所律師,新疆阿克蘇地區律師協會副會長。
    
    ——編者

陳全國書記,我們已經哭了,你聽到了嗎——致陳全國書記的公開信
    
    陳全國書記:
    
    前兩天,我聽人家說,因百姓對過度的安檢不勝其煩,向你反映,你說:我們寧願聽百姓罵,也不願聽百姓哭。
    
    其實我這聽說的,可能並不確實,因為這話絕對不是你第一個在新疆說的——因為我在你沒來新疆任職以前就已經聽到官員掛在嘴上了,只不過,可能因為你來了以後,新疆的安檢因變本加厲,而引起民間誤傳而已。
    
    但,現在的一些維穩措施和手段,的確是過分了,不僅是一片罵聲,而且,應當說已有哭聲了——直接要哭的是因為這安檢被罰款、被關門的超市、加油站甚至是賓館的老闆。只不過,這哭可能無聲,而且不是暴亂分子直接造成的,而是由於這維穩的懶政措施造成的。
    
     
(新疆治安形勢嚴峻。)
    
    新疆維穩,駐村、精准扶貧、安檢、路檢••••••有沒有必要?有,但一定要像現在這樣搞法?個人淺見,似乎是太過、太過了。正如有些百姓說,現在是暴恐分子、分裂分子沒有做到的,陳書記幫助做到了。
    
    這話聽起來很過分,但似乎不無道理。說實話,在小民眼裏,新疆暴恐分子、分裂分子,他們又能做什麼?能把新疆或南疆分裂出去?不可能!或在南疆建國?更不可能?
    
    他們無非就是通過扔幾顆土制炸彈,拿幾把大刀去砍幾個人而已。目的無非只能是製造恐怖氣氛,威懾在疆的漢族同胞,讓新疆處在一種恐怖氣氛之中,將新疆漢族人嚇走,同時,讓外面的人嚇得也不敢來。
    
    7.5過後,爆恐分子的部分目的達到了。但通過不斷地整治,有一個時期,當政者意識到:對一系列暴恐事件的應付,和過度地維穩措施並不利於新疆的發展和安定。於是,採取了外松內緊的措施,包括撤掉了一些卡點、巡邏車,對一些暴恐案件儘量不報等等。
    
    2015年、2016年年初,新疆人流稍有增加、旅遊人氣有所提高。但是,不知怎的,你來了,據說你開了一次會,講了一通歡迎不歡迎的話,結論是:不能出事。
    
    於是,全區,安檢措施徒增。新疆的路不再暢通,不僅機場、車站人員大量聚集,即便是原本通暢的高速路也要停車安檢,甚至連居民回家也要接受安檢••••••而且,街道、社區的釣魚執法讓正在開門的工廠、商場、企業不堪其擾。
    
     
(新疆過度維穩措施令民眾怨聲載道。)
    
    不少加油站、超市甚至賓館,因為社區幹部夾著的刀片、藏著的小刀等被責令關門停業••••••一時間風聲鶴唳,再加上原來已經關掉的早市、夜市,還有圍起來的廣場。
    
    於是在新疆各種關於安檢的“段子”頻出:這裏可以試舉一、二例觀之,不知你聽到有何感想:
    
    “話說:一內地女人來新疆打工兩個月,回家後丈夫發現她的胸比以前變大了,遂問怎麼回事,她說:他媽的,過個卡子摸一下,過個卡子摸一下,進商場摸一下,上廁所摸一下,坐公交摸一下,去醫院摸一下,上菜市場買菜過安檢門都要摸一下,回來了進火車站又被摸了好幾下,能不變大嗎?”
    
    這雖說是個笑話,但確實很形象。此外,還有一個一個人買牛奶回家的故事,也是如此。網上公廁前擺著的桌子和戴著紅袖標的維族大媽,更加生動,更加傳神。
    
    前天早上,一個在內地的老闆給我打電話,訴說他的煩惱,問我怎麼辦。事情是這樣的:他在某縣有個賓館,他說他們先是因為縣上有領導來檢查,沒有對領導進行搜身,被要求罰款10萬,後來好說歹說被罰了2萬。他說,這他也認了,因為他們確實沒搜領導的身。
    
    但是幾天後的事就讓他不能理解了。他因為安檢問題,沒有辦法達到安檢條件(人少不夠用),就關了茶室、卡拉OK廳。但賓館飯店因要養活1—200人不能輕易關門,就考慮到實際情況,乃決定深夜2點以後關大門停止接待客人。這樣就省去了安檢的麻煩,實是不得已之舉。
    
     
(陳全國治彊倆月成效待評估。)
    
    但是前幾天半夜三點鐘,幾個人非要住店,不讓進不行,吵了半天,讓進去了,一到前臺,來人就亮證亮槍,並自稱是自治區工會的某領導,揚言是來檢查的,說什麼賓館有幾個小燈不亮,消防不合格,要他們關門。
    
    後來,賓館人員找到這個官員的電話找他求情,他又暴跳如雷,說泄了他的密,云云,不依不饒。我聽了這個故事後,當時就問,你要告嗎?他說不關門就算了,關門就找你打官司,我說行,你搜集、保全證據。
    
    但我心裏打鼓,告狀有門嗎?釣魚執法,太熟悉了,因為從G20一級回應到現在阿克蘇沒少這方面的新聞,比如一個社區幹部夾著個刀片進超市,超市未檢出,被勒令停業,一個加油站被藏著打火機的幹部“釣魚”被關門,一個藏在故意設計的夾層裏的榔頭••••••當然,還有更高級的“笑話”:當“釣魚”的人沒釣成功,被釣的人被查出來後,安檢人員把釣魚的人當做暴恐分子一頓狂揍。
    
    這個是我到縣上開庭聽說的,大家聽了都特別開心。還有我親身經歷的:筆者上個星期開車出去玩,走到溫宿想到加油站加油,至少有兩個加油站關門,後來其他加油站的人說,他們被“釣魚執法”了。
    
    說到“釣魚執法”?你說他們是執法人員嗎?不是吧!但不是又能怎樣!在維穩的帽子下,一切都被認為是“合法”的。這些人的權利,別說可以關人家的門了,抓人也是可以的。依法行政?在這裏只能是口號一句了!
    
    所以,如果說,新疆現在是人心思離,並不誇張,本來說要來新疆的人,因此望而卻步,也變成了新常態!可憐了我們這些走不了的人,不知該怎麼辦?7.5也沒有嚇退我們,但現在我卻動起了要走的心思了。因為,新疆越來越看不到希望,越來越後怕。
    
    但,我們知道:當官的可以王書記走了,張書記再來,張書記走了,陳書記再來••••••因為你們無所謂,你們哪里哪里有房、有家,我們這些新疆人沒有辦法。所以,我們真的只能哭了••••••難道這就是你的治理新疆要達到的效果嗎?
    
    作為治疆者,如果真正要穩疆、興疆,這個遊戲絕不能這樣玩!要想穩疆、興疆,我們要做的是讓壞人罵、壞人哭,而不能讓老百姓只在罵和哭中做選擇!
    
    試想想,當你們讓百姓在“罵”和“哭”中選擇的時候,“三股勢力”既沒哭,也沒罵,而是在偷著笑,因為他們的目的已經讓你們幫助達到了。
    
    陳書記,治國者或執政者無非要國泰民安。如果一個治世手段造成百姓不能安居樂業,那還要治理什麼?而且,這些所謂的維穩措施都是些“懶政”思維,更是一種不自信的表現。
    
    我更是奇了怪了:你說這官方彙報材料、報告、總結上老是說:現在的形式是總體可控,社會穩定總體向好,可為什麼實際情況讓老百姓覺得越來越不好了呢?廣場一圍了之,企業一關了之,百姓一搜了之。制定的措施總是壞人得病,好人吃藥,百姓不堪其苦,壞人偷著樂,這絕對是不對的。
    
    因此,斗膽給你寫信,說說我們的心裏話,雖然你不一定看到,或看到也裝著看不見,甚或是看後暴跳如雷。不過也好,如果你覺著小民冒犯,沒事找事,要找我的麻煩,我沒有辦法,不得已,就一走了之,也省得糾結。
    
    記得當年張春賢來時,我也有過上書的衝動,但沒動手。但我們地委書記更換時,我曾經寫過“我想對你說”,但石沉大海,可我思故我在。新疆畢竟是新疆人的新疆,只有新疆人才會真正關心新疆,為了新疆好。再怎麼樣,我也要把話講出來,至於後果就不管了。

卓澤學 2016年9月27、28日於阿克蘇
[博訊綜合報導] (博訊 boxun.com)
3752130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