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大聲就有理——七天國假爭議的背後

2016-11-05 16:32
 
[完整介紹]
資 深政經評論家、中共黨史學者。親歷反右、大躍進、文革各項政治運動。曾任教上海華東師範大學,教授中共黨史。2009年創辦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擔任理事 長。著有﹕《一個中國人的台灣情》﹑《中共風雨八十年》﹑《告別江澤民》﹑《閒話鄧伯伯》﹑《神州千奇百怪論》﹑《血與淚-----八九學運札記》等。
不是大聲就有理——七天國假爭議的背後
一些勞團的抗爭走激進路線,但其訴求的合理性令人懷疑。台灣的勞工運動要這樣子走嗎?圖/張良一

11月1日,20名年輕人衝入立法院民進黨總召柯建銘的辦公室;11月2日,又有20多名年輕人衝進民進黨中央黨部,找「砍假總統」蔡英文,因為那時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在民進黨黨部開中常會。

砍假抗爭,跟太陽花運動不能類比

有人把這些年輕人的行動比作318太陽花學運佔領立法。這種比較,不但荒唐,而且混淆黑白,即使其中有個別人參加過太陽花,但是人也會變的。

太 陽花學運是為了反對服貿協議,那是為了維護台灣的主權,為了防止大量中國人進入而排擠台灣的中小服務業,導致本土經濟的潰散。這是意義非常重大的公民運 動,成千上萬人參與,不但阻止了馬英九的傾中行為,也停止了國民黨的執政,讓政權回到人民手裡,結束了主權的繼續流失,啟動了轉型正義的改革。

但這些向民進黨嗆聲的年輕人,他們的抗爭目的,就是要求政府給勞工放7天國定假日,其實就是黨國假,包括「蔣公」誕辰、光復節、行憲日等等。這是完全不合理的要求,不但與改革無關,甚至轉移了改革的目標。

爭 議的緣由,簡述如下:原來勞工是一週一例假(一個禮拜有一天不得上班的例假日),另外加上19天國定假日。而公務員與其他白領上班族是一週兩例假(一個禮 拜有兩天不得上班的例假日),外加11天國定假日。勞動部的規劃是統一休假日子,配套措施是勞工採取一例一休(一個禮拜有一天不得上班,一天可視情況彈性 上班)並將法定工時由雙週84小時改為單週40小時,然後把勞工的7天國定假日取消。這樣勞工與其他上班族的假日就幾乎一樣了(只比其他上班族多一天勞動 節假日)。換句話說,如果勞工的一例一休全部放假的話,每年有116天假日,比起公務員和白領上班族的115天還多一天。如果勞工的「一休」要彈性上班的 話,雇主必須給予雙倍薪資。

這樣的規劃,本是無可厚非,對勞資雙方的利益都有審慎衡酌。但勞團卻質疑這個新制,一者違反民進黨選前「落實週休二日」的承諾,二者又刪掉7天國定假日,等於變相增加工時,基於這樣的認知,而不斷發動抗爭。

問 題是勞工有時要加班,所以才有「一例一休」的規定,也就是一天絕對休息、不得上班,一天可能要加班。因為工廠有緊急任務要交貨時,是需要加班的,這個全世 界都一樣。為了限制雇主亂加班,所以加班費是平時薪資成倍,讓雇主不敢輕易加班,缺錢的勞工則喜歡加班。這樣規定相當合理。

勞團憑什麼阻止勞工加班賺錢?

但是有所謂勞工團體者,要兩天絕對休息而不加班,也就是強迫勞工跟公務員、白領上班族一樣週休二日;不只如此,還要回復被砍掉的7天國定假日。事實上,當年公務員、白領上班族實施週休二日,就是砍掉7天國假的。因此,勞團的要求是不是太貪婪了?

第一,如果恢復勞工7天國定假日,那麼公務員與白領上班族是否也要回復?若不恢復,7天國假豈不是變成勞工的特權?會形成學校教師要上課,但是校工放假,無人打掃、無人守門的怪現象。

第 二,任何一個工廠的訂單都不是固定的,因此有時忙一些,有時閒一些,不可能請大批勞工守候訂單,增加成本。如果對資方的這種難處都不能體諒,資方在經營成 本增加的情況下,唯有結束經營,轉戰其他低成本地區。這樣,必然增加許多「無薪假」或失業人口。難道這就是這些勞工團體的要求嗎?這是幫助勞工,還是傷害 勞工?而且他們又憑什麼阻止其他勞工加班?

第三,蔡英文答應給年輕人一些特別假以代替年假。其他國 家都是做滿一年才有一星期至幾個星期的年假,看這個國家的經濟發展水平而定。但是要做滿一年,這是為了工作的穩定性。任何雇主不會喜歡常常跳槽的勞工,更 不可能同意才來幾個月、還沒有好好工作就要放年假或特別假的勞工。

第四,由於中國崛起的磁吸效應, 台灣經濟成長緩慢,薪資更是停留在15年前。台灣勞工最需要的是提高薪資,而這取決於經濟是否發展。經濟沒有發展而要休假,對國家經濟發展沒有好處,對自 己也沒有好處。台灣要吸引投資者,必須改善投資環境,太高的勞保福利會嚇走投資者,美國通用汽車公司就是這樣破產的。豈止企業,國家也會破產,如同希臘。

需索無度,會失去社會同情

現在衝來衝去的年輕人是真正的勞工,還是「職業勞工」?不搞鬥爭他們就要失業,也失去薪資?因此為鬥爭而鬥爭?看看他們沒有幾個人,如果需索無度,失去社會的同情,反而被真正的勞工唾棄。

台 灣有些親共的勞工團體,相信中共的「社會主義」(其實是國家資本主義)。記得2010年我們到台中抗議陳雲林時,他們是拉起紅旗歡迎陳雲林,還與我們有小 衝突。去年蔡英文與陳建仁到中選會登記參選時,他們也在門口抗議蔡英文。奇怪,蔡英文還在野,抗議什麼?為何不是抗議執政8年的馬英九而抗議蔡英文?

循著這個脈絡,如果現在有一批職業勞工不分青紅皂白追著蔡英文與民進黨打,我們就可以理解了。這不是真正的勞工,而是政客,利用一些年輕人衝殺,擾亂新政府的改革部署——這與監督民進黨、新政府無關,大家要有警覺,尤其是時代力量。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本報純粹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