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頗尚能飯否?我很在意這話。所以有吃堪吃直須吃。這次到印尼,也是這個態度,何況值得懷念的兒時食品。婚宴前後大吃不須說,住在酒店早餐也是自助餐,自然也不放過吃的機會。前天下午回梭羅後,表妹與表弟媳就來酒店車我們出去。吃了點點心,包括牛奶牛油果,問我還有什麼想吃的?我也照過去說的,要kopior(變種椰子)與椰青。沒多久,司機就去買來送到餐廳,我也不客氣全部吃光。這兩者都性寒,加上多天的滯食、疲勞,晚上胃痛,食道逆流,嘔吐十幾次,天亮時才睡一兩個小時。

十點鐘,這兩位親戚如約而來,我不肯放棄再次觀光梭羅的機會,尤其想去而在4年前沒有去過的地方。首先,當然還是再次觀賞梭羅河,正在此時,毛病又犯了,不斷打嗝。我想唱首歌作紀念,打嗝怎麼辦?不理它,還是唱個《梭羅河》: Bengawan Solo,Riwayat mu ini....嗝居然不打了,天助我也。然後逛了許多地方,但是我越來越難過,一直想吐。親戚建議我去看醫生,因為第二天還有行程。最後我同意了,這是我第一次給印尼醫生看病。到醫院居然不必排隊,給我打針吃藥。醫生很年輕,還在香港大學進修過呢。果然身體狀況好轉,晚上在弟弟家裡可以吃粥了。飯後再一杯Kopior,真是不要命。睡覺工作一切正常,還交了稿。感恩。還是可以做廉頗,不過也感到的確歲月不饒人,胃功能退化了。將來還是不能大吃大喝。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