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11 12《綠色參考》
(林保華主編;提供林保華等人的評論與綠媒以外的信息。)
全文刊於林保華部落格:http://lingfengcomment.pixnet.net/blog


綠參:香港傳統土共正被淘汰;中媒稱習近平致電道賀 川普親口否認:沒收到;治國不能事後諸葛;美國全球利益沒有翻盤;川普經濟學的兩個核心;國軍中的吳斯懷們;借孫中山之名反台獨 王定宇搬史料打臉習近平;指展示強國野心 台學者:將孫工具化


香港傳統土共正被淘汰
林保華

  從今年立法會選舉,到新一屆立法會主席的選舉,可以看出香港傳統土共在走下坡路。也就是傳統土共的工聯會與民建聯,讓位給中聯辦與梁振英的新寵經民聯。

  經民聯(香港經濟民生聯盟)成立於二○一二年,黨齡與梁振英的特首年齡同齡,不能不讓人想到他們的彼此關係。梁振英作為中聯辦支持的特首參選人而對唐英年反敗為勝,因此也不能不想到這個黨與中聯辦的特殊關係。

  這個黨的主要成員,包括不怎麼聽話而引發中聯辦不悅、又與梁振英不和的工商界政黨自由黨的叛將梁君彥、林健鋒,最保守的新界王劉皇發,被稱「中聯辦契女」的梁美芬等人。如果說他們是中聯辦與梁振英的「御用政黨」,也不為過。

  因此,在上一屆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民建聯創黨主席)退下後,中聯辦讓梁君彥代表建制派出任立法會主席,不再把這個寶座給民建聯,因為民建聯與中聯辦的關係不如經民聯,甚至不如新民黨的葉劉淑儀。

  但是工聯會比起民建聯,又更加不讓中聯辦與梁振英喜歡。理由很簡單,工聯會比較顧及基層利益,而中聯辦與梁振英代表的是權貴買辦的官商勾結勢力,尤其是中資與中港權貴的勢力,哪裡還會理會什麼「工人階級」?

  工聯會成立於一九四八年,前身是一九二○年代中共領導下的香港一系列罷工運動的工會團體,香港新貴當然與這些「革命傳統」格格不入。相對來說,他們更能接受一九九二年才成立的民建聯。何況民建聯已經接納了一些香港的專業精英,缺少了工聯會的艱苦樸素革命傳統。

  因此今年立法會選舉的超級議員的提名中,三位建制派候選人中,工聯會的王國興支持度佔第二位,但是中聯辦的配票,硬把王國興擠掉,讓民建聯的周浩鼎當選,而周本來應該在新界東出選,因為年初的新界東補選,周浩鼎雖然輸選,得票還是第二而有其基礎。

  中聯辦與梁振英在建制派中的打一派、拉一派,工聯會與民建聯的「革命元老」怎麼看不出?因此「八三一」政改方案表決時,經民聯以「等埋發叔」(劉皇發)為名帶頭拉隊離開議會時,工聯會元老陳婉嫻靜坐不動。而曾鈺成更是經常暗批梁振英與中聯辦,最近更是揚言要參選下屆特首,又鼓動其他人參選,避免梁振英「獨大」,此舉已經相當成功。陳、曾的黨齡大大超過中聯辦主任張曉明與梁振英,當然也被他們當作眼中釘。

  工聯會與民建聯的逐漸失勢,甚至可能被邊緣化,也符合中共的發展與行事規律。中共分為「白區黨」與「紅區黨」,劉少奇與毛澤東分別是他們的頭目。毛澤東進城後就逐步清算地下黨,最著名的就是逮捕華東地下工作負責人潘漢年。這兩派的鬥爭也是後來爆發文革的源頭,結果當然是槍桿子得勝。

  四年前大陸雜誌《炎黃春秋》披露毛澤東進城後對中共地下黨的政策是:「降級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香港在九七回歸後,雖然整個中共還處於地下狀態,但是在港英時期處於地下黨者,目前不但被「控制使用」,也正在處於「逐步淘汰」過程中,相信就是梁振英,將來或者也不會例外。
《爭鳴》越看    2016年11月號
-------------------


林保華按:
中國要拉攏川普,卻大出洋相。就像馬英九當年訪日造謠說見到安倍一樣。如果按照美國的慣例,白宮或國務院對此不會置評,但是現在川普親口否認。習近平熱臉貼在川普冷屁股,請變態辣椒畫出這個·11漫畫。

中媒稱習近平致電道賀 川普親口否認:沒收到
自由電子報

央視聲稱,中國國家主主席習近平在川普勝選後致電祝賀,但川普說,他沒跟習近平談話。(法新社)
2016-11-12  15:00

〔編譯周柏憲/綜合報導〕億萬富翁唐納‧川普9日確認當選下任美國總統後,中國官媒聲稱,中國國家主主席習近平當晚向川普致電祝賀,但川普說,他沒跟習近平談話。

    中國官媒新華社9日也報導,稱習近平致電道賀川普勝選。(圖擷自新華社)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根據中國官媒央視,習近平致電川普表示,身為全球最大的已開發和開發中國家,兩國「肩負著特殊的重要責任」。

習近平也說,中國高度重視中美關係,期望以「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原則」,與美國建立完善、長期且穩定的關係,造福兩國人民。

儘管如此,根據華爾街日報11日刊出的報導,川普向該報表示,收到「大多數」中國領導階層的道賀,但就是沒有習近平。川普發言人希克斯(Hope Hicks)稍後也向《CNN》證實,該報導「描述精確」。

《CNN》指出,川普在5月的造勢大會上以強烈的措辭批評中國,「我們不能繼續讓中國強暴我們國家」,也指控中國偷走美國人的工作;總統當選人川普勢必與中國開始打交道了。
----------------



林保華按:
川普還未真正出手,台灣豈可先亂?作出各種以便準備,才是上策。即使有負面因素,也要想辦法轉正。但是至少,打破沉悶的現狀,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蘋論:治國不能事後諸葛
2016年11月12日
台蘋

既然連美國在地的政治專家、媒體在選前的預測幾乎都是錯的,對於川普主政後美國新政府的政策作為,台灣朝野與各方能人高手,真的也就不必再假扮諸葛作智者狀,無論聲稱川普的重要顧問10月間就已來台與蔡總統會晤,或是批評蔡政府錯誤押寶希拉蕊,都是極端無聊的政治口水。
面對川普本人可能都還未完整勾勒的全球政經新局,台灣各方,尤其是蔡英文總統領導的執政團隊,此刻能做、該做的就是針對各種可能的情勢變化,研擬相對的因應方案,不能只預期狀況會朝符合台灣期待的方向發展,還要設想萬一最壞情況出現要如何應變。
須務實認知自己

川普新政對台灣來說,絕對不只是台美關係,而是亞洲、兩岸戰略態勢是否將產生結構變化,台灣的經濟發展將遭遇怎樣的衝擊,這些不僅攸關台灣生存,而且每個議題又環環相扣,交錯連動,在這種大架構變局中,台灣必須謙虛且務實地認知自己角色和影響力,全盤思索未來可能走向。倘若此時仍然只想用比較安心也比較熟悉的邏輯去思考,例如共和黨向來對台友善,或在美國的亞洲戰略下,台灣有無可取代的地位,或是川普終將被體制所馴服,當然,就過去經驗,這些都是對的,對台灣也非常好,但萬一錯了,或川普被馴服的時間比預期晚呢?
錯估川普當選總統與否,只是判斷力的問題,錯估川普政策和意志力,可就是台灣命運的問題。
政府和一般人相同,往往不自覺地抗拒面對自己所不喜歡的情境。可是作為一個負責任的執政者,必須克服這種並不愉快的心理狀態,對於這個即將來臨,連各個大國都感到不安的新局,而台灣所受的衝擊可能又大於許多國家,當然必須作更縝密評估及因應。
應甩開傳統思維

這不是A計劃、B計劃就能打發的狀況,蔡英文政府恐怕要有甩脫傳統制式思維的Y計劃、Z計劃,才足以應付。若最後只用到A計劃,是台灣之福,萬一運氣不好,口袋裡也可掏出Z計劃供討論。
這次美國總統大選給所有人上了一課,認為希拉蕊篤定當選的,都是根據經驗或數據「理性」預測,事先說川普會贏的,大抵都是憑空猜測,結果證明前者大錯,顯然這世界已不是依照多數人視為理所當然的邏輯運行,既然眾人都非智者,就要靠勤補拙了。這不是演習,蔡總統及國安團隊、府院決策體系,務必要進入最高警戒狀態,領導人與政府如果也只會當事後諸葛,就是國家的災難了。
-------------------


林保華按:
先安內,後攘外。以美國的國際地位,安內過程不可能攘外毫無作為而成為“讓外”。

焦點評論:美國全球利益沒有翻盤(黃介正)
2016年11月12日
台蘋

川普以顯著的選舉人票差距當選美國總統,使得美國及全球政治老手、學者教授、主流媒體、民調專家,在驚訝與悲傷的餘震中,用力為本身專業的尊嚴,找尋自我療癒的合理解釋。這個療程,可能比川普未來四年的任期還要長。

其實,川普是美國全民股東對於總公司的公司治理、營運策略、獲利分配長時期壓抑形成集體不滿後,決定改組董事會,並選出來新的CEO。這家世界最強大公司的品牌產品、全球客戶以及競爭對手,並不會因一次公司改組而全面反轉,生意還是要做下去。
性格強勢的領導作風,以及簡單易懂的選舉傳播,川普其實是以過去讓自己成功的推銷員手法,廣接地氣的撒豆成兵。他看似粗鄙任性、口沒遮攔的背後,滿是生意人最基本的理性算計。
雖然競選對手是執業律師出身,但川普也是法律專家,至少是精通美國稅法,巧妙合法避稅成功的生意人。川普更沒有選擇以無黨籍身分競選美國總統,而是以參與、守規的途徑,一路從共和黨黨內初選,幾乎出席所有辯論,取得共和黨提名的候選人資格,進而在總統大選中獲勝。看似離經叛道的川普,其實不曾挑戰政治遊戲規則。
即使這次美國總統大選結果,可能使得我們對於本身傳統固有、習以為常、甚至好為人師的專業判斷,感到汗顏困惑;然而從上述這些角度,觀察川普就任總統後的外交政策,或許我們無須過度惶恐,也沒有必要過早論斷。
川普外交強本著手

在美國著名《外交政策》期刊,發表川普外交政策理念的加州大學爾灣分校教授納瓦若(Peter Navarro),今年稍早應我外交部邀請來台訪問時,曾當面對我說:欲了解川普對美國外交政策的想法,可以從前總統雷根的外交思維著手。
「實力捍衛和平」(peace through strength)是帶領美國打贏東西冷戰的雷根總統國際外交之戰略精髓。倘從這個思路出發,環顧美國自2001年九一一事件後,拖住美國財政且漫長的全球反恐以及中東戰事,面對復原且敢於出手的俄羅斯,以及快速強勢崛起的中國,川普的外交政策可能必須從「強本」著手。
川普自參選總統以來,即以「使美國再次強盛」(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為競選口號,其外交與經濟政策的論述,淺薄但從未改變。倘從傳統套路思考,外交上採「孤立主義」,經貿上採「保護主義」就成為相對簡單的快評邏輯與用詞。美國盟邦必須承擔更多的軍費與防衛責任,根本不是新的概念。歐巴馬政府早已強調要「賦能」(empowering)盟邦,在大哥財力不濟之刻,要求兄弟們多擔待些,並不一定可稱為「孤立主義」。美國產業與工作機會外移,以及大量難以平衡的貿易赤字,根本是長期難解的問題。川普廢棄NAFTA(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不參加TPP的主張固然驚悚,然仔細探究其論述,「以戰逼和」做為重訂契約的前奏,與「保護主義」也有一段距離。
不是瘋子是精算師

歐巴馬已命白宮幕僚準備「數位移交」(digital transition),川普咸信也已開始考量人事布局,對於浮出檯面的未來國安團隊以及內閣人選,我們應該透過「大數據」分析彼等過往之言論主張,以現代數位情報蒐集的作為,或可先期預推美國未來的外交政策。美國之國際環境與全球利益並未翻盤,在制訂全球外交政策上,川普不是瘋子,但絕對是難纏的精算師。

戰略暨兵棋研究協會理事長
----------------


蘋中信:川普經濟學的兩個核心(謝金河)
2016年11月12日
台蘋
財信傳媒董事長

川普意外當選美國總統,成為全世界最大焦點。選前全球主流媒體都認為假如川普當選,全球金融市場可能崩潰,股市會大跌,黃金會大漲。如今大部分的預測幾乎都失靈,金融市場顯示川普不是最大隻的黑天鵝,而且短短兩個交易日,美國道瓊指數再創歷史新高,選前被希拉蕊指責操控藥價的生技股也跟著大漲。
貿易政策上築高牆

未來由川普當家的美國肯定會出現巨大變化,川普的不可預測性太高,全球金融市場肯定不時會有激烈的波動與變化。而商人當家的美國,會對全球經濟帶來什麼樣的衝擊?我認為要看川普經濟學的兩個核心,一是川普以美國為主的戰略思維,一是再造強大的美國,這可能是全球經濟未來變化的主軸。
川普的以美國優先的戰略,是從自利的角度出發,過去美國扮演國際警察,維持世界和平的角色也可能會有改變。川普在貿易政策上築高牆,可能對曾是世界工廠的中國課徵高關稅;而過去幾十年來一直被推動的區域關稅或貿易組織,可能被束諸高閣,像台灣寄予厚望的TPP,很可能胎死腹中。
還有製造業,誰搶走了美國人工作?川普把苗頭對準邊境的墨西哥人,揚言要墨西哥政府出錢築萬里長城,川普也指責台灣等搶走了蘋果供應鏈。在國際戰略上,川普放話要日本、南韓多交一點保護費,這個新孤立主義,川普到底會執行到什麼程度?全世界都睜大眼睛在看,台灣也是受衝擊最大的國家之一。
第二個焦點是川普要創造強大的美國,讓美國經濟重返榮耀之路,最大的戰略是減稅。川普最大的政見是把企業營業稅從35%降為15%,這是川普看到Apple、Google和fb等大型企業紛紛採取避稅政策,把企業獲利放在愛爾蘭等低稅國家,今年Apple被歐盟執委會科罰130億歐元,川普希望把這些海外避稅的企業召回來,他的企業營所稅訂在15%,是因為全世界最低營業稅國家愛爾蘭只有12.5%。美國把企業營業稅降到15%,將是全球第二低的國家,川普主張低稅讓美國經濟恢復活力。
同時他也主張把現行七級制,最高稅率39.6%的個人所得稅降下來,採三級制,稅率為12%、25%和33%,個人所得稅及企業營業稅雙降,川普希望外逃的企業及個人加大力道在美國投資,創造就業機會,再造美國榮耀。企業回流後,川普的下一步是加強美國基礎建設,創造更大就業機會,改善窮人生活。
輕稅吸引投資美國

在貧富差距拉大,窮人難翻身的情況下,全世界都對富人加重課稅,最具代表性的是法國《二十一世紀資本論》的作者皮凱提主張對資本課重稅,但川普卻主張降稅,他的核心思想是,輕稅讓企業增加在美國的投資,增加就業機會,改善窮人生活,而且進一步吸引全世界資本到美國投資。未來川普可能把國家當成企業來經營,勢必對全球資本移動產生巨大變化。
對照川普以鞏固美國競爭力為主軸,台灣海外生產比重已高達60%,台灣的產業外移嚴重,但是政府大推南進政策,卻忘了號召企業加重在台灣投資,積極為台灣改善投資環境。其次是川普正賣力大減稅,台灣卻逆向加稅,而且稅制上傾向對外國人讓利,對本國人壓榨,如今股市、房市瀕臨昏死狀態。未來川普大減稅後,台灣的企業營業稅和個人所得稅都遠高於美國,根本不需要肥咖條款,台灣的人、台灣的錢也會源源不絕往美國跑。
看看川普經濟學,台灣的政府還有很多功課要做!
---------------


林保華按:
中華民國政府應該有處治這些賣國賊的辦法,否則還有一些太監會競相效尤去自宮,那麼國將無可用之男人。

辣蘋果:國軍中的吳斯懷們(余艾苔)
2016年11月12日
台蘋

今天是孫中山誕辰紀念日,處於分治的兩岸也分別舉行紀念活動。習近平昨在北京主持紀念大會時,主張孫中山始終堅定維護國家統一和民族團結,因此他「絕不允許任何人、任何組織、任何政黨、在任何時候、以任何形式、把任何一塊中國領土從中國分裂出去」的強硬談話。值得注意的是,我國陸軍退役中將、陸軍前副總司令吳斯懷居然正襟危坐,在場「聽訓」!
吳斯懷曾任陸軍副總司令,統領國軍對抗中國,在兩岸政治現實依舊處於敵對的狀態下,基於一日為軍人,終身為軍人的榮譽感,本應堅守保家衛民的原則,即便已退伍,敵我意識都應高於一般人民。
領高退俸反改革

如今高坐大堂,儼然入幕之賓,不僅觀感不佳,讓對岸達到統戰目的,更遂行了對岸向蔡政府威嚇的政治目的。
吳斯懷是反年金改革的要角,在一般人民眼中屬「既得利益者」,領高退休俸卻高舉反改革大旗,打著紀念孫中山名義大剌剌赴中,卻不以為忤。這其實是政府應要嚴肅正視的危機,國軍的國家意識確實出了問題。退將赴中,吳斯懷,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位。
----------------


借孫中山之名反台獨 王定宇搬史料打臉習近平
自由電子報

習近平在孫中山150周年誕辰重申反對台獨,統一祖國的立場。(法新社)
2016-11-11  16:42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中國今日在人民大會堂舉行孫中山誕辰150周年紀念活動,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除了讚頌孫中山的革命精神外,不忘強調反對台獨勢力,實現祖國統一的目標。但民進黨立委王定宇表示,孫中山曾積極鼓吹台灣獨立,習近平借孫中山之名反對台獨是「有點自打臉了。」

    王定宇臉書全文。(圖片擷取自「王定宇」臉書)

王定宇在臉書上寫到,1925年「孫中山與臺灣」書中轉述孫的聲明提到,「在臺灣的中國同胞,被日本壓迫,我們必須鼓吹臺灣獨立,和高麗的獨立運動互相聯合」,蔣中正在1938年曾說,「總理以為我們必須使高麗,臺灣恢復獨立自由才能鞏固中華民國的國防。」

此外,就連中國前領導人毛澤東也說過,「如果朝鮮人民希望掙脫日本帝國主義者的枷鎖,我們熱烈支持他們爭取獨立的戰鬥,這點同樣適用於臺灣」,周恩來也有「我們同情民族國家的獨立,解放運動,我們不只協助朝鮮與臺灣,也同情印度與南亞諸國的民族解放運動」的言論,這讓王定宇諷刺地說,「這些真實歷史見證了何謂『打臉』啊!」
----------------


指展示強國野心 台學者:將孫工具化

【明報專訊】中國人民大學政治系教授張鳴接受本報採訪指,中共編訂近代史時,將三民主義分為「舊三民主義」和「新三民主義」,而中共是後者的領導者,所以中共一直認為孫中山真正繼承者是自身而非國民黨,習近平亦是繼承這一看法。

張鳴指出,中共的革命歷史傳承也是從「舊民主主義革命」進化來的「新民主主義革命」,「舊民主主義革命領導者是孫中山,新民主主義革命領導者就是中共自己。舊民主主義革命沒有完成的歷史任務是由新民主主義完成的,在中共的歷史話語體系中一直這麼表達」。

專家:中共史觀 傳承「新民主革命」

中央社引述國立政治大學外交系教授朱新民表示,中共在紀念中將孫中山與中國共產黨直接連結,但隻字未提中華民國,應該正視中華民國存在,開啟兩岸對話。朱新民還稱,中共將孫中山「工具化」,並展現想要做強國的野心,「但不能只為了紀念而紀念,不能只是拿出來宣示」。

國立台灣大學政治系教授葛永光則認為,中共紀念孫中山的意圖就是對台灣統戰,因為中華民國的憲法都還是基於三民主義。「過去我們講三民主義統一中國,他們現在也利用這個去促統」。葛永光說,中共要談三民主義、承認孫中山思想也很好,正面來看可以讓兩岸生活方式愈來愈近,但問題在於能否實踐,中共在民權主義上離中山思想有很大的距離。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