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華:感念劉明松

今天是感恩節,特別感念剛剛過世的明松兄。

第一次知道明松兄的大名,是馬英九當選總統後立即以“九二共識”為名開門揖盜。當時我們與筱峰兄等在台北成立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宣揚反共理念;劉明松則在高雄他的紅厝瓦餐館貼出“不招待中國人”的告示,以抗議共匪在台灣登陸。所以我們到高雄參與助選活動時立即到他餐館參拜,並在那裡進餐。我也有對他說,應該禁止的是共匪,不必全部中國人。心向共匪的中國人不會進來,會進來的就不是共匪,這樣也不必為難自己的錢包。以後我們再去過一次紅厝瓦。紅厝瓦結束營業後,我與內子到高雄還找過他,他在其他餐館招待我們,硬不給我們付錢。最後一次見他是2019年12月,他為兒子完婚,我們一批朋友參加婚禮,明松兄西裝筆挺、腰桿挺直、一表人才,哪裡知道他已經疾病纏身了。

在最後一次見他以前,印象最深的是蔡英文第一次執政後他與喜樂島島主的對抗。明松兄很早參與台灣獨立與民主運動,了解內部不少人事,尤其是南部的。因此當島主不是把矛頭對著國共兩黨而是對準民進黨與蔡總統,並且揚言民進黨是他們主要敵人,煽動“討厭民進黨”的氛圍時,明松兄就不斷在社群媒體寫文表示反對。他很熟悉島主過去野心勃勃、不顧大局的政治表現,提醒許多被迷惑的人。所以喜樂島在高雄舉辦記者會時,明松兄單槍匹馬到會場舉牌抗議而被他人推倒。後來幾年的事實證明明松兄在深綠叢中獨具慧眼,蔡英文第二次執政,台灣繼續往前走,經濟發展,國際地位提高,而所謂深綠的喜樂島被人看清面目後則逐漸瓦解,參選總統的目標居然不是獨立建國,而是經由北京認同的“中立國”,台獨的理念哪裡去了?

後來武漢肺炎施虐,我們很少南下了,而明松兄則在他的的臉書報告他的身體狀況相當不妙,尤其是每週要固定洗腎多次,還有多個其他毛病,讓我們非常擔憂,但他還是樂觀的堅持下去,直到大概大半年前他在群組裡突然停止發聲,有朋友表示他的身體狀況很不好,我們也不敢再打擾他,期望他能夠慢慢復原,像往日一樣,我們再找機會好好聊聊。沒想到等到的卻是噩耗。

自然規律無法阻擋,這幾年我們周圍走了好多兄弟,他們許多生活在基層,不為名不為利,卻不斷為台灣在打拼。希望當政者不要忘記他們,要感念他們為台灣所做的一切。這是台灣得以成長與發展的動力與基礎。

明松兄過世的時候,正是台灣選戰慘烈的時候,他應該是帶著不安的心情離開這個世界的,我心中也因此十分痛苦。雖然我的餘日也不多,但總希望還能多做一些明松兄沒有做完的事。我們只能更加努力才能改變台灣,讓台灣如同明松兄那樣清醒與勇敢,早日成為一個正常的國家,這樣才能讓明松兄真正的安息。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