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共和國》林保華/溫州人李強及其國務院班子

自由時報

北京兩會閉幕,人們比較關注中國國務院的新經濟班子,習近平要維穩,關鍵在經濟。新班子最重要的當然是身為總理的李強,由於沒有中央經濟工作經驗,外界多不看好。(美聯社檔案照)

林保華/時事評論員

北京兩會閉幕,人們比較關注中國國務院的新經濟班子,習近平要維穩,關鍵在經濟。而舊日重要的經濟官員都被習近平踢走,新班子最重要的當然是身為總理的李強。由於他過去沒有在中央擔任經濟工作,外界多不看好。

正如觀察習近平的紅二代DNA一樣,李強的DNA就是他的溫州瑞安人身份。文革無政府狀態時流行諺語:「看社會主義在上海,看資本主義在溫州。」用毛澤東時代的政治術語,溫州人具有「自發資本主義傾向」。改革開放一開始,溫州人的足跡走向全中國,然後奔向美歐。紐約唐人街的堅尼道、意大利的米蘭很快被他們佔領;從夜市售賣自產皮鞋,走向仿製意大利、西班牙名牌皮鞋。一九九○年代中期,法國一位朋友就對我說:溫州人在那裡進不了主流社會,但是與當地警察是拍膊頭老友。

一九八七年秋天我隨張五常教授考察溫州,用遊客身份寫了一篇《溫州探資》報導見聞。他們不但精於從事小商品生產與銷售,也以組「會」集資而聞名,因此由個體或集體集資經辦城市信用合作社,他們推行了一定程度的浮動利率制度吸引存戶,也放款給個體戶,還有地下錢莊便於個體戶逃稅,是民間銀行雛形。當時來旅館探望我們的副市長是騎著舊腳踏車來的,令我印象深刻。當時溫州走資的傳言也傳到「左王」胡喬木耳裡,他決定親來考察,據說走到半路被左右勸說路途辛苦而折回,溫州倖免於難。我們是杭州市政府派了一部休旅車清晨八點出發,晚上十點才到。

李強於一九八二年從浙江農業大學畢業後到二○一六年都在浙江工作,對「溫州模式」相當熟悉。習近平擔任浙江省委書記時,他是省長,經濟工作由他負責,習近平只是掛了「黨的領導」,由別人代筆在《浙江日報》發表專欄據為己功。所以習才會長期在民辦企業模範的浙江工作卻又親自扼殺它們。

習近平重用李強,顯然期望李強能夠挽救中國經濟,讓功勞聚在之江新軍手裡,也就是習手裡。問題就在於,未來李強與習近平的關係就非常重要,是習願意傾聽李的意見,還是李被習踢出高層。

不久前路透社報導,習近平從「動態清零」的防疫政策突然轉向,是因為李強的勸說。我相信。一些人對當時是上海市委書記李強去年四月上海長達兩個月的嚴厲封控產生惡劣印象。然而去年四月六日我在自由時報專欄寫道:「上海是中國除了香港以外最文明的城市,因此它的醫學專家力圖避免利用殘酷的封城手段,走出一條與病毒共存的新路,在防疫同時,維持社會的正常生活與經濟秩序,鼓吹人性式的管理。然而這個做法有『以疫謀獨』之嫌,對抗習近平清零的路線。因此在三月廿六日剛表示『非必要不封控』,三月廿七日夜卻突然宣佈廿八日凌晨封城,讓缺乏準備的市民瘋狂搶購民生物資。」

醫學專家的代表人物是張文宏,上海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曾因為對防疫政策「妄議中央」而被批判。他也是溫州瑞安人,是李強同鄉,十七歲就以《論溫州模式》一文獲得華東地區中學生政治論文競賽一等獎。顯然李強接受張文宏的主張,但是因為觸犯習近平而急轉彎對上海採取嚴厲措施來表示效忠。然而到中共二十大前後又以同樣理由勸說習近平,此時習近平已走投無路,遂採納意見,實際上是張文宏的意見而在防疫政策急轉彎。然而李強在北京兩會上不露聲色的把功勞全歸功於習近平。

國務院涉及國安的部門被習近平以機構改革名義抽走。國務院的副總理,除了身為政治局常委的丁薛祥擔任第一副總理外,其他副總理與國務委員外界不太熟悉。丁薛祥不是經濟人才,卻是行政幹才,符合習近平要國務院充當執行者思維。香港明報對獲任命後李強第一個記者會的即場情況有若干的描述:李強「向外界展現出平穩、務實的個人特質」,丁薛祥則「神態自若」;張國清表情嚴肅,劉國中則全程眉頭微鎖,神似羅漢。後兩位是新任的副總理,出身軍工,劉更是大學砲彈系畢業,他們的表情符合軍工身份。

習近平除重用閩浙滬幹部外,為了擴大幹部基礎,也用了部分西北同鄉,中共十九大前後提拔紀律性強而又好戰的軍工幹部,以實現他的強國夢。

史達林發展經濟的路線是優先發展重工業,中共建國初期也是如此,造成經濟畸形發展。一九五六年中期毛澤東發表《論十大關係》的講話,將經濟領域發展的順序調整為「農輕重」(農業、輕工業、重工業),不幸接下來反右派後的大躍進,胡搞「大辦糧食」、「大辦鋼鐵」,經濟一塌糊塗,雖然大饑荒時再提「農輕重」,但是文革造成整體經濟走下坡了。如今習近平重用軍工幹部,會不會重溫「優先發展重工業」的舊夢?軍事工業就是重工業的重要組成部分。

習近平在北京兩會強調「強國」而不是「富國強兵」,顯示他對「強」的重視超過「富」,沒錢也要窮兵黷武,因此軍事開支的成長超過經濟成長率,這兩位副總理可能是對李強「溫州模式」的牽制。

李強的務實也表現在留任了李克強的財政部長與央行行長。到底,財政、金融不同於經濟,李強了解他的弱點而留用他們。看來李強還有說服習近平的功力,然而是否長期有效當然很難說。推行戰狼外交搞壞與美國等西方世界的關係,要發展經濟是難上加難。習近平在兩會不惜公開點名美國開罵,然而三月十六日人大宣佈李克強工作報告的全文時,刪去了原先報告中的「堅定反『獨』促統」等字眼。由李強扮演「好人」也要習近平點頭,目的降低火藥味,向美國與台灣示好。這當然又是中共的兩手,西方國家與台灣要防止上當受騙。在中國啟動真正的民主改革以前,不可輕信中共的巧言令色。

習近平的紅衛兵「偉業」與李強的相對務實,哪一個是主流,人們應該不會不清楚。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