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 11 24《綠色參考》

(提供林保華等人的評論與綠媒以外的信息、評論。)

 

全文貼在我的部落格:

http://lingfengcomment.pixnet.net/blog

 

馬英九事件簿;電視專訪馬英九不上榜;銀根鬆了?港台忽然“改革”;朗朗高雄做啥?謀殺賴聲川?國際選舉觀察團無法來台?

 

(林保華按:總統參選人電視專訪馬英九擠不上尼爾森排行榜,因為是他的自吹自擂,欺騙觀眾,人們已經膩煩了。但是這個由搶救台灣行動聯盟出品的《你記得嗎?馬英九事件簿》就完全不同,僅僅16分鐘,就把馬英九的政績凸顯出來。了解馬英九的人,可以恢復記憶,不了解馬英九的人,就更應該看了。)

 

這是《你記得嗎?馬英九事件簿》的鏈接:

 

新新聞總統參選人電視專訪馬英九擠不上排行榜
2011/11/24


宋楚瑜以平均收視率約一.二九%勝出,馬英九的平均收視率則為○‧三三%,兩人收視率一比相差甚遠。


【文/陳東豪】
總統參選人電視專訪 馬英九擠不上排行榜


十一月十八日星期五,這一天台灣三位總統候選人,包括競選連任的馬英九總統、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和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同時在三家電視播出專訪,但是根據尼爾森公司的調查,宋楚瑜的平均收視率約一.二九%,全國排名第六名;蔡英文的平均收視率約○.九七%,全國排名第十七名,至於馬英九的平均收視率則排不進尼爾森有線電視「節目明細排名表」。

尼爾森每天都針對國內電視節目進行收視率調查與排名,其中有線電視「節目明細排名表」則提供平均收視率前八十名的節目,收視率一%約相當有二十萬個收視戶。

十八日當天,馬英九和宋楚瑜的電視專訪錄影同樣都在晚間八點播出,宋楚瑜上年代電視「新聞面對面」,東森電視則播出馬英九在李四端「就是要新聞」節目的專訪,不過,最後宋楚瑜以平均收視率約一.二九%勝出,馬英九的平均收視率則為○‧三三%,兩人收視率一比相差甚遠。

事實上,國內談話性節目的收視率,自從宋楚瑜宣布參選總統後,在尼爾森有線電視「節目明細排名表」的名次就不斷向前挺進,以十八日為例,政論性節目三立「大話新聞」、年代「新聞追追追」、「新聞面對面」分居第四、五、六名,TVBS的「二一○○全民開講」、「新聞夜總會」則分居第七、第十一名,而這五個節目的平均收視率都破一%,恰可反映今年選情的熱度有多高。

至於蔡英文在JET台「新聞挖挖哇」,雖然是晚間十一點三十分播出,但收視率仍有○.九七%。

即使飽受選不上的評價,宋楚瑜在電視訪問的收視率卻一直不低,尤其「新聞面對面」專訪多次,平均收視率屢屢破一%,這不僅象徵著宋楚瑜的高人氣,同時也顯示,未來藍營再怎麼操作棄保,政治上宋楚瑜都不可能被消滅!

而馬英九自從十月起接受電視訪問以來,收視率至多祇有宋楚瑜的一半,雖然收視率不等於得票率,但是收視率卻是人氣指標之一,馬英九的電視收視率其實已反映著選民對他的熱情有多少溫度。


【完整內容請見《新新聞》1290期】

--------------------------------------------------------------------------------------------------------------------------- 

 

世界最大經濟體中將取代美國

大陸新聞組北京23日電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November 23, 2011 06:00 AM | 185  | 0 

 

 | 1  |  | 高盛資產管理(GSAM)董事長歐尼爾(Jim O'Neill)預測,中國將在2027年以前取代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他並認為西方國家在七大工業國集團(G7)占有過多的主導地位,敦促G7重新思考運作模式。

據英國電訊報報導,歐尼爾所出版新書「成長藍圖」(The Growth Map,暫譯)中的最新研究顯示,中國的國內生產毛額(GDP)總值可能於2027年與美國一別苗頭,甚至更早。

歐尼爾表示,自2001年以來,中國GDP暴增4倍,由1兆5000億美元激增至6兆美元。就經濟層面而言,中國在過去十年已創造出三個新的總產值。

另外,據歐尼爾指出,巴西、俄羅斯、印度和中國的金磚四國GDP總值很可能在2020年以前就會超越美國,並超乎其當初預期,已成為全球的經濟強權。

歐尼爾進一步說明,在2001年時就明顯感受到管理全球經濟的體制架構必須徹底改革,在當時即指出,七大工業國集團、八大工業國集團(G8)和國際貨幣基金(IMF),已經不再是處理新世界各項挑戰的合適集團及機構,現今反過頭來看這個現象,則是更加明顯。

值得一提的是,歐尼爾表示這四個國家不應再被視為「新興」經濟體,而應被視為「成長」經濟體,並應在權力分級中取得合理地位。

歐尼爾認為,這件事情的利害關係已超越國家或政治自尊。除非目前主導全球經濟政策論壇的強權真誠擁抱金磚四國,否則西方國家將無法充分從這些新興國家的強勢成長中受益。

歐尼爾在新書中提到,現在掌握全球企業命脈的是非西方經濟體,並闡述非西方經濟體接下來幾個階段的發展進程。

歐尼爾在2001年發表的金磚四國(BRIC)經濟評估報告,成功吸引國際經濟話題的廣大注目,也帶動西方國家重新認識新興國家的發展,可說是成功預測金磚四國後來的增長動態。

 

盡論中國:不要炒歪了中央經濟工作會議

20111124港蘋

(1)瀏覽人次:2,200回應:0

FacebookTwitter轉寄朋友文章回應

又到了炒作一年一度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的時節。雖然自 1998年至去年的 13年間, A股在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期間只有兩次下跌,上升概率達 85%,但近日報章、股評人將內地高官三年前的文章當作最新的政策啟示來炒作,作為支撐股市上升的依據,反而令人懷疑股市會否向 15%的方向發展。

 

 

報章翻炒高官舊文

江蘇《揚子晚報》周一報道:「國家統計局局長馬建堂在最新一期的《求是》雜誌上撰文稱,中央將消除消費瓶頸,拓寬消費領域,穩定汽車、房地產和股票市場。」報道又分析:「馬建堂的觀點反映出,中國官方已經認識到了穩定房地產和股票市場對於啟動消費需求的重要性,未來更多穩定市場的措施可以期待。」

這段新聞和分析又被各大網站引用,似乎中央的金融政策、房地產政策即將轉向,如此一來, A股暴升可期。但是,馬建堂的說法似曾相識,又與其他高官的論調不一致,筆者翻查《求是》雜誌,驚覺馬建堂的文章發表於 2008 12 1日,並非所謂最新一期。馬建堂的文章在當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之前發表,那次會議的確改變了宏觀政策,從上一年的「從緊的貨幣政策、穩健的財政政策」,改為「適度寬鬆的貨幣政策、積極的財政政策」,以應對金融海嘯,也促成 A股翌年長達 8個月的上升。

報章、股評人翻炒馬建堂三年前的文章作為政策啟示,是擺烏龍,還是有意誤導股民?不管如何,總顯得報章太浮躁、股評人太膚淺。其實,儘管中國經濟出現下滑風險、通脹從高位下跌,但去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擬定的「穩健的貨幣政策、積極的財政政策」基調,今年預計不會改變,即宏觀調控基調不變,但已開始的定向寬鬆、微調會持續、擴大。畢竟,明年中共將舉行十八大、進行最高領導層換屆,當局絕對是穩定壓倒一切,既不能讓高通脹重臨、刺激民怨,又要保證經濟增長軟?陸,以免影響就業、影響社會穩定。

 

電郵: China@appledaily.com

李平

 

銀根鬆了專家:幅度將超預期

特派記者林則宏上海23日電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November 23, 2011 06:00 AM | 245  | 0  | 1  |  | 

 

外傳中國已決定下調鄞州銀行及浙江省東部其他幾家小型農業銀行的存款準備率。(新華社)

slideshow

據外電報導,中國已准許寧波鄞州銀行及浙江多家農業信用合作社下調存款準備率0.5個百分點。澳新銀行中國區首席經濟學家劉利剛認為,這是大規模下調存準率的開端,存準率下調幅度可能超出預期。

在國務院總理溫家寶與中國人民銀行先後提出政策將「預調」、「微調」後,加上諸多跡象顯示中國市場資金緊缺情況嚴重,近期有關存準率即將調降的預期與傳言就不斷。

路透中文網前天晚間引述兩名消息人士的話指出,浙江約有五家農業信用合作社已獲准下調人民幣存款準備率0.5個百分點至16%,下調將於25日生效,當天恰為存款準備率清算日。

華爾街日報也報導,中國已決定下調鄞州銀行及浙江省東部其他幾家小型農業銀行的存款準備率,是中國政府為重振經濟而在一定程度上放鬆貨幣政策所作的努力之一。鄞州銀行是中國首家農村合作銀行。

儘管人行並未正式宣布這項消息,但主要新聞網站前晚仍紛紛轉載相關訊息。網易財經引述一名銀行分析師的話指出,這則消息前天下午已經在市場上傳開了,但具體訊息仍不清楚。

澳新銀行中國區首席經濟學家劉利剛在個人微博中表示,「這只是大規模下調的開端而已。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存準率下調是人行釋放流動性的工具,但資本外流將在一定程度上稀釋政策的效果,因此,存準率下調的幅度可能超出預期。」

光大銀行首席宏觀分析師盛宏清認為,浙江農信系統準備金下調的事件真實性很高。他認為,定向寬鬆並不是偶然事件,預示著定向寬鬆的序幕已經拉開,釋放出穩健貨幣政策的「適度寬鬆」信號。

不過,東方證券銀行業研究員王鳴飛接受網易財經採訪時表示,全面下調存款準備率的機率不大,但部分機構的存款準備率下調的可能性還是存在的。

 

大火連連

雲上風世界新聞網北美華文新聞、華商資訊

November 23, 2011 06:00 AM | 168  | 0  | 0  |  | 

中國東北的大連,已由一個溫柔的城市,變成一個暴烈的城市。據大連公安22日晚的消息,大連再次發生油罐大火,雖無人員傷亡,但火勢極為猛烈,燒得又極為蹊蹺,引出多個懸念。

大連公安22日晚的消息說,當晚6時35分,大連港油品碼頭海濱北罐區31、32號原油罐因雷擊密封圈著火,一個小時後,火勢撲滅,無人員傷亡。

中央電視台消息說,是2個10萬噸級的油罐著火,趕到現場700多消防官兵、180輛消防車。新華社記者現場微博說,22日晚6點30分左右,大連開發區一個15萬噸原油罐發生起火爆炸。晚8時34分許,趕到現場的新華社記者採訪受阻,公安保安不讓進。

當晚傳出的這些消息,細節有些差異不奇怪,奇怪的是這大連大火,已是這一年內第四次了。以同一地點論,是一年第三次大火;以大火原因論,又有人聲稱是雷擊,而當地有人說是有風有雨就是聽不到雷。

大連大火,燒得很快,也燒得很怪。其快不是滅得快,想想幾乎大連市所有消防車、大半消防員都去了,快的是頻率。至於燒得怪,是距上次著火油罐只有150米,再就是等官方起火原因出來,看是否又是冬天雷擊,是否又有臨時工惹禍。

大連大火,已留下好多懸念,其中一個是大連是否要改市名。目前已有人建議,不如改名,簡單點可改成「火連」,複雜點可改成「大火連連」。

再進一步的懸念,是大火原因。已有些陰謀論說法,有說大火原因,是之前大火時,中石油開表彰大會,現在時近年底,又該表彰,不如再點一次;也有說,大壟斷國企中石油要加油價,全民反對,找不到合適理由,燒他一把,看你怎麼反對。《北京觀察》

 

(林保華按:原來共產黨的領導是有權無責,怪不得黨可以為所欲為。)

 

大火災民訴政府法院判決告錯人


【明報專訊】上海教師公寓大火,事主狀告市政府的行政訴訟案,前日被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駁回,法庭指災民要求公開「大火善後處置工作領導小組」批文和名單,屬於「黨委文件」,不在市政府權限範圍。控方律師指,批文由中共上海市委和上海市政府同時發布,政府應予公開。


「名單屬黨委與政府無關」


前日在上海二中院開庭的兩宗行政訴訟案,第一宗是災民向市政府申請公開大火後收到捐款總數額及發放情,第二宗是申請公開大火善後工作組批文和名單,市政府均不予公開,理由是「不屬其職責和權限範圍」。


控方律師袁裕來指出,捐款實際全由善後工作組統籌,工作組應知總數。但辯方律師稱,善款由接收單位發放,政府並不了解。而成立善後工作組的公文由上海市委發出,市政府無權公開。


袁裕來在其代理詞中駁斥,「本案是極其荒唐的案件,上海市委、市政府竟然不允許災民們知道誰在處置上海市『11·15』火災事故善後事宜,堪稱奇蹟!」他指出,批文由黨委和政府同時發出,政府應該可以公開,他質疑是否善後工作組中存在與大火案有直接利害關係的領導人,政府才要掩蓋名單。災民代表王鬨表示,敗訴屬意料中事,「肯定要上訴」。

 

港台忽然改革 熄烽煙(叩應)

叮走吳志森周融 被指冇晒批判聲音

20111124 港蘋

(7)瀏覽人次:8,800回應:0

FacebookTwitter轉寄朋友文章回應

【本報訊】 AO廣播處長鄧忍光上場不足三個月,港台便即「改革」兩個早晚時段的時事烽煙節目。經常批評政府的吳志森、常為政府護航的周融齊被「叮走」。前日接獲「大信封」的吳志森對港台「忽然改革」感愕然,難理解為何突然遭撤換。撐港台運動成員毛孟靜批評港台自廢武功,此番換人將令烽煙節目「冇晒批判聲音」。

記者:姚國雄 盧文烈

 

忍光不忍 太后駕崩

 

港台兩個烽煙節目《千禧年代》、《自由風自由 Phone》將透過「換人」改革。副廣播處長戴健文前日通知節目主持周融和吳志森,將於明年起與二人終止合約,二人「任期」至下月底,而每周主持《自》一至兩次的梁旭明、黃英琦、劉佩瓊同樣「無得留低」。兩節目明年起分別由港台公務員梁家永和節目監製陳燕萍唱獨腳戲,會繼續接聽聽眾電話。

 

 

港台否認受壓換人

近年「被正名」為政府部門的港台突然換人,勢令人懷疑政府或港台高層有心「整治」。戴健文回應指,十分明白公眾對此會有猜疑,但否認受壓下換人:「兩個節目已有逾十年冇變,好多節目都會變,點解呢兩個節目唔可以改變?」他保證兩節目的公眾發言時間不會減少。

港台發言人稱,兩節目名稱及時間維持不變,由一人主持可讓聽眾有更多時間發表意見,以及提供資料讓聽眾掌握時事新聞背景,希望做到聲音多元,發言人否認港台今次乘機大清洗,強調節目改革不會削弱言論自由的空間。不過,港台節目製作人員工會主席麥麗貞擔心,日後只由一人擔綱,會影響節目多元性,但現無證據顯示換人與政府或高層施壓有關。

 

 

放大圖片

 

以敢於批評政府見稱的吳志森前日接到「大信封」,由明年起不用再主持《自由風自由 Phone》。

 

放大圖片

 

《千禧年代》的主持人周融同樣無得留低,他拒絕對港台節目改革多作評論。

 

吳志森擔心節目「去政治化」

吳志森形容換人安排「幾突然,冇先兆」。他自問稱職、有支持者、收聽率亦算高:「如果係因為我成日批評政府而要換走我,我覺得好悲哀。我唔願意相信呢個係事實……節目要有改革,但係咪要換走一個聽眾熟悉?主持人?改革呢?」他擔心日後兩個節目會「去政治化」減少批判。

他指,港台並無通知他停止主持諷刺時弊的電視節目《頭條新聞》,還已預約他明年的拍攝檔期:「但一切無保證,今日可以通知你聽日唔使你做。」另一主持周融則不欲對節目改革多作回應,稱明白港台要改革:「咁天下無不散之筵席嘛。」

曾擔任港台烽煙節目主持的公民黨毛孟靜批評,港台此舉是自毀長城兼自廢武功。她指一個出色的烽煙節目,除要反映民意,更要帶領民意,港台突然撤換主持人,將會令節目「冇晒批判?聲音」。她指無論今次決定是否由鄧忍光親自拍板,都不能接受。她質疑港台是想藉換主持消除反對政府的聲音。

 

(林保華按:朗朗是共產黨的藝術家,今年1月胡錦濤訪問美國,朗朗應邀在白宮演奏,居然彈電影《上甘嶺》主題曲“我的祖國”。這部電影歌頌反對美帝的抗美援朝,裡面的一段歌詞是“假如豺狼來了,迎接他的有獵槍”,指美國就是豺狼。他能夠當著歐巴馬面前挑釁美國,那麼他在高雄會做出什麼事情,高雄是政府應該要有應變的準備。)

 

朗朗周日到高雄 親自指導3學生

 

【聯合報╱記者蔡容喬/高雄報導】        2011.11.22 03:27 am

 

高雄中學何欣頤(右起)、鳳西國中康峰慎、鳳山國小高莞綸,將接受郎朗10分鐘指導。

記者蔡容喬/攝影

被紐約時報讚譽為「古典音樂星球上最炙手可熱的音樂家」的郎朗,本月27日將抵高舉辦獨奏會,除了戶外轉播開放市民索票,郎朗還要開設「大師班」和年輕學子互動。

文化局表示,郎朗首次高雄演出,是此次台灣演出唯一一場,門票早就搶購一空,在中鋼公司大力贊助下,將在文化中心戶外廣場轉播獨奏會實況,1123上午9點開放索票,索票點包括文化中心至善廳、美術館、岡山文化中心、鳳山國父紀念館及三民、寶珠、小港、楠仔坑及旗山等圖書分館。

郎朗在演出當天下午在至德堂內開設大師班,與1千多位學生分享音樂經驗,目前都已大爆滿。高雄中學音樂班何欣頤、鳳西國中康峰慎、鳳山國小高莞綸三位同學,還可接受郎朗10分鐘指導,三人對於能夠和大師面對面,都覺得開心。

有「鋼琴超人」之稱的郎朗,是首位也是唯一與維也納愛樂樂團、柏林愛樂樂團、紐約愛樂樂團及美國五大交響樂團多次合作的華人鋼琴家。有別於過去炫技奔放的作品,這回郎朗選擇內斂、深度的德奧曲目,包括巴哈「降B大調第1號組曲」、舒伯特「降B大調鋼琴奏鳴曲」以及他13歲就在北京音樂廳公開演出的蕭邦「12首練習曲」。

文化局提醒,1127演出當天下午530分起,開放持票民眾由五福路大門進場,一人一票。現場還有限量郎朗音樂會轉播紀念海報,贈送參加轉播活動的幸運民眾,欲參加轉播的民眾請及早索票,以免向隅。

 

 

全文網址: 朗朗周日到高雄 親自指導3學生 | 訊息藝開罐 | 閱讀藝文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READING/REA8/6732883.shtml#ixzz1eXUUTwUS

Power By udn.com

 

 

謀殺賴聲川(林濁水)

2011 1124 台蘋

 

賴聲川,一代備受稱譽的藝術大師,編導《夢想家》花了2.15億,是他一生作品中的天價。天價的經費按理提供了他可以盡情網羅最好表演人才,運用最高端技術以撐持他天才想像力創作絕佳作品的條件。但結果不幸不然。

 

 

天價令人眼紅,但藝術圈向來不缺主張藝術無價,作品好,不應計較成本天價的人。只是在社會為《夢想家》天價譁然時,藝術圈內竟聽不到什麼為他辯護的聲音。這使我們記起2008一代藝術大師張藝謀接了北京天價的開閉幕式案子後,固然北京當局欣慰不已,在藝術界卻一片嘆息之聲,嘆息大導演張藝謀已死,活著的是唯商業取向的法西斯主義吹鼓手張藝謀。

2002,美國剛經歷了網路泡沫災難,而中國以迅猛之勢崛起。一時美國霸業走到盡頭的聲音此起彼落。這時大師奈伊寫了本書《美國霸權的矛盾與未來》,首創「軟權力」的概念,指出美不只在軍事、經濟的硬權力上仍領先,美國優勢的各種文化價值也無遠弗屆地傳布於世界各地展現了他的軟權力,使美國仍足以迎接挑戰,領導世界走向。

此後軟權力的概念,引起了海峽兩岸當權者的跟風:崛起的中國努力建構軟權力,到處輸出孔子學院,更砸天價辦世博、奧運等等盛事。

2008後馬政府則認為若能在文化軟權力上努力,仍然可以稍稍平衡越來越弱勢的硬權力,其中重中之重就是「建國百年活動」。目前大家為《夢想家》一花2.15億嘆為觀止,其實只是百年活動的零頭。活動中的旗艦活動正是花了140億台北的花博。花博一兼三顧既是建國百年旗艦活動,也為了郝龍斌助選,不在春季花時辦而提前在淒風苦雨的冬季開幕。前為郝助選,後為馬助選。

花博外建國百年活動各部會都有經費編列,其中自然以文建會編列20億預算最多。

兩岸競相燒錢辦活動,也競相聘請藝術大師策劃導演,彼岸有張藝謀,此岸有賴聲川,雖一個是明目張膽地宣揚法西斯,一個只在歌頌建國神話,但兩人的藝術聲譽還是同樣在權與錢夾擊下被謀殺了。這好有一比:魏德聖在拍《賽德克?巴萊》經費極度困窘時,仍然拒絕中方想介入內容的投資。

 

 

燒錢構築統治神話

奈伊軟權力概念,說的是人在參與優質內涵的文化活動時,不知不覺地在欣喜或欽佩之餘接受了美國文化跨越國界的影響力。

但是張藝謀、賴聲川在迎合硬權力之下,作品備受文化界責難,當然無法發揮所謂國際政治上的軟權力的效果。但不管如何張藝謀的作品仍然能吻合中國國內崛起的民族主義情緒,產生對內鞏固政權的效果,相對的,賴聲川的作品和國內民間方興未艾的本土化、民主化主調格格不入,反而使當權者大受其傷,結局是落寞下場。

從預算合理性上來看,文建會一年獎助全國藝文團體的總經費也才2億出頭,《夢想家》卻一舉燒掉2.15億當然引起強烈質疑。但我們更應該檢討的是這種硬權力以金、權強度介入、主導文化以經營軟權力的作法,這作法根本扭曲了國家和文化的分際。

適當的國家文化政策應該是國家提供空間和資源讓文化藝術自主發展,而不是用燒錢來構築統治神話。否則不只不能夠強化國家的軟權力,反而使國家的軟權力受傷。

不幸的是整個馬政府從來不了解這一個基本的文化邏輯,成了文化文盲集團,今天盛治仁雖下台,但其過程反而更加凸顯這個集團在文化上的文盲本質:盛和馬團隊從不以為他違背了什麼文化邏輯,盛下台純是因黨爭和選舉民粹,所以盛「問心無愧」。

 

 

<非典型論述>

作者為民進黨前立法委員

 

(林保華按:那位是吱吱喳喳的小麻雀,哪能呦呦鹿鳴?雖是五臟俱全,卻也小雀肚腸。)

 

賴聲川如何得標? 國民黨講一半?

記者鄒景雯/特稿

 

國民黨發言人昨天又講話了,既然要講,就要講清楚,不要話只講一半。賴素如說:賴聲川是根據採購法第二十二條指定廠商方案所執行的標案,這項採購,早在盛治仁擔任文建會主委前,於二○○九年就已經簽訂合約,因此無關馬吳的圖利。為什麼說這段發言只講了一半?因為不講話還好,愈講問題愈多,不但爭點未有釐清,更勾起了社會大眾更大的狐疑,要據以信賴似乎也更加遙遠了。

 

國民黨提醒大家不能不去注意的,有好幾點:首先,既然賴聲川得標是根據採購法第二十二條,該法規定得很詳實,得採限制性招標的前提,必須符合十六種情況,不知賴聲川是援引哪一項適用的?是「無廠商投標或無合格標」嗎?還是「屬專屬權利、獨家製造或供應、藝術品、秘密諮詢,無其他合適之替代標的者」?或者是「遇有不可預見之緊急事故,致無法以公開或選擇性招標程序適時辦理,且確有必要者」?抑或是「邀請或委託具專業素養、特質或經公告審查優勝之文化、藝術專業人士、機構或團體表演或參與文藝活動」?小心喲,回答是哪一項,後面還會拖出一堆新問題。

 

其次,既然這個限制性招標不是盛治仁決定的,盛治仁只是負責執行,那麼表示對象與金額早是已知數,如果箇中有錯,馬、吳二人為什麼神經傳導遲緩到兩年後的今天才「嚇一跳」?為什麼不追究當初簽約的主事者,卻要批准盛治仁的辭呈要他負責?

 

第三,反之,倘若二○○九年一切合法,那麼是不是更沒有理由要盛治仁吞下這「社會觀感」的責難,讓他背上難以洗刷的污點?而馬吳這麼做,又算是哪門子的指揮道德?

 

第四,二○○九年馬英九已經宣布成立「百年基金會」,因此,與賴聲川簽約是在二○○九年,與馬吳是不是就肯定未涉圖利,這中間並沒有邏輯上的必然關係,國民黨做為一個執政黨,怎麼可以講話之前不先自我辯證一番?在選舉激戰時刻,這是在幫忙?還是比較像幫倒忙?

 

本案,鬧得藝文界群情激憤,不可開交,現在已經不只是感性的觀感問題,而且是理性的司法問題,金馬府院黨的皮應該繃緊一點,不要以為「講一半」就可以嚇唬人啦!

自由時報

 

棄盛保馬後 應停止浪費

黃若淇(台灣青年智庫副祕書長)

 

夢想家樣板戲兩天燒掉兩億的壯舉讓文化界大老毛骨悚然,目前最新的發展則是「棄盛保馬」,在這個選前關鍵時刻不尋常的「內閣微調」動作,其目的顯然是為了讓幕後的決策者得以置身事外,文建會在「建國百年」活動為馬助選不遺餘力,盛治仁的請辭當然是為背後的馬英九設下防火牆。

 

 然而被浪費掉的「夢想家」兩億元,除非政府能進一步主動發動司法追償作為,否則覆水難收。至於尚未了結的,納稅人還能力挽狂瀾。試問:我們的國家財政狀況有好到能再燒七千兩百萬公帑,只為在十二月三十一日玩場跟國計民生毫無關聯的「轉動臺灣向前行」活動嗎?中國國民黨可以玩「鐵馬向前行」,但請拿自己的黨產買單,不要再吃國庫豆腐,不該再燒國民的納稅錢為國民黨與馬英九輔選。

 

台灣時報 2011.11.24

http://www.twtimes.com.tw/index.php?page=news&nid=208528

 

馬英九告不告陳文茜?

李彥賦(台灣青年智庫文宣部主任)

 

民進黨針對馬、吳兩人圖利賴聲川提告,國民黨發言人賴素如的回應卻是,「文建會二○○九年就與賴聲川簽約」,指民進黨的告發是「昧於事實」。但這樣的說法與做法,確實「澄清」了本案事實,讓馬總統與吳院長的犯行更加明確!

第一,依據政府採購法,即使是未經公開評選程序的限制性招標案,也必須先設計採購規格、再邀請廠商議價,依據同法第八十九條規定,採購規格內容也不能為圖他人利益而洩漏出去。賴素如的澄清卻告訴我們,馬、吳兩人在二○一○年招標前就已經先跟賴聲川簽好約拿來放。但都還沒得標要簽什麼約?難道馬、吳事先就將標案規格洩漏給賴聲川,並且十分確定賴聲川會同意文建會開出來的金額以及實施內容,與文建會完成議價程序?這樣不是圖利是什麼?

第二,「夢想家所有的預算、活動乃至於場地,都是馬總統以及吳敦義院長所決定的,盛治仁並沒有權利干涉」,這是陳文茜日前在媒體節目中的指控,也合乎高等法院在二次金改案對於「總統實質影響力」的邏輯。根據馬總統認為提告才能證明清白的前例,賴素如應該要趕快勸進馬總統對陳文茜提告才對!

 

自由時報   2011.11.24

 

司馬觀點:馬英九不是吃素的(江春男)

2011 1124 台蘋

 

馬英九密會組頭,像一記左鉤拳,打得國民黨腳步踉蹌,民進黨喜形於色,但雙方都有心虛之處,馬英九告蔡英文是告假的,卻在憲政史上創下先例,對馬的政治形象未必有利。民進黨則應見好就收,否則會有難以承受的後座力。

 

 

提告宣示非不沾鍋

這種題材,任何政黨都不會白白放過,否則就沒有政治可言了。若此事發生在民進黨候選人身上,藍營更必大肆炒作,重彈扁政府的貪腐事蹟。

好在老天有眼,故意讓此事發生在馬英九身上,給選民上了一課,讓大家知道馬英九不是不沾鍋的,他以清廉自期,也許努力守身如玉,但顯然不是光吃素的。

見了賭盤大亨幾次,時地人如何,在法庭上可以爭論。但在政治上,這些細節根本無關緊要,重要的是馬總統見了陳盈助本人,它破壞了馬英九辛苦營造出來的美好形象。不過,民主政治本來是平凡人的政治,不需要太虛假,太高超,太泛道德。

陳盈助在南台灣政界無人不知,對政客而言,他是有求必應,來者不拒的土地公,他對待扁政府和馬政府幾乎一視同仁,不分藍綠雨露均霑,他的政治立場可能比一般媒體人還中立。

蔡英文與此事無關,卻被馬英九列為共同被告,擺明是告假的,《壹週刊》的報導顯然有所本,即使細節有出入,也屬可受公評的新聞自由範圍,國民黨立委告《壹週刊》,也是告假的。

 

 

本質只是選舉遊戲

這件事本質上只是選舉遊戲,與清白、是非、正義和真相無關。

陳盈助是亞洲三大賭盤大亨之一,雖然不是台灣之光,但也是傳奇人物,他如何賺那麼多錢,擁有那麼多現金,其背後的故事,才是真正的故事。

 

亞丁灣打海盜 又是選舉秀(王志鵬)

2011 1124 台蘋

 

據媒體透露,經外交部舉行跨部會研討,國安會協調,國防部擬定派遣海軍艦艇,搭載特勤反恐人員與武器裝備,執行國軍首度遠洋巡弋,將行經南海宣示主權,再前往印度洋亞丁灣執行護漁任務,航程估計約兩個月。對此第一時間,國防部發言人表示,護漁事宜係由外交部研議,國防部將依政府政策及國安會指導辦理,未明確證實,也沒有嚴正否認。

 

 

派艦打擊海盜護漁的爭議並非此一時,早在2009年立法院即有爭辯要求國防部回應,今年713外交部次長沈呂巡即透露,外交部及國防部曾經研議派出軍艦護漁方案。對於派不派艦,國民黨立法委員林郁方就曾提出質疑:「派艦遠航護漁,必須考量到軍艦長駐的運輸補給,及海盜船位置情報的提供,這些問題說來容易但做起來難。」而國民黨立法委員吳育昇更提出建議:「沒有能力不如尋求國際支援,除了美國、日本等國,甚至如果中國也有派艦護漁,請求協助未嘗不可。」中國艦艇於實際行動,接獲台灣籍船隻或船員之求助,多主要前往支援。

中國在印度洋沿岸逐步建立其珍珠串內線戰略以為依靠,美國則挾其航空母艦打擊群之優勢,以及英屬迪戈加西亞島(Diego Garcia Island)基地為支撐,從事海洋外線戰略。台灣介於美國與中國敏感政治氛圍,美國與中國任何一方都不希望對方能與台灣做進一步軍事合作。台灣艦艇獨力深入印度洋巡弋,若無法加入國際海事局打擊海盜體系與以獲得其反海盜之通報,或參與各國艦艇相互之間反海盜機制的協調,則所能執行的效益有限而且風險亦高。此時決定派艦遠洋護漁,不宜不妥時機吊詭也敏感。

以日春財68號漁船遭海盜劫掠後,作為海盜母船造成船長吳來于遭美軍誤殺;這樣的情事台灣海軍如果碰上如何面對?情報資訊何來?如何判斷辨別?同樣情況會不會同樣發生?相信無論裝備或能力台灣海軍不見得會比美國或中國要好。

 

 

政治味濃執行力弱

此次若海軍派艦前往印度洋行動至少顯示出幾點意涵:首先,是執政黨明確採取軍事作為,告訴台灣內部百姓堅決保障人民的生命和財產,具備強烈政治宣示意味;其次,以此軍事行動向美國與中國拋出議題風向球,表示台灣有必要參與類似如此的國際事務與組織,美國與中國雙方都必須正視不能阻止,否則很可能將台灣推向願意接受的另一方;再者,既然政府極力要求海軍表現能力能夠遠航印度洋護漁,相對亦即顯示有能力面對南海問題,未來面對南海爭議將無從迴避。因此,其政治宣示意味強,實質執行能力弱,僅當作是無敦睦邦交的遠洋訓練即可。

假設此次行動目的主要係執政者基於政治選舉所進行之考量,對執政黨自然利多於弊。當海軍特遣的護航區隊返港之時,總統大選結果已定,若國民黨政權順利獲得延續,那是否再持續派出第二批、第三批、第四批……軍艦可作為觀察指標。若選舉不利翻盤由民進黨取得政權,淪落為在野的國民黨同樣也可以強力要求新的執政黨繼續派艦護漁,到時真正吃足苦頭又啞巴吃黃連的可能就只是國防部與海軍。

 

 

作者為中華經略國防知識協會(AMDaS)副研究員

 

楊進添包庇劉珊珊

黃帝穎(台灣青年智庫理事長)

 

我國駐美外交官劉珊珊因虐傭被美國政府逮捕,外交部大動作發新聞稿聲明劉珊珊並未短付薪資給菲傭,部長楊進添更對外強調,本案所涉的菲律賓僕役是從事辦事處公務相關工作,非劉姍姍私人聘僱,而依「台美特權、免稅暨豁免協定」,劉姍姍擁有協定下之豁免禮遇,外交部從部長到發言人,用盡國家資源替劉珊珊辯護,企圖為劉珊珊脫罪。

 

 但劉珊珊的「認罪協商」,打了外交部一個大耳光,劉姍姍在法庭上不但坦承她在僱用兩名菲傭時就不打算照合約支付薪水和福利,並以遣送他們回國威脅兩名菲傭超時工作,她更承認是以「個人」名義僱用兩名菲傭,而非她的官式職銜,因此僱用契約為個人行為。換言之,外交部給付給劉珊珊的人事薪資預算,劉珊珊不但少給菲傭,還自始將國家預算當成個人私用,明顯觸犯貪汙治罪條例第六條「抑留財物」之貪污罪,應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而外交部企圖包庇,恐成共犯。

 

 依據貪汙治罪條例第十三條規定,「直屬主管長官對於所屬人員,明知貪污有據,而予以庇護或不為舉發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楊進添身為外交部長,除非自認昏庸、無能,為下屬所欺瞞,否則即是明知劉姍姍違法虐傭、且公帑私用,卻予以庇護或不為舉發,依法應負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之刑事罪責,號稱「公正執法」的特偵組,應主動偵辦楊進添與劉珊珊。

 

台灣時報 2011.11.24

http://www.twtimes.com.tw/index.php?page=news&nid=208529

 

 

王建煊公器私用的法律與政治責任

黃帝穎(台灣青年智庫理事長)

 

一、前言

 

職司整飭官箴、澄清吏治的監察院驚爆院長王建煊公器私用。媒體爆料,十月七日上午上班時間,監院員工目擊遊覽車載四、五十人進入監院禮堂,原以為是出席公務會議,一探聽才知是場證婚儀式,主持證婚的是王建煊。不具名員工還爆料,監院工友與祕書處員工已事先排好座椅,前一天就先高掛結婚用的紅布條。消息傳出後監院員工議論紛紛,直批監院淪為私人處所,「太誇張!」

 

隨後,王建煊以「做好事」及好人難為等語為自己辯解,人民除了向地檢署以「圖利罪」告發外,本土社團負責人王獻極等人更前往監察院抗議,聲明監察院本來就應澄清吏治扮黑臉,要王建煊下台回家當好人。本文針對王建煊公器私用的法律與政治責任進行分析,探討監察院長王建煊之適任性。

 

二、公器私用的法律責任

 

按監察院組織法第2條規定,「監察院行使憲法所賦予之職權」;同法第6條第1項前段規定,「監察院院長綜理院務,並監督所屬機關」;再按公務員服務法第1條規定,「公務員應遵守誓言,忠心努力,依法律命令所定,執行其職務」;同法第6條規定,「公務員不得假借權力,以圖本身或他人之利益,並不得利用職務上之機會,加損害於人」;同法第11條規定,「公務員辦公,應依法定時間,不得遲到早退,其有特別職務經長官許可者,不在此限」;同法第19條規定,「公務員非因職務之需要,不得動用公物或支用公款」。

 

而王建煊為圖利台商團體特定成員,動用監察院經費以及編制人員,將監察院佈置成婚宴禮堂,並於2011107上午上班時間,開放上開監察院空間供特定團體做婚宴場所之用,被告除自己擔任證婚人外,並要求監察院同仁擔任婚宴司儀,明顯違反公務員服務法及監察院組織法。

 

承前所述,王建煊依監察院組織法負有綜理院務之責,又監察院之空間場所乃為使監察委員行使憲法所賦予之職權所設,基此,任何與憲法職權無關之事務,如婚宴會場佈置、婚姻顧問服務以及婚禮主持等,皆與前開監察院以及監察院院長職務無關。惟王建煊竟利用上班時間及職務上之機會,命令工友佈置監察院空間供特定團體做婚宴場所之用,並要求監察院同仁擔任婚宴司儀,從事婚宴會場佈置、婚姻顧問服務以及婚禮主持等與監察院職務無關之事,直接圖特定人之金錢及實物上利益,違反公務員服務法第161119條以及監察院組織法第26條之規定。

 

另按「有下列行為之一,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三千萬元以下罰金:四、對於主管或監督之事務,明知違背法律、法律授權之法規命令、職權命令、自治條例、自治規則、委辦規則或其他對多數不特定人民就一般事項所作對外發生法律效果之規定,直接或間接圖自己或其他私人不法利益,因而獲得利益者;五、對於非主管或監督之事務,明知違背法律、法律授權之法規命令、職權命令、自治條例、自治規則、委辦規則或其他對多數不特定人民就一般事項所作對外發生法律效果之規定,利用職權機會或身分圖自己或其他私人不法利益,因而獲得利益者」,貪污治罪條例第6條第1項第45款亦有明確規定。

 

查監察院預算,乃為執行及運作其所掌業務而編列,而王建煊明知於上班時間利用職務機會從事婚宴會場佈置、婚姻顧問服務以及婚禮主持等與監察院職務無關之事,係屬違背上開公務員服務法及監察院組織法之規定,卻仍從事上開行為,使該特定人免除會場佈置、婚姻顧問服務以及婚禮主持之費用負擔。基此,王建煊身為公務員,對於其主管事務明知違背監察院組織法以及公務員服務法之規定,直接圖特定人之不法利益,該當貪污治罪條例第6條第1項第4款公務員圖利之罪。簡言之,王建煊於上班時間動用公家人力與物力,為私人進行婚禮,已明顯違反公務員服務法與監察院組織法,更有觸犯貪汙治罪條例圖利罪之嫌。

 

三、公器私用的政治責任

 

除了上述違法情況外,政治上,王建煊亦應知所進退,主動辭職、靜待調查。事實上,王建煊明知公務員服務法規定,上班時間只能處理公務,不能辦私人婚禮,卻仗恃自己院長權力,把公家資源拿來私人使用,動用監察院經費、編制人員,將監察院佈置成婚禮禮堂,並在上班時間,開放監察院禮堂成為特定人士、團體的婚禮場所,把監察院搞成婚禮顧問公司,被一狀告上法院,王建煊成為貪污圖利罪的被告。

 

同樣的場景也發生在今年元旦,當時空軍司令雷玉其娶媳,動用五十名官兵擔任婚禮招待,遭質疑公器私用,雷玉其除了正式舉行記者會,向社會道歉外,也下台以示負責,然而雷玉其在假日辦私人婚禮都下台了,王建煊在上班時間辦私人婚禮,「公器私用」比雷玉其還誇張,豈有不道歉、下台之理?

 

四、結論

 

「問題之大莫大於不知問題」,王建煊圖利私人後,不斷以「做好事」及「研議禮堂出租辦法」等說法轉移焦點,完全未了解問題本質在於「公私不分」及「黨國不分」的合法性問題。台灣已走向民主轉型,過去威權時代權貴濫用國家資源的惡習,當不被現代台灣人所接受,也當為現代法律所禁止,然王建煊卻完全活在威權時代,在公眾質疑他上班時間公器私用之時,他以「答非所問」的方式回答說「做好事」,若非刻意轉移焦點,則是顢頇致極,惟不論王建煊是否明知違法,探究其行為,像活在威權時代「公私不分」的官員,顯早已不適任,在司法追究他的違法罪責前,王院長應知所進退,自行請辭負責。

 

極光電子報   276 2011.11.22

http://blog.roodo.com/aurorahope/archives/18099703.html

 

TaiwanOnline 首頁 » 討論區首頁 » 政治文化 » 政治討論區

所有顯示的時間為 UTC + 8 小時

 

馬政府延後補助國際選舉觀察團無法來台?

 

Max2011   文章主題 : 馬政府延後補助 國際選舉觀察團無法來

台?發表於 :2011-11-23, 19:29

註冊時間: 2011-07

文章: 6 ~ 100

Blog   留言板 這一篇是前幾天台北時報的報導,我覺得很有

意思,不過沒有看到自由報系的中文翻譯。原來台灣官方可以花

兩億多去搞「夢想家」, 卻不願意如期補助國際選舉觀察團來台

灣,且理由也不是真的沒錢,而是「太多人申請不知道挑誰,所

以乾脆先都不給」。

 

2012 ELECTIONS: Funding for observers allegedly delayed

http://www.taipeitimes.com/News/taiwan/ ... 2003518685

 

The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MOFA) has allegedly

postponed all funding for groups of international

academics who had applied to come toTaiwanto monitor

the January elections, sources said yesterday.

 

In one case, a group of four academics fromAustralia

that obtained approval more than a month ago was informed

by officials at the Taipei Economic and Cultural Office

inCanberraon Thursday that the grant would be postponed

until late January, meaning that it would be made

available only after the elections.

 

For that delegation, funding was to cover accommodation

for four nights and five days through the Jan. 14

elections, as well as airfares. The members of the

delegation were informed about the decision in writing.

 

According to one source knowledgeable of the affair, the

decision came from “high up” at the ministry and “all

delegations,” including those from theUSandEurope,

were also reportedly informed that funding deals were

postponed.

 

The source said the ministry claimed it had been

deluged” with applications and did not have sufficient

resources or funding to support them, and that rather

than having to choose between delegations, it had opted

for postponement.

 

The decision has given rise to speculation among some of

the would-be delegates that the real reason behind the

decision to postpone the visits is that President Ma

Ying-jeous (馬英九) administration is nervous about the

outcome of the elections and does not want to lose face

in the presence of foreign observers.

 

Another source contacted for comment said that if the

reason behind the decision to postpone the visits was a

lack of finances or human resources, then the funding

would have been canceled altogether rather than pushed

back until after the election.

 

In response, ministry spokesman James Chang (章計平)

yesterday denied that the ministry had instructed its

overseas missions to arrange visits for international

election observers to the country after the election

date.

 

As a democratic country based on the rule of law, it is

impossible that we would reject international election

observers. The ministry welcomes election observers and

is willing to provide administrative assistance,” Chang

said.

 

Chang said that earlier this month, the ministry issued

an instruction to its overseas missions setting out

guidelines about invitations to election observers.

 

Because of budget limitations, the ministry would not

invite extensive numbers of people from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to observe the election, but it did not ask

that visits scheduled to observe the election be

postponed indefinitely, he said.

 

In related developments, the Taipei Times has learned

that efforts are ongoing in theUSto have high-profile

observers present inTaiwanduring and after the

elections.

 

According to one of the individuals involved in those

efforts, formerUSpresident Jimmy Carter has been

approached to lead the delegation of “fair election

observers.”

 

Carter’s office has yet to respond to the invitation.

 

Staff from Republican and Democrat members of theUS

Congress are also reportedly planning to send delegations

toTaiwanto monitor the elections.

 

The potentialUSdelegation, which is working closely

with US representative Ileana Ros-Lehtinen, is also

hoping theUSwill send carrier groups to patrol

international waters west ofTaiwan, as it has done

during past presidential elections. It is hoped the

patrol would last until May, when the new or re-elected

president steps into office.

 

回頂端    

 

Max2011   文章主題 : Re: 馬政府延後補助 國際選舉觀察團無

法來台?發表於 :2011-11-23, 19:30

 

註冊時間: 2011-07

文章: 6 ~ 100

Blog   留言板 摘譯:

 

消息人士說,外交部已向所有國外申請來台觀察選舉的學術團體

通報,將會延遲補助他們的經費。

 

其中一個例子是,有一個由四個澳洲學術界人士組成的團體在一

個多月前獲准來台後,在上週四被台北駐坎培拉經濟文化辦事處

告知,要到一月底才會拿到補助款項。也就是說,他們在114

的大選前將無法獲得經費。

 

這個學術團體本來可以得到五天四夜的住宿補助以及機票。駐坎

培拉辦事處是以書面向他們通知這個決定。

一個詳知內情的人說,外交部的「高層」決定將補助延期,「所

有的觀察團」,包括那些來自歐美的,也據報被通知補助款將無

法如期撥發。

 

這個人說,外交部聲稱收到太多申請案,沒有足夠的經費給他們

,所以與其篩選代表團,外交部決定不如延期補助。

這個決定引起部分觀察團人士懷疑,馬政府延期補助的真正原因

是,他們擔心會在明年初丟掉政權,不想在外國人面前丟臉。(

譯註:如果是這樣那還好,就擔心是有人要搞鬼)

另一名消息人士說,如果延期補助的原因真的是因為財源或人力

不足,那補助應該會被取消,而不是被延期。

外交部發言人章計平否認有向駐外使館下指示,讓國際選舉觀察

團到選舉後才能來台。(譯註:這邊有點是記者問A,發言人否定

B的味道,這個政府一向喜歡嘗試轉移焦點;當然外交部不是不准

觀察團來台,只是延後補助而以)

 

他說:「以我國的民主法治,我們不可能阻擋國際觀察團。外交

部歡迎選舉觀察團,並願意提供行政方面的協助。」

 

章計平說,這個月稍早時,外交部有向駐外使館通告,訂立關於

邀請選舉觀察團的指導原則。

 

他說,由於預算限制,外交部不會邀請許多國際選舉觀察團,但

並未要求觀察團無限延後訪問行程。(譯註:不是要求觀察團延

後,只是延後補助款而已,但達成的效果相同)

 

台北時報另外得知,一些人士在美國推動讓知名觀察員在選舉前

後來台訪問。其中一人說,美國前總統卡特已獲邀請率領一個「

公正的選舉觀察團」來台。

 

卡特的辦公室尚未回覆邀請。

 

美國國會的一些共和黨和民主黨議員的幕僚據報也正在準備,打

算前來台灣觀察選舉。

 

這個觀察團的成員與美國眾議員Ileana Ros-Lehtinen關係密切。

他們同時希望,美國會像跟過去總統大選時一樣,派出航空母艦

巡邏台灣海峽,直到五月時的就職典禮。

 

回頂端    

 

Max2011   文章主題 : Re: 馬政府延後補助 國際選舉觀察團無

法來台?發表於 :2011-11-23, 19:30

 

註冊時間: 2011-07

文章: 6 ~ 100

Blog   留言板 我覺得國際選舉觀察團是必要的,雖然他們本

身在台灣不擁有任何公權力,但卻可發揮某種程度嚇阻作用、阻

止舞弊。尤其是這次大選鬼影幢幢,媒體嚴重偏袒並失去監督作

用,民調機構被關,候選人私會賭盤組頭,另一方的候選總部被

號稱是組頭手下的人恐嚇。最糟的情況可能是,司法檢警在選舉

當天自動「放假」,黑道押人把票投給特定支持對象,那台灣可

能就會在政治上回到某人最懷念的1980時代了—不過經濟上還是

一樣沈淪。

 

國際選舉觀察團可能無法阻止這一切,不過至少是相對公正的評

論、仲裁團體。外交部的作法為我帶來許多問號:

 

1. 如果外交部本來有編經費,為何會不願篩選觀察團,卻延後對

觀察團的補助?這種作法不能省錢,意義何在?

 

2. 台灣民眾有沒有方法捐款給這些向外交部申請來台的觀察團,

讓他們可以順利觀摩並發揮正面作用?

 

3. 目前國際較知名的選舉觀察中心包括美國的卡特中心(Carter

Center)、及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Organization for Security

and Co-operation in Europe)。卡特中心據報導已經有人邀請

,那台灣有沒有團體嘗試邀請歐洲安合組織?以一般個人身份,

可以有辦法推動他們來台嗎?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