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9 5《綠色參考》
(林保華主編;提供林保華的評論與若干信息。)
林保華部落格:http://lingfengcomment.pixnet.net/blog


綠參:香港“愛國”遊行“三烏”形象;鍾士元固精培元;范婦人不想充電;文匯報抹黑學生


香港“愛國”遊行“三烏”形象   
林保華
《看》雜誌  147期(2014年9月號)
www.watchinese.com

香港“愛國”人士在8月17日舉行了一場號稱是“保普選 反佔中 保和平
反暴力”大遊行。但是根據報導來看,雖然有特區政府保駕,香港警方誇
大遊行數字,但是所表現出來的狀況,可說是“烏合之眾、烏七八糟、烏
煙瘴氣”。嚴重損害香港這座國際城市的形象,根本已經不是過去所說的
“東方之珠”,而是“東方之烏”。

為比下“七一”大遊行
817遊行灌水氾濫成災

“愛國”人士要組織這場遊行,就是要與香港市民的七一大遊行比拼,顯
示他們的民意。原先由特首梁振英炮製出來的“幫港出聲”大概深覺光是
出聲還不夠,應該出力,所以他們的頭子出來,再組織一個“保普選反佔
中大聯盟”,先與聯署電子公投的79萬人來比拼,因為其不擇手段,不但
強迫企業內部員工簽署,還開放中國遊客與外籍人士簽署,甚至拉到18歲
以下的中學生,對是否重複簽署也未加審核,所以他們自稱有140萬人聯
署,大大超過泛民的79萬人。但是如果想想香港只有700萬人口,去掉18
歲以下的人口,居然有140萬人出來聯署,與平時民調數字相比,其水分
已經大到可以氾濫成災的地步了。

但是“愛國”人士一般是動口不動腳,因為動腳要流汗,不符合他們的愛
國方式,為了突破這個困境,表明他們的確有民意基礎,因此他們還是鼓
起勇氣,組織8.17遊行,所幸中國已經經濟崛起,其實就是沒有崛起,中
國在統戰方面也很捨得花錢,這樣就可以組織雖不愛國卻愛錢的人士出來
遊行,到底,愛錢的人比愛國的人多許多,就權作“加班”那加班費了。
只要臉皮厚一點,敢於不擇手段,一切困難就可以迎刃而解。

因此在遊行以前,已經傳出一些公司逼自己員工出來遊行的消息。那位“
出聲”的頭子說,如果公司強迫你遊行,你可以辭職啊。嘩,辭工是這樣
簡單的事情,難道他是包工頭,包下所有辭工的人找回類似工作,類似薪
酬?只有沒有人性的人才會講出這種話。

那天一早,大聯盟率先舉行“跑步上中環”活動,由維多利亞公園跑到中
環遮打道獻花區,但是大批已報名人士缺席,最初預計有10.000人參與,
最後大會卻聲稱僅有1,500人,警方則說只有880人由維園起步。也就是
說,參加者不到報名人數的1成!

警方公布反佔中遊行隊伍離開維園時人數為11.18萬,高於今年7.1大遊
行高峰期人數9.2萬,亦較獨立單位如港大估算的人數多。港大民意研究
計劃、港大社工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葉兆輝亦有公布遊行人數,分別是介
乎7.9萬至8.8萬,以及5.15萬至6.3萬,同較7.1遊行所公布的介乎15.4
至17.2萬,及12.2萬人為少,大約一半左右。主辦單位則估計遊行人數有
19.3萬,而7.1遊行的主辦單位則估計當時參與者是51萬人。其實,只是
憑肉眼觀察,也很容易得出這次不如上次的結論。奈何一上共產黨的賊船
,只有說謊才能活得下去,包括香港警方。因為如果不配合說謊,前程就
完蛋了。

這次遊行與7.1不同者,乃是警方都承認,這次遊行高峰人數是在維園集
合的時候,因為比較多有組織者參與,一些人報到拿到錢以後就走了。而
7.1不少人是中間加入。這也是“集會”與“遊行”不同之處。

包吃 包喝 包拿
817走路工 怪事一籮筐

8.17那天,明報頭版頭條標題就是:“遊行前午餐 包7酒樓200圍 反佔中
維園集合 鄰近4間『包場』”。顯然,這些“免費午餐”很符合共產黨的
“唯物主義”觀念,吸引了他們的信徒。第2天明報繼續報導:“在遊行
起點維園附近的多間酒樓,昨被多個團體『包場』,免費招待參加者午膳
。銅鑼灣皇室堡最少有3間酒家被團體『包場』。福建社團聯會於5樓迎囍
大酒樓『包場』,有成員向記者派發太陽帽和制服,指團體已『包了十幾
圍』,可以入場用膳;香港湖北聯誼會亦於該酒樓包了一間房,筵開逾20
席,食物包括乳豬拼盤、清蒸大海斑、炒飯及甜品等。”與台灣的“便當
”相比,也是“貧富懸殊”啊,怪不得某些台灣中南部的里長已經在向中
國申請他們的活動經費,情願充當共產黨的“黨奴”。

也因為媒體了解“愛國”人士的作風,因此,香港一些媒體就派人到遊行
隊伍中“臥底”,報導許多見不得人的奇奇怪怪事情,這就是前面所說的
“三烏”結論。

台灣的“走路工”如果發生在選舉期間,都會被起訴,即使平時的政治活
動,也是見不得人的事情。但是香港的“愛國”人士,因為得到北京與特
區政府的支持,還掌握了大部分輿論而有恃無恐。

東方日報報導說:“大會初時聲稱會以派貼紙方式點算人數,又鼓勵遊行
人士到位於終點的遮打道獻花區獻花,但不少遊行人士抵達匯豐總行後,
便急不及待右轉往港鐵站方向離開,令獻花區場面冷清,部分原用作獻花
的透明膠箱更放滿垃圾。有團體懷疑以貼紙作為派錢的兌換券,引發遊行
人士『盲搶』貼紙,情況一度混亂。”

明報說:“本報記者昨日分別混入兩個活動,其中『深圳社團總會』的遊
行活動,除享用了一頓酒家免費午餐,遊行後記者及各團友獲發300元。
不過,當本報記者昨致電其中一名接頭人,對方自稱是深圳社團總會義工
,否認派錢。”

明報還派記者參加“惠州新港人”舉辦的“粵菜一天遊”免費活動,主辦
單位安排6架旅遊車,接載約360人先遊覽赤柱、午膳,再到維園遊行。主
辦單位要求參加者須穿上大會派發印有“惠州”字樣的服飾。一名自稱負
責人的陳先生稱,活動免費是因為有老闆支持。遊行期間,參加者還獲派
麵包和豉油禮品。

香港有線電視也報導記者報名參加遊行團,早上10時半到達元朗大會堂,
登上一輛坐滿了數十人的旅遊車,當中包括一家大小,各人被要求換上寫
有“香港青年會”的白色制服,一名女子向每人派發250元“車馬費”。
來到維園後,記者跟隨大隊出發,但甫步出維園,同行10多人就自行離開
。警方也承認部分參加者出發後,便離開遊行隊伍。這是過早派發“車馬
費”失策之處。聰明一點的是結束後再派錢。更聰明的是“蛇頭”失蹤,
自己吞下這筆錢!

香港蘋果日報也派多名記者以臥底身分混入多個反佔中遊行團體,發現全
部都有向遊行人士提供200至350元不等的報酬,其中香港廣西社團總會出
手闊綽,甫報到便即派發200元車馬費,另送總值逾百元的糧油食品禮品
包,而且只需到維園報到即可收工。一名記者加入香港長樂聯誼會隊伍,
但要走完全程才可獲報酬350元。遊行期間一直須穿上印有福建社團聯會
的橙色制服。

該報還報導,有讀者發現,深圳灣口岸及皇崗口岸那天一早已大排長龍,
懷疑大批內地人是趕來港參加遊行。《蘋果》成功放蛇,直擊廣東惠州總
會除動員在港的同鄉外,更在內地召集20多名從深圳來港的內地人走畢全
程,然後返回九龍區發“薪資”,每位300元人民幣。有的要留在香港玩
,要求發港幣,便可以拿到380港元。

蘋果日報“盡論中國”的評論說:“透過威逼利誘增加遊行人數,甚至動
員內地居民來港參加愛國遊行,以致福田口岸、深圳灣口岸出入境人數刷
出新高,演出『中國人由中共組團到香港遊行示威以抗議香港人遊行示威
』的鬧劇,堪稱是香港前途由中國人決定的重要實踐。”如果未來福建與
台灣也有海底隧道通車,這種戲碼也會在台灣上演。

《蘋果》另一位記者那天早上約10時,與40多名青年在屯門友愛邨外集合
。本來講好每人300元,他們苦等了一個多小時,有人開始鼓譟,到中午
12點多,有電話來說人數“爆額”,要降價至250元,還要自資約50元車
費,那些青年無奈接受,分批乘公車再轉乘港鐵,於1點半到達維園。不
知道這50元是被“蛇頭”貪污,還是執行市場經濟原則,根據供求關係來
調整薪資?

紐約時報報導這個新聞時,說那些人是被“僱傭”的。可見已經是“丟醜
丟掉國外”。

對這些情況,那個“幫港出聲”兼“保普選反佔中大聯盟”的頭子當天表
示不知情,還聲稱會查究云云;這根本就像中共的腐敗已經蔓延全身那樣
,怎麼可能不知道?看你辦不辦而已。但是第二天他就完全否認有派錢事
宜。的確,如果不是敢於厚臉皮耍無賴,怎麼可能充當“愛國人士”?

香港在九七前叫做“東方之珠”,以清廉而閃亮於全球。這種事情怎麼可
能會在香港發生?然而共產黨來了,一切都變了,這就叫做“中國化”。
共產黨為了政治原因,縱容這種爛事在香港發生,媒體普遍報導,嚴重損
害香港的形象,最後的報應還得由共產黨承受。即使中共媒體無恥的大肆
吹捧。
    作者為資深評論家、專欄作家、中共黨史學者。曾擔任香港大學
    經濟金融學院院長張五常教授助理研究員,研究中國政經改革。

(穿越30多年時空的重要評論,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請看林保華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新舊評論還在繼續增加與上網中)
------------------


林保華按:
以下是兩篇19年前評論范徐麗泰等“忽然愛國”的“舊電池”戲謔文章。

鍾士元固精培元    凌鋒  1995.2.23(2010.2.14上網)

    難得預委也有幽默感,在北京開會時搞了個新春聯歡會相互戲謔一番。
其中最寓深意的恐怕還是朱幼麟送鍾士元“健男寶”。

    鍾士元今年七十幾歲了,號稱“總是完”,在中英談判香港前途時,作
為行政局的大阿哥,是最不祥的名字了。

    但是據說他現在仍然可以“一晚做兩次”,朱幼麟向鍾的女友證實過,
所以才送他“健男寶”來固精培“元”。

    真沒有想到領過美國護照的朱幼麟能如此深愛中國文化傳統,老吾老以
及人之老,對鍾士元關懷備至。

    果然,藥力見效,在大補元氣、固精培元之後,這個“孤臣孽子”立刻
龍精虎猛,向港英當局“反戈一擊”。

    事緣這次預委會經濟小組會有個“維多利亞填海工程研討會”,因為是
研討會,所以港府派了規劃署署長潘國城參加。官員出席預委會研討會是港
府顯示政策的底線。但一些“積極分子”為了邀功,逼潘國城立即作出回應
。這些積極分子包括吳家瑋、鄭明訓。而鍾士元大概藥力發作,更直接逼潘
國城參加正式的預委會會議,以造成港府和預委會直接接觸的局面。幸好港
方經濟小組組長方黃吉雯識大體,從中解圍。

    以往港府拒絕派官員出席預委會會議,除了“政策”,也怕在會上被批
鬥。而最狠的就是這批“孤臣孽子”。

香港經濟日報  六路八方專欄
--------------------------


范婦人不想充電    凌鋒  1995.2.24(2010.2.14上網)

    朱幼麟除了“窒”鍾士元以外,其他一個對象是范徐麗泰。他送范婦人
“強力充電機”,以示范婦人是“舊電池”。

    不過朱幼麟似乎想得不夠周到,沒有顧及它的負面影響。女人在得到了
充足的電力供應之後,難免到處放電,一旦發生緋聞,或者出現家庭糾紛,
自然會成為煲水新聞。如果因而影響了預委會的形象,朱幼麟是否承擔得了
呢?

    預委會裡的“舊電池”為數不少,例如鍾士元、李福善、羅德丞等等都
是知名度大的舊電池。朱幼麟偏偏挑中范婦人,是何居心?以致范婦人不敢
接受,欲將之轉讓。問題是鍾士元有了健男寶,如果再充電,擔心他會虛不
受補,不但成不了“超人”,可能就此“總是完”。

    如果范婦人真的有誠意轉讓的話,不應該轉給那些吃了碗裡看鍋裡的壞
男人,不如轉給同性人,最佳人選我認為是譚惠珠小姐。朱幼麟已經送給她
一個大紅唇膏,需再充電以後,才能更加多姿多彩。

    如果譚惠珠認為自己要放電已經有足夠的電力,不必接受充電機而自毀
形象,那范婦人就不如把充電機完璧歸朱。實際上朱幼麟自己也需要充電,
因為他剛從美國佬轉為中國人不久,“國齡”尚幼,需要充下電而成朱壯麟
或朱老麟。如果充電還不夠勁,不如把給鍾士元的“健男寶”也要回來,雙
管齊下之後,中國人才可站起來。

香港經濟日報  六路八方專欄
--------------------------

林保華按:
老共對學生心生恐懼,出手抹黑。效果適得其反,會激發學生更加反感。一
些學生從政,是很自然的事情,與“旋轉門”無關。因為從政辛苦,有風險
。那些被中共統戰的,進入政府與商界的,難道好處不是更大嗎?何況左仔
從政的也不少。曾德成、曾鈺成兄弟不是?他們的收入難道不是大大好過泛
民議員,遑論助理。

調查報道:學聯反對派關係大起底
http://paper.wenweipo.com   [2014-09-05]     我要評論(21)
放大圖片

骨幹在校充「爛頭卒」 畢業受薪接棒亂港

香港文匯報訊 (記者 文平理、齊正之) 人大常委會就政改決定一錘定音,連「佔中」發起人戴耀廷也承認策略失敗。但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學

聯)卻繼續堅持對抗路線,近日甚至宣布在9月22日發動大專生罷課一周,並且積極配合「佔中」行動,猶如反對派的「爛頭卒」。本報調查發

現,近年來反對派與學聯互動緊密,學聯已變質成為反對派的「打手」以及培訓第二梯隊的基地。

本報調查發現,學聯之所以由一個學生聯盟,逐步演變成反對派的「外圍組織」,專門負責煽動青年學生,在前線衝鋒陷陣,當中原因,主要

是反對派近年已經與學聯形成了密不可分的「旋轉門」關係。一些有潛質的反對派「新星」如李成康,可派到學聯汲取經驗和知名度;而學聯

骨幹在離任後就可以加入反對派政黨,成為重點培養的一群,如當年的陶君行、蔡耀昌,或近年的李耀基、黃永志;部分人更成為反對派的受

薪職員,不虞因為抗爭而影響就業,令他們可以在無後顧之憂之下全力為反對派服務。在這種緊密的互動關係下,令學聯已經完全變質,成為

了反對派的「打手」以及培訓第二梯隊的基地。

預演「佔中」煽罷課 愈趨激進

學聯是由香港8個大專院校學生會組成之專上學生組織,原本成立目的是作為學生的組織,以推動學生運動的發展和增加學生對社會的投入。然

而,近年學聯的行徑卻儼如激進反對派的政黨團體,激進程度甚至較「人民力量」、社民連等有過之而無不及。今年6月時,學聯就聯同多個激

進組織以響應反對新界東北發展為由,暴力衝擊立法會。近期,隨覑「佔中」形勢愈來愈孤立,學聯更自告奮勇擔當「佔中」骨幹,在戴耀廷

以及反對派愈退愈後之時,學聯卻愈走愈前,7月1日大遊行後的「佔中預演」,就是學聯為主發動,導致包括多位青年學生在內的511位市民因

違法而被捕。最近,學聯跟隨反對派抗拒人大常委會決定的步調,全力策動大專生罷課,意圖為「佔中」挽回聲勢。

一直以來,學聯與反對派都有千絲萬縷的關係,不但在政治上互相支援,而且學聯中人成為反對派政黨核心的也有不少。早年便有前學聯秘書

長陶君行,他後來加入民主黨並成為黨內少壯派代表人物,之後脫黨加入前铫任秘書長,幾年前更成為社民連主席;另一名前學聯秘書長蔡耀

昌,及後擔任劉千石助理多年,現為民主黨副主席,這些足證學聯與反對派的關係。

反對派栽培 形成「旋轉門」

近年來,兩者的合作更加愈趨緊密,已經形成了「旋轉門」關係:反對派的「學生精英」可以加入學聯接受抗爭訓練,並且提升知名度;之後

這些「精英」又可以進入反對派內擔任重要職位,這種安排一方面可以為反對派培育源源不絕具有知名度和鬥爭經驗的「精英」;另一方面通

過這種合作關係,反對派可以牢牢控制學聯的路線和立場,使之成為反對派的有力打手。

例如在2011年8月18日,時任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出席香港大學百周年校慶慶典儀式時遭到一小撮激進示威者干擾,當中「一戰成名」的李成康

,就是民主黨銳意培訓的新秀。當時民主黨更派他擔任前立法會議員李華明的助理,甚至正安排他參與區議會選舉。雖然事後因為李成康抹黑

警方的大話被揭穿聲名狼藉,但他仍然得到反對派賞識,並且在2012/2013年度擔任學聯秘書長「受訓」。

至於在學聯任上幹出名堂後得到反對派重用的更不少,當中例如有2007/2008和2008/2009年度連續兩屆擔任秘書長的李耀基,及後迅即得到民

主黨重用,並且擔任「支聯會」常委、民主動力執委等多個重要職位;又如2009/2010年度出任學聯代表會主席的黃永志,畢業後投身激進反對

派陣營,現為社民連主席梁國雄助理,是6月衝擊立法會被捕的其中一人。而曾被稱為「新民主女神」的周澄,在2009/2010年度擔任學聯秘書

長,畢業後卻找不到工作,最終獲聘於社民連,現為反對派立法會議員梁繼昌研究助理,而其男友正是社民連副主席吳文遠。

就業有保障 不怕違法影響前途

在2011/2012年度擔任學聯秘書長的陳倩瑩,現為反對派立法會議員張國柱政策研究主任,據稱她並「內定」為民陣新一屆召集人。而近日「大

出風頭」的民陣召集人楊政賢,也是出身學聯,在2013/2014年度擔任副秘書長一職,後來正是由於得到前民陣召集人孔令瑜的賞識,一躍成為

了召集人。在這種情況之下,學聯自然不可能政治中立,淪為反對派的政治打手。

然而,外界卻質疑,多名學聯骨幹在畢業之後受聘於反對派,這等如是為他們設置了「安全網」,令他們不怕激烈甚至違法抗爭會影響到他們

的就業及前途,變相鼓勵他們變本加厲。這也是近年學聯愈來愈激的原因。但是,反對派的職位始終有限,在僧多粥少之下,除了少數頭目人

物能夠「受惠」外,不少跟覑學聯的學生卻未有同等待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