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毛澤東學者去世,死也不安寧
蘋果日報 2011-12-31

南京大學歷史學教授、中共黨史專家高華的葬禮昨在南京舉行。

因校方擔心大批異見學者出席可能惹政治麻煩,要求出席者致悼

辭須事先送審,引學者不滿。學者在送別時雖不發言,卻以輓聯

表達對逝者早年衝破中共禁區的敬意,稱讚他在內地豎起重評毛

澤東的大旗。有學者更在葬禮上疾呼:「天一定會亮的!」

高華於本月 26日因肝癌去世後,內地一批與他相交相知多年的文

人學者都表示要親往南京,送高最後一程,他們當中不少人言詞

大膽,敢批評當局,包括北京的章詒和、人民大學的張鳴、清華

大學的秦暉及上海的許紀霖、朱學勤等,引起南大校方警惕,擔

心出現政治事件。

據悉,追悼會前校方發通知,指所有悼辭須先經南大黨委審查,

甚至連輓聯也要審查,張鳴對自己所寫的祭文無法在會上念表示

哀傷。章詒和怒批南大校方:「高華為你們掙來多少學術聲譽,

你們怎麽忍心這樣做!」南大對這些學者置之不理。

因當局控嚴,大部份出席者只好默默送別,但北京學者張鳴向高

華遺體致禮後,悲憤難抑,當場疾呼:「高華兄,天一定會亮的

!」語驚全場。有學者以筆墨輓聯方式,表達對高的敬意,讚揚

他早年以筆墨突破禁區,樹起重新評價毛澤東的大旗。

學者紛撰輓聯,讚高華「射日成高手,啟蒙著文章」,「秉筆直

書,青史垂範」;作家章詒和除寫輓聯「讀大塊文章,一點騷心

一點血;聽滿城風雨,半悲人老半悲君」表敬意,更撰悼文「哭

高華」致哀。章詒和接受本報記者電話採訪時表示,高華在喧囂

惡劣環境下,堅持良知,選擇真理,「這樣的學者,值得我們崇

敬」。臺灣學者余英時、龍應台等也送去輓聯。

終年 57歲的高華,因出版《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延安整風的

來龍去脈》一書,踢爆毛澤東早年靠權鬥整跨對手、登上中共神

壇內幕,轟動海內外。但作為著名學者的他,卻住陋屋、生活窮

困,尤其是五年前被診斷患上肝癌後,一度連醫藥費都不能保障

。高華去世,內地毛派欣喜若狂,特別是其忌日與毛澤東誕辰同

日,左派歡呼是毛在九泉之下將他「召」走。

 

《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
爆毛澤東用權謀奪權
2011年12月31日
(1人)瀏覽人次:1,433回應:0
FacebookTwitter轉寄朋友文章回應
2000年,香港中文大學出版了時任南京大學歷史系副教授的高華的作品──《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延案整風運動的來龍去脈》(圖),因書作出自一位中共體制內專門研究中共黨史學者之手,甫面世即引海內外廣泛關注,成為當年中共黨史研究界的轟動事件。
該書對毛澤東如何運用權謀手段攫取中共權力,擠身成為中共最高領導人的歷史作全面、深刻的解剖分析,讓讀者明白,原來「偉大領袖」登?之路,並非都是鮮花和光環;其次,該書亦打破了中共評價毛的禁區。
而該書亦曾得到楊振寧、王元化、陳方正、吳敬璉等大批學者的肯定,但被內地擁毛派視為「貶毛之源」狂罵。雖然書作被北京國家圖書館等官方列為館藏書,但藏量極少,且不能公開借閱,僅供內部參考。書作曾成為內地民眾赴港旅遊的熱門手信之一。早年,北京律師朱春濤因攜帶該書回國,遭海關當場沒收,朱怒告海關,雖獲判勝訴,但當局至今仍視之為禁書。 2002年中大曾再版該書。
《蘋果》記者

----------------------------------------------------------------------

林保華按:以下是當年看了《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延安整風運動來龍去
脈》後我寫的2篇書評。

毛澤東以權謀奠基統治架構和手段
    ------讀《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延安整風運動來龍去脈》   

凌鋒

    今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是毛澤東一百一十周歲冥壽。對借毛澤東的神主牌
推展“新政”的中共新領導人來說﹐他們會怎樣對待這個紀念日﹐是個饒有
興味的問題。毛澤東已經“駕崩”二十七年了﹐據說也已經從神壇回到人間
﹐但是中共當局除了在一九八一年六月召開的十一屆六中全會通過了《關於
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為毛的功過定調﹐就禁止中國老百姓公
開評毛﹐不要說“非毛”了﹐就是進一步探討該決議所批判毛的錯誤也被禁
止﹐例如反右﹑大躍進﹑文革等等。但是中國的學者沒有就此停止研究﹐他
們也利用各種機會﹐以打擦邊球的技巧發表他們的研究成果。

    公元二○○○年﹐香港中文大學出版了一本《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
延安整風運動的來龍去脈》(以下簡稱《紅太陽》)。是被壓抑多年之後﹐
中共黨史學術界中石破天驚之作﹐可惜出版界和學術界尚未給予足夠的重視
﹐只是以口碑形式流傳﹐筆者不吐不快﹐但是從閱讀到這次修訂完稿﹐也幾
乎花了近兩年﹐實在慚愧。

                    評毛將是中共政改動力

    《紅太陽》的作者高華﹐是南京大學歷史系副教授﹐歷史學博士﹐長期
研究中共黨史﹑民國史﹑中國現代史。可喜的是他今年還不到五十歲﹐來日
方長。中共雖然禁止“老一輩”評毛批毛﹐但是江山代有才人出﹐長江後浪
推前浪﹐有高華這樣的年輕人出現﹐被顛倒的歷史遲早還是要再顛倒過來。
當然﹐高華不是一個人﹐他也吸收了不少國內外學者﹐特別是國內學者在艱
難環境下小心翼翼所作出的黨史研究成果。而這本“大成”﹐也只能在香港
出版﹐哪年哪月﹐一旦中國可以廣泛﹑公開的評毛﹐必將成為推動中共進行
政治改革的巨大動力。

    本書共有十五章﹐從第一章《毛澤東與原中共中央歷史上分歧的由來》
﹐到第十五章《“毛主席萬歲”----延安整風的完成》﹐也就是毛澤東從上
山落草到一統全黨的過程。全書七百多頁。

    這個從一九二七年敘述到一九四五年的歷史﹐是毛澤東在中共黨內從崛
起到成功的歷史。書中所敘述和分析的只是毛澤東在黨內鬥爭中用什麼權謀
取得成功的。他在黨內的成功奠定了奪取國民黨政權的基礎。一九四五年以
後是他成功後如何鞏固權力﹐直至死亡﹔由於更是“現代”﹐也就更為敏感
﹐出版的困難也就越大。但就是這前半部﹐不但是黨內和“革命根據地”內
的“與人鬥爭﹐其樂無窮”﹐也奠定了日後中共統治中國大陸的一套政治架
構和手段。

    而在毛澤東的整人過程中﹐當時的中共領導人也有不同的嘴臉﹐這些人
以後都是“黨和國家領導人”﹐當時的表現同後來的表現也是一脈相承的﹐
這又為我們提供另一個了解中共領導人的窗口。文革及以後他們的遭遇和表
現同延安時期大多都有必然的聯繫。

    過去在黨史中迴避的AB團屠殺事件﹐實際上也是毛澤東所為﹐以後延安
時期的審幹﹑整風和搶救運動﹐以及中共建政以後的歷次政治運動﹐基本上
是沿用同一手法﹐構成了中共政治運動的恐怖特色﹐也是毛澤東控制全黨全
國的重要手段。毛澤東批判王明“殘酷鬥爭﹐無情打擊”﹐其實這才是毛澤
東自己的寫照。在AB團事件中批評毛澤東的項英﹐因為在一九四一年皖南事
變中殉難﹐以後在中共黨史中就一直被戴上“右傾”的帽子﹔而周恩來則一
直在戰戰兢兢中過日子。

                    紅色恐怖的活生生圖景

    本書以翔實豐富的史料和眾多的典型個案將延安“搶救運動”的酷刑和
慘狀及整風運動的活生生圖景淋漓盡致的展現在讀者面前﹐使筆者回憶起反
右和文革時的“紅色恐怖”﹐看到這幾個章節的那晚居然做起了惡夢。也使
我想起曾在文革中坐牢﹑多年前離開中國﹑現在澳洲任教的經濟學家楊小凱
﹐他第一次來香港大學擔任訪問學者時﹐因為香港離開大陸太近﹐以致開始
幾個晚上都在做惡夢。可見這個“精神奴役的創傷”對這一代人的深刻影響
。其中有些人還受到肉體創傷﹐甚至被秘密殺害。例如對黨內“托派”的處
死方式有集體被刺刀捅死﹑馬刀劈死﹑活活打死﹑集體槍殺﹑集體活埋﹑任
憑狗咬﹐以及用木榔頭把腦殼砸爛等等。令人髮指的還有﹐延安和平醫院還
用三個活生生的“反革命分子”做醫學解剖。因此能在那個恐怖機器中倖存
並且爬上高位者﹐實不必對他們的人性寄以太多的期望。

    下面一段是書中對當時延安情況的描寫:“在康生和個單位審幹小組施
行的精神﹑肉體雙重折磨下﹐大批『特務』被製造出來﹐人們互相『揭發』
﹐甚至許多夫妻也互相『咬』對方是『特務』。各單位﹑學校的『日特』﹑
『國特』﹑『叛徒』魚貫上台自首﹐有的還被樹為『坦白』典型﹐胸佩大紅
花﹐騎在馬上﹐風塵僕僕地巡迴各地現身說法。一九四三年夏秋之後,各機
關、學校大門緊閉,門口由警衛把守,延安的人們已中斷互相來往,‘誰也
不敢理誰’,在偌大的延安城,也需持介紹信才能辦事。入夜,延安萬籟寂
靜,聽不到一點聲音,陷入一片恐怖、沉寂之中。”

    毛澤東一統全黨有兩個關鍵時期﹐一個是一九三五年一月的遵義會議﹐
一是一九四一年以後的延安整風。遵義會議上﹐毛澤東聯合了國際派的張聞
天﹑王稼祥﹐對付其他國際派﹐奪取了黨內的軍事領導權﹐這是第一步。在
延安整風時﹐毛澤東則同劉少奇結盟﹐反對這個尚有影響力的國際派而一統
全黨﹐特別是奪回對馬列主義意識形態的解釋權。毛澤東如何發現劉少奇﹐
劉又如何充當攻擊王明的馬前卒﹐主動靠攏毛澤東﹔以及兩者開始還有點分
歧﹐其後又如何完全一致﹐書中都有詳細的資料分析。而彭真因為是劉的愛
將﹐因此也有他在延安的發跡史。

                    領導人不同遭遇和角色

    在延安整風中最受毛澤東寵信﹐也最會揣摩毛意的是康生。被稱為毛澤
東手中“出鞘的利劍”﹔康生在文革中再受毛澤東的重用﹐正是因為文革就
是當年整風運動的翻版和發展。康生是壞透的中共黨棍﹐然而中共把延安整
風中的壞事全推給康生﹐就同文革把壞事全推給林彪和“四人幫”一樣。實
際上延安整風運動中﹐除了毛是第一號人物﹐重要事情都要他點頭外﹐劉少
奇則是第二號人物﹐他甚至是秘密機構“中央反內奸鬥爭委員會”的主任﹐
只是他深居簡出﹐也許是更加深沉不露而已。

    中共建政後第一個被毛澤東收拾的中共地方實力派領導人高崗﹐也是在
延安被毛澤東特殊重用﹐用地位﹑權力﹑名譽將他緊緊拴住。所以高崗在中
共建政初期同劉少奇爭權﹐以為毛澤東支持他﹐最後才明白他被毛出賣了。

    而王明自始至終沒有怎麼對不起毛澤東﹐他沒有打擊毛澤東﹐打擊毛澤
東的是博古﹐他開始根本沒有把毛澤東放在心上﹐到他發現毛澤東“坐大”
以後﹐甚至還討好他﹐但是毛澤東一直沒有放過他﹐把他作為主要敵人打﹐
因為他是國際派的首腦﹐不搞臭他﹐不鬥垮他﹐毛澤東就無法牢固建立他對
全黨的控制。

    毛澤東最不放心的軍事將領﹐除了張國燾就是項英。書中沒有敘述毛澤
東是如何逼走張國燾的。但是對皖南事變則表達某些同中共傳統的不同看法
﹐那就是遠在延安的毛澤東給項英“前後矛盾﹐變化無端”的電報指示。項
英在進退失據下發生皖南事變﹐項英被自己的警衛殺害。毛澤東一箭雙雕,
既指責項英右傾機會主義﹐又指國民黨搞摩擦﹑不抗日。書中說﹐“在項英
地位岌岌可危的時刻只有周恩來能體諒項英進退兩難的苦衷”。也許因為項
英其實是周的替死鬼。我們如果了解張國燾的西路軍是如何覆滅的﹐就可以
看出毛澤東完全是用同樣的手段借刀殺人﹐那時也是一會要西路軍西進打通
“國際路線”﹐一會又要他們在貧瘠地區建立根據地聽任兇狠的“馬家軍”
來剿滅﹐然後把責任推給張國燾的“分裂主義”,清除黨內軍內這個勁敵。

    至於毛澤東對周恩來如何又利用又打壓﹐自然也是不可少的內容﹐這裡
就不贅述了。

                    箝制傳媒控制幹部手法

    毛澤東通過這場整風運動為他建政以後控制國家﹑控制幹部和控制人民
積累了豐富的經驗。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一﹐控制傳媒﹐箝制民眾的思想。

    高華根據對當時延安傳媒﹐特別對喉舌《解放日報》的研究﹐認為該報
總編輯陸定一和當時的中宣部代部長胡喬木已經建構了毛澤東新聞學的框架
﹐“最顯著的特徵是將政治功利性視為新聞學的本質﹐而否認新聞具有超階
級性屬性的觀點。”主要有幾點﹕

    1﹐  “黨性第一”的原則。胡喬木說﹐黨報“要在自己一切篇幅上﹐在
每篇論文﹐每條通訊﹐每個消息……中都能貫徹黨的觀點﹐黨的見解”。也
就是“黨性”要充斥在傳媒的每個細胞裡。

    2﹐  反對“虛假真實性”的原則。陸定一提出了一個有名的口號﹕“把
尊重事實與革命立場結合起來”。考慮上面的第一個原則﹐“事實”和“立
場”哪一個重要也顯而易見。

    3﹐  新聞的快慢必須以黨的利益為原則。他們說﹕“該快的快”﹐“該
慢的慢”﹐“有的壓一下才發表﹐有的壓一下不發表”﹐一切必須聽命於黨
的領導機關和最高領袖。

    4﹐  運用報紙指導運動的原則。在運動初期和達到高潮的一段時間內﹐
集中報導﹐形成宣傳規模﹐用以教育幹部和群眾﹐震懾和打擊敵人。

    5﹐  新聞保密和分層次的原則。供領導幹部閱讀的參考消息就是那時開
始發行的﹐這也是領導人的特殊權利之一。

    現時一再發出的新聞改革呼聲都衝不破這五個框框。

    二﹐控制幹部﹐使之服從領袖。

    1﹐  以政治學習來洗腦。內容是聽報告和學習文件﹕聽報告是聽領導人
報告或傳達報告﹐學習文件有二十二個“幹部必讀”的文件。後來發展為學
習毛澤東著作﹑鄧小平著作﹑江澤民的“三個代表”等等。

    2﹐  交代問題和相互揭發。交代問題即所謂“向黨交心”﹔相互揭發則
以“小廣播”為題﹐包括黨的機密﹐對國內外大事﹑本單位等有背離中央精
神的私下議論﹐人們一下陷入“紅色恐怖”之中。

    3﹐  建立幹部檔案制度。面對來自五湖四海的幹部﹐要他們寫自傳﹐詳
細填寫履歷表﹐存入檔案﹐而且要反覆寫﹐看有沒有漏洞和矛盾。還要寫“
反省”筆記﹐並且建立抽查制度。中共建政後發展為要寫每個階段的思想小
結﹐然後組織評定﹐存入檔案。

    4﹐  等級制度逐步完善。王實味當時已經指出延安“食分五等﹐衣著三
色”。大﹑中﹑小灶制度一九四○年就在全黨推行。接著還有以幹部級別為
基礎﹑由領導介紹批准的婚姻制度﹐以及領導幹部的保衛制度等等。領導幹
部一旦犯政治錯誤﹐他們享有的特權也隨著消失﹐因此助長他們倒向權勢而
昧於事實和自己的良心。

                    利用政治運動一統全黨

    三﹐建構完整的政治運動模式。

    1﹐  引蛇出洞﹐摸底排隊。“站隊”正確與否﹐此時見分曉。一九四二
年春寒料峭時﹐毛澤東發出整風動員報告﹐引出了丁玲的《三八節有感》和
王實味的《野百合花》﹐結果他們都挨整﹐王實味最後還被殺。五七年上當
的是“資產階級知識分子”﹔六六年的文化大革命上釣的是跳出來執行“資
產階級反動路線”的劉少奇和鄧小平﹔八○年代以胡耀邦為首的改革者也中
箭落馬。

    2﹐  另起爐灶向原來的權力機關奪權。文革初期毛澤東以中央文革小組
取代政治局﹔在延安整風初期﹐一九四一年九月成立“中央高級學習組”﹐
一九四二年六月乾脆成立中央總學習委員會﹐由毛澤東任主任﹐康生任副主
任﹐領導運動﹐取代了政治局和中央書記處的大部分職能。中共十六大後的
兩個司令部如何一統﹐可能也會參考這個模式。

    3﹐  採取激烈手段﹐達到目的後再道歉。中共的政治運動方式向來是熱
發動﹑冷處理。先用逼供信的精神與肉體折磨的激烈手段獲得“成果”﹐然
後據說是避免處理時傷害太多人而冷處理﹐甚至用道歉﹑平反等方式緩和矛
盾。延安整風後期的一九四四年﹐面對不滿的幹部﹐毛澤東被迫在一些場合
脫帽道歉﹐但是拒絕承認“搶救運動”為錯誤運動﹐避免政敵“翻案”。毛
澤東在文革後期也說文革是“七三開”﹐鄧小平也只認為反右是“擴大化”
。且看六四屠殺和鎮壓法輪功會怎麼說。 

    搶救運動的中止﹐在於一九四三年十二月的莫斯科來電﹐前共產國際(
已經解散)領導人季米特洛夫在斯大林授意下批評毛澤東過火的黨內鬥爭﹐
任弼時等也認為不能再搞下去了。其實毛澤東最心知肚明﹐怎麼可能整出百
分之八十的特務﹖總之﹐運動停止﹐對受害者進行甄別。劉少奇因為大事頌
揚毛澤東而進入他的“理論噴湧期”﹐當然也少不了周恩來對毛的頌揚﹐於
是毛澤東思想定於一尊。中共的五個核心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朱德﹑
任弼時正式定位。於是召開中共七大﹐“紅太陽”照耀了全黨全軍﹐延續了
二﹑三十年才下山。
《信報月刊》 2003年12月號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迴響(0) 引用(0) 人氣(275)
http://lingfengcomment.pixnet.net/blog/post/22267149
------------------------------------------------------------------

延安整風﹕毛表演痞子功夫
------讀《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                凌鋒

    公元二○○○年﹐中共黨史的學術界出了一件大事﹐那就是南京大學歷
史系副教授高華出版了《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整風運動的來龍去脈》(
以下簡稱《紅太陽》)。它的重大意義第一在於它的學術價值﹕對毛澤東如
何運用權謀手段攫取權力而成為中共黨內的“最高”作了全面﹑深刻的分析
﹐從而可以認識中國共產黨是怎樣的一個黨﹔二是打破了中共評毛的禁區﹐
然而它仍然不能在中國大陸﹐而只能在香港的中文大學出版社出版。至今評
論這本書的文章還不多﹐但是口碑相傳的不少﹐更有人因為攜帶它回中國而
被海關沒收。去年八月﹐北京律師朱元濤從香港三聯書店購買此書直飛回北
京時在機場海關以「走私違禁印刷品」而被當場沒收。朱元濤認為沒收行為
不具法律依據,於是向北京海關提出行政訴訟﹐今年八月獲判勝訴。

    今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是毛澤東一百一十歲冥壽﹐中共又開始為他塗脂抹
粉來增強自己的合法性﹔毛澤東那個白癡孫子在媽媽邵華的操控下出版了甚
麼《爺爺毛澤東》。為還毛澤東的真面目﹐人們應該好好讀這本書。《紅太
陽》從一九二七年毛澤東落草井岡山一直寫到一九四五年的中共第七次全國
黨代表大會。由於內容太過豐富﹐本人僅就其中一部分做出評介。那就是如
何認識從一九四二年開始的前期的延安整風“學習運動”﹐不包括後來駭人
聽聞的審幹和肅反“搶救運動”。長期以來它被中共所美化。實際上這哪裡
是甚麼“學習”﹐根本是一場痞子運動。這是由毛澤東這樣一個痞子和一批
中國農村和城市的流氓無產階級所領導的“學習運動”﹐從而決定了運動的
性質。而這種“痞子效應”﹐我們還可以從中共建政以後所開展的政治運動
(其中都冠以“政治學習”的美名)﹐包括同赫魯曉夫的“論戰”中可以看
出。時至今日﹐我們從不久前香港土共對劉慧卿所謂“台獨”﹑“港獨”的
批判﹐也可看出這種流氓手段和語言。

    一九四二年中共的整風學習運動是一場痞子運動﹐主要有以下表現﹕

    一﹐毛澤東公然篡改黨史。為了證明毛澤東是所謂“正確路線”的代表
﹐他在一九四○年冬到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在胡喬木﹑王首道幫助下精心出
版了中共秘密文件的集子﹐作為學習資料﹐那就是著名的《六大以來》﹐文
集蒐集了五百一十九篇重要文獻。毛在書中作了手腳﹕一種是刪除有礙毛形
象的文字﹐例如在六屆六中全會上所做的《論新階段》的報告﹐被改為《中
國共產黨在民族戰爭中的地位》﹐大刪對“蔣委員長”吹捧的文字﹔以後就
振振有詞的清算王明在《為中共更加布爾塞維克化而鬥爭》中稱呼“蔣委員
長”若干次而證明他的右傾投降主義路線。另一種是修改日期﹐如《中央蘇
區第一次黨代表大會政治決議案》的形成期是一九三一年十一月被提前到三
月﹐借以說明六屆四中全會的中央一開始就反毛﹐來掩蓋在十一月以前其實
他們同毛一起聯手批判另外一個中央領導人項英。毛用這些手法﹐把輿論都
掌握在自己手裡﹐一些領導人有的恐懼“紅色恐怖”﹐有的“顧全大局”﹐
聽任毛為所欲為,並在意識形態上一統全黨。這種篡改歷史的做法一直延伸
到今天。

    二﹐完全不顧政治道德的“引蛇出洞”。為了打擊政敵﹐在整風開始時
﹐毛澤東也是好話說盡﹐以便達到“引蛇出洞”的目的。例如在一九四一年
九月政治局擴大會議上﹐毛澤東說﹕“宗派主義現在也有。在延安﹐首長才
吃得開﹐許多科學家﹑文學家都被人看不起。宗派主義是排擠非黨幹部的一
種風氣﹐即排外主義。同時也排內。”接著《解放日報》發表多篇社論﹐批
評孤立主義﹐要求發揚民主作風﹐虛懷若谷﹐傾聽各種不同意見。但是順著
毛澤東的這個思路﹐丁玲發表了《三八節有感》﹐王實味發表了《野百合花
》後﹐他們遭到了厄運﹐王實味還因此還丟了腦袋。高華對此﹐從延安知識
分子同毛澤東的關係做了詳細的分析﹐這也適用於中共建政以後。一九五七
年反右時﹐一些省級幹部也劃為右派﹐大多是“白區”幹部﹐我曾經有過疑
惑﹐現在才明白﹐除了涉及“山頭”外﹐在延安有過經歷的﹐對“引蛇出洞
”有了免疫力了。

    三﹐毛澤東的流氓語言。毛澤東為了批判王明﹑博古﹑張聞天的留蘇派
﹐在一九四二年所做的整風報告中不惜把他們罵為“連豬都不如的蠢貨”﹐
把書本知識貶得一文不值﹐用流氓語氣說﹕“書是不會走路的﹐也可以隨便
把它打開或者關起。……這比大師傅煮飯容易得多﹐比他殺豬更容易。你要
捉豬﹐豬會跑﹐殺它﹐它會叫﹐一本書擺在桌子上﹐既不會跑﹐又不會叫﹐
隨你怎麼擺布都可以。”這些言論從延安出走的老革命都有披露。毛在講這
些話時﹐台下還爆發笑聲﹐自然是那些“工農兵”在笑﹐毛澤東以此拉攏他
們﹐其中不少就是屬於同類的流氓無產階級﹐知識分子怎麼笑得出口﹖但是
這些痞子語言成了經典。因此同年三月九日延安《解放日報》一篇由胡喬木
起草﹑毛澤東修改的《教條和褲子》社論中批判那些“紅色教授”﹐要他們
“脫褲子”﹐因為“問題發生在他們的貴體下”﹐還因為褲子下“躲著一條
尾巴﹐必須脫掉褲子才看得見”﹐而“各人尾巴粗細不等”﹐因此割尾巴所
需“刀的大小不等﹐血的多少不等”。陳伯達也在《解放日報》的大批判文
章中﹐將王實味稱之為“王屎味”。這種粗俗﹑暴力﹑血腥的流氓腔文章就
是中共中央機關報的社論和評論文章﹗

    從上述毛澤東的權謀和流氓手段﹐看看現在中共黨內的權力鬥爭﹐特別
是十六大江澤民為留任而不擇手段﹐以及在國際交往中的嘴臉﹐那裡有什麼
先進文化的“與時俱進”﹖如果說是“與時俱進”的話﹐恐怕就是更加隱蔽
和狡猾而已。
“開放”雜誌 2003年12月號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迴響(0) 引用(0) 人氣(207)
http://lingfengcomment.pixnet.net/blog/post/22282871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