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生人 林保華
一生人﹐可以是不同地方﹑各種各樣的人﹐我尤其是這樣的人。 我出生在中國重慶使朋友誤會我是中國重慶人﹐其實是中國福建人。原因老爸是 福建人﹐老媽卻是上海出生的滿州人﹐所以命中註定我不可能做純粹中國人﹐而 是雲遊四方的雜種人。別看不起雜種人﹐未來中國的總書記可能就是雜種人。(粵 語“習總”諧音“雜種”。)

目前分類:人生感懷 (4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專欄】林書漫步:我的中共黨史書籍

2021-06-28 11:28  民報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林保華專欄)不讓死亡找我,而是我去選擇它
2021/06/23 05:30
自由時報

在香港國安法淫威下,香港蘋果日報的壽命已經屈指可數。當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與高層先後被捕,蘋果就進入倒數時刻,他們的口號是「把每天都當成最後一天」,奮戰到底。

對這句話我深有感受。一九七六年我一腳踏上香港自由世界時,我感受這是我第二生命的開始,因為有不少中國人逃不出共產黨的鬼門關。因此,我把剩餘的生命當作賺來的盈利來使用,也更愛惜上天賜給我的一切。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專欄】林書漫步:書房即戰場

2021-04-12 10:45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專欄】人生與音樂的「四季」

2020-12-28 11:30  民報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夢見了蒙古

自從6年前開始寫我的回憶錄以來,夜裡睡覺時就常常做各種各樣的怪夢,有些真的匪夷所思,就像秦瓊戰關公那樣。然而昨晚的夢境卻非常現實,居然夢到我到內蒙古開會。會後與當地異議人士見面,他們正在討論對抗漢化的策略。開完會我走路回到酒店時,遠遠見到一個警察過來,我立即想出怎樣應付他的盤問。也就在這個時候,我就醒了。

自從8月底內蒙發生禁止用蒙語授課並且引發反抗以來,我還沒有就此發表文章,因為我一直認為目前最重要的是中美關係、中國政治、台灣的處境等等,本來就打算今天要寫蒙古族的問題了,才會有如此的夢境。不過也可能我的祖先對我的慢吞吞反應有意見,給我託夢來了。我一向反對怪力亂神,對靈異事件也不太相信,但是這個夢境太神奇了。習近平不顧四面楚歌的處境而再開一處火頭,也許真的惹怒了“只識彎弓射大刁”的成吉思汗。小心了,刁大大。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專欄】廁紙之亂

2020-03-21 09:31  民報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專欄】不做無齒之徒,感恩盡心牙醫

2020-03-16 11:06  民報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專欄】疫中雜記

2020-02-24 09:53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林保華專欄)香港:我的弔詭人生與家世
2019-07-31 05:30
自由時報


我雖然沒有宗教信仰,然而一生命運轉折中的各種離奇現象,讓我不得不懷疑,冥冥之中還是有「無形之神」在操控這個世界和我的命運。我的回憶錄《我的雜種人生》的出版,似乎也因應了這點。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轉貼:為自由民主移居台灣 港夫婦:中共打來也會死守台灣

出版時間:2019/05/16 07:02  台灣蘋果日報動新聞
 
香港《蘋果動新聞》

香港《蘋果動新聞》

港人要流亡到台灣,首要兩岸永不統一,否則毫無意義。有台灣資深評論員指出,明年的總統大選是關鍵所在,台灣需要合力抗共才有未來。有移民至台灣並支持台獨的香港夫妻認為,一旦國民黨上台,台灣危矣;若兩岸統一,表態支持台獨的人都得逃亡。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屹立銅鑼灣46年的怡東酒店將於本月底結業。
屹立銅鑼灣46年的怡東酒店將於本月底結業。

香港蘋果日報

別了,怡東。97前最常去它的二樓茶座,97移民前在那裡與香港的朋友們告別,97後最常住的酒店。難忘的怡東午炮,每年送舊迎新的子夜炮聲。前年最後一次光顧它的狄更斯酒吧。還有,它是英資怡和洋行的屬下酒店,有懷舊感,也有安全感。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林保華:我的初步決定

鑑於許多因素,在2018年的最後一天,我初步決定退出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並辭去台灣維吾爾之友會理事長職務。以後從事單純的評論員工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自由共和國》林保華/從北漂到台漂
2018-11-12 06:00
自由時報

林保華/時事評論員

「北漂」這個字眼最早出現在本世紀初。那時中國剛加入WTO,經濟開始崛起。我在一九五五年從印尼回到中國,在北京住了五年,所以對「北漂」這個字眼當然心領神會,雖然其內容不盡相同。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林保華專欄》左而成膠,禍國殃民
2018-01-10 06:00
自由時報

近幾年香港出現「左膠」字眼。左是一種理念,左而成膠就是僵化黏成一團難以自拔。左標榜公平正義的理念,是人類追求的目標,吸引熱情單純的年輕人,但也易被政客利用;左膠則是走到極端,禍國殃民。

香港的左膠反對本土優先,因為本土優先主張限制中國移民入境,並且由香港負責審批,並對被中國推來香港的低端人口立即實施與香港人完全同樣的社福不以為然,被左膠斥為法西斯種族歧視。然而其他外國人並無這種優待。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林保華按:

今天是媽媽的生日,又是父親節,因而轉貼最近有朋友轉來給我的北京大學退休教授梁英明老師去年回憶當年他就讀的印尼梭羅華僑公學的文章,文中對我爸媽、也是他的老師,有相當具體的描述,讓我非常感動,相信爸爸媽媽在天之靈也會非常欣慰。梁老師也是我在雅加達的高中老師,在文中也提到我,聽說為此還受到非議。唉,人性真要被糟蹋到這種地步嗎?

 

追憶華公,感念師恩(梁英明)

1931年,我出生在中爪哇的歷史文化名城——梭羅市,在梭羅河畔度過了我的快樂青少年時光。我曾先後在梭羅中華學校、梭羅華僑公學和雅加達巴城中學就讀,1950年高中畢業,又留在巴中任教五年。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為什麼投資股票?

2017-07-17 12:58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看到立宏病逝的消息,一時無言。我這個年紀,一直看到同輩的朋友正在一個個離我而去,我自己也做了準備。然而看到白頭送黑頭,還是非常傷感,到底立宏小我26歲,來日方長啊。雖然知道他這個病很難治好,前幾個月我在榮總進行腦部磁力共振的檢查,也一度想到會不會與立宏一樣,就算動了手術出院,說話、動作還是與常人不太一樣。因此遽然聽到他走了的消息,還是感到突然與不捨。
與立宏認識還是比較早,還在美國時看台灣政論節目時就知道他了。他的誠懇、客觀態度,讓我們相當欣賞他,那時就與他有聯絡了。回台灣後認識他了,雖然沒有特別的私交,然而每次在飯局或公眾場合見到他,都很高興。尤其他堅持理性評論,以台灣大局為重來判斷是非,不做作放嘴炮,實屬難得;因此我也多次欣然接受他主持綠色和平電台節目的訪問。就醫期間,曾與蔡玉真與一位外國回來的台商到榮總去看他;他出院後,也在一次蔡玉真的活動中,大家一起坐下來聊了一些,然而也不敢多聊怕累了他。這也是最後一次的談話。
我自從開始寫回憶錄以來,晚上不斷做夢,夢見已經去世的父母家人,夢見親友同學,心理不斷在想,是不是天公在召喚我了,等寫完再走吧。前晚夢見初中與高中的同學,兩個相互不認識的,居然在夢中成為夫妻來見我;昨晚又夢見大學裡最要好的兩位同學,他們都比我大好幾歲,我曾邀請他們來台灣玩,但是一個說身體不好無法遠行,一個是旅行社拒絕辦理,真正原因不明白。夢醒時分就給自己解夢,是不是與他們永別了?是我先走,還是他們先走?生老病死,我早已看化,尤其活得那樣累,能夠活到這個年紀,已經感謝上天,只希望走的方式是一走了之,如果不那麼順暢,就不要拖累家人與社會,可以享受安樂死。如此而已。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親情的感受

昨天一天,都在旅途上。晚上回來,還要把一天沒看的新聞存檔,再寫些東西,到凌晨3點才得以睡覺。今天上午看美國總統選舉,到下午才能睡一覺。還好前天表妹與弟媳婦力勸我看病,以免路上倒下,還親自送我到醫院,再送我回旅館。我這一生,17歲離家,一直奔波工作,家庭親情都比較薄弱,回到老家,對親情感受特別深刻。可以暫時離開政治享受親情的溫暖。昨天、今天,她們還不斷來信詢問我是否真的好了,讓我非常感動。我一向自以為體力可以應付,有什麼痛苦都極力忍著,不想求人,也不想影響他人,成為他人的“麻煩製造者”。如今這個堤防似乎有點守不住了。不過只要我還有獨立生活能力,不需要太依靠別人,我一定會堅強的生活下去,還有太多的事情要做呀。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到雅加達國際機場,搬運工來搬行李時,我說china airline,他回應 cina ailain (支那航空),我以為他聽錯,怎麼台灣的航空公司成為支那航空公司,因此趕快補說一句 CI(中華航班)。後來一想,印尼人是把中國、中華說成“支那”。台灣無端端變成“支那”,簡直滑天下之大稽。然而現實卻上演這種荒唐戲,期望華航何時能夠正名“台灣航空”?這才是真正轉型正義。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廉頗尚能飯否?我很在意這話。所以有吃堪吃直須吃。這次到印尼,也是這個態度,何況值得懷念的兒時食品。婚宴前後大吃不須說,住在酒店早餐也是自助餐,自然也不放過吃的機會。前天下午回梭羅後,表妹與表弟媳就來酒店車我們出去。吃了點點心,包括牛奶牛油果,問我還有什麼想吃的?我也照過去說的,要kopior(變種椰子)與椰青。沒多久,司機就去買來送到餐廳,我也不客氣全部吃光。這兩者都性寒,加上多天的滯食、疲勞,晚上胃痛,食道逆流,嘔吐十幾次,天亮時才睡一兩個小時。

十點鐘,這兩位親戚如約而來,我不肯放棄再次觀光梭羅的機會,尤其想去而在4年前沒有去過的地方。首先,當然還是再次觀賞梭羅河,正在此時,毛病又犯了,不斷打嗝。我想唱首歌作紀念,打嗝怎麼辦?不理它,還是唱個《梭羅河》: Bengawan Solo,Riwayat mu ini....嗝居然不打了,天助我也。然後逛了許多地方,但是我越來越難過,一直想吐。親戚建議我去看醫生,因為第二天還有行程。最後我同意了,這是我第一次給印尼醫生看病。到醫院居然不必排隊,給我打針吃藥。醫生很年輕,還在香港大學進修過呢。果然身體狀況好轉,晚上在弟弟家裡可以吃粥了。飯後再一杯Kopior,真是不要命。睡覺工作一切正常,還交了稿。感恩。還是可以做廉頗,不過也感到的確歲月不饒人,胃功能退化了。將來還是不能大吃大喝。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