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學的「等埋首副」
2015-08-10 06:30
[民報專欄]
林保華
資深政經評論家、中共黨史學者。

面對整個香港的沉淪,港大學生只能「自己學校自己救」。正常手

段不被當局聽取,香港年輕人從失望變絕望,「勇武」精神在發酵

,即使扣 上「暴力」帽子,也無法洗脫真正行使暴力的是港共當局

的權力手段。(中央社資料照片)

香港發生「等埋發叔」以後,又出現「等埋首副」事件。「等埋」

乃粵語「等待」之謂也。「等埋發叔」就是今年6月立法院對港共政

府提出的政改方案表決時,因為建制派「等埋發叔」(劉皇發)集

體離開會場而被大比數否決的烏龍事件。

「等埋首副」則是香港大學增補一位校委會已經全數通過的副校長

陳文敏,卻因為特首梁振英的插手反對一再以各種理由延後,甚至

要陳文敏主動退出被拒,在找不到其他理由後,因為首席副校長離

任而要等待有新的來了以後,才決定陳文敏的命運。

按照過去英國人的制度,香港總督就是大學的董事會主席(校監)

,這主要是掛名的。九七後沿用這個制度,董建華、曾蔭權也主要

是掛名的,但是到了梁振英,展現了他的獨裁作風,沒有放過董事

長這個職務,安插他的親信,要把這個最高學府徹底「梁振英化」

陳文敏是香港大學法學院院長,「占中」發起者戴耀庭就是陳的屬

下,在雨傘運動中有出色表現香港學聯常委梁麗幗也是法學院的學

生。香港大學的反叛性也很強烈,前年中國總理李克強訪問港大引

發風波,新任校長馬斐森又是從英國聘請來的老外,都讓梁振英牙

齒恨得癢癢的。今年1月梁振英的施政報告就點名香港大學學生會刊

物《學苑》搞「港獨」引發全港嘩然。梁振英遂不顧形象插手港大

的人士更替。當然開始不是自己直接出面,而是透過他的親信馬仔

在媒體造輿論。但是怎能瞞得住?

7月28日,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經過4.5小時討論,投票決定還是維

持「等埋首副」才討論副校長任命時,場外的數十名港大學生為表

不滿,闖入會議室理論,其間委員盧寵茂自稱被踢了一腳推倒跌傷

,另一委員麥嘉軒離開時被校友包圍,兩人送院檢查。因為事件引

發爭議,於是行政會議成員兼港大校委李國章一個星期後在媒體節

目中也聲稱,他的後腰右腎位置被打了一拳,回家檢查發現尿液沒

有血。

如果學生對他們行使暴力,自有證人或錄影可以作證,但是他們居

然對學生進行栽贓,這是多麼卑鄙的手段。盧寵茂自己是醫生,跌

倒後由現場任職醫生的李國章、梁智鴻及袁國勇3人會診,並由救護

車送往瑪麗醫院接受診治。其中盧寵茂的表現最為可疑,一方面醫

生說他有明顯瘀傷,要用拐杖走路,甚至考慮是否要動手術;但是

他在瑪麗醫院見傳媒時全程站立了逾15分鐘。他改口說:「從來無

說過是有人推我,亦都無說過是學生推我,我受傷是因為右膝舊患

被一些東西撞到」,他不知道撞倒他的是什麼東西,有可能是他人

的腿,又或是相機、梯等外物。

李國章擔任過香港中文大學校長,也擔任過特區政府教育統籌局局

長,任內多項政策都引起很大爭議。被梁振英安排到港大校委會,

顯然要取代現任主席的梁智鴻。因此賣力污衊學生是紅衛兵,凸顯

這位高知的無知。

麥嘉軒原先支持對陳文敏的任命,後來轉軚才被同學與校友責問。

她的丈夫是前中文大學校長劉遵義。此人遂在明報發表文章,公然

叫罵學生是「被寵壞的小混蛋們」。

顯然,事件讓這些人在沒有道理可以說的時候,以抹黑學生來轉移

焦點,不過手段太過拙劣。

事發後,袁國勇(研究禽流感的專家)宣佈辭其校委職務,理由是

香港失去化解矛盾的能力,港大是社會縮影,而校委會是港大最高

權力機構,所以「政治一定會帶入去」。他也看不到「一國兩制」

的出路。

面對整個香港的沉淪,港大學生只能「自己學校自己救」。正常手

段不被當局聽取,香港年輕人從失望變絕望,「勇武」精神在發酵

,即使扣上「暴力」帽子,也無法洗脫真正行使暴力的是港共當局

的權力手段。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