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華按:
林忌這篇評論聯航事件的文章都是我想說的話。“非我族類,其心必

異”是最嚴重的種族歧視。以我在美國的生活經驗,發生不利華裔的

事件,當地華文媒體就要在頭條加以渲染,實際上是在挑動民族仇恨

,因為那些媒體早為中共滲透。美國再有歧視,與中國比較是小兒科

,否則歐巴馬為何能當選總統?而“中華民族”的滿蒙回藏,什麼人

可以擔任黨委書記?從中共領導人到馬英九,都百般吹噓“炎黃子孫

”,這與希特勒吹噓“日耳曼民族”如何優秀又有什麼區別?在北京

競逐奧運時,入籍外國的華裔,有多少支持當地(例如悉尼、多倫多

)主辦奧運?居然掉頭支持北京。桂民海被綁架,就是因為他是“炎

黃子孫”而根本不理他的國籍!我在香港被左報批評時都要提及我的

“黑頭髮、黃皮膚”,難道這樣就不可以反共反華嗎?可是中共70週

年黨慶拍攝的電影竟然是《三大戰役》,就是說,中共的豐功偉業就

是炎黃子孫殘殺炎黃子孫的反華大業。這就是共產黨如何在玩弄種族

主義的本質。然而對少炎黃愚民被玩弄到昏了頭還沾沾自喜,簡直不

知無恥為何物。

 

聯航辱客的 華人迫害妄想症
(時事評論員 林忌)
港蘋
    
■白宮網站逾10萬人聯署要求聯邦政府調查事件。互聯網
    
美國的聯合航空安排混亂失當,為了安排四個職員乘搭航機,竟要求

四位已通過安全檢查坐上航機的乘客「落機」,賠償安排不足以吸引

乘客自願棄位,竟然強行抽籤,選中了69歲的越南移民、職業為醫生

的David Dao。事發後,聯航以往辱客前科紛紛被翻出,如白人富豪原

價買頭等機票,已上機在飲飛機提供的橙汁時,同樣要讓位他人,被

威嚇必須下機,必要時會以手銬對付等;各國人民紛紛表示杯葛,聯

合航空股價應聲下跌,除了有乘客聽到在爭辯的過程說「我被選中因

為我是華裔」的道聽塗說,表面證據和種族根本無關,但華文傳媒卻

把重點放在「歧視」,不少有公信力的本地傳媒,甚至把本為越南難

民的事主說成是「中國人」。
事件的重點是無論機票「超賣」,或者有突發事件要改動機位,正常

的做法「先到先得」,不應趕已上機的乘客落機,或必須以重賞作賠

償。沒有人自願讓位,事實說明800美元的「優惠券」沒有吸引力;另

外,航空公司利用美國在911後反恐的安排,對一切拒絕離開機艙的乘

客,以對付恐怖分子級別的暴力對待,這是濫用國家反恐來掩飾公司

行政失當,這兩點才是問題的關鍵,而不是根本無關的種族歧視。
華人自己歧視自己

歧視當然無處不在,例如在香港土生土長的南亞裔人,經常被當成是

外人歧視;然而「華人」的問題就複雜得多,例如中國遊客在冰島破

壞環境堆出「中國」字眼,在美國的官方大樓升五星旗,在泰國潑水

節舉五星旗,以至把別國土生土長的華裔諾貝爾得獎者叫作「中國人

」。於是「華人被迫害」變成了循環論證:首先華人當自己是「中國

人」,不願融入當地社會,自稱是「華僑」,只是「僑居」於別國。

但當別人也當你是中國人時,華人就高叫「被歧視」,不被當成「自

己人」而是「他者」。這豈不是華人歧視自己嗎?一方面要別人不歧

視你,一方面又要自視為「中國人」,這種矛盾就是「華人」的悲劇

來源。
事實上越南與中國有共同的歷史,由秦至宋都曾是中國「不可分割」

的一部份。但即使越南人與華南一帶的「中國人」有血緣關係,都屬

於「大中華」,但絕不能再把越南人稱為中國人,這是普世的常識。

一如奧地利與德國原本都屬於「大德意志」,卻因為歷史發展,俾斯

麥以普魯士為尊的「小德意志」,排除了奧地利而成立德國,雖然大

家血統一樣,語言同說德文,除納粹時期外,即使奧地利人與德國人

在種族上同屬日耳曼人(German),例如出生於奧地利的前美國加州

州長阿諾舒華辛力加,你只能以「奧地利裔美國人」來稱呼,而絕不

能稱他為「德裔美國人」,更不能稱之為德國人或日耳曼人。這是當

下文明絕不能接受的種族主義,但華人卻停留在這樣的種族主義之中

,不斷高舉血統論,如諾貝爾獎就沾「傑出華人」的光,以至遇災難

報道則關心有幾多「中國人」或「華人」死傷,是極為可悲的。
然而,華人對自己國家認同的混亂,多少與《中國國籍法》有關。中

國的政策為不承認雙重國籍,但「不承認」的意思是當你的外國國籍

不存在,當你的外國護照為「旅遊證件」,即除非你能夠排除萬難成

功申請「退出中國籍」,政府都當你「首先是一個中國人」。這種「

不承認」與印度的不承認雙重國籍,是完全兩件事。印度的法律規定

,凡印度籍人士得到外國國籍與護照,將自動喪失印度國籍,相關人

士必須交出所有印度的護照與身份文件,否則將觸犯刑事法律。因此

,如香港出生而得到英國公民身份的印度裔藝員喬寶寶,絕不可能同

時擁有印度國籍,但中文維基百科仍然維持這種錯誤的分類,傳媒仍

常把香港的南亞裔稱為「印巴籍人士」,凡見「非黃種人」則稱為「

外籍人士」,是不應再犯的錯誤。
當年越南船民來港時,即使擁有「華人血統」,也不被當「中國人」

看待,不能因此而留港。David Dao由越南難民變美國人,今日香港的

傳媒卻「抽水」講血統說是「中國人」,這種做法實於情於理不合,

必須戒絕。

林忌
時事評論員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林保華評論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