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生人 林保華
一生人﹐可以是不同地方﹑各種各樣的人﹐我尤其是這樣的人。 我出生在中國重慶使朋友誤會我是中國重慶人﹐其實是中國福建人。原因老爸是 福建人﹐老媽卻是上海出生的滿州人﹐所以命中註定我不可能做純粹中國人﹐而 是雲遊四方的雜種人。別看不起雜種人﹐未來中國的總書記可能就是雜種人。(粵 語“習總”諧音“雜種”。)

目前分類:人物接觸 (2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朱嘉明的講座

昨天(10月15日)出席龍應台文化基金會《思沙龍》的講座,由朱嘉明主講《從美國關閉黃金窗口看失控的貨幣--當代人類生存的最大課題》。
改革四君子之一的朱嘉明,認識他15年了,在波士頓認識,然後到紐約我們家裡看過我們,並且長談。他長期在外,後來不容易才允許回國,所以言詞謹慎。在台灣我們也見過。那時習近平剛剛上台,朱嘉明也在聯經出版了《中國改革的歧路》,直言不諱的批判中國新型的國家資本主義。他的觀點,應該與四君子之一的現任中紀委書記王岐山雷同,因為王也曾疾言厲色批判國企的黑暗。可是幾年下來,貪是反了,但是專制獨裁的機制不但沒改,還變本加厲。
這次嘉明談貨幣,專業性太強,但幾乎沒有涉及中國的貨幣政策。到後面的提問,才涉及一點,包括台灣央行的貨幣政策。批評彭淮南太保守,失去台幣大貶值的機會,讓台灣經濟活躍起來。有人問當年的四君子上書,龍應台也問他作為四君子之一,怎樣回頭看當年的想法與目前的現實。他談了對當年中國經濟的看法,但是說到現在就謹慎多了,並且說這是這次講座最敏感的問題,因為不在其位而不謀其政。會後不少人要與他談話,我只能用最簡單語言,交換對香港聯繫匯率的看法,至於對中國政局的看法,我的問句不到30字,他的回應不到10個字。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林保華專欄】史明的跨世紀人生與巨著
自由時報
2016-02-24 06:00

去年耶誕節下午,去醫院探訪再度病危的史明學長。只見他半躺在病床上已經睡著,被窩上面還有一些本子。到他醒來我走近與他交談,順便拿起本子看了一下,才知道他在病中還在校對他的回憶錄。當年自己所嚮往的,就是這樣有超強生命力而又捨身忘我的革命家。如今這本《史明回憶錄》已經出版。

由年輕朋友為他記錄的《史明口述史》,簡略的回顧了他的一生。然而有些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例如他好好的在日本早稻田大學讀書,為何會到中國從事抗日地下工作?他這位體制外武裝鬥爭的革命家,為何也會贊成體制內的改革?書中有了答案。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林保華:
梁英明老師是我爸媽在印尼梭羅任教時的學生,也是我在雅加達讀高中時我的歷史老師。他在1955年6月5日搭船回國,我則是同年的6月19日。
當時的輪船公司設計荷蘭渣華輪船公司,他們的是《芝渣連加》好,我們搭的是《芝萬宜》號。20年前該公司在香港的年報記者會會上,我還詢問這兩艘船的下落,公司回答說在新加坡作為貨輪用了。梁是當年巴中回國同學會會長,在他建議下擔任副秘書長。當年他考進北大歷史系,我第一志願北大中文系沒有考上,到第二年才考上中國人民大學歷史系。後來了解,梁在印尼時就已經是中共黨員了。梁老師才華橫溢,是我非常佩服的老師,文革後期還被拉進四人幫寫作班子“梁效”。1980年代我們在香港見到過幾次,他的觀念已經有非常大的轉變,所以很談得來。他在美國看《中報》,居然看出每天評論中國事務專欄的“王山”就是我。我們最後一次見面,我還帶他去看“金大班的最後一夜”的電影試映。其後就完全沒有聯絡了。不過我一直很想念他,在台北市的秋水堂買過他的近著《東南亞史》。我正在寫的回憶錄中有他的一個角色,還上網查過他的近況。最近中國在“華僑”問題上再度大做文章,又在南海製造緊張局勢,自然讓那些東南亞國家想起1950~1960年代中國利用當地華人搞“世界革命”的記憶。這是當年這些國家發生“排華”的重要原因之一,結果是當地華人成為中共的替罪羊,尤其印尼不少左傾華人被殺被整。華人不應該忘記這段慘痛歷史而盲目吹捧所謂“中國夢”。就連華人為主的新加坡也擔心。

我的相關文章鏈接: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已經移居加拿大的香港老朋友許行兄嫂來台,與他們吃中飯並暢談一個下午。許行兄是評論界的前輩,1950年就從上海到香港,他熟悉中共,評論深刻,當年都被中共列為“托派”。他在香港曾經出版政論雜誌《觀察家》,也是《解放》(《開放》前身)的創辦人之一。今年90歲,還多次來香港、台灣,並且沒有中止他的評論事業,繼續出版新書。
與許行兄一起到重慶南路的金石堂,只見《史明回憶錄》已經上架,整整一排,非常壯觀,店員說現在“史明熱”。去年聖誕節到醫院探望他時,他老人家已經睡著,但是胸前的被窩上還放著他親自校對的書稿,老人家病中也沒有停止工作,讓我非常感動。由於新書很重,許行兄不便攜帶,我向他推薦史明的口述史,輕便易帶,以了解台灣這位偉人。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中午11點半,這樣寒冷的天氣,接到香港崇正總會永遠名譽會長,也是全球客家崇正會聯合總會永遠名譽會長黃石華老先生的長途電話,向我祝賀蔡英文總統的當選。其實早在2012年的總統選舉中,他已經表達對小英當選總統的願望,因為這將是第一個出任總統的客家妹。黃老先生曾經是馬英九老爸馬鶴凌擔任頭頭的統派團體的金主,常常來台灣,與吳伯雄、王金平相當熟悉,只是近年來年事已高,不變出行。我與他在香港相識20多年,我參與過客家團體的多次活動。我們遷來台灣不久,某次在青年會忽然見到他老人家,從此又恢復了聯繫。90出頭的年紀,還叫計程車到我們家,使我們感動不已。與台灣的客家人一樣,隨著時代的變遷,他的觀念也逐漸轉變中。祝他老人家健康長壽。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Fighting for Taiwan and liberty: Lin Rung San
By Paul Lin 林保華
Taipei Times  2015.12.15

I was devastated to learn of the passing of Lin Rung San (林榮三), the founder of the Liberty Times and the Taipei Times, on Nov. 28. The news had particular significance for me, as I have been a columnist for the paper he founded for about two decades.

In June 1996, the year before Hong Kong’s handover to China, Liberty Times Group chairman Wu A-ming (吳阿明) and Rick Chu (朱立熙), then head of the paper’s international section, visited me in Hong Kong. They wanted me to write a weekly column introducing and commenting on Hong Kong current affairs. I had been very worried that China would turn its attention to Taiwan after it had taken back Hong Kong and jumped at the chance to write for the Liberty Times.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悼念曹思源

林保華

看到曹思源病逝的消息,感到突然,因為他比我年輕;而且因為多年沒有
什麼聯絡,不知道他身患絕症。

第一次見到曹思源,是一九八八年春天,那時他與四通集團總裁萬潤南訪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司徒華堅強樂觀面對癌症

作者: 
林保華
2010年3月4日
看 雙周刊 第57期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探訪史明前輩    林保華

年初三,陰雨不斷,我們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的一位團員開了車帶了我與楊
月清,到新莊拜訪史明前輩。這是年前在綠色逗陣聽友會的活動中看到史明
前輩時,親口對他說要去探訪他。那天是他在日本一度病危,回到台灣後第
一次見到他。不久後在台灣公投聯盟舉辦的尾牙宴上,又看到他冒雨參加,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達賴喇嘛對台灣信眾的內部演講

2009.9.3  11:00 am
臺北市 福華飯店

    華人佛教徒是長輩,我是晚輩,因此在此向大家致意。

    我第一次(1997年)來台灣,台灣正在蓬勃發展,民主、人民努力,非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紀元專欄》悼賓雁﹐哀中國                林保華

    賓雁走了。想到他的一生﹐就像中國歷史上的屈原。不止同是“文化人
”﹐更是理念與經歷。屈原忠君愛國﹐賓雁忠黨愛國。當然﹐這個黨是他入
黨時所以為的那個黨。賓雁去世後﹐我再翻開屈原的“離騷”來讀﹐摘下下
面幾句﹕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紀元專欄》懷念小凱        林保華

    在外遊途中得知小凱病逝的消息﹐因為上網不便﹐沒有立刻寫一篇悼念
文章。回家後也沒有時間上網﹐《北京之春》有關香港問題的文章又緊追著
要﹐趕到凌晨才寫完。第二天上網已經7月13日﹐才知道14日要給他開追悼
會﹐因此翻尋舊資料﹐匆匆寫出此文﹐以誌哀思。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緣千里終相會
 -----司馬璐和戈陽的傳奇浪漫婚姻                      林保華

青少年時代就已經青梅竹馬從事革命活動的司馬璐和戈陽﹐以
後走了不同的道路﹐半個世紀後在紐約相會﹐再逃過死神的召喚﹐
終於走進婚禮的殿堂。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大老師來港    凌鋒  1995.2.21(2010.2.14上網)

    狗年的“迎送生涯”很早就來臨了。

    最早來的一批是母校中國人民大學的老師,他們是應香港中文大學的邀
請來香港的。一見面,五位老師中有三個是原來認識的。他們是上一任校長
黃達、深圳大學第一任副校長方生,現在的人大經濟系主任魏傑。新認識的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和古華相聚湘園    凌鋒  1994.6.18

    長篇小說《芙蓉鎮》的作者古華從溫哥華來香港。和他及幾個文友相聚
於灣仔的湘園。

    有一段時間沒有去湘園,發現更換了管理階層了。新來的李總經理(原
來的一個也姓李)是政協全國委員會的委員,也是全國工商聯的執行委員。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行副行長朱小華    1993.7.13

    最近中國人民銀行領導層進行重大改組,新任副行長中有一匹「黑馬」
,是原香港新華社經濟部副部長朱小華。

    有幸和朱小華見過一面。那是今年六月二十二日,他應邀到香港大學經
濟學院講中國目前的金融問題,饒餘慶教授、王于慚教授都來聽講,並且和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書法 1991.10.2

黃苗子先生最近在香港。那天,他到香港大學遇張五常教授,張五常乘機向他請教書法。

張五常有多種多樣的業餘愛好,包括攝影(曾經是「專業人士」),收集田黃雞血、壽山石,也愛國畫。但是他最近以來又迷上了書法,專門買了一個可以調高調低,並在面上鋪有一層毛毯的枱子,專練書法之用。他練了兩個星期之後,已經可以向外人展示他的書法成績了。其實根據我所知道的,少年時候,他不但嗜愛古文,可以背誦好多散文詩詞,而且也曾經練過書法,此時「童心」再起,可說有點駕輕就熟了。他的書法,也已開始贈送友人。

經過一個多小時的名師指點,張五常的書法又上一層樓。

據黃苗子先生所云,書法不在於字好字壞,而是要宇字有勁,特別是最後一個筆劃要保持力度。另外字的大小不一樣也不很重要,重要是整體看要美觀。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中國會變得更好還是更壞?
  ——訪費正清教授            林保華  1989.8.13

    【編者按:香港專欄作家林保華最近訪美,八月十三日在波士頓訪問了
哈佛大學著名學者費正清(John K.Fairbank)教授,談中國大陸的政局變
化,錄音帶交本刊整理。】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戴厚英的信    1989.5.13

    在報上看到戴厚英抨擊上海市委查封「世界經濟導報」的事,知道她已
經回到上海了,於是寫信給她,很快接到了她的回信。

    施叔青在她所著的「文壇反思與前瞻」中,有一篇對戴厚英的訪問,其
「撮要」中說:「上海女作家戴厚英做為『小棍子』登上文壇,文革後總結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晤劉曉波    1988.11.30

    劉曉波在挪威講學三個月後,路過香港到美國。他在香港只逗留幾天,
幾個朋友和他一起喝茶。可惜時間所限,未能多聊上幾句。

    第一次看到劉曉波的名字,是這裡的一份雜誌從“深圳青年報”轉載了
他的一篇講話。那是一篇有關文藝批評的講話,觀點相當偏激,雖然不能完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