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生人 林保華
一生人﹐可以是不同地方﹑各種各樣的人﹐我尤其是這樣的人。 我出生在中國重慶使朋友誤會我是中國重慶人﹐其實是中國福建人。原因老爸是 福建人﹐老媽卻是上海出生的滿州人﹐所以命中註定我不可能做純粹中國人﹐而 是雲遊四方的雜種人。別看不起雜種人﹐未來中國的總書記可能就是雜種人。(粵 語“習總”諧音“雜種”。)

目前分類:我的回憶 (2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發生於1976年的四五運動,又稱第一次天安門事件,超過百萬群眾聚集於天安門廣場悼念周恩來。中共中央隨後使用武力進行清場。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香港流行算命,初來乍到的人,也會入境隨俗地到黃大仙求籤體驗看看。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980年代中期中英簽署關於香港前途的聯合聲明以後,大批中國人移居香港,他們聲稱是「初到貴境」。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林保華專欄〉直面「雜種」人生
2014-08-06

今年六月十九日,是我離開印尼投奔「祖國」的

五十九週年,我在臉書發表了九年前所寫的一篇

描述當時情景的回憶文章。一位在網絡認識一年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的“革命”啟蒙人    林保華

 

旅居澳洲的印尼梭羅華僑公學學長李仕賢發來電郵說,我的老師黃克忠久

病後於日前病逝於北京,兒子還在獄中,孤家寡人,晚年淒涼。早在四年

前,香港的梭羅學長已告訴我黃老師晚年的不幸,經過久病的折騰,終於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林保華按:9年前的911,我在從台灣回到美國聯合航空航班的飛機上,

以下是我在回紐約後記述那幾天的遭遇。)(再按:今天是10週年了。)

九一一美國蒙難日誌            林保華    2001.9

        在世貿中心被撞毀後﹐美國封閉領空﹐另一部聯合航空的航機
    被迫降落在溫哥華﹐作者過了三天落難的生活﹐沒有怨言﹐沒有鼓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林保華按:今天10月25日,是中國人民志願軍出國作戰60週年。這篇文章
是回憶當年在印尼的“抗美援朝”,它對我後來一生產生重大影響。本文已
經收錄在以‘凌鋒’為筆名的《中共風雨80年》中。)

         印尼“抗美援朝”的回憶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林保華專欄》六十年前一“憤少”

六十年前的六月二十五日凌晨,北韓發動對南韓的侵略戰爭。這是二戰結束
後以蘇聯為首的共產國家為擴大自己版圖所發動的侵略戰爭。但是他們賊喊
捉賊,反指是美國與南韓發動的。

當時我在印尼首都雅加達,在中共地下黨控制的華僑學校讀完初中一,正要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海星逝世,往事湧上心頭

作者: 
林保華
2010年1月28日
看 雙周刊 第55期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林保華專論》我的反共經驗

    這一期的《壹週刊》做了一個“我的反共經驗”專輯,訪問了一些人,
有普通市民,有包括“卡神”楊蕙如、高雄“拒絕招待中國人”的餐廳老板
劉明松,以及台灣共產黨主席王老養等知名人士;我也被採訪。

    媒體的訪問,排除惡意歪曲,如果不是引用原文,也會因為表達不夠清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來了﹐司徒雷登        林保華

    一九四九年前的美國駐華大使司徒雷登﹐於今年十一月十七日從美國移
葬杭州。原因是他在杭州出生﹐至到十一歲離開﹐他的父母也葬在杭州﹐以
及他的“中國心”。毛澤東曾在一九四九年八月十八日為新華社對美國國務
院發表“美國與中國的關係”白皮書所寫的系列評論中﹐有一篇就叫“別了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走進毛澤東時代            林保華

 

    毛澤東時代已經過去了三十年。但是回想到那個年代﹐就像做了一個惡
夢﹐也不知道自己居然走過來了。但是如果再經歷一次﹐肯定走不過來了﹐
也許就像那八千萬同胞一樣﹐在毛澤東的魔影下埋葬了自己的一切。因為這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愛國回憶錄之三

在廣州華僑補校的日子裡            林保華

    五○和六○年代的僑生﹐個個都知道“華僑補校”﹐因為差不多個個都
進過﹐只是呆的時間長短不同而已。華僑補校的全稱是“歸國華僑中等補習
學校”﹐當時全國有三間﹐分別在北京﹑廣州﹑集美(福建廈門的對岸)。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的“日本觀”的演變      林保華

抗日戰爭勝利六十周年﹐中共為煽動民族主義情緒﹐舉行盛大的紀念活動﹐包括中俄聯合軍演﹐一些軍人和御用專家更有中日可能一戰之說﹐就連馬英九為了爭取當選國民黨主席﹐也揚言對日本“不惜一戰”。胡錦濤還親自出馬向人民英雄紀念碑鮮花﹐成為中共建政以來規格最高的紀念活動。這些﹐也使我也回憶起我所接受的“抗日”教育﹐及我對日本看法的演變。

 一九三八年我在“陪都”重慶出生﹐憑這一點﹐就要烙上抗日的烙印。也因為戰火﹐父母親在我剛出生兩個月就到印尼投奔在那裡的兩個姑母﹐以為可以避免戰火﹐哪裡想到﹐一九四一年太平洋戰爭爆發﹐印尼也被日本佔領。我記得小時候學過兩年日文﹐所以還記得一些字母﹐其他忘記了。

日軍佔領印尼﹐主要對付原先的荷蘭殖民者和當地土著﹐印象中對華人相對少一點騷擾。當時我住在印尼中爪哇的梭羅﹐只記得上學時早上朝會要對著東方喊“萬歲”。當時爸媽有一個叫李樹華的朋友﹐在梭羅附近的日惹﹐住在一個旅館裡﹐我們去日惹時會找他玩。之所以有這個印象﹐是因為他曾經把我背在身上玩。後來才知道他的真名叫王紀元﹐是中共的地下黨員﹐當時改名換姓隱藏在日惹。抗戰勝利後他恢復原名﹐到首都雅加達出任“進步報紙”生活報總編輯﹐這份報章也成了我到雅加達讀中學時每天必讀的報紙。七○年代我到香港﹐他是香港三聯集團的負責人。

 因為耳熟能詳﹐至今我還記得日本國歌“君之代”的調子﹐還有一首軍歌﹐後來在電影裡有時會聽到﹐似乎是海軍的。至於那個“支那之夜”﹐即使戰後﹐到雅加達的唐人街班芝然時﹐還會在留聲機中聽到。到戰爭末期﹐盟軍轟炸﹐我們在梭羅也躲過防空洞﹐記得當時怕耳朵被震聾﹐要我們小孩張開嘴﹐給我們咬一塊像香皂般大﹐但是厚度只有一半的橡皮塊。也是當時﹐開始知道美國的B-24和B-29轟炸機厲害。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中國人與支那豬          林保華


    小時候在印尼﹐被印尼頑童罵過是“支那豬”﹐非常氣憤﹐也是當年民
族主義高漲的催發劑之一。最近﹐一批旅遊馬來西亞的中國遊客﹐因為在雲
頂酒店吃早餐時﹐在住房證上被蓋上豬頭印章引發風波﹐保安制止不遂﹐釀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愛國回憶錄”之二

五十年前今天  離開印尼回國          林保華

    一九五五年六月十九日﹐我搭乘渣華輪船公司的“芝萬宜”號輪船離開印
尼回中國。至今整整五十個年頭。雖然好多具體細節已經淡忘﹐但是基本輪廓
還記得清楚。到底﹐這是人生道路上的重大轉折﹐特別是後來發現走錯了路以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言﹕

    本人不是甚麼“老革命”而有資格寫勞什子的革命回憶錄﹐但是比起
“愛國”的年份﹐雖然比不上一些大哥大姐們﹐卻遠遠超過當今的憤青。憤
青的愛國主要喊喊口號﹐丟擲石塊大糞﹔我等的愛國﹐卻是真刀真槍﹐並且
付出代價﹐不但拋棄舒適的生活﹐也獻出了我們的青春。但是一旦發覺上當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年印尼的中共地下黨點滴
    -----讀陳滌非校友徵文有感            林保華


    看了“九評共產黨”全球有獎徵文參賽作品“兩代印尼華僑的不幸遭遇
”﹐心裡有很多感觸﹐因為作者陳滌非竟是我初中的小學弟。他所提到的雅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杜老誌的最後一夜    凌鋒

1997年6月28日﹐由於對主權轉移後的香港沒有信心﹐我辭了香港大學的工作﹐離開居住21年的香港﹐定居美國。

2002年6月28日﹐有53年歷史﹐在香港曾具龍頭地位的杜老誌夜總會﹐因為生意清淡﹐無法經營下去﹐宣佈結業。

這個五年,是香港由盛轉衰的五年。據報導﹐這個前身是杜老誌舞廳的夜總會在宣佈結業的前一個晚上﹐雖然“媽咪”對舊客廣發通知﹐但是場面仍然冷清﹐表明在歡場談不上真情。到凌晨一點﹐員工才依依不捨離去。這個場面使我不期然想起改編自白先勇著作的電影<金大班的最後一夜>﹐蔡琴哀怨唱出的:“紅燈將滅酒也醒,此刻該向它告別,曲終人散回頭一瞥,嗯 ………最後一夜。”

杜老誌夜總會我一次都沒有進去過。但是1981年我到香港<中報>工作﹐當時報社在灣仔﹐離開杜老誌道的杜老誌夜總會不到一百公尺﹐上下班常從門前走過﹐特別是晚上下班時﹐可以見到這個夜總會的燈火輝煌和進出的豪客小姐﹐見證了香港的繁榮昌盛和奢侈浮華。其後另一批夜總會在九龍尖沙咀東部崛起﹐最具代表性的是由美國華裔政治人物﹑遊走美中台的陳香梅妹妹陳香桃等創辦的大富豪夜總會﹐中共駐港官員為了貫徹“舞照跳”和對外統戰﹐不惜撕下偽君子的假面具﹐親臨剪綵﹐以後不但中資機構人員以“ 工作需要”為名大模大樣去捧場﹐出公差到香港的中共官員﹐去大富豪“考察”也成為重要的行程﹐被譏為“雞照叫”。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韋君宜﹑光未然和我                          凌鋒

    1月27日﹐前人民文學出版社總編輯韋君宜在北京病逝﹔1月28日﹐著名
作詞家光未然也病逝。以他們的高齡﹐可以說是壽終正寢﹐願他們在地下安
息。然而﹐這個蛇尾﹐威力的確不同凡響﹐一連捲走幾個文化界名人﹐包括
王若望﹑王若水等。在簡單劃為“忠奸”兩極的範疇裡﹐毒蛇捲走的應該都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