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鋒專欄》反戈一擊與激情表演

    中共幾十年的歷史中﹐不論是黨外鬥爭還是黨內鬥爭﹐分化自己政敵的
手法有一條就是“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受蒙蔽無罪﹐反戈一擊有功。”其
中的反戈一擊﹐往往就表現出來人性的眾生相。那就是在當權者的威脅利誘
下﹐“脅從者”如何交代問題﹐供出主犯的罪行。人品好一點的的﹐實事求
是談問題﹐﹔人品不好的﹐為了爭取“寬大”處理﹐甚至戴罪“立功”﹐就
會誇大和編造一些供詞來取悅當權者。但是這些“立功”者﹐往往枉為“小
人”。然而因為人性的關係﹐每次政治運動﹐都會有這種人出現。

    其實﹐何止政治運動之中﹐在中國的平時辦公室政治﹐“打小報告”是
一種常態﹐也就是踩在別人肩膀向上爬。共產黨為了全面控制社會各個角落
﹐鼓勵這些小報告﹐把這些人當作黨培養的“積極分子”。有這樣子的日常
生態﹐在政治生活中怎麼不會出現那樣多的小人﹖毛澤東也正是非常了解人
性的這些弱點而充份利用來“分而治之”。

    因此目前日益“中國化”的台灣﹐國民黨在追殺綠營時﹐人們也應該注
意這些情況﹐尤其是所謂“污點證人”的出現﹐會不會為了自己脫罪而到處
亂咬。如果有這種亂咬﹐不但無助於司法公義的伸張﹐反而干擾司法﹐混淆
視聽。

    還有一種﹐雖然表面上與“反戈一擊”沒有太大關係﹐但是為了凸顯自
己現在的政治立場而有激情表演。由於這種表演有些脫序﹐因而會引起不良
觀感。

    在一九九七年香港主權轉移前後﹐一些政治人物有這樣的表演﹕他們在
八○年代中國決定收回香港時﹐持反對態度﹔但是到了九七前夕﹐知道大勢
已去﹐為了洗脫過去的“污點”﹐便有愛國激情的表演﹐被香港人稱之為“
忽然愛國”﹐目的為了“洗底”﹐他們還被香港人戲謔為“舊電池”。有些
高官﹐為了取得北京的信任﹐就聲稱他們見到中國的五星紅旗時是如何的心
情激動﹑血壓升高﹐聞之肉麻。

    台灣目前的政黨輪替﹐也出現這種情況﹐例如以前曾受阿扁重用的陳肇
敏﹐因為被馬英九委任為國防部長而感激涕零﹐一上台就撈過界大談三一九
槍擊案踩阿扁。最近有兩宗事件也引起關注。一個是與綠營有深厚淵源的台
北市警察局北投分局局長李漢卿在匪幹陳雲林來台期間﹐不但在沖入上揚唱
片店有激情演出﹐被批評後還聲稱再來一次還會那樣做﹐甚至“歡迎大家來
告”。而股市名嘴朱成志一篇“幫笨總統上一堂信用交易課”也被金管會消
音一個月﹐金管會主委陳樹因為曾為綠營效力﹑甚至主持二次金改而被看作
也是過頭的激情表演。但是對這兩宗激情表演﹐也有“陰謀論”之說﹐那就
是他們其實是“身在曹營心在漢”﹐用這種激情表演的過火手段警告綠營民
眾﹕“白色恐怖在台灣復辟了﹗”近日﹐陳樹辭職獲准﹐是因為“陰謀論”
之故﹐還是激情表演仍然不能獲得“有關方面”的諒解﹖至於李漢卿能否獲
得信任﹐還看後續。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臺灣時報 2008-11-30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