晤劉曉波    1988.11.30

    劉曉波在挪威講學三個月後,路過香港到美國。他在香港只逗留幾天,
幾個朋友和他一起喝茶。可惜時間所限,未能多聊上幾句。

    第一次看到劉曉波的名字,是這裡的一份雜誌從“深圳青年報”轉載了
他的一篇講話。那是一篇有關文藝批評的講話,觀點相當偏激,雖然不能完
全茍同,但是確實有不少真知灼見。從繁榮文藝的角度出發,對文藝界提出
苛刻的要求,有時不一定是壞事,何況中國大陸的文藝界,確實有時出現一
些半死不活的情況。後來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深圳青年報”被封,固然
主要是要鄧小平退休的那篇文章出問題,而刊登劉曉波這篇講話,該也是自
由化的“罪行”之一。所以這次和劉曉波見面,還以此來打趣。雖然某些“
趣”是含著數不清的“悲”。就如原來在“深圳青年報”工作的詩人徐敬亞
,因反自由化而失業,至今處境仍然不佳。

    在談話中,劉曉波對一些事情的看法,仍然非常尖銳。對中國文化傳統
的看法,和“河殤”應屬同一類型。

    記不得是如何談起中國人的民族性了,好像是從柏楊在中國大陸的遭遇
談起。劉曉波對中國民族質素的評價極低,所以在中國常常發生不可理喻的
事。我說,非洲黑人也是如此,他回一句說,至少,非洲人還有性自由。這
句話倒把我說得瞠目結舌。

    談到人的本性問題,同意并非“人之初,性本善”。有說“性本私”,
有說“性本偽善”,劉曉波說,漢字中的“偽”字,就是“人為”,不禁恍
然而悟。

    劉曉波還談了挪威的一些情況,劉賓雁曾認為中國的作家,應多介紹一
些北歐國家的情況。那裡也是某種招牌的“社會主義”,或者可供中共參考

凌鋒:東方日報 冷眼專欄

(穿越30多年時空的重要評論,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請看
林保華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新舊評論還在繼續增加與上網中)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