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金馬雙刀,共圖霸業    凌鋒

●馬英九召回金溥聰後,設計改造國民黨為選舉機器,但馬的競選承諾一再
  跳票,保江山難矣。


馬英九在三合一選舉受到挫折後,立即調回身在美國的“男性密友”(台灣
壹週刊語)金溥聰回來,出任國民黨秘書長。作為馬的分身,他有“地下主
席”與“地下總統”之稱。例如黨內的開鍘與協調,就由金溥聰出面,避免
馬英九成為說話不算話的騙子(因為許多豪言壯語已經成為笑話);對行政
院的指示也由金溥聰直接下達,以提高效率(例如環保署規定走路不許抽煙
,金一通電話直接給環保署,就逼他們改變政策)。至於這種做法是否違憲
或官場倫理,在目前“緊急狀態”下,顧不得那樣多了。

        金小刀第一刀擁抱深藍

金溥聰是馬宮大內高手,有“金小刀”之稱,下刀之處,刀刀見肉,自然也
不會只在小事著墨,就是殺雞用牛刀,也是提醒人們要大處著眼。這個“大
處”,按他上任後所言,就是要把國民黨改造成為“選舉機器”。因此馬英
九出任黨主席後,開口閉口的“改革”,有人認為是要改革黨產,看來非也
,是選舉方面的改革,使國民黨能夠場場勝選,永遠保持馬記的一黨獨大,
因此黨產的處理,也必須符合選舉的利益。

如果說,新官上任三把火,那麼金小刀已經揮出兩刀了。第一刀是擁抱深藍
,第二刀是整合地方派系。也就是說,把國民黨改造成為選舉機器,目前已
有兩個標誌:

第一刀的標誌,是一月十八日用多數暴力通過“地方制度法部份條文修正案
”(詳見本刊上期金恒煒“國民黨打敗程序正義”一文)。馬英九在國民黨
中常會上以揮拳肯定,表明“金小刀”實際上就是“金馬雙刀”。第二個標
誌,深藍媒體人王尚智網路刊出:“我媽說,對馬英九沒感覺了”的文章,
點閱率突破三萬;文章中描述王媽媽從“超級馬迷”變成“馬冷感”的轉折
,意味著“支持者正在起身離開”。此文驚動馬英九,一月二十四日,馬到
花蓮輔選立委時拜訪王媽媽,並聽取其他十餘位婆婆媽媽的建言,并且做筆
記(這是馬作謙虛狀時的例牌動作)。

因為擁抱深藍的需要,國民黨所做敗選報告,把去年十二月三合一選舉的挫
折與今年一月九日三席立委補選的全軍覆沒,歸罪於陳聰明。陳聰明何許人
也?乃檢察總長也。雖是陳水扁擔任總統時提名,乃因第一個被提名的謝文
定,雖然專業、人品都不錯,但是被藍營控制的國會否決;陳聰明是第二人
選,他交友廣泛,藍綠通吃,因此被通過了。現在國民黨把敗選責任歸於他
,乃是指他指揮的特偵組辦阿扁案子還不夠嚴厲(雖則僅國務機要費一案已
判阿扁無期徒刑,并且在還沒有最後定案時一直拘押至今,這些做法連美國
的學者專家都有許多質疑);為此製造輿論逼他辭職,馬火速批准,并提名
法務部政次黃世銘出任。黃世銘形象尚可,但是否會不受馬的政治干預,仍
然存疑。有評論暗示,他出任後,可能會查辦立法院長王金平,一方面可以
擺脫被指控“辦綠不辦藍”,另一方面去除馬英九的眼中釘。

        整合地方派系無視原則

第二個標誌是整合地方派系。三合一選舉時,馬英九提出的“寧缺勿濫”就
是針對地方派系。例如花蓮的傅崑萁官司纏身而參選縣長,馬英九把他開除
;新竹縣馬英九指定邱鏡淳參選縣長,開除了縣議長參選縣長的張碧琴并警
告支持她的現任縣長鄭永金不得為張輔選,邱鏡淳還告張碧琴貪污,檢調在
投票前搜索他們的競選總部,還抓了總召等幾個人,導致張碧琴士氣大落而
落選;原任台東縣長鄺麗貞因丈夫吳俊立貪污被判刑而上訴期間,她假離婚
在上屆參選縣長,得馬以“罪不及妻孥”加持而當選,“前夫”吳俊立被聘
為縣府顧問,這次馬與她進行交易,讓有官司纏身的立委黃健庭選縣長(當
選),而鄺則參與立委補選(落選)。

今年二月二十七日有四席立委補選,金馬為此努力彌平地方派系的裂痕,最
努力就是新竹縣,推出前縣長鄭永金的弟弟鄭永堂參選立委,以討好鄭永金
、張碧琴的派系,同時撤銷對張的貪污起訴。金小刀多次到新竹縣,對著媒
體喝和頭酒,顯示國民黨的團結。金小刀用甚麼好處使鄭、張消弭與邱鏡淳
的心結,自然是黨和國家的機密。也因為這個整合,使鄭永堂的選情拉近與
民進黨候選人彭紹瑾的差距。

在花蓮,也拉攏當選縣長的傅崑萁的派系,似乎以前的指責與警告已不復存
在;在桃園,因為不是根據民調而推出自己屬意的人選,與地方派系的人選
出現裂痕,到執筆時還沒有彌平。

從這些,可以看出金馬對地方派系的整合,根本沒有甚麼原則,可以翻手為
雲,覆手為雨,完全是短線與急功近利性質。

講到地方派系,自然要提及上文所提到的立法院長王金平。馬英九在二零零
五年第一次與他競逐黨主席時,就暗指他為“黑金”,使兩人有深深的心結
。王金平為人圓融,做事從來不做絕,也絕少講錯話,是國民黨內的奇才,
然而出身南部地方,一直被馬視為他不能完全操控立法院的攔路虎(其實不
論是三權分立還是五權憲法,立法與行政應該相互制衡而不是行政操控立法
)。在劉兆玄出任行政院長時,就力圖以吳敦義來取代王的職務。馬施政不
順而由吳敦義取代劉兆玄後,對王態度稍微溫和進行拉攏,但是近來親馬媒
體不斷拋出要王到綠營票倉參選年底大高雄都會地區的選舉,存心要他輸選
把他踢出政權,王也毫不含糊一再拒絕。

        馬英九成為“票房毒藥”?

然而去年馬英九黑箱作業決定的“美牛案”(不顧對瘋牛症心懷恐懼的民眾
感受,全面開放美國牛肉進口),在立法院被全面否決,連掌控四分之三選
票的國民黨立委也全面倒戈,使馬英九非常被動。但是馬英九從來不會自己
檢討錯失,只會怪罪別人,怪罪身為立法院長的王金平。因此立法院通過地
制法時,王金平靠邊而由副院長曾永權主持會議用暴力擠掉民進黨立委。中
常會上馬英九揮舞拳頭,肯定國民黨的多數暴力行為,大叫“這才像一個執
政黨”,拳頭所指,固然指向在野的民進黨,當然也指向王金平,以泄美牛
案被否決的不滿。接著,馬英九乘勝追擊,要組織立法院裡的“儀糾隊”,
表面上是整頓立法院秩序,實際上是要奪王金平的權力。立法院的內部秩序
,甚麼時候需要馬總統來指手劃腳?黑手不免伸得太長了,引發王金平的反
彈,馬英九才被迫改口。

由此可見,金馬雙刀要把國民黨改造為選舉機器,就是為選舉而選舉,為了
防止選舉失利,任何原則都可以出賣,并且不願為任何敗選承擔責任,製造
“永遠正確”的形象,才能一統全黨、一統全台,成就金馬霸業。

國民黨政治人物是否當選,當然有許多原因。然而今天之所以連串失利,主
要是馬英九以前的選舉承諾幾乎全部跳票,讓民眾失去信任,馬英九因而成
為票房毒藥,這才是國民黨選舉中的真正的“大環境”。金馬沒有去改善施
政品質,提高施政能力,而是一再巧言令色為自己辯護,或者忙著尋找替死
鬼;這樣的情況,能夠改變整個頹勢嗎?即使因為整合有點改善,也不能改
變主流趨勢。民進黨執政八年,被批為“選舉機器”,陳水扁改為擁抱深綠
,忽略對中間群眾的爭取而吃了大虧,這不是歷史教訓嗎?當然,金馬是連
體的雙超人,又有大量黨產支撐,或許金馬的霸業夢想因而可以跳脫阿扁的
宿命而實現?

雙馬的第三把火,可能是內政部已經說出來的,推動“不在籍投票”,讓在
中國的兩百萬台商可以在中國用郵寄方式投票。台灣蘋果日報的社評說,這
將是“革命前夜”。

《開放》雜誌  2010年3月號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