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不團結,香港破統戰
林保華

  香港特區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經過兩波

所謂「諮詢」後,六月十七日在立法會審議,

到了十八日中午因為沒有議員再報名發言,所

以立法會主席曾鈺成付諸表決。怪事發生了,

建制派大部分人起身離開會場,小部分還留在

原位,留下來的與泛民加起來超過半數,可以

合法表決,結果以二十八比八的懸殊票數,否

決了政府提出的假普選方案。

  離場大戲,統戰破戲

  否決本來就是可能的,因為泛民握有三分

之一以上的席位可以否決。因此雖然對被否決

的結果並不感到意外,但是以大比數否決,亦

即絕大部分建制派議員因為離場而棄權,造成

絕大部分建制派議員不支持假普選方案的結果

,不但打擊了政府本來已經很低的民望,更是

對北京的羞辱。號稱可以領導一切、控制一切

的中共當局怎麼啦?香港失控了?當天香港股

市由升轉跌再大升,形成奇妙的政治圖景。

  現在還搞不清楚這場「離場」大戲所出現

的結果,到底是一場烏龍,還是經過策劃的陰

謀,卻可以看出,這些「愛國人士」並非鐵板

一塊,因為不同的山頭與利益,造成這次的「

分崩」。其中有沒有北京的插手?

  中共一向以「愛國大團結」作為口號。為

了統戰,甚至認為只要愛國,不認同社會主義

,不認同共產黨,都可以容忍,「求同存異」

嘛。但是隨著中國崛起的財大氣粗,過去的容

忍度越來越差,「一國兩制」日益被侵蝕,不

但愛國必須認同社會主義而踐踏「兩制」,甚

至愛國必須愛黨,在香港也不可罵共產黨、反

對共產黨;特區政府首任律政司、香港土共元

老梁愛詩就公開表示不能保證將來香港人高呼

反共口號不會被檢控。看來中共已經完成「一

統」任務,不必再有什麼「統一戰線」了。

  但是五月中共突然召開「中央級」的統戰

會議,聲稱比以往的「全國性」統戰會議更加

重要。習近平發出最新指示,加強「大統戰」

思維,提出統戰對象的「新三種人」,亦即留

學人員、新媒體中的代表性人士、非公有制經

濟人士的年輕一代。人們正在揣測與觀察習近

平葫蘆裡在賣什麼膏藥時,香港爆出九七以來

建制派的最大鬧劇,正是檢驗中共在香港統戰

大戲的時候了。

  利益作怪,哪能團結

  這場大戲,香港的愛國人士無視習大統領

的指示,各自表演自己的戲碼而變成一場破戲

醜劇,如果香港工委與港共政府沒有進行徹底

改組,習近平的臉面何在?

  這次表決大戲,泛民沒有公開分裂,沒有

人出走,還多了醫學界功能組別的一票,說明

北京對香港泛民統戰的失敗。即使事先傳說以

一億到三億港元的價碼買下泛民一票,這說明

「有錢能使鬼推磨」與「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的中華文化,對深受前英國殖民地教育的某些

人未必有效,但是對「愛國人士」卻有成效,

否則香港不會像今天這樣亂成一團。

  在名利賞賜下的「愛國人士」為何不能在

名利的周圍團結一致,造成今天的鬧劇?我們

不妨分析一下「愛國人士」中的不同表現,看

看能否得出一些脈絡?

 

  他們離場出走的原因是因為經民聯要等待

遲到的劉皇發才投票,在劉皇發到來以前,他

們離開會場以便重新訂下表決時間。經民聯全

稱「香港經濟民生聯盟」,也就是號稱以關心

經濟民生為主的政黨,多為工商界與專業人士

,因此政治色彩似乎沒有那樣強烈,雖然也有

號稱「新界王」的劉皇發做其榮譽主席,還有

在北京中國人民大學鍍紅過外號「鼠王芬」的

梁美芬是較多爭議的人士。

  因為功能組別的關係,它是香港第二大黨

。但也因為才成立於二○一二年,由部分退出

自由黨的人士牽頭,再搜羅了「愛國人士」中

的散兵游勇,當然也包括一些投機分子。他們

為何必須等待劉皇發到來才投票?他可以一票

定江山,還是他缺席投票有損他的「愛國」形

象?

  民建聯無法承擔「黨領導」

  經民聯為何不派出最多只需兩位的議員要

求講話,就可以拖延時間讓劉皇發到來投票而

必須使用拉隊離場的大動作?想來是想顯示他

們的實力,可以決定立法會是開會還是休會?

或者,黨內找不到可以急就章發言的議員?

  立法會的最大黨是民建聯,因為中共在香

港不能公開活動,因此是中共的外圍組織,一

九九二年就成立了,現任黨團召集人是葉國謙

。經民聯要離席的時候,林健鋒向「黨的領導

」葉國謙報告,葉不但同意,而且帶頭離場。

他以為在黨的領導下,「愛國人士」會跟隨「

黨」魚貫而出。哪裡想到有些「愛國人士」根

本看不起他,有些「愛國人士」不知道發生了

什麼事情而有八位沒有跟隨,才出現這場鬧劇

。這說明此人太高估自己,高估共產黨的權威

,把自己當作黨的化身,才出了這個洋相。

  沒有離場的愛國人士,有一些值得分析的

必要。其中最重要的是自由黨的五位成員,他

們不為所動。他們的核心人物是田北俊,雖然

不是黨主席,二○○三年表決二十三條國安法

之役,因為看到近百萬人遊行反對而沒有投贊

成票,導致二十三條破局,一年後特首董建華

以「腳痛」為由辭職。年前,又因為公開批評

特首梁振英,居然被撤掉全國政協委員的職務

。根據媒體的報道,他看見那些「愛國人士」

集體離場,但是他很淡定,五位成員沒有任何

動搖或猶豫,堅持在場投支持票,顯見他們早

有主張。需要說明的是,經民聯的林健鋒曾經

在田北俊之後擔任自由黨主席,後來搞分裂另

起爐灶,自由黨自然與他們有心結。

  二○○三年田北俊因為反對通過二十三條

立法,沒有與港共亦步亦趨而自動辭去行政會

議成員職務。林健鋒因為背叛自由黨有功而被

委任行政會議成員。

  自由黨 陳婉嫻 曾鈺成

  自由黨主要核心人物是港英時期以比較正

派手法經營成功的工商界人士,因此他們對自

由、法治等精神有一定的堅持。他們被劃定為

「愛國人士」,但是不會像某些借改革開放時

機靠在中國官商勾結而發家的商人,為政治原

因而發表無恥言論來獲取自己的利益。

  沒有離場的港共成員是陳婉嫻,她是港共

工聯會的大佬,也是民建聯成員。關鍵時候她

與共產黨站在一起是必然的。雖然有盟友拉她

離場,她不為所動。

  還有一位關鍵人物是立法會主席曾鈺成。

他如果不擇手段與「愛國人士」站在一起,一

旦看到「愛國人士」的分裂,他可以假裝上廁

所暫停表決。但是他沒有這樣做。曾鈺成是民

建聯創黨主席,一直與泛民有溝通。正當政壇

流傳「愛國」當局要以上億港元收買泛民議員

時,曾鈺成警告,哪位泛民議員突然轉軚,我

們會查他是否受賄。這個警告遠比泛民的內部

警告有力得多,也顯示他不認同「愛國人士」

裡的骯髒手法。

  梁振英即「派糖」企圖脫罪

  還有三個人沒有跟隨離場的,是因為他們

不在那幾個大黨裡面,都是功能組別的立法會

議員,他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因為有人

離開,也有人不離開。留下來投票的「愛國人

士」雖然是少數,而且因為留下而不能流會。

但是他們堅持投政改的贊成票,按照正常程序

辦事,北京沒有理由懲罰他們。因此,離場的

「愛國人士」內部慌成一團,唯恐北京追究責

任。經民聯當天下午就拜會中聯辦道歉解釋,

顯示領導這場政改的,不是特區政府的「三人

小組」,而是中聯辦直接領導,「中聯辦治港

」此說不虛。林健鋒對中共低聲下氣,卻對泛

民口出惡言,圖為自己卸責。

  深怕被問責的梁振英六月十九日下午在特

首辦見媒體,宣佈在六月二十六日立法會財務

委員會,政府將提出先審批綜援三糧、公屋免

租等十一項民生與經濟撥款申請,設立創科局

的撥款申請則會押後。梁振英迅速宣佈「派糖

」,顯然要轉移焦點,並且避免輿論對這次鬧

劇的批判。作為中共在香港的第二把手(僅次

於香港工委書記張曉明),難道不要承擔責任

嗎?他是怎樣帶領這個「愛國隊伍」的?張曉

明自然也要承擔責任,然而他是北京派來的,

在北京有他的後台。

  中共政局或有轉變

  香港政局會否引發中共高層的鬥爭?答案

幾乎是肯定的。因為都是人大委員長張德江在

操作,習近平怎麼不會藉機整頓港澳協調小組

的隊伍?

  北京的第一反應,是由中央級媒體斥責香

港泛民破壞政改,卻又掩蓋政改方案的二十八

票比八票被否決的具體數字,說明它的心虛。

人大辦公廳發言人還在說:香港未來落實行政

長官普選仍然必須以此作為憲制依據,其法律

效力不容置疑。但是相關官員都不敢露面,包

括中聯辦官員,據說還讚揚自由黨的表現。可

見形勢的詭譎。

  香港因為是國際金融中心,也是自由港,

有中國任何城市無法替代的地位,尤其是中共

「紅二代」發財以及財產儲存與流通的中心。

這也是中共不敢在香港扼殺泛民與自由黨的原

因,遑論進行六四式的屠殺。因為一旦西方國

家把香港看成與中國其他城市一樣的地位,它

的經濟活力立即消失,不但「紅二代」與貪官

污吏們失去他們的基地,香港也將成為中共的

巨大包袱。

  如今梁振英把香港搞得亂七八糟,不但香

港天怒人怨,「紅二代」對梁振英的能力也極

為不滿。在這個情況下,梁振英的地位還能維

持多久?當然,中共還要裝成「愛國大團結」

的樣子,但是根據習近平的「大統戰」精神,

應該會選擇適當時機請走梁振英。香港或許也

因此還有苟延殘喘的一些日子。香港民眾,尤

其香港年輕人,要抓住任何變化的機會來轉變

自己的命運,讓那些愚蠢、無能、貪婪的統戰

對象與土豪劣紳滾出政壇,重塑香港的社會面

貌。港人要不斷轉換策略,卻不要忘記共產黨

的本質。
《爭鳴》雜誌  2015年7月號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