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改戰如此結束:烏龍?陰謀?
林保華

《看》雜誌  157期(2015年7月號)
www.watchinese.com

2015年6月18日,擾攘兩年有餘,並且闖入世界政治銀幕的這場從諮
詢到方案制定的香港政改戰以奇妙與詭譎的結果落幕。泛民振奮,建
制喪氣,北京紫禁城宮闈裡則還是密不透風,“燭影斧聲”還沒有傳
出來。

這場政改爭論,因為一年前北京直接發出《“一國兩制”白皮書》的
直接介入而讓溫度升高,也從書生論政的“占中”,因為抗議北京的
“831方案”為政改定下不可逾越的框框而爆發雨傘運動,震驚全球
。北京與港共政府經過利誘欺騙與威脅鎮壓等手段,最終需要在立法
會過關時,6月17日審議,18日表決,本來預估只有幾票之差的表決
,居然以28:8否決了北京欽定的政改方案。

否決北京政改方案 跌破眼鏡

這個結果使北京非常難看,因為北京費盡心機提出的所謂“普選方案
”方案,居然只有8票支持!那不是非常脫離民意嗎?這不是符合泛
民所指責的“假普選”嗎?這不是證明學生所發起的雨傘運動,完全
合情合理,真正破壞基本法的,不就是北京與港共政府嗎?

香港立法會有70席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一般因為主持會議而不投票
,除非勢均力敵需要他來一票定江山。政改方案需要2/3以上贊成才
能通過,泛民因為有27席,需要有4席被挖角,才能通過。所以人們
很關注哪幾位可能被挖,甚至傳出當局通過“中間人”開價,價碼是
1到3億港元,合台幣4到12億元,也有說夠“兩世人”生活,可見價
碼不菲。由於人性的弱點,不到最後,實在不敢說有沒有人會背叛?

因此在審議以後,泛民與建制的支持者都表示將會動員群眾前去聲援
,向議員施壓,兩派計算何時表決最有利動員自己民眾前來支持;警
察也嚴密布防,以免出現第二次雨傘運動。

因此無論如何,泛民的反對票應該是20幾票,建制的贊成票應是40幾
票,彼此在1/3與2/3左右上落。因此出現28:8的懸殊結果,令人大
跌眼鏡。

為何泛民的反對票有28票?原來醫學界別功能團體選出的立法會議員
、無黨無派的梁家騮投了反對票。這是因為醫學會今年做了3次民調
,都以反對政改方案佔優勢。今年6月初收回的6659份有效問卷中,
49.7%表示不接受政改方案,接受的有47.4%,其餘的沒有意見。而醫
學會醫科生會員的問卷共收回427份,支持政改方案佔17.3%,反對佔
78.7%,其餘沒意見。因此梁家騮投反對票理所當然。

親共建制派只有8票 原因撲朔迷離

然而投贊成票的建制派怎麼只有8票?原來到了18日中午,因為沒有
議員再報名發言,於是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宣佈表決。此時,建制派議
員大批離開會場。如果他們全部離開會場,剩下27位泛民議員,不到
全部70位議員的半數,表決就無效。也就是建制派要讓表決無效,再
戰另外一次。

一般來說,建制派的“集體主義”奴性,只要一批人離場,其他都會
跟隨。然而這次離場,有些沒有跟隨,導致留場人數超過一半,立法
會主席曾鈺成雖是中共外圍組織民建聯的創黨主席,但是他秉公辦事
,付諸表決,遂出現28:2的結果。留場的建制派議員仍然投贊成票
,沒有背叛他們的理念,說他們“背叛”,罪名太大。但是他們沒有
隨大隊立場,讓議會人數超過一半而得以表決,他們又是“叛徒”。

但是這些“叛徒”絕對不會服氣。因為撤離會場並不是事先排好的劇
本;如果是臨時起意,怎麼沒有人出來振臂高呼,堅信建制的奴性一
定會跟著魚貫而出?

這次沒有離場的8席支持票,有5位自由黨議員(易志明、鍾國斌、方
剛、田北俊和張宇人)、1位工聯會議員陳婉瑩、1位保險界議員陳健
波、1位工業界議員林大輝。還有1位勞工界潘兆平也沒有離開,但是
他昏昏然居然沒有投贊成票,也沒有投反對票。自由黨與陳婉瑩表示
他們只想到如何投票,所以對離場沒有感覺,有些則是糊里糊塗搞不
清情況。

那麼那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而有人拉隊離場?根據建制派的說法,
在曾鈺成宣佈表決時,建制派的經民聯發現他們的議員、鄉議局主席
劉皇發不在場,便由民建聯黨團召集人葉國謙配合經民聯林健鋒的要
求,要延遲表決好讓劉皇發趕及到場,葉率先起身離場,以為其他建
制派會跟隨,哪裡卻出現上述的情況,並非一呼百應全部離場。

然而為何不讓建制派議員多兩個人發言來拖時間,而必須拉隊離場?
是那些議員沒有隨機發言的能力,還是拉隊離場更加勇武?

同時還出現的疑問是,劉皇發算老幾,他這一票有多重要?除非泛民
有4票被撬走,因此如果少了劉皇發這1票,政改方案將被否決。然而
並未出現泛民反水的情況。除非答應反水的泛民看到建制派大出走,
如果自己反水,不但於事無補,反而暴露了自己。但是當時泛民的表
現,除了何秀蘭呼籲主席點人數而得以延遲表決,差一點成為建制派
的救星而被幾位泛民議員喝止以外,並沒有出現異樣。

劉皇發今年79歲了,早該退休,也許他想成為永遠的“新界王”引發
其他人不滿,藉機把他擺上枱。但為劉皇發一個人把這次表決搞得烏
煙瘴氣,也沒有必要。

由於這件亂七八糟的事件看出建制派不同山頭的不同表現,也反映出
事件可能更是反映出建制派的內鬥。至於這個內鬥有沒有北京不同派
系插手,值得未來好好觀察。至少身在前線的中聯辦,執筆時還不敢
發聲,因為還沒有吃透上頭精神。特首梁振英則趕忙要向市民“派糖
”,顯現其市儈精神。不知道當年中共港澳工委怎麼會看中他而吸收
他入黨?

    作者為資深評論家、專欄作家、中共黨史學者。曾擔任香港大學
    經濟金融學院院長張五常教授助理研究員,研究中國政經改革。

(穿越30多年時空的重要評論,以及人生的酸甜苦辣,請看林保華部落格
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新舊評論還在繼續增加與上網中)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