統領軍隊問題多 習近平怯於打仗
林保華
 
習近平在出任總書記與軍委主席後,實行強軍政策,除了清除腐敗提升戰鬥力外,還進一步加強與俄羅斯的軍事合作,整軍備戰,擺出要重建中華大帝國朝貢體系的擴張姿態,四處挑起烽火,企圖不戰而屈人之兵。
 
四處點燃烽火,目前正在收兵
 
燃點的四處烽火分別是釣魚台、南海、台灣與北韓。但是以目前情況來看,習近平已經從這四處退卻,重拾鄧小平的韜光養晦政策,雖然因此得不到憤青們的諒解。好在有“不得妄議中央”的法寶在身。
 
最先退卻的是在釣魚台,這是習近平一上台煽動民族主義以為是最容易突破的缺口,包括擅自設立的東海防控識別區。哪裡知道日本安倍政府上台,態度強硬,也得到美國全力支持,不但沒有絲毫退讓,還促使日本通過有很大爭議的安保法案,解禁集體自衛權,容許自衛隊為美軍以外的其他軍隊提供支援。中國反應出奇低調,也不得不恢復與日本的交往,雖然習近平擺出一副臭臉與安倍見面。現在釣魚台的
新聞已經很少見諸於中國媒體了。
 
台灣與北韓是兩處小火藥庫,因為不是直接與美日對陣。習近平擺出要讓台灣“地動山搖”,以及派出一位退休將領重彈要“武力解放台灣”的老調,但是挽救不了國民黨的潰敗。接著在二月下旬派外交部長王毅到美國,在美國放話要蔡英文遵守他們自己的“一個中國”憲法;不管中國有幾個,北京終於默認台灣有自己作為國家根本大法的《中華民國憲法》。
 
至於北韓,只是中共對付美國的一個籌碼,並不完全聽中話,但是中國也樂於看到金正恩不時向美國搗亂。以前美國有求於中國管住這個小弟弟,現在則不客氣在北韓玩弄核試與發射火箭後,透過聯合國對北韓進行全面製裁。中國擔心美國找藉口突襲北韓,把戰火燒到中國邊界而認同簽署制裁。但是誰也不信北京會真正對北韓進行制裁,因為他們是“血友”啊。因此還會有後續。
 
羅宇披露習近平的軍隊淵源
 
更難應付,而且最容易擦槍走火的是在南海。南海島礁的爭議涉及許多東南亞國家,即使沒有島礁爭議,對中國的擴張也是惴惴不安,包括與中國一直保持友好關係的新加坡。新加坡《聯合早報》還為華人的雙重國籍問題訪問北京大學退休教授梁英明,他是當年從印尼回國的僑生,東南亞問題專家。看來他們害怕中國重走當年毛澤東利用當地華人搞“世界革命”進行顛覆活動的老路。
 
美國的“重返亞洲”政策受到這些國家歡迎,因為可以平衡中國的擴張。所以美國態度也非常強硬,軍機、軍艦深入南海中國佔領的島礁地區,美國的語言也不再是外交辭令,而是公開指責中國的“侵略”。美國的強硬迫使中國表示不會用武力解決爭議。
 
習近平對外轉向怯戰不是憑空揣測,因為實際上的習近平並非如同以往媒體所誇大的那樣,與軍隊有淵源,大權在握、一言九鼎。
 
所謂習近平與軍隊的淵源,理由就是耿飈在一九七九年到一九八一年擔任兩年軍委秘書長的時候,習近平擔任他的秘書。但是耿飈擔任軍委秘書長,可能是中央軍委最差的秘書長,這見之於羅宇的回憶錄《告別總參謀部》。
 
羅宇說:自進北京,耿飈一直在各處當大使,近三十年沒有在軍隊工作過,調來當軍委秘書長後,不管事。羅宇還對後來接任軍委秘書長的楊尚昆說:“他(耿飈)來軍委後,一個星期開兩次會,其它時間誰也不見,所有的事都是議而不決,他不了解情況,當然無法決;但他也不去了解情況,別人要給他反映情況,他也不見,什麼事都推到鄧老爺子那兒,等鄧拿主意。你(楊尚昆)知道,鄧是不管具體事的,鄧當然煩了,所以找你來,讓耿去當國防部長,東逛逛,西逛逛。”
 
羅宇是開國大將羅瑞卿的兒子,羅瑞卿在中央軍委秘書長任內去世,鄧小平找耿飈接任。解放戰爭時期華北野戰軍的楊羅耿兵團,羅是政委羅瑞卿,耿是參謀長耿飈。羅、耿是親密戰友,羅宇在書中因為六四、腐敗等原因對鄧小平、楊尚昆深惡痛絕,雖然耿飈擔任軍委秘書長時因為“改革收房租”的胡亂做法也損害了羅家的利益,但是我相信羅宇對耿飈的評價還是客觀的。鄧小平對耿飈的不滿,延續到一九八四年當著香港親共人士面前痛斥耿飈與黃華(當時都是人大副委員長)在香港駐軍問題上的“胡說八道”。
 
提拔親信受阻,反對力量不小
 
習近平在這個上司下面做事,怎麼可能與軍隊結下良好淵源呢?如果他這個秘書做的出色,耿飈也不會這樣快就離開軍委秘書長這個掌握軍隊實權的職務。而耿飈離任後,習近平也轉任地方職務,如果他在軍內有不錯表現,就應該還會留任軍職。
 
而在習近平出任軍委主席後,表面上對軍隊大權在握,不斷清洗異己,重用自己的人馬,也常常視察部隊,但是看來實際情況並非如此。這有以下的情況作證:
 
第一,習近平的反貪打虎,在軍內特別狠過文職系統。根據博訊去年十二月下旬的報道,當時打掉一三六名老虎中,軍隊四十九人,佔三成六。十八屆中央委員二○五人中,軍隊有四十一人,只佔兩成,可見軍老虎比例偏高。而解放軍現役將軍人數約三百四十餘人,被抓人數佔了約一成五,也就是七個將軍中有一個被抓。比例之大,當然導致“將將自危”,引發軍內的強烈不滿。軍隊是中共的“鋼鐵長城”,習近平下狠手,顯然是急於清除異己實力,以確保自己的權力穩固與人身安全。
 
第二,軍內既然已經進行大規模清洗,他的意志應該可以通行無阻了,這次軍事改革與裁軍,應該是藉機再清除異己,提拔嫡系的機會,其實又不然。也是根據博訊的報道,七大軍區改為五大戰區,一些多餘的將領應該提前下崗,重組中央軍委,但是已經沒有具體軍內職務的軍委委員全部留任,組成臨時中央軍委,到二○一七年十九大重組新的中央軍委為止。因為軍內反貪有功而有望出任軍紀委書記的劉源上將(前國家主席劉少奇之子)不但沒有出任新職,反而提前退休轉任人大職務。習近平從一九九三年擔任中共福建省委常委的省領導職務,其後又在浙江與上海擔任領導職務,到二○○七年離開地方出任政治局常委;這三個省市都在南京軍區範圍之內,所以十幾年來與南京軍區領導人關係密切,因此提拔了多名南京軍區將領作為自己親信。其中的南京軍區司令員蔡英挺上將,曾經擔任副總參謀長,這次軍改照理應該出任最有實權的總參謀長,但是實際上卻在二月調任沒有實權的軍事科學院院長,使外界十分驚訝。
 
“一帶一路”變成“帶路黨”?
 
中共號稱“黨指揮槍”,當習近平指揮槍出現挫折的時候,如果出現“槍指揮黨”的反轉,那可是非常嚴重的事件。這個事件也許很難出現,但是目前這個情況要中國打一場對外戰爭,無疑是玩火自焚。搞些軍演嚇唬小國也許還可以,但是美日會被嚇倒嗎?但是擦槍走火的可能性卻難以排除。這點恐怕也是習近平最擔心的,因為那些將領會不會故意製造事端讓習近平為難呢?一旦發生事故,“一帶一路”會不會變成“帶路黨”呢?
《動向》雜誌 2016年3~4月號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