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生人 林保華
一生人﹐可以是不同地方﹑各種各樣的人﹐我尤其是這樣的人。 我出生在中國重慶使朋友誤會我是中國重慶人﹐其實是中國福建人。原因老爸是 福建人﹐老媽卻是上海出生的滿州人﹐所以命中註定我不可能做純粹中國人﹐而 是雲遊四方的雜種人。別看不起雜種人﹐未來中國的總書記可能就是雜種人。(粵 語“習總”諧音“雜種”。)

目前分類:人生感懷 (4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外國的月亮比中國圓    凌鋒

    東德和西德於十月三日實現統一。十月三日正是中秋節這個月明之夜。

    古人為中秋和月亮作過好多詩詞,如果不是歌頌,就是傷感。
         
    「人逢喜事精神爽,月到中秋分外明。」這該是最通俗而常用的,恐怕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告別辭    凌鋒  1988.2.29

《信報》副刊明天改版,本欄宣告停止營業。

八三年九月一日開始寫“人在香港”的專欄,欄名是受電影《家在香港》
所啟發。當時正值九七問題熱火朝天之時,對自己安身立命之地不能不有
所感懷。雖然這部電影當時並不如何賣座,近日還看到文章說導演敬海林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人生難得兩回劫    凌鋒 1987-11-11

 一個人的一生,祗有幾十年,如果能夠歷盡劫數而不倒,必有後福。鄧小平一生三落三起,傳為佳話,如今是中共政壇第一強人。 大人物有大人物的劫數,小人物有小人物的劫數。以筆者的有限生命,已經歷盡兩劫,亦自覺可以大書特書,老懷大慰了,真是人生難得兩回劫。

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期間,我在大陸遇上了“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 的浩劫,畢生難忘,連人生觀也都幾乎要根本改變了。總算逃出一命,現在還有若干年的餘生,算是劫後餘生的“第二生命”。對這個撿回來的第二生命,一方面覺得更加珍貴,要充分重視其“餘熱”;另一方面又覺得反正是撿回來的,是多餘的生命,因此衝衝闖闖,也不用多想其後果。 於是乎,在這第二生命中又遇上劫數。這是“資本主義金融大風暴” 的劫數。

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是觸及人們靈魂的大革命,而資本主義金融大風暴,則是觸及人們錢袋的大風暴了。 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是因為“愛國”而北上,結果“引頸就革”,好不容易在毛主席的“關懷”下離開那專制社會,來到自由的香港,卻又因為急於“改善生活”和響應“股照抄”的指示而陷入風暴羅網,雖然是一直相當自信,能夠用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分析股市,但浩劫來臨之時,卻又因為客觀條件上出問題而無法自拔,祗好“引頸就洗(袋)”了。

不過兩次浩劫,感受還是不同,第一個浩劫,祗覺得長夜茫茫,何時才是天光。祗有到了“黨”放寬政策,可以離境,才利用海外關係的“先天條件”重覓生路,一切重新做起;而這一次金融浩劫,雖也頗徹底,但卻不覺長夜茫茫,因為香港有充分的機會可以使人大展拳腳,任何損失都是暫時的,祗要手執鋼鞭將你打,若干月或若干年後,又是一條好漢也。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玩完    周懷  1983.4.14

    那天行街逛公司,看到一家服裝店正在大減價,除了例牌的“大減價”
、“大出血”、“大平賣”、“迫遷”等等大標語以外,還有“玩完”兩個
大字,倒是別具風格,發人深思,也頗幽默。

    “玩”字本來就是“玩耍”之意,但是到了“玩世”,含義就大有不同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關於敬祖 浮生 1982.11.1

重陽那天外出,車子很擠,特別是通往一些長眠之地的車子更擠。車上不是成年男女去為一日三餐而奮鬥,卻是扶老攜幼合家行,他們不是去和人生交往,而是和死人溝通,或者說是同自己的祖宗溝通。

也許是“大丈夫志在四方”,我和祖宗的感情頗為淡薄,除了祖上留下一個姓氏以外,似乎從來沒怎麼和祖宗溝通過。我這個思想看來還比較新潮的,是否領導過潮流,自己也不知道。也由於如此,對現在有些人還很重視與祖宗的溝通,花上精力和時間,實在不太理解。依我來說,不如多做些工作,或多讀些書來得現實一點,例如和朋友溝通一下或許還可以受到一些教益。

但是看來“孝”是中國人傳統的美德,所以西方社會子女和父母代溝,老年人只有進養老院,或者中國那種邪教式的“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之類,在中國人的社會難於行得通。古人的“百善孝為先”,雖然時下的年輕人也多已遺忘,然而至少在中年一輩還有一定影響。帶了妻兒老少去和祖宗溝通,大約也是要使這種傳統美德代代相傳吧。

然而,有些祖宗是值得去孝敬嗎?如果你的祖宗裡有殺人不眨眼的魔王,你也年年去表孝心,難道你也要像他一樣去殺人?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Oct 26 Tue 1982 12:30
  • 折腰

折腰    浮生  1982.10.26

    少時讀書,每見陶淵明的“不為五斗米折腰”和李白的“安能催眉折腰
事權貴”,不禁心嚮往之,對他們的人品頗為讚賞。

    年事稍長,與社會接觸較多,雖未“獨立”,就逐漸知道要做到這些真
不容易。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