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核心“兩會”詩詞集錦        2000年4月

 此文由李鶴在偷看中央文件傳達記錄稿後憑記憶寫出﹐有不確之處﹐
由李鶴本人負責。

公元2000年3月﹐全國人大和政協九屆三次會議分別在北京召開﹐江
澤民主席在會議期間的不同場合﹐以他的天才和驚人記憶力背誦中國
古典詩詞﹐獲得與會代表的一致喝采﹐從而大大鼓舞了江澤民同志的
積極性。而江澤民同志的古為今用和他為我用﹐不但指導了當前的國
內外階級鬥爭﹐也體現了中國共產黨領導人的黨性和人性。但由于境
外傳媒的不正確報導和階級敵人的挑撥離間﹐經出口轉內銷後﹐使黨
內同志產生了一些誤解﹐為此本局奉命編輯整理有關文件並且作出必
要的闡釋。

3月5日﹐江澤民同志出席港澳政協小組的會議﹐他以最近南巡廣東
時因為保安原因無法同人民群眾接觸而表示有“身不由己”之感。這
種情況當年毛澤東主席也有類似的體會﹐表明江主席同毛主席一樣英
明﹑偉大。江澤民同志接   就引用《紅樓夢》第二十二回裡賈寶玉聲
稱“赤條條來去無牽掛”來表達人世的“生不帶來﹐死不帶去”﹐表
達了江澤民同志最高的思想境界。什麼重于泰山﹑輕于鴻毛都踩在他
的腳底下也。而林黛玉為賈寶玉續一偈曰﹕“無立足境﹐方為乾淨。”
此中的“乾淨”更是可圈可點。

  而江澤民同志以48寸腰圍﹑134公斤體重的身軀敢於“赤條條來去無
牽掛”﹐不但赤條條﹐而且淨了身而無牽掛﹐表明無產階級革命家最
徹底革命的精神。當年毛主席光   肥篤篤的上身﹑穿   游泳褲在游泳
池旁邊會見蘇聯現代修正主義頭子赫魯曉夫﹐表現了中華民族的尊嚴﹔
如今江澤民同志的赤條條加無牽掛就比毛主席更加徹底﹑因而也更加
偉大。西方反華勢力一再誣蔑我黨我國的政治生活缺乏透明度﹐現在
江主席赤條條而又淨了身地給你們看個夠﹐請問資產階級的女士們﹑
先生們﹐你們還想看什麼﹖

  江主席的偉大還在於“赤條條來去”之後又背誦一首鄭板橋的《道
情》。眾所週知﹐江主席是揚州人﹐自然對揚州有特別的感情﹐什麼
“煙花三月下揚州”啦﹐“二十四橋明月夜”啦﹐他都背得滾瓜爛熟。
但這次就有新意思了。鄭板橋是“揚州八怪”之一﹐江澤民同志同他
自然是“同志加兄弟”﹐因此他對鄭板橋同志的詩詞自然極為熟悉﹐
能夠背誦幾首毫不稀奇﹐難得的是選上這個“道情”。革命的老同志
們都會唱陝北的“翻身道情”﹐江澤民同志把陝北道情同揚州道情結
合起來﹐除了表示他的延安精神外﹐也是把延安的毛澤東思想同揚州
的江澤民詩詞結合起來的典範。

  鄭板橋同志所作的《道情》有十首﹐江主席選擇的這一首全文是﹕
“老書生﹐白屋中﹔說黃虞﹐道古風。許多後輩高科中﹐門前僕從雄
如虎﹐陌上旌旗去似龍﹐一朝勢落成春夢﹐倒不如蓬門僻巷﹐教幾個
小小蒙童。”江澤民同志為什麼選這一首﹐大家也很明白﹐那是因
為境外反華勢力造謠說江主席十六大後還不肯交出權力。詩言志嘛﹐
雖然現在江主席高高在上﹐出門僕從雄如虎﹐但他對權力看得很淡﹐
將來退休後當個教授教教書可也。當然﹐十六大人事如何安排要看革
命的需要﹐江澤民同志絕對服從組織安排﹐但這是我黨我國的內政﹐
決不許境外人士說三道四。

  由于在場的港澳人士不大聽得懂普通話﹐特別是古詩詞﹐江澤民同
志把這首詞用書法寫下來後請葉選平同志用廣東話朗誦。沒想到葉選
平同志居然說看不懂江主席的字﹗身為全國政協第一副主席不會背鄭
板橋同志的詩詞已經是個缺憾﹐還看不懂主席的字﹐如何能貫徹江主
席的最高指示呢﹖我們現在雖然沒有了八股考試﹐但作為一個領導干
部﹐琴棋書畫﹑詩詞歌賦還要懂嘛﹐否則如何作秀呢﹖本來江主席打
算在下一屆提拔葉選平同志代替李瑞環同志出任全國政協主席﹐但經
過這場考核後﹐已放棄了。我們年輕的同志﹐將來想出任黨和國家領
導人﹐切記要同江主席一樣﹐懂得舞弄十八般武藝。那天晚上江主席
同其他幾個常委碰頭時說了一句語重心長的話。他說﹕“葉帥文武雙
全﹐寫得一手好詩好字﹐怎麼選平同志這樣不濟呢﹐真是一代不如一
代呀﹗”在場的胡錦濤同志立即表示﹕“主席同志﹐您是老一輩無產
階級革命家的最傑出傳人﹐您應該在十六大時繼續成為黨和國家的最
高領導人﹐終身把自己獻給我國的共產主義事業。”江澤民同志瞄了
他一眼沒說話。

  3月8日﹐是江澤民同志再次表現他詩詞天才的又一個機會。他在參
加香港同澳門的人大小組會議時﹐又同境外記者打照面。江主席立即
嚴陣以待的表示﹕“今天快成了記者招待會了。”當有記者詢問如果
兩岸開戰是否“相煎何太急”時﹐當年號稱“建安七子”的曹植需要
的“七步成詩”﹐江主席一秒鐘之內就琅琅上口了。那就是﹕“煮豆
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江主席本來想說
這四句不是原文﹐原詩有六句﹐文字也略有不同﹐但因為他沒有事先
準備﹐記不住﹐所以他沒出聲。

  接著江主席表示﹐“本是同根生﹐為何要搞臺獨﹖”我黨在香港的
一位評論員同志就稱讚江主席“巧妙”的“反其意而用”。

  當被記者問及現在是否“烽火連三月”時﹐江主席立刻接下“家書
抵萬金”﹐顯示了他對杜工部“春望”這首詩的熟悉。江主席並且回
答說﹕“我沒有你說的那個感覺。”表現出他也具有愛國詩人杜甫關
心民間疾苦和反戰的思想。當然這是指非正義戰爭而言﹐正義的戰爭
就是要大打特打。

  港﹑臺記者不斷以古典詩詞挑戰江主席﹐不排斥有階級敵人在進行
挑動﹐要出江主席的洋相﹐但以江主席的深厚國學根底﹐加上上述那
位評論員同志稱讚江澤民同志的“急智急才”﹐粉碎了階級敵人一次
又一次的進攻。

  在階級敵人從詩詞上的進攻失敗以後﹐他們又從政治上發起新的進
攻。眾所週知﹐台灣正好進行總統大選﹐不﹐是領導人的選舉﹐結果
是臺獨分子陳水扁當選。有階級敵人責怪江主席因為把臺獨說是“同
根生”﹐並且否認了戰爭危險的存在﹐使陳水扁和他的支持者立刻囂
張起來﹐導致他的當選。這是誣蔑。陳水扁的當選是李登輝和美帝國
主義搞出來的﹐怎麼加到江澤民同志身上﹖我們黨內有同志人云亦云﹐
他們如果不是別有用心﹐就是糊塗蟲。希望他們如同鄭板橋同志那樣
指出的是“難得糊塗”﹐否則應該讓他們在“三講”中好好受教育。

  同志們﹐不要低估江澤民同志作詩秀的意義。你們看﹐台灣民進黨
總統和民進黨主席最近也模仿江主席背幾句爛詩﹐為此江主席預測未
來的兩岸的對話同談判﹐可能詩詞來進行唇槍舌劍。當年全國人民要
背誦毛主席的“老三篇”。我們現在只要求“三江”中每位領導幹部
背出唐詩三百首中的三十首﹐但一定要有“三李”的每人三首。江主
席曾考過一位人大代表哪三李﹐他說是李鵬﹑李登輝﹑李光耀﹐笑話﹐
不是的﹐應是李鶴﹑李上癮和李敗。不會背的﹐不能提級。這是我黨
江(澤民)山永不烏糟邋遢和統一的保證。
《前哨》雜誌 2000年5月號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