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人權日與中國人權

    今年12月10日是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發表60週年﹐中國國務院新聞
辦公室主任王晨在接受北京“人權”雜誌訪問時承認,中國人權狀況有很多
不盡人意之處,人權發展還存在許多問題和困難。

    中國政府貌似謙虛﹐承認還有問題。然而針對這些問題﹐該如何改進﹖
我們看到的是﹐北京繼續抓人﹐例如為“迎接”世界人權日﹐不但沒有釋放
政治犯﹐還抓了劉曉波﹑張祖樺等異議人士。已經不盡人意﹐還要抓人﹐不
是更加不盡人意嗎﹖那麼又何必講那些廢話﹖乾脆說﹐我們就是要抓人﹐你
敢怎樣﹖

    另外﹐中共也加緊打壓媒體﹐中宣部在全國列出一批媒體與人員的黑名
單﹐例如“炎黃春秋”的社長杜導正、副社長楊繼繩被撤換﹐南方報業集團
副總編輯江藝平再度遭貶職,不再分管大膽敢言的“南方都市報”﹔網絡世
界也遭殃﹐例如加緊監控新浪網、搜狐、網易等。有消息說﹐連在香港的鳳
凰網也有一個欄目“口述歷史”被強令關閉﹐可見鳳凰衛視也是中共中央宣
傳部領導之下的共產黨喉舌。

    除了這些有名望的人士與媒體﹐我們當然還應該關心人數更多的普羅大
眾。不必舉出甚麼數字﹐只要我們看到中國的暴力抗爭有增無減﹐就可以知
道中國人權的急速惡化﹐尤其是這些抗爭日益針對中國的司法人員。人民警
察﹑人民公安﹑人民法院﹐前面都應加上“鎮壓”兩字。因此我們看到的是
﹐至少30萬名毒奶受害嬰孩的家屬﹐不許控告國營的有關企業﹐不許索償﹐
擺出一副維護貪官污吏與不法企業的嘴臉﹐因此涉及貪腐的﹐又豈止是最高
法院而已﹖那些貪官惡吏都進入政治局常委高層﹐人權怎麼敵得過黨權﹖

    人民的抗爭當然與中國的貧富差距沒有縮小是分不開的。王晨不得不承
認,中國經濟社會發展不平衡,城鄉之間、區域之間、貧富之間差距拉大的
情況尚未從根本遏制;而就業、社會保障、收入分配、教育、醫療、住房、
安全生產等也存在問題,影響民眾的切身利益和權利。中國政府推出的新勞
動合同法﹐表面上是關注人權的改善﹐但是一黨專政的政府放棄自己負擔社
會保險的責任﹐而推給企業﹐迫使企業倒閉﹑失業增加﹐普羅大眾反而面臨
“生存權”的更大威脅。

    宗教信仰的情況沒有進步﹐從最近對達賴喇嘛盛氣凌人的態度及無賴說
詞﹐以及對會見達賴喇嘛的法國總統薩科齊的歇斯底里恐嚇就可見一斑。法
輪功的處境也未見改善。

    中共本來聲稱今年要大事紀念改革開放30週年﹐如今人權的大舉倒退﹐
尤其是北京奧運後人權繼續倒退﹐卻是在為改革開放敲響喪鐘﹗

    在這個情況下﹐300名中國學者公佈“零八憲章”﹐提出19條主張﹐希
望中國的人權狀況融入國際社會民主﹑人權普世價值的主流。這該是向改革
開放30週年的真正獻禮。然而共產黨絕對不喜歡這個禮物﹐因為這會限制共
產黨的貪贓枉法與草菅人命﹐違背了共產黨的本性。

    然而即使這樣一個憲章﹐也有其不足之處﹐那就是“在民主憲政的架構
下建立中華聯邦共和國”的主張。我贊成建立民主憲政的中國﹐但是首先應
該肯定住民自決的原則﹐這是基本人權﹐只有先肯定台灣﹑西藏﹑新疆等對
統獨有爭議地區的住民有選擇自己前途的權利的基礎上﹐才可以考慮建立“
聯邦共和國”的事宜﹐如果沒有這方面的人權保障﹐這個“聯邦”決無法實
現。

    為何這個憲章沒有列出這點﹖就是沒有跳出民族主義的魔障﹐還沒有具
備“人權高於主權”的視野。當然﹐我並不認為個個署名人都是這樣﹐而是
反映中共的白色恐怖而沒有人敢支持住民自決原則而怕被胡亂緊套“漢奸”
“賣國賊”的帽子。但是他們即使做出這種妥協﹐共產黨也照樣抓人。

    中共在改革開放年代一再表示“堅持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
因此列寧的民族自決原則﹐毛澤東1936年會見美國記者斯諾所說的﹕“如果
朝鮮人要掙脫日帝國主義的鎖鏈﹐我們對他們的獨立鬥爭將加以熱情的援助
。對於台灣也是如此。”這些鳳毛麟角的人權觀點應該給予發揚。

    人權在中國還有很長的道路要走﹐但是因為共產黨的反動﹐以及他們的
“世界革命”主張而向全球擴張他們的專制獨裁價值觀﹐因此這不但是中國
人的責任﹐也是全世界的責任﹔西方民主國家更加義不容辭﹐否則等待他們
的是與中國人同樣的被共產黨奴役的命運。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評論員林保華所做的評論)

    全站熱搜

    LingFengComme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